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节 一战黑城 - 蛊真人

第二十八节 一战黑城

?“楼兰,你不要跑了。章节更新最快你是我的女儿,我怎么会加害于你?你切不可以听信他人的挑拨啊。我们父女之间有着深深的误会。的确,我承认,我手有阴阳延寿法的传承不假,但此法并不能害人性命。你的母亲真的是因为地灾而亡的。”黑城悬浮在半空,一副委屈冤枉的口气,对着地面上的黑楼兰劝说着。 他一身黑袍,更衬得皮肤白皙。眼若点漆,面冠如玉,丰神俊朗,不愧是北原蛊仙有名的美男。 他劝说黑楼兰的时候,言语恳切,情真意挚,搭配好相貌。若是不知内情的外人听了,说不定真的就相信了。 但黑楼兰已经彻底认清对方的真面目,闻言咬牙切齿:“恶贼,你这虚伪的谎话还能骗得了谁?如果阴阳延寿法真的不伤人性命,大可以给我看看。呵呵,我相信你身边的雪松,也会很感兴趣的。” 雪松身材高瘦,一身淡蓝长衫,雪白的长发垂落到脚面。此刻他就站在黑城的身旁,沉默不语。 他乃魔道蛊仙,掌管大雪山福地第七支峰。之前因为资助马家,马家在王庭之争战败,他也因此遭到黑家的猛力打压。 而后,黑楼兰为了借力取得力道仙蛊,便将黑城谋害苏仙儿的秘密,暴露给他。 雪松因此有了制约黑城的秘密武器。 黑楼兰原本想借雪松的口,来令黑城身败名裂。但没想到雪松却和黑城走到了一起。 此刻,听到黑楼兰这么一说,雪松蓝眸一转。感兴趣地看向身边的黑城:“也许我可以帮你的女儿鉴别一下?” 黑城冷哼一声,对雪松的话充耳不闻。他真正变了态度,眼闪烁寒光,慢条斯理地对黑楼兰道:“女儿,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。” 黑楼兰呸的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。 她此刻已被打出原形,浑身浴血。身上衣甲破碎,狼狈不堪,目光却更加凶狠。心杀机沸腾。 她脸上浮现出浓郁的嘲讽之色:“父亲?呵呵。堂堂的正道七转蛊仙黑城大人,居然带着一位魔道蛊仙,如此胁迫自己的女儿。若是这个情形,被世人得知。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?” 黑城被这般讽刺。却不以为意,反而微笑,显示出深不可测的城府:“楼兰,你今天是跑不掉的。你是大力真武体,晋升蛊仙要比寻常人难上十倍。没有我的帮忙,你也成不了力道蛊仙。” “哼,有种的你就杀了我啊!”黑楼兰凶光毕露,扭曲狰狞。气势不降反升,“把我逼急了。大不了自爆!我让你机关算尽,竹篮打水一场空,我看你能奈我何!” 黑城哈哈一笑:“你若死了,怎么为你母亲报仇?你伪装潜藏这么多年,苦心孤诣,不就是为了杀我吗?可惜你我仙凡有别,就算你是十绝体,欺负战力垫底的转蛊仙还行。想要杀我七转蛊仙,哼,天方夜谭!”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,黑城心还是隐藏着烦躁。 黑楼兰说了黑城的顾忌,他手虽然有仙蛊暗箭,但这只仙蛊只是用来攻伐。 黑城缺乏擒拿手段,若逼得太急,黑楼兰真的自爆,他也没有手段阻止。 关键是,这种谋害自家女儿的事情,真的上不了台面,决计不能传言出去,只能秘密行动。 否则,凭借黑城在北原正道的号召力,怎么也能纠结五位蛊仙。 但现在,他却只带了雪松一人。 而雪松这个人,乃是大雪山魔道蛊仙,向来以利益为上,绝不可信。虽然看似盟友,但黑城一直防备着他。 之前,黑楼兰主动暴露秘密,雪松得了黑城的把柄之后,想了想,却没有将其公之于众。 让黑城声名狼藉,的确可以减轻黑家蛊仙们对雪松的打压力度。但若是用来威胁黑城,雪松却能得到更大的利益。 所以,在大同风幕出现之前,雪松便单独找到黑城,拿这个秘密要挟他。 黑城当时大吃一惊,多年深藏的秘密被他人知晓,差点乱了方寸。 但他也不愧是年老奸猾之辈,很快就强制镇定下来,运用如簧的巧舌,答应了雪松的一部分要挟。 在之后,黑城更是劝说了雪松联合,并允诺他只要自己的计划实施成功,就赋予更多的报酬。 