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节:攻防较技孰更强 - 蛊真人

第一百四十一节:攻防较技孰更强

?血幕牢牢罩着墟蝠尸体,顶住魔道蛊仙们的狂轰滥炸。 未料到血幕这般结实,情急之下,皮水寒大喊一声:“都闪开,让我来!” 他是七转蛊仙,在魔道中早就名声广传。众人纷纷飞离,给他让开空间。 水道、冰道杀招——流川! 皮水寒仙窍中,上万只蛊虫调动起来,七转的红枣仙元一颗颗迅速消耗。 哗啦! 无边的浪潮,从皮水寒周围数百步的空中,凭空激射。 惊涛恶浪,宛若成千上万条逆世狂龙,咆哮着,怒吼着,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,倾泻而下! 巨浪滔滔,还在空中坠落的过程中,又起变化。 咔嚓嚓的声音,响彻众人耳畔。巨浪由内而外,结成坚冰。几个呼吸之间,滔天巨浪化为一道庞巨的冰川,宛若一头盖世的巨鲸镇压而下,又仿佛是天柱倾覆。 冰冷的寒气,令人忍不住打寒颤。 恐怖的攻势,让人不自觉地屏住呼吸。 大殿中,东方长凡的星意,一扫之前的云淡风轻之态,全身贯注,将防御力量催至最大。 之前魔道众仙虽是狂轰滥炸,但步调不一,数量虽多,质量不行。如今皮水寒动了底牌手段,出自他一人之手,力量融汇统一,比之前的狂轰滥炸,至少要强大十倍。 轰隆隆…… 冰川从天而降,重重地砸在血幕之上。 血幕被巨大的重量,压得形变,但终究还是死死地抵挡住冰川的碾压,寒气的侵蚀。 仙道杀招流川虽强,但东方长凡的血幕,却是抽取了八位蛊仙的仙窍本源,又结合地利,早做了布置。皮水寒一人之力,并未打破血幕。 但此杀招的效果仍旧惊人。 众位魔道蛊仙俯瞰下去,地面上以墟蝠尸体为中心,方圆数百里都是冰川。 死去的太古墟蝠,本就庞大若山。此时在冰川的盖压下,仿佛盖上一层厚厚的冰甲,更显得庞大。 半透明的冰山中,裹着一只鲜红的血幕巨蛋。 刺骨的寒气,还在不断四溢,将最边缘的树木草地染上冰霜,扩大着地界。 一时间,众人纷纷向皮水寒投去惊异的目光。 虽然没有打破血幕,但这杀招之威,仍旧叫人印象深刻。 “就算是我八只力道巨手齐齐出动,正面也挡不住这个杀招。”方源目光闪烁着。 这才是老牌七转蛊仙真正强大的一面。 相比较而言,方源还是有很大差距。 之前方源以一敌二,抵挡自在书生和皮水寒,也是因为后两者并未动用底牌手段。 蛊仙都有理智,大家都是为了智道传承而来,彼此之见,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打生打死才是脑袋有病。 但如今,众仙都意识到不妙,这才有皮水寒调动压箱底的底牌,迸发全力,血拼一记! “我虽然依仗着仙道杀招万我,有了七转战力,但也只是勉强够得上这个标准。真要和皮水寒这等人物死战,失败的极可能是我。不过真要面对此招,我也不会力拼,应当避其锋芒,迂回游斗。” 仙道杀招冰川之强,让方源看清了皮水寒的一部分底细,同时也清醒地意识到,他自己和皮水寒的差距。 一时间,方源心中升腾起一股焦躁的情绪。 蛊仙本身的修为,是影响战力的主要因素。皮水寒的强大,有一部分原因,是消耗了七转红枣仙元。方源此生已经极为优异,拖累他的乃是仙僵之身。他真正的修为,只是六转垫底,连一次天劫都没有渡过。 “修为才是根本,是基石。眼下仙僵之躯虽然强大,但却没有向前大进步的空间。究竟有什么法子,才能令我回复人身?” “皮兄好大的威风!也让我来试试身手罢。”这时,自在书生朗笑一声,向皮水寒飞来。 皮水寒冷哼一声,面色不大好看。他劳师动众,结果仍旧没有打破血幕,见自在书生出手,他缓缓让开最中央的位置。 众目睽睽之下,自在书生飞临到墟蝠尸体的正上方。 他早已经酝酿,陡然双眼圆瞪,眼眸全白,射出两道稀薄的淡淡白光。 此招近乎悄无声息,论气魄和之前的冰川完全不能相比。 不知情的众仙,看得有些莫名其妙。 皮水寒却是脸色微变。 但见两道淡白目光,照射之下,冰川顷刻消融,血幕剧烈震颤,竟有不敌之象。 “嗯?这就是自在书生?真是好一招千解!”大殿中,残阳老君却是认出了此招。 中洲十大古派,为了八十八角真阳楼,渗透北原多年。残阳老君既然冒险前来,自然对北原情报大有深究。 