第二百二十一节 升仙!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二十一节 升仙!

?此刻。 真传秘境。 马鸿运、赵怜云相依为命,处于运道无上真传的保护之下,惊惶地望着。 方源和太白云生,则控制着代表八十八角真阳楼归属的无上真传。 两者之间,黑楼兰等人阻隔在中间,组成一道坚固防线。 在方源、太白云生背后,则是长河巨阳意志和飞熊虚像纠缠着。 而在更外围,巨阳主体意志包裹着八十八角真阳楼,硬抗恐怖的天灾地劫,保护着巨阳遗藏的安全。 听到方源还有后手,太白云生自然喜出望外,连忙催促道:“师弟!你究竟有什么后手,快使用出来罢。” 方源苦笑一声:“太白师兄,局势所逼,我动用这个后手实属无奈,还望你能在关键时刻,保我安全。” “你我师出同门,这是自然的事情!”太白云生立即做出了保证。 方源点点头,又嘱咐道:“师兄,巨阳意志来源于巨阳仙尊,千万不可小瞧它。若是接下来它有什么挑唆之语,我无法开口分辨,你可千万不能相信!” 太白云生沉吟道:“师弟,咱们俩个是自家人,不说二话,你放心就是。不过你听你话音,似乎此后手顾忌颇多,若是把握不大,咱们还是动用定仙游,直接撤退吧!” 方源展颜一笑,流露出自信之色:“哈哈!师兄,你放心,这后手威能无以伦比,即便是巨阳主体意志也要吃瘪。你且看好了。” 两人一番言语,并未动用蛊虫多加隐瞒。 在场的都是高手,听得一清二楚,不禁惊疑交加。 “能够让巨阳主体意志都要吃瘪的后手,究竟是什么?”黑楼兰眉头紧皱,他看似粗豪,实则精明,没有急着扑上打杀。 众目睽睽之下,方源缓缓地闭上双目,紧贴无上真传的双掌也慢慢收回。 他这一退出,顿时让太白云生的压力暴涨数倍! 太白云生为方源的举动大吃一惊,但好在方源之前也有关照,连忙拼死发力,抵挡住那边巨阳意志的凶猛扩张。 “师弟,你快快动用后手,为兄支持不住了!”太白云生大叫,大汗在脸上、额头滴滴滚落。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,无上真传的光团上,黄金光辉大肆扩张,变得有脸盆大小! 速度何其迅猛! “倒要看看你什么玄虚!”看到这个架势,黑楼兰等人更不敢着急上前。 然而,他们等了十几个呼吸,仍不见方源发出什么恐怖的攻势。 这片战场,陷入诡异的平静当中。 双方都没有说话,只听得嗖嗖嗖的真传飞行的呼啸声,时而又传来真传互撞的轰鸣! “该死,被骗了!”耶律桑勃然大怒,“这个伪装成常山阴的贼子狡诈多端,分明已经走投无路,黔驴技穷,却还偏偏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!” “大家上,杀了这个胆大包天的阴谋家!”一旁,古家族长古国龙附和大叫。 但是作为首领的黑楼兰却没有动身。 他不仅没有动身,而且脸色变得凝重起来。 “难道说……”太白云生也惊疑不定地望向方源,他离得最近,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天地伟力,忽然形成,包裹着方源,将其托住,有徐徐上升之势。 这种天地伟力,太白云生印象极为深刻,皆因他之前不久,就亲身体验过。 “师弟,你竟在此刻碎窍升仙!?” 太白云生的话,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惊。 