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四节:双魔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四节:双魔

?“为什么,为什么?!”黄金念头乍缝背叛,愤恨大叫,一万个不解。 “哼!老东西,之前受你指派,不过是有所图而已。现在力道仙蛊已经到手,我为什么还要听你命令?”黑楼兰冷笑,娇丽的面容一片傲然、冰冷。 “你这个白眼狼,不孝子孙,居然背叛你的老祖宗!”黄金念头大恨长啸。 “安静一点,别嚷嚷。果然念头过少就无法思考,因此显得浅薄了么?”黑楼兰双臂怀抱于胸,眼神斜蔑,“你让我自爆,又说能救我,凭什么?凭你的奴隶蛊、排难蛊,还是定仙游?这可是你仅剩下的三只仙蛊,你告诉我,哪知仙蛊能够令我起死回生?哼,这种骗小孩的把戏,也能蒙我?” “你要是实力强盛,我听命于你也是服从强者。可是现在的你,凭什么命令我?嗯?就凭你是一个死人留下的意志?呵呵呵,哪怕是巨阳仙尊,死了也就死了,完蛋了!这是新时代,你一个死人还在乱蹦跶什么?” 言语间,尽是枭雄气度! 黑楼兰,仍旧是那个黑楼兰! “我纵然只剩下一颗念头,也能让仙蛊销毁!”黄金念头大声诅咒。 但黑楼兰一脸淡定:“你尽管试试好了。” “怎么可能?你居然镇压了四只仙蛊!你虽有大力真武体,但你没有仙的意志,怎么能镇压住四只仙蛊?”黄金念头身上光芒闪烁了一下,随即不可思议地叫出声来,显然它要销毁仙蛊的行动失败了。 “你不知道的事情,还多着呢。”此刻的黑楼兰显得高深莫测。 “黑楼兰,你身为黄金血脉,超级部族的族长,居然沟通外人,来坑害你的先祖!你们两个卑鄙无耻的东西,究竟是何时勾搭上的?我为何一直都没有发觉!”黄金念头怒斥质问。 “果然,不能思考,就容易对付多了。唉,你这样的丑态真是给巨阳仙尊丢脸啊。”方源叹息,他的嘴角微微咧开,流露出不屑的笑意。 两人的联合,其实就在刚刚。 之前,黑楼兰咆哮说——“魔头,你倒是巧舌如簧,狡诈如狐!可恨,你刚刚对我用了什么蛊?我要让你付出最惨重的代价,拿命来!” 方源根本没有动用蛊虫,黑楼兰却说方源用了蛊。 这就是暗语。 不管是方源,还是黑楼兰,都是缜密多疑,心狠手辣的枭雄。 他们俩一路合作,历经王庭之争,对彼此都更有了解,都知道彼此皆是野心庞大,不甘居于人下之人。 正因为如此,方源愿意赌一把,反正有力道虚影护卫,风险不大。 两个大骗子精诚合作,黑楼兰抓住战机,成功暗算到了巨阳意志,夺走了全部仙蛊。 “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我实力最强,却遭受暗算,最后落到这步田地。你们也不会好过的,我的本体留下众多手段,八十八角真阳楼一倒,其他的布置就会发动。真阳楼会再度重建,而你们也会受到不死不休的追杀。我不是败给了你们,要不是对付马鸿运,坏了运气,我怎么可能会输?!说到底,我是败给了运气啊!”黄金念头歇斯底里地大吼。 砰砰砰。 下一刻,它自爆开来,竟是自毁了! 到底是巨阳仙尊遗留,哪怕念头再少,也有着果断。 它担心身怀的秘密被搜索泄露,大势已去之下,直接选择了自爆。 念头的自毁,速度极快。方源就算想要阻止,也没有相应的手段。和血道、力道、奴道不同,他的智道造诣,还很浅薄。 除非是将巨阳意志哄骗到自家仙窍福地中去,和墨瑶意志一样,这样就能轻易镇压。 如此一来,实力第一,称霸王庭福地的最强存在,终究在此刻灰飞烟灭,一丝残留也没有剩下。 黑楼兰吐出一口浊气,用平静的目光看向方源,郑重地道:“接下来,该我们俩好好谈一谈了,我相信我们有合作的基础。” 方源点点头,冷笑道:“别的不说,你夺走的仙蛊定仙游本就是我的。” 原来那只夺走定仙游的无相拳,是被巨阳意志打破的。巨阳意志夺去之后,强行镇压了蛊虫里的方源意识,没有来得及炼化,也有可能是没有实力强炼。 因此,方源没有感应到定仙游的存在。他之前失去了目标,还以为无相拳已经破空飞去了。 “我知道,这就是我的条件之一。现在换做我镇压了你的仙蛊,但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强行炼化。我需要你把这只定仙游借给我用!”黑楼兰语出惊人。 方源一脸平静:“我为什么要借给你?” “哼,蛊在我身上,没有定仙游,你怎么脱离这里?只有我们精诚合作,才有这个可能。”黑楼兰道。 方源呵呵一笑:“谁告诉你,我就没有其他手段离开这里呢?” 黑楼兰瞳孔一缩,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:“大同风幕隔绝天地,洞地蛊、通天蛊都无法运用。