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节:老死仍为家族算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八节:老死仍为家族算

?自八十八角真阳楼倒塌,王庭福地覆灭,北原蛊仙界惊骇震动,一直在搜寻着罪魁祸首。 自在书生、皮水寒居心叵测,不仅联起手来,夹攻方源,而且还言语排挤,孤立排斥方源。 这下,方源不得不出声:“二位想要污蔑我,激将我?呵呵,未免太小看我,也小看了在场的蛊仙同道。我乃是货真价实的北原蛊仙,北原气息一目了然。二位想要造谣,还请说点像样点的谎言。” 其他的魔道蛊仙退得更远了。 黑楼兰扯了扯嘴角。 方源明明就是最大的凶手,却说的好像真的一样,充满了底气。 自在书生、皮水寒并不知晓,他们俩存心污蔑,其实却是歪打正着。造成王庭福地毁灭的,不是方源,还能是谁? 言语间的交锋,被方源抵挡住,自在书生、皮水寒默不作声,加紧了攻势。 面对两位七转夹攻,方源很快就额头见汗,左挡右遮,有点招架不住。 毕竟他只是六转的仙僵,而对方两位都是货真价实的七转蛊仙。 本身修为上面,就有巨大的差距。 方源靠着仙道杀招万我,发挥出七转战力,但力道巨手催动时间一长,方源的手臂就渐渐支撑不住,有自爆成肉酱碎骨的趋势。 “我有一木道杀招,乃是我压箱底的手段,平时鲜有动用。可敌住其中一位,有可能将其重创。但需要方源你牵制住,将其局限在某个位置。”黎山仙子见方源处于下风,心中焦急,暗暗传音。 方源摇头苦笑,回道:“力道巨手威力惊人,但速度不快,想要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抓住,十分艰难,希望渺茫。仙子且慢动手,我还有一计。此计若是不成,你再出手也不迟。” “哦?”黎山仙子闻言,便按捺下来。 又交手几个回合,皮水寒、自在书生渐渐逼近,方源越加处于下风。 “就是此刻了。”方源眼中一道电芒闪过,操纵六只力道巨手,猛地向下拍去。 皮水寒、自在书生分别处于巨手的下方,立即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,由上而下,朝自己辗压过来。 一时间,空气都仿佛粘稠了。 巨手掀起劲风,刮得自在书生衣袂翻飞,皮水寒脸皮发紧。 力道巨手一同拍下,气势凶狠,叫旁观者都心头一跳。 不过皮水寒、自在书生二人却已然熟悉了力道巨手,前者冷哼,后者淡笑,分别催动移动杀招,躲避开来。 但方源不同以往,并不收势,反而加重手段,驾驭六道巨手,狠狠地落到下方。 这变化叫人猝不及防,即便是底下东方长凡的星意,也为之一愣。 “不好。”星意面色骤变,想要出手阻挡,却已经晚了。 轰! 六只力道巨手狠狠地拍在半空中,空间荡漾涟漪,巨大的声响宛若雷霆轰鸣。 无数的镶嵌在空中的宇道道痕,被力道巨手碾碎摧垮。 东方长凡的布置被破坏,用来遮掩的幻象消失,露出这头太古荒兽级的墟蝠尸体的真正面貌。 好大的一头墟蝠! 它身体扁平,趴在地上,却仍旧高达近百丈。它的蝠翼宽大厚重,覆盖方圆十数里之地。 蝠翼稍低,头颅最高,从高空俯瞰,简直就是一座中高旁第的小山峦。 墟蝠的背上,有一个巨大的伤口。 伤口极深,方源一看,便知这就是造成墟蝠死亡的致命伤口,不知道是被什么存在造成的。 伤口边缘,墟蝠的血肉皮毛都几乎腐烂一空,露出白森森的骨架。在这些骨架的簇拥之下,宇道道痕浓郁至极,交织成网,酿造出一个小空间。 在这空间当中,是一片破败得近乎废墟的宫殿群。 方源的六只力道巨手,已经打破了这个小空间,使其和外界形成联通。 “东方长凡的布置被打破了!” “他的传承就在里面,谁先抢得到就是谁的!” “杀,杀进去。” 财帛动人心,北原当代第一智道蛊仙的传承,对于魔道蛊仙而言,更是绝大的诱惑。 方源直接打出一条通道,更是点燃了众位魔道蛊仙心中的贪婪火焰。 当第一位魔道蛊仙,飞向下方后,其余的魔道蛊仙们都涌起了强烈的紧迫之感,争先恐后地飞了下去。 自在书生面现犹豫,那边皮水寒已经舍弃了方源,直朝下方通道坠落而去。 自在书生轻声一叹,深深地望了一眼方源后,身形化作一道白光,也望着通道杀去。 但下一刻,六头全新的荒兽级虚兽,以及一头上古虚兽,从小空间中飞出来,将一干魔道蛊仙迎头而撞。 双方再度杀成混乱的一团。 “这里面定然有人操纵。”方源见此,双眼一眯,心中微惊。 