蛊师超凡脱俗,登上仙途,乃是九死一生的冒险。方源居然在此刻危局中,冒然碎窍,冲刺蛊仙境界。 “这个家伙,是脑袋缺根筋吗?” “连最基本的局势都看不清,他傻了吗?” “他会不会是看不到胜利的希望,用这种特别的方式寻死呢?” 一时间,耶律桑等人心中疑惑重生。 但下一刻,巨阳意志极度愤怒的咆哮声,响彻整个真传秘境:“方源!你不得好死!!竟然在这一刻碎窍,勾动天劫地灾!!你竟然如此居心叵测,一心想要摧毁真阳楼。诸位后人,快快杀了这个罪人,天劫地灾已经起了变化!” 和以往的咆哮声不同,这一次除了滔天的怒火之外,巨阳意志的声音中竟然夹杂着惊惶之情。 多种天灾地劫的融合变化,远非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的简单叠加。 十年大雪灾,祸及整个北原,范围虽广,但威势不大。就算是凡人,也能依靠某些特殊地域硬挨过去。 太白云生升仙时,留下的颠乱雷球、羁绊狼烟,最为克制意念,对巨阳意志来讲,也只是比较大的麻烦。 但这两者相互融汇之后,就产生了雪殇劫电! 此乃十大凶灾之一。 这股劫电的威力就恐怖了,巨阳意志为了抵御它,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。 现在,在雪殇劫电的基础上,又要添加新的天灾地劫。一旦这两股天灾地劫融汇,生出新的变化,威能将无以伦比! 就算是巨阳意志,也感到了害怕!! 它毕竟只是仙尊留下来的一股特意,纵然能斩杀蛊仙,但在天地之威下,却是小巫见大巫。 “快,先祖发话了,我们一起动手!” “都跟我来,杀掉他们两个!” “北原的勇士们,将这两个外人辗杀成渣。” 黑楼兰等人被巨阳意志的命令惊醒,猛扑过来。 人未至,各种蛊虫就已经打出磅礴的攻势。力道虚影、狰狞火蛇、凌厉剑光、洁白霜雪……种种攻击,交汇起来,仿佛一股艳丽斑斓的烟光。 致命的杀机扑面而来,太白云生却抽不开一丝心神,竭力抵抗着真传光团中巨阳意志的扩张。 方源睁开双眼,调动飞熊虚像,同时发动杀招。 六臂天尸王! 顷刻间,他化身八臂怪物,气势爆发,斗志腾腾。 飞熊虚像惨嚎一声,用巨大的身躯当做肉盾,挡住黑楼兰等人的攻势。 长河巨阳意志,重获自由,立即扑向方源。 方源护住太白云生,不闪不避,迎上长河巨阳意志。 轰! 两者凶猛对撞,爆发出惊天巨响,打出无边的灿烂金光。 大量的特意碎裂,旋即消散。 方源受到重伤,八个手臂足足折断六根,胸膛塌陷,右小腿直接消失无踪,一只眼睛也彻底瞎掉。 “方源,你这一次必死无疑!竟然在此刻升仙,你以为你是什么?仙尊再世?哼,你既然自找死路,我就好好的成全你。” 长河巨阳意志,汇成一条巨蟒形状,盘绕成团,蓄势待发,通体闪耀着逼人的黄金光辉。 方源冷哼一声,并不答话,身上的恐怖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复原。 他化身成天尸,痛觉全消,以死气代生气,恢复能力因此暴涨,根本用不着任何的五转治疗蛊。 轰、轰、轰…… 猛烈的爆炸声,接连响起,方源和长河巨阳意志展开激烈的对战。 “贼子,给我下来!”交战当中,巨阳意志变化如意,忽然化成一只大手,狠狠地抓在方源的后背上。 哧啦一声。 方源背后的鹰翼,就被直接撕扯开来,形成两道巨大的伤口,露出惨白的骨骼。 鹰扬蛊毁灭! 方源受此重创,雄躯却是不动,猛地拧腰转身。 