你居然还有其他手段……不过你迟迟不用,嘿,显然这个手段也有弊端!” 到底是枭雄,很快就镇定下来,甚至试探性地进行了一次反击。 她说的语气极为肯定,其实心中也把握不准,只是试探。 方源哈哈大笑,他力道虚影大军就在身侧,并不惧大力真武体的自爆。 但面前的敌人,不是普通的大力真武体,而是黑楼兰! 这个家伙,不可小觑,在八十八角真阳楼多次和方源较量,不相上下,还给方源添了无数麻烦。 如今,她明明还是凡人,却能一连镇压四只仙蛊,让巨阳意志都吃惊。 方源若不借用定仙游,她就死定了。她若拼死反扑,方源还是有着忌惮。 没有了墨瑶意志的干预,方源恢复了本性,他计算收益,旋即问出最关心的问题——“那么我又能获得什么呢?” “仙蛊暗渡。”黑楼兰一脸平静地答道,心中却着实松了一口气。 “哦,愿闻其详。” “我帮助你谋取此蛊。这蛊在蛊仙姜钰的手中,能隔绝气息,蒙蔽天机,防备测算。我的大力真武体,就是被暗渡仙蛊的力量封印。你做下如此泼天大案,北原蛊仙一定会追查你,找你麻烦。不止是他们,还有巨阳仙尊留下来的布置。但是有了暗渡仙蛊,你就不会被算出方位了。” “有点意思,还有呢?”方源摩挲着下巴。 黑楼兰微微而笑:“大家都是聪明人,坦白地讲,我身负血海深仇,不会自爆和你同归于尽。但想必你也不愿看到我被逼无奈,拖你下水吧?” “哼,同归于尽不至于,带给我很**烦,倒是真的!”方源冷哼一声。 黑楼兰瞳孔一缩:“听你这话,好像你还没有完全发挥出这个杀招威力。不过,我也另有底牌!” 方源点点头,刚刚黑楼兰已经表现出来了。她居然能够镇压仙蛊,单靠大力真武体还做不到这点。 只要利益足够,何必打打杀杀?方源不惧黑楼兰的自爆,但没必要逼人太甚,双方都落不到好处。 黑楼兰又道:“我会帮助你夺得暗渡仙蛊,定仙游我用完,也会还给你。我的力道杀招也送你,相信它会对你的新杀招有所帮助。还有,你的师兄太白云生,我可一直都没下杀手。” 方源目光一瞥,昏死的太白云生还躺在地上,身上罩着防御光罩,这显然是黑楼兰布置的。 他不禁在心中对黑楼兰的评价,再拔高一筹。 黑楼兰很不简单,居然将太白云生的性命保留在现在。显然,她对巨阳意志早有不满和谋划。 更关键的是,她说了这么多条件,暗渡仙蛊是重点,定仙游是次重点,其后才是力道杀招,最后才是太白云生。如此排序,也可看出她对方源的了解。 “那你的要求呢?”方源沉吟道。 “护我成仙,同时帮助我,让我亲手杀了我的父亲!”说到这里,黑楼兰的双眼中流露出彻骨的仇恨。 方源不由挑起眉头。 他没有问为什么,也不需要问原因。 “哈哈。”方源朗笑一声,扫视周围的大同风幕,最后将目光投放在黑楼兰的身上。 撕开暗渡封印,露出真面目的黑楼兰,不再是身材臃肿的暴熊黑楼兰,而是身材火爆,剑眉英目,霸气强势的绝色佳人。 “有趣!那我们不妨暂时合作一下。”方源赞叹一声,答应下来。 合作的利益让其心动。 反正定仙游在对方手中,方源也无可奈何。不妨合作看看。 接下来,方源提出自己的要求,和黑楼兰初步达成共识。 大同风幕收缩,几乎要到了极致。 大量的蛊虫,积压在狭小的空间中,相互拥挤,更多的蛊虫已经被大同风幕侵吞,化为大同风幕的一部分。 而灾劫无相手也终于彻底消失。 “今天时间不够,我们来日再谈。”约定下来大概,黑楼兰催动定仙游,碧绿的光辉笼罩在她的身上。 她不是蛊仙,赫然也能催动仙蛊! 临走前,她深深地望了方源一眼,似随口而问:“你的这个杀招,叫做什么名字?” “万我。”方源答。 黑楼兰点点头,将这个名字记在内心深处。她明白,早晚有一天,这个杀招将名扬五域! 下一刻,定仙游发动,黑楼兰的身影消失在原地。 她一走,方源立即破坏这里的环境,防止她再用定仙游回来。 大同风幕已经从四面八方逼来,方源落脚之地,只有一座小屋大小。 大量的蛊群,已经被大同风幕侵吞,仍旧还有少部分在飞舞。 方源释放星光蛊,打开星门。 但他却没有即刻就走,而是用深沉的目光凝视这些飞舞的蛊虫。 他并无把握,但仍想试一试。 几息之后,一只蛊虫主动飞到了他的眼前。 九转,智慧蛊! “哈哈哈……”狭小的空间里,回荡起方源的大笑。 正是: 明枪暗箭交织网,阳谋诡计做算盘。 厄运当头心异变,惊险挣得一线天。 仙僵半死已无寿,万我一身也无徨。 枯骨万堆双魔会,从此玄机用不尽! Ps:转职业了,更新就不会断,这是职业态度。下个月尝试每天双更。希望大家多支持正版阅读,多订阅。其他的不敢多奢求。结婚了,靠自己,生活压力比较重,此书酬劳很少,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