自在书生的跟脚,就是中洲陈家。 中洲陈家擅长律道,但中洲门派制度盛行,没有家族的生存空间。被排挤之后,陈家便转移到北原。 可惜,北原正道却是黄金血脉的天下。陈家虽是有蛊仙护佑的超级势力,但被黄金血脉势力暗中排斥,终于还是衰弱凋零。 到了自在书生此代,便只剩下他一个翘楚,家族已经不存,只剩下他一个人单打独斗。 “陈家擅长律道,家族中的蛊仙,六转能使杀招百解,七转能施展千解,到了八转施展万解。威能绝伦,能攻能守,有近乎化解一切的奥妙。当初在中洲,不知多少门派蛊仙,惨败在万解之下,多少人吃了这招的亏!”残阳老君语气唏嘘,感慨起来。 “你说了这么多废话,还不出手?血幕和自在书生对耗极大,这些都是珍贵的仙窍本源!”东方长凡的星意催促出声。 “哈哈。”残阳老君负手站立,不见其出战对敌,“自在书生只是一人,你这边却是八位联手。他又不知道此中虚实,且看我稍施手段。” 说完,他便散出自家的七转气息。 气息暴露出来,顿时让天空中的魔道蛊仙们一惊。 “对方居然有七转蛊仙?” “东方家的蛊仙们,不都是六转的么?难道有谁,秘密进入了七转,却一直秘而不宣?” “又或者东方部族请来了什么强援?别忘了,他们可是黄金血脉,正道的超级势力!” 众仙惊疑不定。 自在书生虽然面色不变,心中也不由地生出动摇。 原来,他这杀招虽然威力惊人,来头极大,但消耗红枣仙元十分剧烈。 对方既有七转蛊仙,那么显然可以和他对拼。自己这边虽然人多势众,却各个有着打算。自在书生心中不免思量:自己可不能现在就无脑冲锋,大损仙元。否则到真正血拼之时,却后力不继,给他人做了嫁衣裳。 想到这里,自在书生便停下杀招。 “你看,这不就停了?”残阳老君哈哈一笑,稍显得意之色。 他只是稍漏气息,便令自在书生收手。论耍弄智谋,残阳老君虽然不及东方长凡,但凭借丰厚的人生经验,也可深达人心,足以借助形势实施谋算。 “时间拖得越久,对那东方余亮就越是有利。这血幕厚实无比,要想破它,还得我们动用底牌,轮番轰炸。”自在书生一边说着,一边将目光投向方源这处。 在场的游地三英失去了韩东,陆青冥和苏光二人,只是六转。除去自在书生、皮水寒之外,展露七转战力,就还剩下方源一人。 皮水寒也看向方源。 这些魔道蛊仙强者,自然不会让方源轻松地讨便宜。 “请二位仙子护住我的安危,接下来我要全力出手了。”方源暗中传音,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,当即虚空盘坐。 八只力道巨手,飞向血幕。 尸山血幕的外围,已经被一层冰川盖住,仿佛一座含馅的大冰山。 方源不管不顾,调动八只力道巨手,分别位于八个方位,展现巨掌,掌心向内,紧紧贴住冰山表面。五根手指头,则狠狠地抠进冰山之中。 “起!”方源断喝一声,顿时一股隆隆之音,传入众人耳中。 起先这股声音,只是微不可闻。 但很快,声音越来越大,隆隆震响,仿佛闷雷阵阵,绵绵不绝。 大地震颤,一道道裂缝巨沟,出现在冰山的周围。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,只见冰山包裹着血幕,竟然缓缓地抬升上来,有脱离地面的趋势! 大殿中地动山摇,残阳老君不免失声:“这是?” 星意也变了脸色:“不妙。我这太古墟蝠尸体,早已经被我布置改造,为了岿然稳固,和脚下大地连绵一体,结成一座尸山。对方似有能拔取山气之能,偏偏克制此点!残阳,你速速出手!” 东方长凡的星意,急得差点形体崩散。 他的本体的确能推会算,但人力心智,总有极限。布置是死的,最算再面面俱到,也会有意外。 方源的拔山仙蛊,就是意外。 仙蛊能针对任何山体,东方长凡生前做了布置,将太古墟蝠的尸体和周围地势链接一体,形成一座名副其实的尸骨之山。 这点布置,却反而成了缺陷,正被拔山仙蛊所克! “居然能把这座山直接连根拔起?”皮水寒死死盯着,目光不断闪烁。 “他到底是哪个人物?!”自在书生忍住心中惊疑,再度施展杀招千解,照着血幕望下去。 两相夹攻,轮到东方长凡一方,情势不妙起来。 残阳老祖嘎嘎大笑,终于在此刻出手:“且瞧我的追命火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