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节:巨阳逞威,方源得助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三十四节:巨阳逞威,方源得助

?眼看着自己就要得手,方源的嘴角也不由地泛出微笑。 但不妨异变再生。 智慧蛊迅速下落,智慧光晕将方源笼罩其中。 一进入智慧光晕,方源念头疯狂生灭,迅速苍老。 “这?!”方源大吃一惊,匆忙抬头一瞥,便看见智慧蛊迅速下落,朝自己飞来。 而体积再次大减的巨阳意志,则缩成一个圆球小团,紧随其后。 原来,巨阳意志知道若要绕过智慧蛊,肯定来不及阻止方源,便奋不顾身,强行接近智慧蛊,运用巧劲将其拍飞。 智慧蛊虽然克制巨阳意志,但巨阳意志足够浑厚,付出沉重代价,拼死冲锋,还是能够强行接触到智慧蛊的。 这样一来,智慧蛊就像是个皮球般,迅速飞向方源,反倒成了方源的**烦。 “好个巨阳!”见智慧蛊朝自己撞来,方源也不禁对巨阳意志的抉择应对赞叹一声。 他哈哈一笑,心中无限决绝。 你巨阳可以牺牲至此,我古月方源如何不可? 当即,方源强顶着智慧之光的照耀,动用手段,将落下的巨阳仙元一扫而空! 随即,动用风花蛊改变方向,立即侧移,拼命远离智慧蛊。 智慧蛊直接坠落下去,方源几乎和它擦肩而过。 “咳咳咳……”方源咳嗽不断,他终于脱离智慧之光的笼罩。但他面目再无一丝青年风貌,任何一人看到他,都会以为是中年大叔。 越靠近智慧蛊,智慧之光就越是强盛。 之前方源在真传秘境中,距离智慧蛊还有万步之遥,短短几息功夫,就被削去两年寿命。 刚刚和智慧蛊如此接近,硬顶着智慧之光这么长时间,因此损失了十数年寿命。 一般人的寿命,只有百年。 方源为了抢夺到巨阳仙元,付出了沉重代价! “小贼,给我死!”空中划过一道闪电也似,巨阳意志如鹰隼狠狠扑下。 方源只觉得眼前一花,强烈的死亡危机扑面而来,千钧一发之际,他只来得及催动杀招六臂天尸王。 轰! 一声巨响,方源像是一个苍蝇,被狠狠拍下。 一路如流星般坠落,直到狠狠地砸在地上,直接砸出一道深坑。 土石飞溅,烟尘滚滚。 方源躺在深坑最底处,三息之后这才反应过来。 他的八个手臂,折断了六根。整个背部惨不忍睹,直接露出脊椎和肋骨。头脑昏沉一片,只能勉强思考——刚刚巨阳意志的撞击,不仅是针对他的身躯,还有大量的特意钻入了他的脑海,大搞破坏,影响他的思维! 只有一丝清醒的方源,想都不想,连忙翻身躲闪。 下一刻,巨阳意志汇成一柄黄金巨斧,从高空一路俯冲而下,凶猛劈砍,一下子砍断方源的左臂、左腿。 若非方源翻转及时,恐怕这一击就要被劈成两半了。 头脑再清醒一分,方源连忙仅剩下的手掌用力一撑,巨大的力量带动他的身躯,飞出深坑。 但旋即,巨阳意志交汇成一柄黄金巨槌,飞到半空,照着方源狠狠一撞。 砰! 方源宛若被奔腾中的巨象直接正面撞到,肋骨全数折断,五脏六腑大多被撞爆挤压成碎块。 同时他的脑海,再度遭受到巨阳意志的侵略,陷入更大的昏乱之中。 方源像是个被人狠狠拍击的皮球,一路翻滚,在地面上犁出一道长长的痕路。 巨大的摩擦,让他衣衫褴褛,灰头土面。 最终,他无力地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断裂的骨头穿破皮肉,突出在外面。血液缓缓地流淌,并非鲜红,而是六臂天尸王的深碧之色。 他面色扭曲,獠牙外露,一副痛苦挣扎之色。 此刻,方源的脑海中陷入大混战,意志之间惨烈比拼,巨阳意志牢牢占据上风。 方源被动挨打,极力抵抗,连清醒的思考都做不到。 只有将脑海中的巨阳意志剿灭干净,他才能重新清醒过来。 但巨阳意志显然不给他任何机会。 它凝聚成一把黄金大剑,长达五丈,宽一丈八尺,散发着不可侵犯,问罪苍生的无量气度。 “这,这就是巨阳意志的真正战力吗?这也太恐怖了……”远处,黑楼兰拎着昏迷的太白云生,暗自咂舌不已。 巨阳意志连续炼化仙蛊,受到智慧蛊的暗算,被二十多位蛊仙联手攻击,最后又不计牺牲,强行冲锋,拍飞智慧蛊。 前前后后,屡遭创伤,此刻体积已经不足沉睡时的百万分之一。 但就算这些,也打得方源毫无还手之力。没有动用一只仙蛊,难怪黑楼兰看得冷汗涔涔,这战斗力也未免太恐怖了! 