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节:解梦成功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五节:解梦成功

?梦境艰险。 在这梦境中,每一次受伤,都是对魂魄的重创。 魂魄受伤严重,就会越加昏聩,心中烦躁渐生,更易被勾动情感,从而沉溺于梦中,无法自拔。 眼见黑家蛊师扑杀过去,苏家两位蛊师已是心沉谷底。 黑家蛊师战力强劲,就算他们两个联手,也是艰难勉斗。方源身为药堂家老,实力并不强劲。现在苏家两位蛊师只盼着方源,能够坚持一段时间,让他们足够赶到救援。 但黑家蛊师既然蓄谋已久,拼着受伤,也要斩杀治疗蛊师,想必一定有着强力杀伤的手段。 “快闪啊!” “坚持几息,我们就来!” 黑家蛊师迅速拉近自己和方源的距离,方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看得后面苏家两位蛊师心急如焚。 方源丝毫都不惊惶,甚至带起了冷笑。 皆因他进入黑楼兰的梦境,却非冒失之举,而是有着准备和底牌。 这个底牌便是仙道杀招——解梦! “解。”方源缓缓伸出右手,以掌心对准黑家蛊师。 与此同时,他的双眼中青紫光辉一闪即逝。 黑家蛊师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绝望,惊怒中身躯越变越淡,速度越来越慢,最终冲锋到方源几步之外的距离,彻底消散,无影无踪。 “这,这是什么招数?”随后赶来的苏家两位蛊师,震惊得目瞪口呆。 “我设想出来的一个杀招,不足挂齿。”方源垂下右手,随口敷衍道。 “这还不足挂齿!”其中一位蛊师,顿时瞪着牛眼,看着方源像是看着一头荒兽似的。 “一招就杀了他,早知如此,我们何必拼死拼活?”另一位蛊师感叹着,语气复杂,有着惊喜又有些怨气。 “好了,我们赶紧动身,去支援其他几路。当务之急,还是杀死黑城。”方源提醒道。 苏家两位蛊师连连点头,此事不是纠结方源杀招的时候。三人当即动身,赶往草原深处。 方源跟随着苏家两位蛊师,奔跑几步,景象再生变化, 夜色浓重,天空无月,只有稀疏星光。 方源和苏家族长等一行四人,朝着黑城逃逸的方向,追杀过去。 “我看到他了,翻过那座山丘,就能追上黑城。”急行中,一位家老催动着侦察蛊虫,开口道。 “我早就说了,他中了我的追踪蛊,就算转变再多的方向,也根本跑不了。”战堂家老不无骄傲地道。 “学堂家老战死了,我们要为她报仇。” “既然是战斗,就会有输赢生死。学堂家老为族捐躯,必会受到追奠。反之,苏仙儿居然敢反叛我族,帮助黑城那小子逃逸,实在是罪无可恕!” 谈到这里,苏家族长的脸色黑如锅底:“苏仙儿虽是我的义女,但大义之下,我必无私。待会抓住她后,就按照族规处置!” 听到他这么一说,其余家老们顿时松了一口气,齐声道:“族长英明。” “英明?呵呵呵。”一声冷笑,忽然从众人的山丘上传来。 “什么人?”众人顿时止步。 一道身影,在山丘上缓缓显现。 苏家族长等人便心中一沉,来者不善。单就隐身这手段,就很绝妙,不是对方主动现身,依凭他们的侦察手段,居然发现不了。 就是不知道,用的是那种蛊虫,或者杀招? “想不到居然还有阁下这位高手,护持着黑城!”苏家族长故意拖延时间,身旁的几位家老立即腾挪出去,以左右包围之势,一同登上山丘。 神秘蛊师扫视一眼,却不动身,仍旧站在原地。 忽然间,山丘上战斗爆发。 又出现两位神秘蛊师,埋伏了苏家蛊师,手段又狠又辣。一下子就重创一位,轻伤一位。 受到重创的苏家蛊师立即后退,轻伤者则仍旧在半山腰上拼杀。 “竟然还有帮手!”苏家族长看到这里,心中咯噔一跳,大感不妙。 忽然出现的三位蛊师,各个都是强者,战力相当不俗。他们埋伏在这里,必然做了许多布置,想要打破他们的拦截,追上黑城恐怕希望渺茫了! “黑楼兰!”方源身为治疗蛊师,一直站在苏家族长的身后,此时见到半山腰上的蛊师,双眸骤亮。 黑楼兰这身相貌,却是身为黑家族长时的伪装,虎背熊腰,凶霸蛮横。 此时,正在和那位苏家轻伤的蛊师战斗,声威赫赫,战力凶猛,很快就打得对手抱头鼠窜。 