力度之大,只听一声咔嚓,竟然将自己的腰椎都直接扭断! 方源不管不顾自身伤势,抡起沙钵大的拳头,照着巨阳意志猛击。 轰轰轰…… 瞬间,狂风骤起,拳影翻飞,宛若猛龙过江,恶虎下山,势不可挡。 巨阳意志凝聚而成的巨手,还未来得及分化,就被这顿猛击,海量的意念被轰碎崩解,同样受创不小。 宛若下了一场缤纷的金沙细雨,方源身影如电,倒射出去。 巨阳意志还待反攻,结果方源已经不在远处,气得怒吼一声。 方源并不恋战,如冰雪般冷静,从未被斗志冲昏头脑过。身上的伤势迅速复原,方源大喘粗气,和巨阳意志的对战,压力如山。 他已经拼尽全力,但毫无疑问,这是他重生以来最强大的敌人! 两方重整阵脚,几个呼吸之后,又再度拼杀起来。 “仙蛊又如何?给我死!”另一处的战场上,忽然传来黑楼兰的爆喝。 数十个力道虚影,陡然回归,附身在黑楼兰的身上。 黑楼兰的真身和力道虚影凝聚在一起,眨眼间化为一位虚影巨人。 巨人高达十余丈,肌肉贲发,栩栩如生,相貌和黑楼兰一般无二。 “尝尝我的杀招!!”力道虚影巨人声如巨雷,扑上飞熊虚像,右拳横甩,砸中飞熊虚像的头颅。 飞熊虚像被耶律桑等人纠缠,躲避不及,被一下子打趴下去。 砰砰砰。 力道虚影巨人拳如雨下,飞熊虚像遭受接连重创,愤怒反击。 但力道虚影巨人动作矫捷,展现出近战大师的造诣。对拼了片刻,飞熊虚像通体被揍得模糊。 “最后一击!”力道虚影巨人猛地高抬右腿,宛若战斧一般用力劈下。 轰! 一声雷霆巨响,飞熊虚像再也支撑不住,肥硕巨大的熊躯消失,化成一只仙蛊摇晃飞出。 力道虚影巨人一把抓住仙蛊,狞笑着向方源望去。 “黑楼兰的真正实力,竟至于此!” “太恐怖了,差点将仙蛊打爆。” “这一次王庭之争,我输的不冤……” 耶律桑等人,看得目瞪口呆。 黑楼兰的战力,绝对不属于方源,甚至因为大力真武体的缘故,还高出一筹! 飞熊虚像蛊虽是仙蛊,但却没有蛊虫搭配,没有方源亲自催动,被黑楼兰擒拿也十分正常。 飞熊虚像被灭,太白云生受累于无上真传之争,分身乏术。如此一来,和长河巨阳意志激战的方源,简直成了孤家寡人,危在旦夕。 “你的人头不错,我会将你的人头当做战利品,保存下来的。”力道虚影巨人开口,传出黑楼兰的声音。 它徐徐飞行,向方源接近。 “方源,你放弃抵抗吧。你已经没有了生路,任何逃生的希望都没有!”长河巨阳意志也开口道。 和方源交战时间虽短,但它的体积已经不足原先一半。 方源能将仙尊意志逼迫到如此地步,可谓战功赫赫,不下于黑楼兰。 可惜,他被黑棺气运罩身,时运太过于不济。纵有千般智谋,万般勇武,此刻也似乎无力回天! “哈哈哈……”方源却仰天长笑! 笑声激荡在战场上,尽显豪气无双! “巨阳意志,你千方百计要瓦解我的斗志,可惜我心如铁,志如钢!我们的战斗,才刚刚开始。”方源道。 长河巨阳意志没有反驳,而是陷入沉默。 黑楼兰化身的力道虚影巨人,也停住前进的脚步。 天地二气在方源的身边显现而出。 蛊师碎窍升仙,就会勾引天地二气。方源身处八十八角真阳楼中,因此拖延了片刻。 这片刻的时间,是最危险,最难捱的时刻,但终究还是被方源拼尽全力,死撑下来。 有着天地二气,附近的寻常蛊虫就不能随意催动,会受到元气反噬。严重者,就算仙蛊也会因此灭亡。 黑楼兰一身凡蛊,不得不停下脚步。 而方源的升仙之路,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