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节:重大抉择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三十节:重大抉择

?王庭福地乃是北原第一福地,底蕴深厚,福泽庞巨。 然而,自方源进入之后,先是福地地灵霜玉孔雀和巨阳意志激斗。 随后又是太白云生、方源升仙,连续抽取福地中的天地二气。 再加上又被十年暴风雪灾肆虐,还有融合了太白云生、方源升仙灾劫之后的恐怖天劫。 霜玉孔雀能坚持这么久,已经极为难得。王庭福地的毁灭,已成定局,形成的风幕,将王庭福地遗址包裹成球,球壁广袤深厚,足有百丈之距。 就算是无相手飞进去,也被绞碎成末,随后同化成风,滋长大同风的力量。 方源即便有烁蝺蛊,也闯不过去。 不过,这风幕也暂时隔绝了内外,避免外力插手。 此刻,距离地面三千丈的高空。 三位蛊仙俱都脸色铁青俯瞰脚下,大同风幕浩浩荡荡,宛若一只深青巨碗倒扣在地面上。 风幕表面极为平静,但谁也不敢低估大同风的威能! “王庭福地的毁灭已成定局!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?怎么会成这个样子?!”其中一位蛊仙老者,眉头深皱,惊疑中积蓄着一股怒火。 八十八角真阳楼,王庭福地,乃是巨阳仙尊布置,恩泽后代。 作为黄金血脉的后人们,早已经将王庭福地认作自家的地盘。 现在藏有重宝的家园被毁,这些超级部族的正道蛊仙们,都像是一个个压抑着的快要引爆的活火山。 “很显然,这是一个天大的阴谋。就目前调查的结果,最可疑的是那个狼王常山阴。已经有充分的证据,证明此人乃是伪装,真正的常山阴已经死了!”另一位年轻蛊仙,沉声说道。 顿了一顿,他又道:“当然,不止常山阴一人,除他之外,太白云生、边丝轩等人都有嫌疑。这里面的水很深,涉及到中洲势力!!据目前追查,中洲里至少有三大古派秘密谋算八十八角真阳楼,达上百年之久!” 中洲蛊仙秘密筹谋,耗费无数资源和心思,去埋伏和布置。结果这些布置都被方源提前引动,一切都为他人做了嫁衣。 北原蛊仙们也不是吃素的。 王庭福地、八十八角真阳楼,乃北原精神象征,重中之重。 王庭福地一出事,外显异象,就立即引起了北原各方势力的高度关注。 可惜他们身在外围,事情发展得又太快,想要救援王庭福地时,已经晚了。 “唉……”为首的蛊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 他唇红齿白,不知为何,竟是幼小孩童模样,浑身气息却澎湃广博,隐为三人之首。 “当务之急,不是追究这些。而是如何挽回损失!八十八角真阳楼乃是巨阳先祖的布置,八转仙蛊屋,玄奇奥妙,雄壮伟力,非你我可以揣度。此次大同风虽然凶猛,竟然形成风幕,但未必能剿灭得了真阳楼。我们在此接应,看准时机,随机应变。” 孩童蛊仙的话,让身旁的老者、青年蛊仙,都不由地呼吸粗重起来。 “童祖大人,提醒的是。我们单于家族拥有仙道杀招——插翅刀,只要我们合力催动,足可以强行打破大同风幕。”青年蛊仙说到这里,语气中难掩骄傲。 “大同风非同小可,就算是插翅刀,也只有一击之力。我算了一算,在这大同风幕上砍出的伤口,只需八个呼吸,就会重新弥合。”年老蛊仙乃是智道蛊仙,可以推算预测。 三人之首的单于童祖微微点头:“如今风幕周围,黑家、耶律家、东方家等等各大正道超级势力,都来了蛊仙。还有魔道第一势力大雪山,也足足派遣六位蛊仙,企图浑水摸鱼。不可小看他们,我们有手段,他们未必没有。催动插翅刀时,更要防止他们来捡便宜!” …… “运道无上真传,绝不可以落到天外之魔的手中。这些都是我的,我的!”巨阳意志连声吼叫,声音贯穿整个战场。 它化为黄金巨龙,聚散如意。时而分化为十七八条小龙,时而合为一体成为巨硕苍龙! 它夹裹着巨阳仙元,毫不吝惜地使用。 超过十只仙蛊,镶嵌在龙躯之上,珊瑚龙角上各着两只,龙眼中各蕴藏一只,龙鳞中分附六七只。 灼热火焰、排难仙光、霜结冻气……形成疯狂的攻势,铺天盖地,绵绵不绝地打出来。 局面至此,终于让巨阳意志有了充分发力的机会。 巨阳意志积压已久的滔天怒火,都在此刻尽情发泄! 