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节:问询墨瑶意志 - 蛊真人

第五节:问询墨瑶意志

?“唉,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镜柳了。”墨瑶意志口中感叹,抚摸着眼前唯一一株镜柳,满怀感慨,似乎回忆起了昔年往事。 而方源的意志,则站在她的身旁,静静地看着,没有开口打扰。 这片天地,晦暗腐朽,正是方源已死的仙窍福地。 方源自哄骗了墨瑶意志进入自家仙窍,便将其镇压住。 墨瑶乃是炼道宗师,曾经的传奇蛊仙。在中洲历史上,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 她的意志,自然大有价值。 虽然方源被墨瑶意志陷害,在北原之行时几乎九死一生,但方源并不痛恨墨瑶意志。反而很是欣赏,甚至赞叹。 换做他来施计,未必能比墨瑶意志做得更好。 他原本准备拷问墨瑶,结果墨瑶意志却是非常配合。对于方源在炼道上的提问,不仅知无不言,而且还延伸类比,叫方源大有收益。 但是当方源询问有关灵缘斋的情报时,墨瑶意志却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我离开中洲太多年来,这些年,我越来越想念那里的人和物。请给我寻来一株镜柳罢,让我稍稍抒发心中郁结的思乡之情。” 镜柳只是普通植物,寻常柳树大小,但柳叶似一片片镜片。这种柳树的叶子,正是乞丐蛾的食物。 之前石人贸易,方源从仙鹤门处收购了一批镜柳,如今栽种在狐仙福地。 于是他随手选取一株,放进自家仙窍。 “想当年,我的本体和薄青哥哥就在这镜柳下第一次相识。红尘滚滚,风流成空……”墨瑶意志感叹一声。 旋即,她转过头来,看向方源意志:“谢谢你满足了我这个小小的要求。你既然想知道灵缘斋的事情,那我就告诉你罢。只是我知道的情报,早已经过时,你要注意这一点。” 方源意志点点头。 墨瑶意志站在镜柳下开口,说出了很多灵缘斋的内幕情报。 方源一边聆听,一边和前世五百年经历做比较,对灵缘斋的了解大大加深。 “你这仙窍已死,镜柳种在这里,不出三天,就会被死气侵蚀,化为枯死朽木。可惜了……”说完灵缘斋的情报,墨瑶又叹息一声。 只是不知道她口中的“可惜”,是说的镜柳,还是方源的仙窍。 “下一次来,请带给我一杯青浦茶好么?这是灵缘斋特有的茶,并不珍稀。我虽然品不出茶味,但却想再看一眼。”墨瑶道。 方源意志冷哼一声:“看起来你毫无作为俘虏的自觉吗?居然要这要那,你该不会还在打什么主意吧?” 墨瑶意志妩媚一笑:“方源,你太谨慎啦。我的计谋自被你揭穿,又被你哄骗到仙窍中镇压,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,每时每刻都受你监视,任你拿捏处置。就算打了什么主意,又有什么办法实施呢?” “不过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。我虽然彻底失败,无法翻身,但你若用强,恐怕得到的东西会十分残缺,毕竟搜魂简单,搜意困难。你若是智道宗师还行,可惜你的智道底蕴等若没有,都是从市面上胡乱收购的蛊虫。智道和其他流派可不一样,神秘艰深,你现在还未入门呢。” 墨瑶意志批评方源起来,可是毫不客气。皆因她知道方源心胸宽广,乃不世枭魔。 果然下一刻,方源意志哈哈一笑:“你说的不错。我智道造诣是浅薄,但也亏你主动配合,今后你就在我的仙窍中生活吧。青浦茶我会带给你的。” 说完,意志冲天而起。 仙窍恰好打开一丝缝隙,任由这股意志一路飞升,到达方源的脑海。 转瞬之间,方源就洞悉了这股意志在仙窍中收获到的所有情报。 他的确缺乏手段,去正确地搜索意志。 搜魂容易,搜意艰难,这很正常。 若非如此,智道蛊师常用意志对敌,这些意志一旦被擒,就是授人以柄,把自己的秘密坦露给敌人看了。 正是因为搜意艰难,才会被智道蛊师用来对敌。 至于墨瑶…… “的确是个人物,难怪能青史留名啊。”方源暗中也赞叹。 墨瑶意志的计谋被识破,彻底失败了。连自毁都不可能,被方源关押在仙窍中,死死镇压。 但就这样的绝境,她仍旧没有放弃。 她主动配合方源,为方源解惑,就是展现自己的价值,尽量地拖延时间。 万一哪天方源遇到变故,仙窍破裂,或者被人擒拿,或者战死沙场,墨瑶意志就有了逃生的希望。 