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节:副使大人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二节:副使大人

?“贼子,你往哪里走?”夜叉龙帅率领三位仙僵,飞在空中,速度之快,宛若四道闪电。 追杀的不是别人,正是凤九歌。 他伪装成仙僵身份,企图混入北原僵盟,不想却在最后关头,受阻于议事堂的道痕大门。 因此,不是北原蛊仙的秘密暴露出来,惹得阴流巨城的三巨头之一的夜叉龙帅,亲自率人追杀。 忽然,凤九歌停下身形,转身面对四位追兵,面含淡笑:“诸位追得辛苦么?不妨停下来,容凤某问上几个问题,若是回答属实,凤某便可留得诸位性命。” “什么?”仙僵们大怒。 “贼子,逃不走了,居然敢在你爷爷面前玩计!”一位壮汉仙僵,恶声恶气。 “小心有诈。”一位女仙僵立即催起侦察手段,扫视周围。 几乎下一刻,女仙僵的脸色苍白如纸,失声惊呼。 三位中洲蛊仙,浮现出身形来,和凤九歌一同,形成包围,恰到好处地将追杀而来的仙僵,包围在中央。 凤九歌轻声一笑,彻底撤去伪装,还原本来面目,七转蛊仙的气息展漏无疑。 仙僵们躁动不安。 “七转蛊仙!”夜叉龙帅面沉如水,立即开口鼓舞士气,“埋伏又如何?你四我四,双方人数一样。你是七转蛊仙,本帅也是七转。别以为仙僵战力孱弱,只是平时我们不想做无故的斗争罢了。你们这些外域蛊仙,真是胆大妄为,想打我们北原僵盟的主意?哼!” “不错,别以为老子怕你!” “战就战。” “诸位此举是挑衅我们僵盟,可想好后果了吗?” 仙僵们纷纷开口,军心一定。 凤九歌抚掌而笑道:“此刻诸位的求援信,恐怕已经通过福地,送到阴流巨城之中了吧?” 此言中的,三位仙僵都是面色微变,就连夜叉龙帅亦是目光闪烁了一下。 仙僵处境尴尬,若能避免战斗,就会想方设法避免。这里距离阴流巨城也不是特别远,因此中洲蛊仙们浮现出来的那一刻,四位仙僵都不约而同地传回消息去。这倒并非是他们怕死,能够利用的援军,为什么不尽量利用好呢? 人数越多,优势越大,就算激斗,造成的损失就少,战后的得益也就越多。 成为蛊仙者,都是精明之辈。 就算是战斗狂人,也不是无脑乱战。真要是这样,就算成为蛊仙,也活不长久。 凤九歌察言观色,忽然拱手赞叹道:“贵盟的道痕大门,真是厉害,凤某十分佩服。尽管之前也有听说这方面的传闻,但总想试试看自己的手段。不过道痕大门乃是先贤遗物而已,我等既然已经现身,自然有着把握,能够在援兵到来之际,收拾诸位性命。想必诸位此时已经觉察到了,这处天地看似毫无异常,却是一处战场杀招,隔绝内外。诸位的消息,怕是传不回去了。” 四位仙僵,面色再变。 凤九歌叹了一口气,语气低缓温和,透露出一股令人不禁信服的诚意:“凤某自有搜魂手段,但无意杀戮。诸位若能配合,说出真话,凤某必定放诸位安然离去。” “哼,大言不惭。先试试彼此手段再说吧。”夜叉龙帅急急打断凤九歌的话,再让他说下去,好不容易鼓舞起来的战意士气就都散了。 别的仙僵可以服软,但夜叉龙帅却身居高位,有着顾忌——战都不战,直接认怂,他的名声就尽毁了。将来怎么服众?怎么再坐住阴流巨城三巨头的位置? 夜叉龙帅率先冲了上去,随后三位仙僵,则分散开来,作为左右尾翼,瞬间形成首尾相顾的简易阵型。 凤九歌笑意不减,却是轻轻抽身退去。 对手太弱,他没有动手的欲望! 左右两边,两位中洲蛊仙哈哈大笑,夹攻过来。 一场激斗,以二对四。甫一开始,中洲蛊仙一方就强势占据上风,随后优势不断扩大。尽管夜叉龙帅怒吼连连,不断奋力反击,企图挽回局面。 但至始至终,两位参战中洲蛊仙都没有失去对局势的把持。 战了一刻多钟,夜叉龙帅脸色铁青,主动停手。其余三位仙僵,亦是斗志衰弱几无,神色隐隐惊惶。 “你有什么问题,只要不违背我僵盟的核心利益,尽管问吧。”夜叉龙帅寒声道。 “识时务者为俊杰也,阁下如此胸怀,却是再好不过。”凤九歌笑意更浓,直接问道,“我需要知道沙黄仙僵的事情。” “沙黄?”夜叉龙帅神色一愣。 “是那个刚刚加入的仙僵。”身后的女仙僵脱口而出道。 “哦?”凤九歌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诚恳地道,“凤某愿闻其详。” 几乎与此同时,另一处激斗也悄然结束。 呼呼呼…… 姜钰仙子等人个个身上带伤,气喘吁吁,狼狈不堪。 “哼!今日被你们所擒,是秦某技不如人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!