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节:最后的底牌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三十八节:最后的底牌

?巨阳意志的实力太强大了。 不仅表现在战斗力上,还有极其深厚的底蕴。 它继承了仙尊本体的部分经验,单单一个无意创作出来的杀招,就把方源再次逼入绝境。 “可恶,难道又到了动用春秋蝉的时候了吗?”方源咬牙坚持,心中一个念头泛起。 第一空窍充斥重重压力,窍壁表面布满蛛网般的裂痕。 春秋蝉悬浮于中央,蝉身上交替闪烁着黄绿光辉。 方源也不托底,空窍已经明显达到极限,也许破碎就在下一刻! 但他很快将动用春秋蝉的念头打消。 他的蛊虫受到封禁越来越多,火力稀薄,令方源渐渐处于挨打状态。 “来啊,还手啊!”蛊师们哈哈狂笑。 “现在怎么怂了?有种的就出来一战!”有的人则丝丝冷笑。 “你这个魔头,也有今天,快给我死!”有人痛声咒骂。 看着方源被他们压着打,他们感到无比的快意。 忽然,墨瑶意志焦急的声音,在方源的脑海中响起:“糟糕!方源小子,你的身体出现了死僵黑斑,死气已经开始彻底侵蚀你的身体了。若是黑斑蔓延全身,你将彻底地变成六臂天尸王!” 更坏的情况出现了。 原本估计的半个时辰的时限,还没有到,方源就已经发生彻底僵化。 彻底僵化过的肉体,已经被死气彻底浸透,无法还原。 除非立即解除六臂天尸王杀招,否则死僵黑斑仍将蔓延扩散下去。 “不行,我一旦撤销了杀招,巨阳意志忽然攻杀过来。这样短的距离,我根本来不及反应!”方源摇头,神情凝重至极。 他虽然有防御蛊虫,但这些凡蛊在巨阳意志面前,根本不值一提。 唯有六臂天尸王,才能令方源站稳脚跟。 现在,巨阳意志虽然没有深入智慧光晕,但这只是因为代价太大,收益太小而已。 巨阳意志绝对能舍能弃。 为了勾引七指无相手,他一下子损失了八只仙蛊! “若是我撤销杀招,巨阳意志极可能豁出去,拼死将我杀掉。只要我一死,它就能夺回巨阳仙元了。这个风险绝对不能冒!”方源态度坚决。 “可是,你的身体……”墨瑶语气迟疑,饱含担忧。 方源默然,目光似铁。 死僵黑斑迅速扩散,起先只是后背上的一个点,短短十几个呼吸,就蔓延了整个背部。 扩散的速度越来也快,旋即就将方源的胸膛都侵蚀成深沉的黑色。 众蛊师看到这个状况,都微微一愣。 巨阳意志朗声一笑:“原来如此。你化身僵尸之躯时间太长,死气、生气的平衡被打破,现在死气泛滥,你将彻底变成僵尸,成为活死人,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,终身修为都不得寸进!!” 巨阳意志经验丰富,眼界宽广,竟然一下子看破了方源的虚实。 众蛊师顿时士气大盛,当即有人畅快而笑:“哈哈哈,多行不义必自毙,魔头,你作恶多端,落到如此田地都是你自找的!” “现在不用我们出手,你也完蛋了!哼,魔道中人就是贪图力量,不顾一切。现在你终于尝到苦果。可惜了,你就算侥幸成了仙,到头来还是变成了一个僵尸,一个怪物!” “这就是你玩弄阴谋诡计,祸害苍生,和巨阳先祖,和我们,和正道作对的下场!” 墨瑶意志也劝道:“方源,你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。依我看,巨阳意志未必敢进来,它已经所剩不多!你天资脱俗,才情卓绝,不应该落到如此下场!你现在停下还来得及,一旦彻底变成六臂天尸王,再想要回复人身,希望太渺茫了!” 方源目光频频闪烁,思绪起伏,神情波动。 但最终,他咬紧的牙关没有松开过。 他彻底转变成了六臂天尸王! 死僵黑斑令他浑身漆黑,力道仙窍中,清明的天地也化为一片晦暗昏灰,一座座白石山峰坍塌成废墟。天空一片灰蒙蒙,大地腐朽,再无一丝生机。 而第一空窍,也一片死寂。紫晶窍壁再无灵动剔透之感,仿佛是一片灰色石头。 但也正因如此,春秋蝉带来的压力不再那么岌岌可危。 刚成蛊仙,就堕落为僵!过往积累,种种成就,成了一场空。 从此,修为再无寸进! 没有再进一步的潜力,从这一点来说,现在的方源连凡人都不如了。 饶是方源心志如铁,也感到一阵心灰意冷。 