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节:人的肮脏 - 蛊真人

第十节:人的肮脏

?听到方源说“还不太够”,黑楼兰不悦地冷哼一声:“方源,北原的情况你不太清楚,那我就告诉你好了。不久前,北原第一智道蛊仙东方长凡,邀请了各大超级势力,主动为他们推算,条件是和东方部族结盟,在他死后五十年内,不得针对、打压东方部族。” “哦?”方源目光一凝,“有这样的事?那么,他究竟推算出什么来了?” “据说,东方长凡为每一家各推算一次,涉及蛊方、仙蛊出现地点、斩杀荒兽要诀等等方面。他已经推算出关于你的很多事情,具体情况我当然不清楚。但现在众人都知你并非北原本土蛊师。但身旁亦有北原蛊师,与你狼狈为奸。”黑楼兰答道。 旁听的太白云生不禁瞳眸一缩,有些心悸地道:“他竟然已经推算出这么多内容来了?果然不愧是东方长凡……” 黑楼兰呵呵冷笑,继续道:“方源,我们的性命拴在一起!我如果死了,难保不会把你和太白云生供出来。另外,智慧蛊是否在你手中?” 太白云生面色微变,刚想否认,但又止住这个冲动。 方源从容而笑:“这怎么可能!智慧蛊已经毁于大同风幕,我怎么可能将它带到这里来?” 太白云生顿时心中暗赞,方源撒谎功夫叫他叹为观止。语气、神态都无有漏洞,充满惋惜、遗憾等等情怀,仿佛真的和智慧蛊失之交臂似的。 黑楼兰也看不出破绽,但下一刻她双眼眯起,用一种无赖的语气道:“我可不在乎你是否真的失去了智慧蛊,我只知道智慧蛊有可能迫于生存,而主动投奔你。呵呵,你别急着否认。我的意思你想必早就明白,你躲在中洲并不安全。不管智慧蛊是否真的在你手中,只要我把你拥有智慧蛊的消息泄露出去,你躲到天涯海角都没用!全世界的蛊仙都会疯狂地追杀你,直到他们弄清楚真相。” “你这是威胁我了?”方源面色一冷,缓缓站起身来。 “黑楼兰,你好大的胆子。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身处荡魂山中。只要我们一声令下,地灵完全发动荡魂山,你就死在这里罢。”太白云生厉声喝道。 黑楼兰却是仰头大笑,毫无畏惧之色:“哈哈哈,就算是龙潭虎穴又能奈我何?我临走之前,就做下布置。只要我三天不回去,届时整个北原都会流传你们师兄弟,就是北原真阳楼倒塌大案的真凶,并且告知天下,智慧蛊就在你们的手中!” 太白云生神情一滞,黑楼兰果然有备而来,此举恰巧击中他的软肋。 但这时,方源阴沉沉的一句话,却让黑楼兰大笑顿止——“黑楼兰,你不怕死我知道,但你忘了你的深仇大恨了么?” 黑楼兰脸色一变,气势低落下来,她目光如电,直视方源:“说出你的条件。” “首先第一个条件,你必须答应,那就是你要将定仙游物归原主,还给我。”随后,方源竖起四根手指,“其次,我们联合之后,在你复仇过程中,所得的战利品皆你四我六。毕竟,我和太白云生可是两位蛊仙。” 黑楼兰冷哼:“你以为就你有帮手,我就没有?不过算了,这个我答应你便是。” 她心里犹豫了一下,还是选择了稍微的让步,尽管她性格向来强硬。 方源微微一笑,从这点便可看出对方合作的诚意。他继续道:“最后,我必须知道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。你要弑杀你亲身父亲的缘由。” 黑楼兰沉默了一下,旋即便答应道:“你这个人果然多疑,这第三点我也可以满足你。其实,这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。” 接下里,从交谈中,方源终于获知黑楼兰的复仇之秘。 原来,这一切的根源,还在于八十八角真阳楼。 真阳楼中,有一道真传,名为“阴阳延寿法”,早年被黑城取走。 方源恰巧见过阴阳延寿法留下来的空壳光团。 这道真传,乃是巨阳仙尊通过研究人祖所创的延寿之法。 要用此法,须得男女两位蛊仙相互配合,通过男女交合,达到一方延寿的目的。 但此法有个弊端。 一方延寿,必定另一方减寿。 一言蔽之,就是将一方的寿命,挪移到另一方身上。 苏仙夜奔的故事,一直在北原广为流传,引动无数北原少女主动出击,寻找自己的爱情归宿。 两百多年前,苏仙儿是苏家庶出之女,地位不高,常常在招待贵客的酒宴上,充当斟酒侍女。 有一次,苏家族长招待黑城,苏仙儿为其斟酒,一见倾心。 然而苏家族长暗害黑城,黑城被种下毒蛊,实力降至谷底,被人追杀。 苏仙儿意外得知后,毅然在三更半夜,奔出家族营地,去救援只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黑城。 