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节:方源vs凤九歌 - 蛊真人

第一百零七节:方源vs凤九歌

?卖方要求一份智道传承,这是强人所难。````方源之前抛出仙材清单,至少蛊仙们手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,但智道传承却是罕见稀有。 而且就算是智道蛊仙,也不会将自家传承,自己的立身之本,如此轻易地卖给别人。 楚度没有智道传承,凤九歌也没有。 方源手中只有残缺智道传承,而且相当残缺,也达不到这个要求。 他坐在座位上,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默不作声,心中却是越发期待。 一时间,不管是十号密室,还是霸仙楚度,都没有再开口,大厅中陷入诡异的宁静当中。 渐渐的,大厅中又泛起议论之声。 “要求智道传承,这条件也太难了。” “智道仙蛊好得,居然妄想得到智道传承?呵呵。” “这是贪婪作祟,这样的条件,十号密室和霸仙都拿不出来。刚刚火热的场面,已经被搞砸了。说不定这件鼎力仙蛊就要流拍!” “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流拍的仙蛊,按照流程,也会有第二轮拍卖的。” 这位鼎力仙蛊的卖家,也察觉到了不妙之处。心中焦急,连忙补救。 秦百胜接到卖家的暗中传音,又宣布道:“智道传承,无需完整,就算是残缺的智道传承也无不可。当然完善度越高,自然越好。” 方源哈哈一笑,他手头中就有一道十分残缺的智道传承。 十号密室中。传出他的报价声:“我手头中,正好有一份残缺的智道传承。” 楚度听到方源的喊价声,顿时心中一突。他手中可是连残缺传承都没有的。但他心中还残留希望,他的希望自然落在幽兰剑师的身上。在他看来,幽兰剑师背靠凤仙太子,底蕴极其浑厚,未必没有智道残缺传承。 凤九歌苦笑。 灵缘斋中对于残缺智道传承,的确有所收藏。但他现在手头中却是没有。他连忙通过仙窍中的洞地蛊,传出消息。联系其他九位中洲蛊仙。 九位中洲蛊仙,当然知道凤九歌的此次行动。事实上,他们已经秘密潜伏在绯红芦苇荡附近。等待接应凤九歌。 接到凤九歌的消息之后,倒是有两人手中有着残缺传承。一位是老算子,来自古魂门,本身就是智道蛊仙。另一位则是万龙坞的陈振翅。飞行宗师级的人物。曾经探索一片遗迹,意外获得一份。 凤九歌接到这两人的回应,自然大喜,连忙交涉。 智道传承,哪怕是残缺传承,也是价值不菲。老算子、陈振翅并非和凤九歌同一门派,就算是同门,也要亲兄弟明算账。 交流片刻。凤九歌终于和陈振翅谈妥,付出许多代价。买下他手中的智道残缺传承。 但是拿到手后,凤九歌又犹豫了。 他当然可以再将智道残缺传承,资助楚度。但这样一来,就太着痕迹了。 他之前哄骗楚度,说意在霸仙手中的仙材正天银。现在为了区区正天银,却要资助珍贵的智道残缺传承,这就好像是为了芝麻,牺牲西瓜。未免太说不过去。 凤九歌完全可以料到,只要这传承一拿出去,楚度就会立即怀疑他的真正目的! “唉,要是我身边,来个知根知底的同伴,在此时出手就好了。”凤九歌再次感叹,“现在这种情况,卖方选择十号密室的可能有八成!可惜拍卖仙蛊的时候,不能直接联系卖家啊。” 就在凤九歌宁愿冒着被楚度怀疑的风险,也要拿出残缺智道传承资助他时,楚度却开口道:“我手中却是没有传承的,这场竞拍我退出。” 凤九歌一愣。 原来,楚度等了片刻,心中本就微小的希望,渐渐流逝光了。 他设身处地一想,自己和幽兰剑师、凤仙太子本就交情不深,对方也只是为了正天银才帮助他的。就算手中有智道传承,凭什么要牺牲这么大,来帮助自己呢?就为了区区的六百斤正天银吗? 显然不可能。 楚度是个聪明人,虽是散修,但也要面皮的。现在方源早就报价,这么多人看着,楚度不能僵在这里不说话。 于是他坦言失败,直接退出了此次竞拍。 凤九歌面色一沉,楚度宣布退出的一瞬间,他就反应过来前因后果。 