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节:后悔吗 - 蛊真人

第七十六节:后悔吗

?“杀!”王大低吼一声,猛地从树梢上凌空飞扑而下。 眼看着就要接近仇敌,忽然三道月刃飞骤然射而来,拦截在半路上。 “怎么还有第四位蛊师?”王大心头猛地一沉,在半空中强行扭转身躯,险险地避过其中的两道月刃,还剩下一道,实在避免不过,正中他的左腿。 砰。 王大砸落到地上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腿,左腿上一道伤口又深且长,已经是鲜血淋漓。 “可恶……”王大咬牙切齿,心头一动,“幽影随行蛊!” 瞬间,他就化为一团浓郁的黑影,速度暴涨,悄无声息地向后退去。 就在这时。 一只蛊虫凌空飞出,同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—— “闪光蛊,爆。” 蛊虫陡然爆炸,形成一团刺眼的白光。 白光让人不可逼视想,骤然出现,将昏暗的树林照的一片通明。 “啊!”王大发出一声惨嚎,身体所化的黑影在白光的照耀下,无所遁形,顿时又将他打回原状。 闪光蛊虽然只有一转,同时是消耗型蛊虫。但它正克王大的幽影随行蛊,一旦黑影被白炽闪光照射消除,二转的幽影随行蛊必须要修养三个小时,才能继续使用。 大自然中万物平衡,一物降一物。幽影随行蛊虽然潜行能力很强,但是弱点也很大。 王大被克制之后,顿时一颗心沉入了谷底。 这第四个蛊师显然老辣一筹,不晓得用了何种蛊虫,一直隐蔽着,实在是一个劲敌。更关键是他王二暂时使用不了幽影随行蛊,这等若是没了退路。 “老夫乃古月叟,小子,你若现在就束手就擒,兴许我族还能饶你一命!”一个白发银须的二转蛊师,出现在王大的视野中。 “绕我一命,哼,我先杀了你!”王大心知若被拖延,接下来必定会有更多的蛊师围剿过来。他必须尽快解决掉这第四个蛊师。 “我的真元只剩下两成,不管是报仇还是保命,先得杀了这碍事老头!”王大强振精神,扑向古月叟。 古月叟冷哼一声,浑身上下不管是头发,还是汗毛,瞬间疯长,纠缠,眨眼功夫就形成了一套针刺状的白雪衣甲。 王大看到这个变化,顿时脸色一变。这个经验老道的蛊师,就像是一只刺猬,让他王大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。 他的二转第一毒蛊爱生离,虽然毒性猛烈至极,鲜血封侯,但是却没有强攻的能力,只能作为偷袭使用。 王大只有爱生离和幽影随行蛊这两只蛊虫,若有一只防御性的蛊虫,他刚刚也不会直接就中了月刃。 “哼,你对付不了你,就先杀方源!”王大也不笨,三年来的生活,让他狡黠又狠辣。 他脚下飞奔,企图绕过古月叟,直攻杀死他全家的凶手。 “休想!”古月叟催动真元,一身的针刺发衣,顿时伸出两个发髻尖锥,螺旋一般旋转,顷刻之间,拉出五六米,向王大射去。 王大身形一矮,与两个雪白发刺险之又险地擦身而过。 他的双手上,十片指甲伸长得足有半个手掌,且紫得发黑,烟状的淡紫毒气缭绕着。 “死吧!”王大已经战到疯狂,狰狞大笑,他迅速接近目标。 在他的眼中,方源的脸上充满了惊愕和恐慌。 嗜血的杀机,已经充斥王大的脑海。他似乎都能听到,自己刺中方源的皮肤,后者不甘心的咽气声。 “休想!” 眼看着就要成功,忽然一个身影闪现,挡在了王大前进的路上。 第五个二转蛊师,从不远处赶来! “竟是爱别离?”这是个中年男子,面对这王大猛烈疯狂的冲势,面色坚毅不动。 石皮蛊! 中年男子浑身真元勃发,氤氲的赤铁真元如烟雾蒸腾,他裸露在外面的双臂,顷刻间由自然的黄色皮肤转变成了灰白色。同时他的双臂像充了气的气球一样膨胀起来,成了一对粗大的石臂。 双方越冲越近,王大的神情疯狂而扭曲,中年蛊师则一脸深沉,伸出双臂,张开大手,向王大抓来。 “这么慢也想抓住我?”王大不由地露出讥讽的神情。 中年蛊师的双臂,已经裹了一层十分厚实的石皮,就算是他王大的指甲也不能洞穿。但是这对石臂因为太沉重,速度太慢了。