残阳老君也是一惊,局势紧迫,似乎让他彻底清醒过来。 冷哼一声后,他的脸上闪现出残忍的笑容,霎时间火焰大盛,将谭武枫、东破空烤成焦炭。 可怜这两位五转,世俗的巅峰存在,好不容易跟随东方余亮,闯到现在这步。结果在残阳老君的一念之间,就被彻底烧死。 与此同时,残阳老君轻轻冷哼一声,埋头苦干的东方余亮,顿时如遭电击,大吐一口鲜血,当即跪倒在地上。 “老贼,你杀了我的属下,还胆敢暗算我!”东方余亮挣扎站起,悲愤怒吼。 残阳老君眼瞳溜溜一转,冷笑起来:“你可别污蔑人,我什么都没干。” 说着,他眼角的余光一直定在东方长凡的星意身上。 这是残阳老君的一次试探,就看这股星意手段如何,之前所言是否属实。 东方长凡的星意见此,长叹一声,道:“只能进行到此步了么,也罢,诸位都出来罢。” 话音刚落,便生异变。 大殿中,陡然爆发出刺目的奇光。 光芒迅速消散,八位东方部族的蛊仙,一齐现出身来,远远地将残阳老君围在中央,纷纷喝道: “老贼,居然敢觊觎我族传承,你的死期就在今日。” “这老贼虽然可恶,但我族中的内奸更是可恨!” “快说,是谁将密道消息泄露给你?” 残阳老君再无镇定,脸上闪过一抹慌乱,旋即惊怒交加地望着星意:“原来这是针对我的局!” 东方长凡的星意,缓缓点头:“不错。我的本体临死之前,曾叮嘱东方万休,交给他正确的方法。利用此法,他在传送蛊阵得到通往这里的密道。他将这个密道所在,告知了身边七位蛊仙。随后,在来的路上,遇到我的布置,故意被一群荒兽围攻,牵住手脚。” “而我族的这位内奸,显然就在八位当中。内奸见受到荒兽拖累,不能亲自前来。又唯恐智道传承落入他人之手,便会将这则密道消息,通过某种手段,流传给你。你得了密道的消息,这才超越其他魔道蛊仙,一马当先,率先来到这里。” 残阳老君脸上阴沉如水,双目紧盯星意,眼角抽动,语气阴森:“原来如此。你尽管知道东方部族中出现了内奸,但却不知道这内奸是谁。” “正是如此。”星意缓缓点头,“不过现在看来,这内奸必出在这八人当中。” “到底是谁,背叛了血脉,背叛了亲族!”东方万休这时吼道。 “时至今日,你已经露出马脚,要找到你只在顷刻,你还不滚出来吗?”东方一空愤怒地捏紧双拳。 其余蛊仙,相互扫视,有的脸色阴沉,有的满脸愤怒。 场面有点僵持。 东方一族的蛊仙足有八位,但都是六转。而残阳老君,却是货真价实的七转,而且是七转中的强者。 东方蛊仙虽然人多势众,但他们知晓,其中一个甚活数个,都是内奸。因此相互戒备,没有直接动手。 残阳老君慢慢皱起眉头,望向星意:“慢着,你既然刻意布局,早就针对我,那在我进来之前,你便可以提前发动,为何偏偏要拖延到现在?” 星意立在原地,却不答他。 东方家的蛊仙们也不说话。 大殿中陷入寂静,上空的激战声则遥遥传下来。 残阳老君受到触动,自己恍然:“我知道了。你是想借我之手,来对付这些魔道蛊仙。你只消令东方余亮故意失败,便能让我以为,可以真的竞争这份传承。而到那时,外面的这些魔道蛊仙便是我的对手了。当然,依你的才智,极可能会有更佳的方法,使我成为你的棋子。待到我和这些魔道蛊仙火并,双双削弱,你们这些蛊仙再做得利的渔翁。真是好算计,好算计……” “可惜任何的布局,都有意外发生。”星意道,等若承认了残阳老君的猜测。 这份意外,就是方源的六只力道巨手。 “恩师……”东方余亮呆呆地站立当场,眼前的惊变让他不知所措,让他既欣喜又悲哀。 他欣喜于强敌受控,本族原来有备而来。悲哀的是,原来自己只是诱饵棋子,是让敌人上当的幌子。他的努力,谭武枫、东破空等人的牺牲,似乎是一种被愚弄的可笑。 似乎感觉到东方余亮的想法,星意转过头来,看向自己属意的衣钵传人,道:“余亮不必多想,我的确是想用智道传承,来陷害强敌,铲除我族内奸。这布局是真,智道传承也是真。这位强敌背景甚大,乃是来自中洲十大古派之一的仙鹤门。对方亦有智道蛊仙。而我唯有真的将智道传承布置在这里,才不会在蛛丝马迹中露出破绽,被敌对的智道蛊仙勘破。” “是这样!”东方余亮心中震动,不由又是惭愧又是敬佩。 他惭愧于自己竟然胡思乱想,敬佩的是自己的恩师东方长凡。后者苦心孤诣,即便去世,也要设局,为东方一族造福,铲除内患。 而敌人是如此强大,东方长凡如此布置,是他的智慧,更有着面对强敌的无奈。 体会到恩师的此般艰辛,东方余亮心中的惭愧,不由更深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