其时,她不过一转修为,夜晚北原狼群游荡,杀机四伏,简直是自找死路。 但机缘巧合之下,她寻到昏迷倒地的黑城。 黑城因此得救,接下来二人的对话成为北原人相互传颂的经典。 黑城问苏仙儿:“我是被你苏家的族长暗害,你又是苏家族人,为什么你会来救我这个苏家的仇人呢?” 苏仙儿便答:“公子有英雄之气,小女子一见倾心。苏家族长鼠目寸光,受小人撺掇,暗害公子,却没有考虑到得罪黑家的下场。如果让他这么一意孤行,苏家注定成为两大超级家族中间的,被牺牲的棋子。人们常说,公子你有恩必涌泉相报。小女子今日救下公子,只盼公子能收容在下。公子报复苏家,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但只望公子慈悲,能留下苏家一条血脉。” 黑城大为感动,紧紧抓住苏仙儿的手,发下誓言:“卿之深情似海,我黑城并非狼心狗肺之辈,岂能不报?从今日起,你便是我唯一的妻子!任凭其他美人如何天下绝色,也于我无关。此生,我必不负卿!” 从此两人共结连理,举案齐眉。 百年后,双双成为蛊仙,成为北原的一段佳话。 而大众并不知道的是,苏家不久之后,便遭灭门。 黑城早有众多妻儿,苏仙儿并非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 黑城和苏仙儿诞下一位千金,随父姓,取名为楼兰。几年后,苏仙儿身亡,黑城悲痛万分,对外宣称:爱妻因产下黑楼兰,导致身体亏败,得了重病,实力大损,这才在几年后的福地地灾中身陨。 “他早年在真传秘境中,得到阴阳延寿法,秘而不宣。又为一己私欲,居心叵测,欺骗我的母亲。我母亲并不知晓内幕,出于信任配合他,结果寿命几乎都被他无情夺走。” “我母亲死后,他掩盖事实真相,仍旧是光明坦荡的正道蛊仙。他吞并母亲的空窍,夺走母亲积累一生的蛊虫。他就是个懦夫,卑鄙肮脏的小人,为了活得更久,居然向身边最爱他的人下毒手!” “母亲死前,终于认识到他的真面目,关照我让我小心他!果然,母亲料得没有错。他修行似乎出了岔子,夺走的寿元消耗得很快,他再度面临寿元耗尽的危机。这一次,他把目标打在我的身上。” “我是大力真武体,一旦晋升成蛊仙,底蕴深厚。他若对我用阴阳延寿法,过程中浪费的寿命会更少,得到的寿元会更多!” 黑楼兰一一道出当中黑暗的内幕,平静的语气中,流露出彻骨的仇恨。 太白云生听得连连摇头:“想不到黑城大人,居然是这样的人物,实在叫人失望……” 他之前是蛊仙种子,有晋升成仙的希望,被黑家的蛊仙黑柏秘密接触过,并曾对他流露出招揽的意思。 因此,太白云生一直对黑家印象挺好。 黑楼兰的一番话,将这个好印象打破。 “哼,所谓正道,不知道有多少表面明光,背地里丑恶龌龊的东西。反倒是魔道,却有无数真性情的人物!”黑楼兰嗤笑一声。 “这么一说,难怪当时大同风幕被劈开通道,黑城呼唤你的名字,你却不应。”方源点点头,再一次看向黑楼兰时,又有了不同感受。 黑楼兰出身高贵,但这却是一场悲剧。 她的亲身父亲,暗害了她的母亲,又要对付她,夺走她的寿命。 没有温暖的家庭,多年来丧命危机的逼迫,让她不得不伪装自己,暗地里则奋发图强,发誓为自己的母亲报仇雪恨。 这恐怕就是养成她枭雄性情的主要原因。 无因便无果,有果必有因。 有句老话,叫做“英雄常遇末路”,这里的英雄,也可替换成枭雄。 其实不是英雄、枭雄常遇到困境,而是困境造就了他们。从这个方面来讲,英雄、枭雄都是命途多舛的人物,他们遭遇到比常人更多的痛楚。也正是因为这些痛楚,教会了他们,造就了他们。 一边快乐地生活,完全正直做人,光明磊落,无波无澜,一边又取得无数成就,赢得名誉和赞美,这样的例子,现实中真的有吗? 方源回想起地球,回想起五百年前世,冷笑一声。 但凡有所成就者,必有牺牲。身处高位者,常常要牺牲道德。 当然也有奇葩,有幸运儿,有靠长辈隐蔽者,但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,又能有多少呢? 话说,人祖走上自己的人生路,视野大变,一片黑暗。 他踏出了第一步。 啪。 下一刻,他踩在了泥泞之中。 他抬起脚,用手抹了一把,全是烂泥,臭不可闻。 他踌躇不前。 这时,自己蛊道:“人啊,不要犹豫,你要走自己的路,就要靠自己的脚。你的脚踩在路面上,不要怕肮脏。”RS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