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节:仙蛊报酬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一十七节:仙蛊报酬

?“一招?”听到凤九歌这话,秦百胜气极反笑,“我秦某纵横数百载,败刘豪、单于雄、努尔都,杀白蚕子、碧火农夫、天情山主,战平袁让尊,于五行大法师手中逃得性命。偌大的北原,也就五位八转蛊仙,能胜我一筹。但要杀我,却是不易。七转蛊仙中能媲美我者,屈指可数。你也是七转蛊仙,你想凭一招败我?哈哈哈!” 秦百胜大笑,笑声中充斥着对自己的强大自信。 凤九歌的话,的确太过狂傲。一时间,即便是周围的中洲蛊仙们,也不免担心起来。 凤九歌却是淡淡微笑,自顾自地缓缓述说道:“我自幼便喜好音乐,修行之初就立下宏愿,想要创作九首歌曲,唱尽自己、众生和天地。时至今日,我总共创出六首。你若能听下这一首,我便认输,任由你自由离去。” 秦百胜笑声渐止,用严肃的目光,望着凤九歌,一瞬不瞬。 看着语气认真,面带微笑的凤九歌,秦百胜的心中涌起一股浓烈的威胁感。 他想了想,对凤九歌郑重其事地行了一礼:“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。” 凤九歌施施然还礼:“在下凤九歌。” 秦百胜脸上动容:“原来是中洲十大古派第一人,怪道如此。哈哈哈,那就来吧,让我看看你的厉害。” 凤九歌的威名,让身为北原蛊仙的秦百胜,也是早已听说,如雷贯耳。 不过得知是凤九歌的身份后,秦百胜的心中反而涌动起无限的战意——大家都是七转蛊仙,凭什么你能杀败十大古派的蛊仙,号称第一人?我倒要称量称量你的斤两! 凤九歌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这首歌,名为碧玉歌,请君鉴赏之。” 其他的中洲蛊仙们,纷纷后退,让出宽阔空间。 “来吧。”秦百胜轻喝一声,目光如电,战意勃发,豪气干云。 …… 大雪山福地。 第三支峰。 “这一次,真是多亏你们了。若是被雪胡老祖发觉,恐怕就算是我,也保不住小兰的性命。”密室中,黎山仙子对方源和太白云生二人,深深致谢道。 黑楼兰乃是真阳楼倒塌一案的关键人物,比马鸿运、赵怜云还要重要。一旦被发现身份,必然会引起蛊仙界的围捕。 “此事的确凶险。我们之前也在猜测,仙子你缺席拍卖大会的原因。”太白云生深有感慨地道。 黑楼兰一被发现,势必就要牵扯到方源和太白云生出来。这三人都是一根绳上拴着。 “唉!”黎山仙子叹了一口气,“我万万没有想到,梦境居然也能成灾。二位可有法子,将小兰救醒吗?” 太白云生缓缓地摇了摇头,看向身旁的方源。 方源沉声道:“难!梦灾的首要目标便是黑楼兰,黎山仙子你不过是因为触及她,而无辜牵扯进来。因此我只要打伤你,让你痛醒即可。但黑楼兰却是深陷梦境之中,就算是杀了她,也不会让她惊醒。” 黎山仙子的眼中,闪现出希冀的光来:“只是‘难’,那就不是束手无策了,看来方源你有办法!” 方源呵呵一笑:“也算是黑楼兰运气好,我在拍卖会上得到一蛊,可以组合成一记梦道杀招恰能解决此事。不过要组合杀招,光有核心仙蛊还不行,还得有众多的凡蛊辅助。” 黎山仙子大喜,忙道:“此事我可以帮忙,方源你需要什么材料炼蛊,尽可和我提,我一定拼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!” 但方源却是摇头:“这些梦道凡蛊,炼蛊材料须得梦境中寻。炼制梦蛊和其他流派不同,整个过程,都得我本人亲自出手才行。” “原来梦道,还有这样的讲究。”黎山仙子眨了眨眼,这个消息她还是首次听到。 梦道蛊虫,和其他流派的蛊虫有许多不同。 其中一点,就是炼制的材料,并非现实物质,而是取材于梦境。 这梦境还不能是旁人的,只能是自己的。 只有取材自家梦境之中,方有可能炼出梦道蛊虫来。 方源拥有前世记忆,即便他前世在梦道上发展缓慢,成就有限,但这种常识还是知晓的。 重生到了现在,这种常识反倒成了最尖端的研究成果,被掌握的少数势力敝帚自珍,封锁严密。 因为有着大雪山盟约,黎山仙子并不怀疑方源所说的话。只是她的心中,不禁再次对方源刮目相看起来。 方源的境况和经历,黎山仙子也是知道一部分的。尤其是胆识蛊买卖,更有黎山仙子的分红。 “方源这个晚辈,的确厉害。