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节:终定局扬长而去!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五十七节:终定局扬长而去!

?东方长凡的回忆在持续。 …… 天劫地灾缓缓消去。 自己伤痕累累。 东方家族的新晋蛊仙,虚拜在空中:“谢太上大长老鼎力相助!” 而自己抚须:“呵呵呵,你能晋升蛊仙,是我最希望看到的。我东方家族又壮大了!” …… 赌斗失败,正道蛊仙们纷纷叹息。 “唉,东方一族不可遏制了。” “以一敌五,他真的做到了!” “这智道杀招,今后必定要名垂北原。这是什么招数?” 周遭星光烂漫,璀璨炫目,自己傲立高空,轻轻一笑:“此招名为万星飞萤。” …… “哦?你杀了我仙鹤门的子弟,却还要和我仙鹤门合作?” “呵呵呵,这个世间只有永恒的利益,没有永恒的敌友。你们中洲在北原的布局,我已察觉一二。我东方一族既然受着正道挤兑,要想翻身,单靠我一位蛊仙怎么可能?我心中宏愿,便是发扬我族,重振雄风。我的诚意,你可以感受得到。”自己款款而谈。 “哼,你一介一穷二白的蛊仙,凭什么和我仙鹤门合作?” “我手中有一蛊仙延寿之法,名为夺舍,乃是巨阳仙尊所创。” “什么?你说的是真?” …… 八十八角真阳楼,真传秘境。 自己吐着鲜血,在真传流星交织的生死线网中,狼狈逃窜。 然而费劲心机,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不由苦笑:“也罢,强求不得,只好选择你了。” …… 年轻的时候。 “饶命!”那个带给自己耻辱记忆的对手,跪倒在地上,哭号哀求。 “你不应该这样。”自己缓缓摇头,叹息。 “我是有眼无珠,我是狗胆包天,饶我一命,绕我一命啊,东方公子!”对手趴在地上,苦苦哀求。 “若是你态度强硬,面对死亡面不改色,我必会饶你一条狗命。但现在!”自己陡然爆喝,痛下杀手! 头颅飞起,又砸落在地,滚了三滚。 死不瞑目。 自己抽身离开:“太令我失望了,我当初怎么会败在你这样的人手里?” …… 还有,那场奇遇。 “年轻人,你叫做什么名字?”老乞丐温和而笑,一头紫发乱糟糟,形如蒿草。 “东方长凡。”自己道。 “长凡……这名字倒和你不太配啊。”紫发老乞丐深幽的眼眸中,倒映着自己的影子。 他凝望了自己片刻,忽道:“你是个好孩子,我就将手中最重要的一份传承交给你。我相信,如不出意外,你一定会将其发扬光大的。” …… 东方一族、蒙家、宫家三大超级势力,联合大比武。 自己跪在地上,一败涂地。 对手嘲弄大笑:“哈哈哈,东方光耀,就凭你也想光耀门楣?你们东方一族,早就是空架子了!只有一位将死的老蛊仙。几年后,你们东方家族将退出北原的超级势力行列。这样也好,同为巨阳血脉,我真是替你们感到丢脸啊。” “你!!”自己怒目圆瞪,挣扎欲起。 众目睽睽之下,对手施施然走到面前,一脚将自己的头颅踩在擂台上。 “哈哈哈,东方光耀,按照我们赌斗的内容,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!嗯……你这名字太讨厌了,你完全配不上嘛。我要你改一个名字,终其一生,都要用这个名字。就叫东方长凡吧!嘎嘎嘎,这才适合你啊。”对手挪移冷讽。 自己捏紧双拳,双目通红,体内的怒气似乎要撑爆了血管。 但心有余,力不足。 “好……从今以后,我就改名为东方长凡。”这句话从牙缝中挤出来。 “哈哈哈,听话,乖!诸位都听到了吧?从此以后,就叫他东方长凡了!”对手松开脚,扬长而去。 自己趴在擂台上,伤势之重,已经动弹不得。 但是心中却在狂吼——“我!” “就算改名为东方长凡!!” “也要,成就不凡,纵横天下,操纵苍生!!!” “我发誓,此仇我必会亲手报偿,此生我定要将东方一族重新带上巅峰。这是我东方长凡的宏愿,天地共鉴!!!!” …… 被夹裹着的九股意志,在这一刻,经历了东方长凡一生的经历。