她不像方源。 对于这个梦境,方源是外来者。本来梦中就没有他的位置,因此进入梦中,就需要顶替一个其他人物出场演绎。 黑楼兰则是梦境之主,身为梦主,本身就参与梦境的演化。至于相貌,则是黑楼兰内心最深处的最自然的自我认知。 “黑楼兰,是我方源!”方源再不迟疑,陡然大喊,越过苏家族长,奔向黑楼兰。 “药堂家老!”苏家族长惊愕大喊。 方源哪里管他的想法,几个纵跃,迅速登上山丘。 “好贼子,原来你是冒牌货。难怪有那样强大的杀招!”一位和方源渡过第二场景的苏家蛊师,喝破了方源的身份。 “方源?”黑楼兰听到这个名字,神情迷茫了一下,旋即眼中凶芒大盛,“都给我滚开!” 说着,她手一甩,一道暗漩杀招,就向方源射来。 与此同时,其余两位神秘蛊师也齐齐杀向方源。 方源冷哼一声,轻喝:“解梦!” 身上青紫光辉交替闪烁,不管是暗漩杀招,还是两位蛊师都在几息功夫内,消散无踪。 “这是什么杀招?!”这一幕,惊得场中众位蛊师皆瞪圆了双眼。 黑楼兰目光一闪,对方源极为忌惮。 她忽然爆退,奔下这片低矮的山丘。 “黑楼兰!”方源无奈地大吼一声,紧追不舍。 黑楼兰是梦主,关键是正在做梦,解梦杀招对她影响不了。 “给我追!一定要杀死黑城!!”苏家族长等人,狠狠咬牙,他们已经走投无路,也不得不跟了过来。 黑城似乎受伤,在不远处蹒跚而行。在他的身边,苏仙儿搀扶着他,一瘸一拐,速度很慢。 方源观察到此处,心中便咯噔一下——这处似乎是个陷阱! 黑楼兰很快和黑城、苏仙儿汇合。 “这位壮士,带着公子先走。我来阻止他们。”苏仙儿并未认出黑楼兰,急切地叫道。 “你区区凡人女子,毫无蛊师修为,怎么阻挡这些蛊师?而且你现在又背叛了部族,根本就是必死无疑!”黑楼兰面对着苏仙儿,神情相当复杂。 “来不及了,壮士快走!”方源渐渐逼近,苏仙儿回望叫喊着。 黑楼兰叹了一口气,忽然伸出手掌,狠狠地击中黑城的脑袋。 砰的一声,黑城的头脑宛若西瓜摔碎,脑浆脑壳四处迸溅。 这一幕,让所有人都为之惊愕。 黑楼兰长啸一声,仰头呐喊:“黑城我终于亲手杀了你了!没有人能够阻挡我取走你的性命!哈哈哈哈!” “糟糕!”听到黑楼兰这么一喊,方源顿时心头一沉。 骤然间,梦境景象大变。 大殿中,觥筹交错,苏家族长等人正和黑城把酒言欢,气氛甚为热烈。 苏家族长举起手中杯盏,笑着高声道:“黑城公子,请满饮此酒。” 黑城坐在左边最前列,闻言后立即双手举杯:“谢苏家族长大人。” “这竟然是轮回之梦,三个场景不断循环。”方源扫视周围一圈,又审视自己。 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药堂家老,而是一位护卫,二转金道蛊师。此时站在大殿门口,把守着大门。 “果然……从三转到二转巅峰,实力下降了。”方源心中苦涩,“这下麻烦了,黑楼兰已经沉溺于梦中,听到我自报姓名,都没有反应。梦境轮回越多,我等入梦之人,就会越陷越深。这个梦已经成功地沟动黑楼兰对其父的杀意、仇恨之心。黑楼兰有多么想要报仇雪恨,就会陷入梦境多深。如何才能在这梦中唤醒她?” 一时间,就连方源都有些无措之感。 大雪山福地时间,七天七夜之后。 一直躺在床榻上的黑楼兰,气息一变,缓缓地睁开双眼。起先目光迷茫,随后转为清澈。又看到床边地板上坐着的八臂仙僵,心中终于了然:“原来真是梦境,我这是被方源救了。” 方源也勉强撑开眼帘,气息衰弱,魂魄重创,心神疲惫至极。 在黑楼兰的梦境中轮回了几十场,靠着解梦杀招,一次次积累经验,承受挫折失败。尝试多次后,终于方源抢先一步,斩杀掉黑城,让黑楼兰杀机落空。 但梦境却未溃散,黑楼兰杀意仇恨并未彻底消弭,又引发梦境的第二重变化。 直至第十七重变化之后,方源这才唤醒黑楼兰的意识,让她认识到自己是在做梦。 黑楼兰意识这点之后,方源这才占据主动。 又经历八重梦境变化,两人终于克服难关,打破梦境,挣脱出来。 “我先回去,至于报酬,黎山仙子会和你说明的。”方源魂魄重创,不敢久留,此时催动定仙游,都显得勉强。 “报酬?”黑楼兰正欲道谢,听到方源这话,心中顿时涌起不妙之感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