因为首先要消灭天外之魔,又加上运道无上真传的重要性,巨阳意志主要围着马、赵二人。 大量的无相手,将运道真传层层包裹,不时有捕捉到运道蛊虫的无相拳飞出来。 巨阳意志如同一头黄金长龙,围绕着运道真传光团飞舞盘旋,将向外飞出的无相拳击毁。 无相拳数量众多,饶是巨阳意志,也只有从中选择,着重打击,争取解放更多的仙蛊强化自身战力。 但是意志巨龙的身边,同样肆虐着大量的无相手。 巨阳意志将蛊虫抢回来,这些无相手又将这些蛊虫夺回去。两方相互角逐,斗争激烈,占据最高空。 在这个战团的下方,则是幸存的蛊师们和少量无相手的角逐斗争。 尽管巨阳意志吸引了无相手的大部分火力,但蛊师们并不比之前好过。 真传秘境毁灭,蛊师们彻底暴露在天地之间,受到更多数量的无相手围攻。 无相手几乎不受任何手段的打击,飞天穿石,不遭阻碍。唯有夺得蛊虫之后,紧缩成拳时,才会被击破。 不过无相拳速度极快,并非所有蛊师都能追赶上去,成功击毁。 方源、黑楼兰等人毕竟是少数,人杰中的人杰。 “先祖,请您……啊——!” 凄厉的惨叫声忽然传来。 众人不禁抬头望去。 只见一位超级大族的蛊师,血脉纯正,被无相手追击无法,只好想升上天空寻求巨阳意志的帮助,结果第一时间反被巨阳意志催动的仙蛊,打得魂飞魄散。 “这样的威能……”黑楼兰仰望头顶,饶是大力真武体的他,此刻也不敢靠近巨阳意志的战团。 巨阳意志彻底爆发,攻势煊赫,雄威滔天。一心与无相手角逐运道真传,根本无心顾及巨阳血脉后裔。 “好疼……”此时,耶律桑倒抽冷气,艰难地从地上爬起。 他全身的蛊虫都被搜刮,从半空中坠落。幸好他的身躯曾用蛊虫打磨,留有效果,因此只是骨折受伤,却保住了性命。 看到倒霉鬼身死魂消,他忽然觉得庆幸起来。比起这个倒霉蛊师,他至少还活着! 只要活着,就比什么都强。 方源感受到极其沉重的心理压力。 “可恶……”他狠狠咬牙,想要脱身,却暂无能力改变困局。 “幸好巨阳意志没有首先针对我,而是特意对付天外之魔赵怜云去了,并且它一心想要保住运道无上真传。” 方源心中十分清楚,一旦巨阳意志解决掉眼前的麻烦,一定不会放过他。 到那时,他就是虎口旁边的羔羊,蟒蛇身畔的白兔。 “单凭巨阳意志,催动不了绝大多数的仙蛊。我就算成就蛊仙,正面交战的话,仍旧不是巨阳意志的对手。除非能切断它和巨阳仙元之间的联系!” 方源心头雪亮。 可惜的是,无相手之多,让他疲于应对。 除了巨阳意志之外,他身上仙蛊最多,残留了很多气息,吸引了许多无相手的追捕。 同时黑楼兰不断的进攻,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。 他是十绝体中的大力真武体,真正的天之骄子,可以认作成长版的白凝冰。不管是战斗才情,还是积累底蕴,都十分出色。 他拥有逆天战力,就连太白云生也不是其正面对手,自爆威能绝对可以屠仙! 又被黑楼兰远远一记攻击险些干扰,方源瞥向他的目光越加不善。 同时,方源心中也是暗自凛然:“黑楼兰这厮蛊虫之多,超乎想象。他被夺走的蛊虫不在少数,居然身上还有这么多的蛊虫!”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。 黑楼兰一心想要在八十八角真阳楼,获得力道仙蛊,然后在王庭福地中直接升仙。 因此他做足了充分准备,尤其是获得其父帮助,积累了许多蛊虫在身。 考虑的就是升仙过程中,天地二气反噬,导致蛊虫受损的情况。因此蛊虫多多准备,数量超乎常人想象。 “师弟,救我!”又极速躲闪一阵后,方源听到了太白云生的求救。 原来,太白云生被大量无相手围困,一直悬浮于空苦苦坚持。 终于,身上的蛊虫被全部夺走。 失去了蛊虫的支撑,饶是身为蛊仙的他,也不得不往地上坠落摔去。 太白云生乃是唯一的盟友,不能不救。 方源立即方向一折,冒着风险赶去支援。 哪知飞到半途中,又听见太白云生焦急喊道:“快,师弟,快夺回我的仙蛊人如故!” 方源心中蓦地一动,看见一只六指无相拳正往外飞去。 如果此刻方源要救下太白云生,那么势必就会失去夺回人如故仙蛊的最好良机。很可能他救下太白云生之后,人如故就被无相拳带走了。 救下太白云生,还是夺回仙蛊人如故? 一时间,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