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节:芝林、地马 - 蛊真人

第三十一节:芝林、地马

?洪易早已决定,用过得去蛊对付对方的防御蛊。 只要对方的防御蛊不是同时催动两只,洪易突袭之下,轻轻一击就能打中对手肉身,将其重创,进而击败。 若对手有两只防御蛊同时催动,洪易就不急着进攻,采取消耗持久战术。对方同时催动两只防御蛊,真元消耗速度一定比洪易快。 可以说,洪易有此蛊在手,优势极大,十有八九都能获得此次大比的第一。 “只要得到第一,将娘的牌位迁回祖宗祠堂,便是名正言顺了。嗯?” 忽然间,洪易眉头微皱,刹那间他感觉心头一空,仿佛什么珍贵重要的东西,被人偷走了似的。 “难道是多年的愿望即将实现,让我患得患失起来了吗?我孑然一身,除去过得去蛊,等若一无所有。又能有什么东西,值得别人夺取的呢?” 洪易摇摇头,苦涩地笑了一声,将刚刚的不妥感受遗忘到了一边。 远处的山谷内,方源缓缓吐出一口浊气:“连运成功了。” 这一次连运,他特意抓紧时间,在狐仙福地稍稍休整了一下,就立即赶了过来,因此没有再受到任何的意外干扰。 方源动用察运蛊,一直看着洪易的运气。 他的运气是乳白色,也很特别,给人饱满,蕴藏生机之感。运气凝聚成一团,形成一个书生坐卧读书的高大姿态。书生的面貌和洪易本身,有着三分相似,神采飞扬。 但现在和方源连运之后,这个白色书生气运立即萎缩,连原来的三成大小都没有。 而且原本书生锦缎一般流畅的衣袍,变得衣衫褴褛,四处补丁。仿佛是富家公子少爷,落魄成了穷人子,弟寒酸书生。面色上也不那么神采飞扬,反而脸庞削瘦,神态间充盈阴郁,仿佛怀才不遇。 “看来连运这些目标,果然有好处。我之前和韩立连运,差点让他噎死。这一次和洪易连运,却没有给他带来死运。可见我本身的气运,的确改善了很多。”方源暗自欣慰。 正当他要离开这里的时候,忽然心中微微一动。他发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蛊师,正偷偷地在这处山谷中潜行。 方源之前为了连运,在众生书院的山谷中,布置了许多蛊虫,一方面遮掩连运时的仙蛊气息,另一方面也侦察周围环境,方便提前示警。 可以说,整个山谷都在方源的监控之中。 方源闭目感知。 这两个鬼祟的蛊师,实力还不小,均是五转蛊师。 他们在山谷的另一边,偷偷前行,并且小声交谈着。 “范医掌门,你确定这处山谷地下,有芝林、地马?” “袁白谷主,错不了的,我是亲眼所见!你别着急,跟着我进入山洞,待会亲眼看到了,不就确信了吗?” “哼,这里可是众生书院的地盘。若是被众生书院的院长洪玄机发现,咱们俩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 “洪玄机虽强,但侦察手段欠缺,要不然早就发现这近在咫尺的大好资源。我们有心算无心,怎么可能被他发现?” “唉,一旦被发现,我们两大门派头领一起夜探众生书院,名声脸面就全毁了。” …… 方源将这两人的对话,尽收耳中。 “芝林,地马?”他心头一动。 这芝林长在地底洞窟当中,往往幅员数十里。根根灵芝硕大如树,芝肉肥腻饱满,可以喂养蛊虫,可以当做炼蛊材料售卖。 地马则算是芝林中的土生土长的异兽,一片芝林中往往只有两三头,以家庭组织在一起。地马之蹄,乃是五转遁地蛊的主材之一。地马之眼,可以炼制透视蛊。地马的尾毛,可以炼出烟尘蛊。 地马可谓浑身是宝,难怪引起袁白谷主、范医掌门这两位五转蛊师的觊觎了。 不过对于方源来讲,地马、芝林并无多少吸引力。 地马是异兽,充其量相当于万兽王。地马一家,也不过两三头万兽王而已。芝林在宝黄天中卖的人很多,是普通货物,方源要买根本都不需要用仙元石。 “不过对于众生书院来讲,地底下的大片芝林,却是牵扯极大利益的重要资源。可惜他们现在,还被蒙在鼓里。” 方源想了想,还是远远地跟在两位五转蛊师后面,顺利地进入地下芝林。 果然和他估计的一样,这是一片普通的芝林,幅员近十里地。三头地马,正是一家三口,居于芝林当中。 “好大一片芝林啊!”袁白掌门行走在芝林当中,连声感慨。 “这是一块无穷的宝地,为什么不出现我的山谷中呢?