动用春秋蝉的念头,再次在他脑海中泛起——“若是动用了春秋蝉,一切重来,及时撤退,自然尽力可以避免这样的局面!” 但方源强行将这个念头按下。 大同风幕已经十分逼近,毫无风声,只是静静蔓延,压缩空间,却带给众人更加沉重的心理压力。 方源远远面对众人,忽然做出惊人举动——竟是停下一切蛊虫。 他现在已经彻底成为六臂天尸,再不用蛊虫催动。 任由紫色光气打在他的身上,这三八封禁术却起不了作用。 只要方源不催动蛊虫,紫色光气就无法循着气机,追根溯源,封禁蛊虫了。 众人微微一愣,巨阳意志也不由地轻咦一声。 但旋即,一众蛊师爆发出更强烈的攻势。 “杀,杀了这个魔头!” “他居然在我们的面前撤去蛊虫,这是自寻死路!!” 众人呐喊、咆哮,声嘶力竭。 方源一步步后撤,靠着六臂天尸的防御和恢复能力,硬抗众人的火力。 “小心一点,不要波及智慧蛊了!”看着方源越加靠近智慧蛊,黑楼兰连忙提醒。 蛊师们的火力这才稍稍收敛一点,不再浩大,却更加精准,针对方源。 方源面目全非,胸膛皮开肉绽,白骨断裂,内脏破损。 他不得不调转过来,背对众人,用后背继续承受攻击。 轰! 一道雷霆,狠狠地砸在方源的背上。 一股巨力,将他一下子推倒在地。 背后传来欢呼声:“哈哈哈,我打倒他了!这只刚刚抓来的蛊虫很不错,应该是五转雷锤蛊。” 方源艰难地爬起身。 他的背上皮开肉绽,伤口出还缠绕着丝丝电光,脊椎白骨直接坦露在空中。 “看我的风道杀招!”有人大叫。 刷! 一道巨大的锯齿风刃,盘旋而来,在方源胳膊上一绕,将胳膊切断,掉在地上。 这人气喘吁吁,真元几乎耗干,但双目却是闪烁着残忍兴奋的光。 他大叫起来:“看到了没有,看到了没有!我把他的一只胳膊卸了!!” “哼,不过是抓住了弱点,若非那处胳膊的皮肉都被削光,只剩下一根骨头连着,你能切断?”立即有人嗤之以鼻。 六臂天尸之躯虽强,但终究不能抵挡如此频繁、沉重的攻击。 众人狂笑、呐喊、高叫,肆虐方源,以在他身上打出更深的创伤为荣,相互攀比。 方源一次次被击倒,原本魁梧高大的身躯,变得佝偻矮小。 但他又一次次爬起来。 哪怕他的八只手臂,只剩下了最后一只。哪怕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完好皮肤,碧绿的尸血挥洒一路,内脏都裸露在外,右肩只剩下惨白的肩头骨。 “何以至此?何以至此……”墨瑶意志哭泣。 方源只是沉默。 “可以了。”巨阳意志忽然开口。 蛊师们不敢不听从,攻击停止下来。 “到了这一步,你还不肯放弃吗?哼,你这个气概,倒是令人敬佩。”巨阳意志语气缓和,“可以了,你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不易了。放弃吧,我给你一个投降的机会。只要你认我为主,我可以允许你将功赎罪。” “什么?!” “巨阳先祖您要绕了他吗?” “先祖三思啊。” 众人一片哗然。 “投降?”方源呵呵一笑,“容我思考一番。” 巨阳意志又道:“你推翻了八十八角真阳楼,罪大恶极!但我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你认我为主,协助我重新建立八十八角真阳楼,这样才能洗刷你的罪孽。当真阳楼重建之后,我不仅可以还你自由,而且还教你消除僵尸身份,重获血肉之躯的方法。” 若是旁人听到这话,心中早已动摇。 巨阳意志给了方源一条活路,更关键的是,还给了他一个继续修行的希望。 方源沉吟道:“我思考一下。” 巨阳意志淡笑:“我不会给你任何拖延时间的机会,我数到十下,你给一个答复。十!” “方源小子,你真的要投降吗?小心巨阳意志使诈,只要你出去,离开智慧之光的笼罩,就是它的鱼肉,任凭它怎么处置了。”墨瑶意志在方源的脑海中,担忧地提醒道。 方源心中嗤笑:“我怎么可能蠢到相信它的一句话?” 旋即,他又叹息道:“唉,想不到我终究还是要用最后的底牌。” “你还有底牌?” “实不相瞒,我有一只春秋蝉。” “什么?春秋蝉!难道是那只天下十大奇蛊第七,可以逆流光阴长河,令人回到过去,篡改历史的春秋蝉?”墨瑶意志惊叫起来。 “正是!”RS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