但旋即,黑楼兰冷静下来:“不,真正的特意没有这么强大。但是刚刚,巨阳先祖抓的战机实在太好了,直接乘敌不备,给予重创。贼人想要反击,却苦于无法思考,脑海中已经被特意入侵,乱成了一锅粥。若是双方戒备,有充足的时间反应,不至于这样的结果!” “主要还是继承了先祖的战斗经验,狠辣果决,一旦抓住破绽,就连续打击,让敌人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!尤其是意志入侵脑海,这一点效果可怕,简直让人毫无还手之力。看来和智道蛊师战斗,必须得防备这一点!” 黑楼兰一边提醒自己,一边缓缓降落到地面上。 他看着意志大剑,缓缓漂浮,最终悬停在方源的头顶上空,剑尖正对着方源的脑门。 “这家伙完蛋了。”黑楼兰轻声喃喃,眼中的大敌就因为一个不算失误的失误,就落到如此下场。他的心中有释然,有欢喜,还有一股淡淡的莫名感伤。 巨阳意志之强,在于它继承了巨阳仙尊的战斗经验。 方源虽有五百年重生经验,但在这方面,巨阳意志比他更强,更丰富! 一被巨阳意志逮到机会,就接连打击,牢牢占据优势,迅速扩大战果,让方源连一丝翻身的可能都没有! 巨阳仙尊不仅仅只是运道好,从这方面也可窥探出他一丝无敌的风采,以及坚定霸道的战斗才情。 “结束了。”黑楼兰看了一眼手中的太白云生。 在大同风幕中,他是方源唯一的盟友,可惜仍旧处于昏迷当中。 黑楼兰将他随手扔在地上,目光盯住巨阳意志大剑。 没有丝毫犹豫,巨阳意志大剑闪电般无声落下,剑尖对准方源的脑壳。 纵然方源化为六臂天尸王,成为僵尸之躯,但头脑一被洞穿,巨阳意志就会长驱直入,将他的脑海顷刻破坏,继而将他的灵魂彻底扼杀。 这是货真价实的致命一击! 太白云生昏死,方源昏迷,已无丝毫还手之力。 但就在剑尖距离方源脑门,只有一寸距离的时候,忽然一道水壁突兀形成。 同时,一道尖锐的女声呐喊道:“有我在,休想要他的性命!” “是谁?”黑楼兰失声,他惊愕地看到水壁波动,水壁表面形成漩涡,将意志剑尖包裹,死死抵住巨阳意志大剑的落下。 同时,一股强大浑厚的气势,从方源的身上升腾而起。 巨阳意志大剑倏地抽回,闪电般爆退,刹那间退后数百步距离。 它静静地悬停在半空中,声音低沉,想到了什么:“是你!数万年前,你闯进八十八角真阳楼,鸿运齐天蛊就是被你放跑的!!” 墨瑶咯咯娇笑:“真难为你还记得。” 言语间,水壁化为水流铠甲,迅速覆盖住方源全身。 一股淡蓝光辉,笼罩方源,他身上的伤势迅速复原,被砍断的手脚重新生长,骨骼、皮肉迅速恢复。 巨阳意志当然记得,因为八十八角真阳楼中自有记录一切影像的蛊虫。 墨瑶探索八十八角真阳楼时,没有惊醒巨阳意志。但方源此次惊醒巨阳意志之后,它立即通过相关蛊虫浏览记录,获知过往发生的一切。 墨瑶的声音相貌,方源的姓名,以及他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中干的一切坏事,巨阳意志都了然无心,因此揭破方源伪装常山阴的秘密。 巨阳意志怒不可遏:“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贼人,觊觎了真阳楼数万年之久!给我死来!!” 巨阳意志暴怒出击,黄金般的长剑如闪电飞驰,刺破空气,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金色光虹。 这些金虹打在水流铠甲上,激起一蓬蓬的浪花,但始终未穿透铠甲的防护。 方源终于悠悠醒来。 “这是……七转仙蛊屋近水楼台?”他看着身上的水流铠甲,恍然大悟。 原来,不知在什么时候,近水楼台就附着在他的身上了。 他昏乱待戮,性命悬于一线。是墨瑶意志便催动近水楼台,将他护住。 巨阳意志可以掌控八十八角真阳楼,墨瑶意志当然也能操纵近水楼台。 八十八角真阳楼中有巨阳仙尊留下的黄杏仙元,近水楼台中怎么可能没有墨瑶仙子留下的红枣仙元呢? “小子,你终于醒了。我本体留下的仙元极其有限,开启近水楼台消耗太大,你快点接管战斗,我护住你的脑海!”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