唉!”范医谷主深情地抚摸着灵芝肥嫩的树干,语气嫉妒。 方源绕过他们俩个,来到芝林的最中央。 这里长着一株最大的灵芝,有两丈多高,直接顶着洞壁。灵芝肉叶像是一柄巨伞,覆盖老大的一个圆。 这是灵芝王。 方源低着头,来到灵芝王的跟前。 灵芝王的身边,有三头地马护卫,同时还有噬金蚁群盘踞。蚁群中多有金道野蛊,灵芝王的身上还有野生的木道蛊虫。 但这些都是凡物,方源毫不掩饰自己的仙僵气息,径直来到这里,不受丝毫阻挡。 方源掏出一只怪爪,窥准位置,狠狠地抓破灵芝王的树干。 灵芝王剧烈颤抖,带动头顶洞壁碎石坠落。地马一家被方源的仙僵之气所摄,不敢靠近这里,只能在远处不断呜咽凄鸣。 方源掏了一会儿,抽回自己的僵尸怪爪。 只见怪爪中,拿捏着一颗心脏。 这心脏真是灵芝王的心,嫩嘟嘟,热烫烫,表面是乳白色,由纯粹的灵芝肉形成,散发着一丝肉香。 “只要将这灵芝王心栽种下去,不久之后,便能形成一小片芝林了。”方源也算顺手牵羊。 狐仙福地的土质,不适合栽种大规模的芝林。但存活这一小片,也并非难事。当然,也牵涉不到多少利益。 方源纯粹是出于玩乐之心而已。 至于这一大片芝林,还有地马,方源也看不上。他要迁移进狐仙福地,也会非常麻烦,需要的时候,直接在宝黄天收购最方便。 失去了心脏,灵芝王也不会死,只是芝林不在蔓延生长,至少得休整十多年。 “什么声音?”远处,袁白和范医迅速对视一眼。方源取走灵芝王心,造成的动静不小,而且还伴有地马的哀鸣。 但是当袁白和范医二人,赶到灵芝王前时,方源已经消失无踪,离开了这里。 留下的地马一家,将愤怒的情绪尽数发泄到袁白、范医二人身上。 剧烈的激斗声音,很快惊动了众生书院。 洪玄机率领一众蛊师,赶到这里,又惊又喜。 袁白、范医二人则在心中大叹倒霉。 一番打斗之后,洪玄机驱逐了袁白、范医二人。对狂喜中的书院长老们下令:“芝林事关重大,从即日起,停止本门大比,同时召集外出任务的弟子、长老。接下来必将是艰难时期,袁白、范医等人一定会纠集更多门派向我们施压。我们一定要守住这处芝林,这是我们众生书院崛起的基石!” “是,院长大人!”众蛊师轰然应命。 而另一边,熟睡中的洪易还被蒙在鼓里,并不知道他期盼的门派大比,已遭受变故而取消。 他心中关于迁回其母牌位的梦想,实现之期又要往后大大推迟了。 哗哗哗…… 水浪滔滔,湿润的风扑打在方源的脸上,但如此轻微的力量,没有带给方源任何的感触。 这里已经不是中洲,而是南疆。 眼前的这道大江,就是南疆第二江河——碧龙江。 南疆有三大江河,第一是赤龙江,第二是碧龙江,第三是黄龙江。 赤龙江水猩红如血,碧龙江上绿波荡漾,黄龙江则是方源今生曾经漂流过的,黄褐沉沉,泥沙最多。 方源手中把玩着灵芝王心,取走这颗心后,他没有直接动用定仙游离开。而是转移出去后,来到山谷的一个角落。催动定仙游前,又留下许多蛊虫。 这些蛊虫将在他离开之后,接连自爆,消弭掉定仙游遗留下来的气息。真正做到神不知鬼不觉。 现在,他在等一个人。 这个人也是他的目标之一,拥有很大气运,奇遇连连,从卑微走向传奇。五域乱战时的七转蛊仙,和韩立、洪易一个层次的风云人物。 但和后来屡次加入家族的韩立,或者加入门派的洪易不同,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是散修。身边有几位亲朋好友,但从来都未加入某个势力。 到了方源自爆前夕,曾有谣言纷起,说中洲天庭准备吸纳他。 至于这个消息的真假,方源也无从查明。 不过方源既然已经重生,这都并不重要了。 “记忆中,这个人被小人排挤,家族驱逐之后,流浪到这里。在这江边,得到了一位四转蛊师的遗藏,正好足够他用。以此遗藏,他维持生计,抵御野外危险。进而一步步顽强成长,之后抓住大机缘,竟然得到玄黄母气蛊,又得天师传承,赌石成功十有八九,横扫南疆各大赌石场……” 方源回忆着。 他之所以知道这处地方,是来源于《叶凡传》。每一份重大人物的传记,向来都是图文并茂。 叶凡就是方源这一次的目标人物。 而这里,就是叶凡的起步之地,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