墨瑶意志毫不气馁,依旧坚持的气度,让方源也暗自钦佩。 当然,方源若是有正确手法,能够搜意,一定在第一时间动手。只是现在,墨瑶意志的主动配合,更符合他的利益。 “若是真的能寻到一个智道传承,就好办多了。可惜智道神秘艰深,现世的蛊师、蛊仙数量极少。记忆中更没有什么无主的智道传承。” 之前方源还屡次在宝黄天中,收购一些零散的智道蛊虫。算是智道方面的些微进展。 可惜现在,他已然破产,购买力降至谷底,连这些细微的进展都没有了。 至于红莲魔尊的传承信息,他没有问。因为墨瑶意志知道:方源暂时还没有手段来对付她。 双方都是聪明人,强问是毫无结果的。 “主人,仙鹤门的回信。”这时,小狐仙出现在身边,手捧着一只五转信蛊。 仙鹤门忽然终止了石人贸易,不久前方源试探性地发出一封信笺询问。 仙鹤门回信得很快。 方源信手取来信蛊,心神探入。 信笺内容措辞强硬,要求方源即日开放胆识蛊贸易,否则仙鹤门将宣布方源为门派叛徒,调动蛊仙攻打狐仙福地! 一年多前,方源动用定仙游,在众目睽睽之下,抢夺了狐仙福地,等若是虎口抢食。 仙鹤门立即反应过来,借助方源和方正容貌相似的特征,对外宣布方源其实是仙鹤门秘密培养的弟子。其他九大派这才承认仙鹤门的胜利。 仙鹤门打的主意,无非是先将其他九大竞争者排除出去,然后自己一人暗自对付方源,企图私自占据狐仙福地。 方源当时乐见其成。 毕竟对付一个仙鹤门,和对付十大门派是两个级别的难度。 但这样一来,方源就等若默认了仙鹤门的谎言——自己是仙鹤门的弟子。 “狐仙福地坐落在天梯山上,就算是十大派也不能随意攻伐,会惹来中洲众怒。但如果他们将我宣布为门派叛徒的话,再来大举进犯,就占据大义了。”方源阴沉着脸,沉思着。 但他并不惊惶,这一层算计,他早在一年多前,就已经料到。 只是没想到,仙鹤门的耐性这么快就被耗尽了。 方源笑了一笑,对小狐仙道:“将太白云生请来。” 太白云生得知这个消息,脸上愁云满布:“这可如何是好?仙鹤门乃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势力之强,还要胜过北原的超级部族。他们真要来攻打,单凭我们两个是绝对挡不住的!” 方源便笑道:“老白啊老白,我叫你来,自然是向你请教这个难题。你见了面,倒反问我起来了。” 太白云生啊了一声,脸色有些惭愧,他皱起眉头,尽力思考。终于想到一个办法:“我们不是和黑楼兰结盟了吗?我们可以请她帮助我们啊!” 显然,黑楼兰的强盛战力,已经深深地刻在太白云生的内心深处了。 “黑楼兰虽然是大力真武体,但就算她成功晋升蛊仙,单凭我们三人合力,也难以抵抗偌大的仙鹤门啊。”方源摇头叹息。 “这可如何是好?这可如何是好?”太白云生来回踱步,苦思冥想。 方源看着他,笑而不语。 忽然太白云生停下脚步,一拍脑袋:“我想到了!恩师不是叫师弟你加入僵盟吗?我们完全可以加入僵盟,利用僵盟的势力来威胁仙鹤门啊。” 但方源又摇头,道:“僵盟结构松散,中洲的僵盟分部远远不如仙鹤门,毫无威胁可言。而且,我若是借力僵盟,我就要出让利益。恐怕不是仙鹤门,而是僵盟第一个成为受益者了。” “这也不行啊,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太白云生抬头看向方源,神情苦闷忧虑。 但当他看到方源嘴角的笑意时,他愣了愣,终于反应过来,手指着方源笑骂道:“好你个师弟,竟然诓骗师兄,看师兄的好戏!你这样胸有成竹,显然是早有良谋啊。” “哈哈哈,老白你法眼如炬,终究骗不过你。”方源大笑三声,坦言承认。 “你有什么好方法,还不赶紧说来?” 方源便道:“这事情原委,我之前已经告诉你了。仙鹤门将我认作门派弟子,是因为他们害怕其他九大派插手。这是他们的软肋。我正可以利用这点,进行突破。” “具体该怎么做呢?” 方源也不瞒他:“我已打算,向灵缘斋递交一封信,先初步建立联系。” 之前方源向墨瑶打听灵缘斋的情报,便是用在此处。 太白云生又担忧起来:“现在才建立联系,又单靠一封信,会不会太晚?而且十大派相互竞争,又相互合作。灵缘斋会不会拒绝你的信,将信交给仙鹤门示好呢?” “当然不会,因为我的这封信……会很特别。”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

下一篇   第六节:推算蛊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