王大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轻松闪避开来。 “是吗?碧风轮!”中年蛊师猛地低喝一声,忽然间一对碧绿色的旋风,好像是两个臂环,在他的石臂上环绕显现。 石臂速度顿时激增! “怎么会……呃!”王大脸上一片惊愕,被石臂扫中,顿时横飞出去。 中年蛊师战斗经验十分丰富,若是刚开始就是用蜂蛊碧风轮,王大还不至于如此轻易地中招。 王大被沉重的石臂扫飞,跌到地面上,摔得七荤八素。中招的胸口,一阵沉闷。 噗。 他勉强爬起来,忍不住就吐出一口鲜血。 “还剩下半成真元,我要死了。”他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空窍,不由地惨烈一笑。看到不远处的方源,他的脸色又浮现出一抹疯狂的绝然,“临死也要拉着你陪葬!” 啊啊啊啊啊! 他不顾伤势,猛地冲杀而出。 “拦住他!”中年蛊师大急,他是纯粹的近战蛊师,没有远战型的蛊虫。一时间鞭长莫及。 那老年蛊师已经赶来,浑身白发凝成一束束手指大小的螺旋尖针,尖针如灵蛇飞窜,延展五六米之远,从后面赶上,刺穿王大的身躯。 但王大不管不顾,仍旧直冲出去。 “死吧!”他张狂地大叫着,十根指头已经长得足有半米。 中年蛊师急急赶上来,看到这一幕,脸色都变了,他已经来不及阻止。 眼看着王大就要得手,不想对面忽然爆发出一阵蓝玉之光。 “玉皮蛊!”在生死存亡的刺激之下,方正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。 顷刻之间,他浑身皮肤都化作了一片坚实的玉皮。 王大十指如刀刃,向他刺来。爱别离虽然没有强攻的能力,但玉皮蛊到底是一转蛊虫,还抵挡不住王大的指甲。 吼! 老年蛊师眼看着方正就要陨落,急得大叫,双目爆睁,更多的雪发尖针喷射而出,将洞穿王大的身躯洞穿。 然后发针如蛇,先从王大的身后穿射到前胸,又缠绕上他的脖颈,他的双臂,他的双腿。 滚烫的鲜血,从王大的身躯中喷涌出来,顷刻之间,就将白发染红。 他浑身都缠绕了白发,就像是那头落入陷阱,被青矛竹尖插住的野猪,冲势顿止,举步维艰。 一股极其强烈的眩晕感袭来,王大惨笑一声,他知道死亡即将来临。 真是不甘心啊! 他的视野模糊一片,在死亡来临的这一刻,记忆中最深刻的那印象,又浮现而出。 “婉儿……”他情不自禁地叫出妻子的名字,一把刀执在他的手上,洞穿了妻子的身躯。 “为什么?”他的妻子看着王大,娇美的容颜上浮现出错愕和不解,紧紧地凝视向王大的双眼。 王大双眼通红,浑身颤抖,从牙关中挤出三个字:“对不起。” 妻子微微一笑,笑容中充满了爱,没有一点滴的恨。 “我明白了。”她道。 她想要伸出右手,在临死之前,最后一次抚摸王大的脸庞。 但是到了半途,她的手就落了下去。 杀妻夺心,炼成爱别离,从此有了力量,踏上魔道! 后悔吗? 自那以后,王大无数次的问自己。 后悔啊! 后悔得生不如死,所以他向自己发誓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仅剩下的亲人!! 但是。 但是…… “如果一切重来,婉儿,我还会这么做的呀……”恣意的泪水在王大赤红的双眸中,喷涌而出。 方正瞪着双眼,看着。浑身都闪着玉光。 从头到尾,他都处在深深的迷惑和惊疑当中。 一个陌生的蛊师疯狂地向自己冲来,一副要把自己千刀万剐的架势。但偏偏方正一点都不认识他。 浓郁的死亡气息,刺激得方正浑身都动弹不得,脑海中一片空白,只能下意识地全力催动玉皮蛊。 王大的十指刺穿了玉皮,深入一厘米,就再也不动了。 他死了。 死的时候,泪流满面! “终于……结束了吗?”方正一口口喘着粗气,双眼失去了聚焦点,显得十分空洞。 然后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冲击过来。 扑通。 他也倒在了地上。 爱别离,二转第一毒,虽然没有刺穿所有的玉皮,但是毒素已入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