但若想要我的仙蛊和仙材,呵呵,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罢。”被围困得死死的,突围一直失败的秦百胜,浑身浴血,气势悲壮。 姜钰仙子摇摇头,苦笑:“副使大人,我们可不敢取你的性命。之前就已经说了,你本就是我们的头领。” “哼!”秦百胜面如寒霜,仍旧十分警惕,“一派胡言!为了得到我的仙蛊和仙材,居然编造出这么一个拙劣的借口。你们以为我是三岁小儿吗?” “副使大人,你是影宗中人。之所以记不得隐秘之事,乃是魂魄受到了改造。”姜钰仙子耐心地解释道。 “放屁!”秦百胜毫不犹豫地怒斥,“既是魂魄上做了手脚,我身为本人,怎么就觉察不出丝毫的痕迹来?下次编造谎言,就编个更可信点的。” 姜钰仙子的笑容越发苦涩,一旁的黑袍蛊仙开口:“副使大人,不妨换位思考一下。我们并不愚蠢,什么借口不用,偏偏就用这种借口?魂魄方面没有任何改造痕迹,这是因为动用的是本宗的无上手段。就算是九转蛊仙,也未必能查出端倪。不过却有一个麻烦,就是太过完美,使得本人都毫无意识。时间一久,整个人就会变成另外之人。” “大人,这个计策,原本就是大人你亲自设计施行的。小女子也劝说过大人,此法十分危险。当年的正使大人,便是前车之鉴。可惜大人执意如此,言说要想骗过敌人,就得先欺骗自己。这只魂道仙蛊中,就是大人你缺失的魂魄。只要大人将其融入自身,就能明白前因后果了。”姜钰仙子说着,取出一只魂道仙蛊来。 秦百胜看着这只仙蛊,沉默不语。 姜钰仙子又道:“其实副使大人,想必也看出来了。之前的激斗,我们从未下过死手,就算被您出手重伤,也没有动用杀机。这只仙蛊还给您,您可要随意查看。” 魂道仙蛊遥遥飞出,缓缓落到秦百胜的面前。 “还真的给了。”一旁参与此事的雪松子,目光惊异地看着。 黑城则面无表情,一边静静地疗伤,一边观望着。 秦百胜警惕万分,动用多种手段察看,确认仙蛊本身没有问题后,这才将其取到手中,小心翼翼地探去心神。 旋即,他便发现,这只仙蛊当中的确存在着一团魂魄。 并且这团魂魄隐隐地和自己,有着一股极端紧密的联系。 秦百胜目光犹豫了片刻,忽然嘿的一笑,手指轻轻一捏,就将手中仙蛊捏碎:“好贼子!这个手段才是真正的杀手锏吧?就算是我自认见多识广,也看不出任何破绽。不过想叫我入瓮,任凭尔等巧舌如簧,也要惨败收场!” “这!”雪松子失声,心中大为心疼。这可是仙蛊啊,居然就这样被直接捏碎了。 黑城心中亦是微微一惊,对秦百胜此举,不禁也泛起一丝敬佩之情。 这是绝对的自信,才能造就的举动。 秦百胜哪怕是陷入绝境,也从未动摇过对自己的信念。 黑城不禁自问:若换做是他,面对敌方如此言语,就会有如何选择? “副使大人,你!”黑袍蛊仙惊愕出声,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,“这可怎么办才好?” “无妨。”姜钰仙子的嘴角却微微上翘,“果然只有副使大人您才最了解自己啊。这要换做其他地方,仙蛊捏碎,魂魄也就消散了。但幸亏我们千辛万苦地,将您带到了这里来。” “哼,这里又是什么地方?”秦百胜喝问。 周围迷雾森森,此时随着姜钰仙子轻挥长袖,大风骤然刮起,迷雾迅速散去,露出石壁。 秦百胜、黑城、雪松子等人这才发现,自己原来置身在一处山谷当中。 “落魄谷?!”秦百胜看了几眼,心神震动。 “不愧是副使大人啊。”姜钰仙子又一挥袖,顿时山谷中无数蛊虫飞起,以海量的白莲巨蚕蛊为基础,形成超绝蛊阵。 蛊阵发动起来,威势磅礴,直叫贺狼子、黑城、雪松子等人面现惊骇。、 “啊——!”秦百胜惨烈长啸。 箫声持续了十几息后,戛然而止。 数十只蛊虫,不乏多只仙蛊,从谷中飞起,如乳燕归巢般飞入秦百胜的仙窍。 秦百胜实力尽复! “终于,回来了么……”秦百胜望着自己的双手,声音低沉,目光阴冷。 “属下拜见副使大人,恭迎大人安然回归。”姜钰仙子、黑袍蛊仙一齐拜倒在地,其余黑城、雪松子微微行礼,至于贺狼子仍旧桀骜不驯,抱臂冷观一切变故。 秦百胜回忆起了所有事情,冷哼一声:“凤九歌……这个仇先记着,迟早会找你算账。姜钰,你就只找到了这么些人吗?区区这些人手,可攻不破琅琊福地。” “是属下办事不利。”姜钰仙子连忙低头认错。 黑城、雪松子面色微变,贺狼子则张开嘴巴,露出利齿,低吼起来:“秦百胜,你装神弄鬼也就罢了,居然敢看不起我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