好像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难题,之前研究出气囊蛊,竟然可以转载胆识蛊。现在对梦道,也有如此研究。这绝非是他一个散修能捣鼓出来的,恐怕他的背景,真的很不简单。” 黎山仙子正想着,方源再次开口:“仙子,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性子直率,喜欢坦诚布公地交流。这一次若能成功救下二位,不知道报酬几何?” 黎山仙子眼眸一转,她早已熟知方源的性情,并不感到意外,笑道:“救命之恩,自然恩重如山。方源你想要多少仙元石,或者仙蛊方,或者仙材,尽管开口。” 语气十分客气,毕竟是有求于人。 方源仰头一笑:“我不要别的,却看中了黑楼兰手中的我力蛊、力气蛊。两条命,两只蛊。” 黎山仙子的笑容骤然消失无踪:“这两只仙蛊,都是小兰的核心蛊虫。君子不夺人所好,方源这个条件,未免太过苛刻。” 方源扬起眉头:“难道二位的性命,还不比不上两只蛊虫珍贵吗?” “你所言不妥。”黎山仙子摇头,“就算被发现,也不过是小兰性命有忧,我必定无事。再者说,小兰出事,二位也会被牵连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帮助我们也是利于二位。” 方源露出笑意,赞同地点点头,道:“仙子所言甚是有理,在下佩服万分。之前条件彻底作罢,我这便回去准备。我保证,待得三年五载,必定能救出黑楼兰来!现在就先告辞了。” 说着,方源便站起身,就欲离开。 双方虽是签下盟约,不能见死不救。但也规定下来,任何一方不得以此盟约要挟另一方相救,须得谈妥合适的报酬。 方源不是不救,只是时间较长罢了,因而他现在举动也并不算违背盟约。 黎山仙子大感头疼,连忙站起,劝阻道:“慢,方源,有话好说。” “仙子有何见教?晚辈洗耳恭听!”方源将态度放得很低,十分谦逊客气的样子。 “唉,方源你莫这样。两只力道仙蛊,非我所有,我现在也不能答应你什么。”黎山仙子深深叹息道。 方源摆出一副十分理解的神情:“是啊,这个条件我也觉得过分,就当我没有说过好了。仙子你说的很对,我力、力气两蛊是黑楼兰拥有的仙蛊,你怎么可能做主呢?也罢了,咱们毕竟是盟友,我一定会帮忙的。但你也要知道,炼制梦道蛊虫十分麻烦。因而时间漫长,需要做许多准备。在这期间,仙子可以搜寻其他方法,看看能不能救醒黑楼兰。我这法子虽然一定能成,但用时太长。这期间黑楼兰若被外人发现,那就糟了。不过好在我和太白云生身在中洲,就算黑楼兰遭遇了什么不测,我们也会秉承盟友之义,为黑楼兰报仇雪恨的。” 这番话,让黎山仙子气得大翻白眼。 太白云生暗中笑得都要肚疼,不忘补刀道:“谈起盟约,咱们之间的盟约还剩下两年时间。两年一过,黑楼兰未醒的话,我们该怎么续约呢?唉,这可是一件麻烦事情啊。” 太白云生虽然性情仁厚,但涉及到关键利益时,却也态度坚决,并非总是老好人。 “你们两个!”黎山仙子气极。 黑楼兰身份隐秘,虽然被黑城知晓,但对方有着阴谋,不敢直接暴露黑楼兰的身份。但这样一来,也大大限制了黎山仙子的求援。 关键涉及到梦道,即便各大势力有所研究,得到些微成果,也绝不会轻易拿出来给黎山仙子去救黑楼兰的。 所以摆在黎山仙子面前的,最有可能,行之有效的救援方法,就是依靠方源。 关于这些,黎山仙子心知肚明。此时见方源不肯让步,以退为进,她只好深呼吸一口气,颓然地道:“罢了罢了,也是我们时运不济。就依你,两只仙蛊。不过我力、力气你只能选其一,这事我可以为小兰做主。余下的一只仙蛊由我来出。直接坦言吧,这就是底线,请勿再逼迫我了。” 太白云生不禁动容,感慨道:“黑楼兰能有仙子你这样的长辈,真是她的福分。” 黎山仙子苦笑一声,望向方源。她知道,太白云生虽然是方源的师兄,但却是以方源为首的。 解救黑楼兰,也得靠方源出手。 方源沉吟一番,他知道自己虽然还可强行逼迫,但如此一来,却是失了情分。之前他主动让利,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氛围,也会被破坏殆尽。 我力、力气两蛊虽好,但方源新得了数只力道仙蛊,对其需求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急迫。 “也罢,就依仙子吧。仙子手中的山盟蛊,我一直都十分喜欢呢。”方源笑着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