一时间,方源的胜利已成定局,凤九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难道要怪楚度太聪明,推己及人吗?凤九歌自己也产生过犹豫,到底是身边缺少了同伙,做起事情来束手束脚。 “不过,乐山乐水仙蛊交易出去,也不是没有机会。公开拍卖之后,还有自由交易的环节。”凤九歌宽慰自己,心境迅速平复下来。他经历了许多大风大浪,挫折磨砺不下于方源。若非如此,也成就不了他凤九歌。 凤九歌这样的人物,和方源有着许许多多的共同点,也是百折不挠,不计较一时成败,能屈能伸。 竞拍鼎力仙蛊的局面,到此刻终于明了。 霸仙楚度退出,方源则开价一份残缺的智道传承。 但当秦百胜为方源开口,第一次报价时,第三位竞争者出现了。 “十一号密室,也愿意竞拍,拿出一只智道仙蛊,一份残缺的智道传承,以及不下于十号密室开出的等价仙材!”秦百胜忽然宣布道。 这个意外情况的发生,让大厅中的蛊仙们再度提起了兴趣。 “又有一位神秘蛊仙,参与竞拍了。” “十一号密室……居然也能开出如此高价,果然拍卖大会的水很深。” “什么时候力道仙蛊如此吃香了,大家都来争?” 秦百胜比其他人更加奇怪,他知道太白云生和方源一起来的,应该是一伙的才对。怎么会忽然内斗起来呢? 别说他,就连当事人太白云生也是一头雾水。 他也是刚刚,接到了方源的消息,才这么开口报价的。 反正卖家只能选择一人交易,不管是选择方源,或者选择太白云生,都只会得到一份买价。至始至终,方源都不算违背拍卖大会的规定。 十号密室中,方源坐在位置上,手指敲击着宽大的把手。他眼帘合上,只留下一条缝隙,开口又报了一价,和太白云生竞争。 连续竞价几次之后,太白云生东拼西凑,表现出财力不支的情况。 随后,他故意沉默后才竞价,表现出犹豫之情。 再度竞争了几次,太白云生这边接到秦百胜的通知,得到他的允许之后,太白云生就收到了来自他人的一封信。 这信中的内容,大致和写给霸仙的相同。以看中太白云生报价中的某件珍贵仙材为由,见太白云生实力不济,愿意资助,换取仙材。 “师弟,果然如你所料,有人愿意资助我。”太白云生将这事情,立即暗报给方源。 “哦?”方源陡然睁开双眼,下意识挺直了背,“是谁?” “幽兰剑师。” “幽兰剑师?”方源眼中精芒爆闪。 “幽兰剑师……凤仙太子……”他坐不下去,直接站起身来,又开始踱步。 刚刚方源的安排,只是源自某种内心猜测的试探之举。如今试探出了结果,但这结果,却让方源感到许多意外。 “霸仙楚度必然得到资助,才和我竞争下去。这个人很有可能,就是幽兰剑师。” “若真是她,她先资助楚度,又太白云生,为的什么?恐怕不是记挂仙材,而是防止我的乐山乐水仙蛊,落入他人之手啊。” “乐山乐水仙蛊在我手中,没有大用,因此我卖出去。若是落到拍卖鼎力仙蛊的卖家手中,他有需要,基本上就不会再将乐山乐水蛊再卖出去了。” “幽兰剑师之前花费巨额,用两只力道仙蛊,买下浪迹天涯蛊。现在又想法设法,阻止我的乐山乐水蛊,是为的什么?” 答案早就找他的心中闪烁,那就是七转仙蛊屋——近水楼台。 方源一边踱步,一边思考。 不一会儿,他倏地停下脚步,抬头远眺。 密室中风景如画,但方源目光幽深,仿佛透过重重幻境,看到了大厅中的众多蛊仙,看到了单间中的幽兰剑师,甚至看到了北原之外的中洲! 方源目光如冰,心中冷笑:“好厉害,好手笔!前世五域乱战,灵缘斋的某位太上长老,以情动人,成功招揽了凤仙太子。凤仙太子忽然投靠灵缘斋,令人猝不及防,差一点杀死已成七转的马鸿运,令北原局势急转直下。北原蛊仙大量牺牲,无数领土沦丧,灵缘斋风头无两,跃升为十大古派第一。没想到凤仙太子本就是灵缘斋的棋子。” 凤九歌有见面似相识伪装,方源探查不出真相。中洲十大古派,派遣凤九歌等蛊仙潜入北原,是重大的秘密任务,事前就有几位智道蛊仙联手,遮蔽一切蛛丝马迹。依照方源的情报能力,当然也探查不出来。 方源不知道这些事情,但凤九歌顶着幽兰仙子这个身份,反而让方源推测出来灵缘斋的重大布局秘密!(未完待续。。)R752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