雪松便狮大开口,说自己对阴阳延寿法,特别感兴趣。 雪松虽然还只是年,手也有寿蛊,但哪个蛊仙会对延寿法门不觊觎呢? 黑城无奈且愤怒,但也只能先假意应允。 因此,造成了黑城和雪松貌合神离的联盟。 正当黑楼兰和黑城、雪松僵持之际,一道绚烂的碧芒陡然出现在黑楼兰的身边。 碧芒很快消散,露出方源的庞大身躯。 他三丈八臂,青面赤目,全身罩着一层乌黑发亮的甲胄,甲胄上长满狰狞倒刺。 面对强敌,方源不敢大意,因此他先催动了防御杀招发甲之后,才用定仙游赶了过来。 定仙游虽然只能传人,但蛊师运用蛊虫,就能结成衣服铠甲,并不至于次次落到裸奔的下场。 方源之前从三王福地传送到狐仙福地,也是时间紧迫,手又没相应蛊虫。只好裸奔了一次,留给凤金煌无比强烈的印象。 “你终于来了。”黑楼兰等到援兵,神情一振。 “这是什么仙蛊?你又是何人?!”雪松大吃一惊,连忙喝问。 方源迅速扫视空二人,声音沙哑,笑了一声,杀机毕露地道:“将来杀你们的人。” 他一边答话敷衍,一边对黑楼兰传音:“快!此地不可久留,你钻入我仙窍,我带你走。” 听方源要杀自己,雪松大怒:“口气不小。” 他身边的蛊仙黑城,比他反应更快:“动手!那是仙蛊定仙游,只需三息功夫,就能让他脱逃。不能给他任何的机会!” 说话间,黑楼兰已经成功地钻入方源的仙窍去。 雪松神情一肃,长袖挥摆,顿时凝出一片马车大小的弯月刀轮。 刀轮呼啸飞转,向方源斩来。 杀招——冰风刀轮! 冰雪凝练的刀轮,边缘锋利至极,寒气四溢,又得狂风助推,速度极快。 刀轮还未斩至,方源就感到一股猛烈的寒风扑面而来。 “这杀招凶猛,涵盖冰风两道精髓,至少价值三块仙元石!”方源双眼一眯,明智地选择避退。 杀招——轻虚蝠翼! 他身后闪现两只巨大的黑色蝠翼虚影,虚影用力一扇后,便旋即消散于无形。 方源因此速度暴涨,身形如电,向旁边飞射而去,避过冰风刀轮。 刀轮打在地面上,扑哧一声,直接切进地面深处,如刀切豆腐一般。 在草地上,刀轮瞬间造成一道宽大的沟壑,沟壑迅速结满硬如铁石的寒冰。 方源虽然避过冰风刀轮,但黑城的攻击,也追至极他的面前。 这是一只很不起眼的黑色小箭。 箭身短小,不足成人半臂,通体乌黑晦暗,且无一丝危险的气息散发。 但正是这样,反而让方源心警兆大起。 这是仙蛊暗箭催发出来的攻击! 黑城久经战阵,心狠手辣,一上来就动用了杀手锏! 方源连忙催动杀招轻虚蝠翼,不断躲闪。但黑色小箭如跗骨之蛆,紧紧跟随。而且不断灵活变向,认准了方源这个目标,不管怎么甩都甩不开。 仙蛊暗箭催发出来的攻击,能自动寻敌,灵活转向,速度飞快。方源就算是飞行大师,也不好使。暗箭距离方源越来越近,好几次险象环生! 方源的防御杀招发甲,虽然性价比高,在五域乱战流传广泛,但也只是凡道杀招,暗箭一戳就破。 方源的仙僵之躯,纵然坚固,也不能抵挡暗箭之威。 尤其是这暗箭,直接舍弃方源的身躯、心脏等部位,直指方源如今的唯一要害——头脑。 方源成为仙僵,心脏、咽喉、肛门等等位置,已经不算是要害弱点。这些位置就算被破,也不成伤害,照样行动自如。 但头脑不一样。 头脑被摧毁,脑海就毁于一旦。方源就不能思考,进而影响行动,任人宰割。 定仙游完全催动起来,需要三息时间。但暗箭紧追不舍,根本不给方源充裕的时间。 方源转折腾挪,组成杀招轻虚蝠翼的众多凡蛊,都快要支撑不住。 “结束了。”黑城冷笑,长袖一挥,再发出一支暗箭。 “我的暗箭仙蛊,还只是转,只能同时发三道暗箭。不管你是谁,能令我连续发出两道暗箭对付,也算是你的荣幸了。”黑城俯视着方源,看着他在生死边缘挣扎,傲然评价道。 “哼,得意什么,陪你玩玩而已。”方源扯开沙哑的喉咙,忽然大笑一声。 两道暗箭齐齐逼来,他知道再不能节省青提仙元,于是催动仙蛊浪迹天涯。 哗! 一波大浪,从方源脚下凭空而生。 波浪滚滚,方源踏浪而行,迅速拉开他和暗箭的距离。 仙蛊之威,果然不同凡响。 先前方源频繁动用轻虚蝠翼,短短时间不下百次,始终摆脱不了暗箭的追杀。现在一动用浪迹天涯,立即远遁而出。(未完待续。。)RI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