在这一刻,他们懂了东方长凡,也了解到他内心深处,因为族人惨死,碧潭福地被攻破的悲切沉痛。 “这个男人……” “东方长凡!” “就算是仇敌,我也得说一声——了不起!” “也罢,败在这样的人手里,不算侮辱了我。” “东方一族,兴许在你的手中,还会重起!” “师傅……” 九股意志溃败,臣服,消散,就算是有顽抗的,也旋即被东方长凡的意志洪流淹没。 “我名东方长凡,此生却绝不甘心平凡!” “一棵大树倒下,我可以再种出另一棵。” “尔等去吧。” “我发誓,此仇我必会亲手报偿,此生我定要将东方一族重新带上巅峰。这是我东方长凡的宏愿,天地共鉴!!!!” 这意志发出的声音,仿佛是外界轰隆而鸣的炸雷。 在如此的意志下,九股意志土崩瓦解,再无抵抗,烟消云散就在旦夕之间。 意志之战,惊险万分,但终究是赢了! 东方长凡缓缓睁开双眼,眼中闪烁着千万种琉璃之光。 “嗯?!”他的双眼陡然睁大,发现面前不知何时,竟然站着一位黑袍蛊仙! 正是方源。 “你是如何发现的?”东方长凡旋即镇定下来。他看似疲惫孱弱,却从容淡定,仿佛还握有什么强力的底牌。 方源呵呵一笑:“我猜的。我追你的分影,自然失败。正要离去,忽然心中一动,觉得之前你强杀郄世民有些蹊跷。之后查看痕迹,果然发现你就在不远处,挖出地下洞窟,藏身于此。这都是运气。” “这不是运气。”东方长凡却缓缓摇头,“你的仙道杀招,能分化出三十道分影,却没有牵制你多久。我故意将郄世民的尸骸留着不动,又故意放走他的仙蛊,痕迹明显,你却不追。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这地下洞窟上层,是一处普通的花粉兔群的巢穴,却仍旧没有瞒过你。你的智谋,要远比你的力量更可怕。真是奇怪,你为什么不修智道,反修了力道?” 方源嘴角扯动了一下:“呵,你这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么?” 东方长凡再次摇头,微笑:“可惜,可惜,你晚了一步。若是提前一些,哪怕几个呼吸,我陷入意志大战,凶险万分,无暇他顾,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。但现在……” 东方长凡拖长音调,语气神情却透露出强烈的自信。 “真不愧是当今北原智道第一仙!”方源见此,也不免开口称赞。 他语气沉稳,丝毫杀机也不流露,仿佛是见到了好友,反而语调越发缓和: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只要这法不行,我立即退去,今后再见你也必将退避三舍。” 说着,他从仙窍中取出一人。 这是一位少女。 肤如凝脂,眼如秋水,一身淡黄衣裙,婉约温柔。 这是东方晴雨。 方源在用力道巨手捉拿东方族人时,意外发现,秘密塞入仙窍。 见此少女,东方长凡顿时面色骤变。 刹那间,就连这具肉身都起了反应! 体内原本就要消散的一股意志,陡然间变得无比强硬,一飞冲天,瞬间强夺控制权。 “妹妹!”他开口大叫。 但旋即,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,东方余亮的意志就被再次打压,东方长凡掌握控制权,眼中喷火一般,望着方源惊怒交加。 方源哈哈一笑,运筹帷幄:“东方余亮,你的亲妹妹就在我的手中,你好好看着。” 说完,伸出僵尸怪爪,轻轻捏住少女的左肩膀,猛地一撕。 哧啦! 东方晴雨娇躯猛振,愣了愣,发出痛楚刺耳的尖叫。 她的整个左臂都被撕扯掉,巨大的伤口血液激喷。 东方长凡的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,怒喝:“该死……” 还未说完,他就再度失去掌控权,轮到东方余亮冒出来。 “妹妹!!我要杀了你,你敢伤她,你竟敢伤她!!!”东方余亮强烈的嘶吼,陷入疯狂,眼中却是泪水迸溅。 “乖,就是这样。”方源阴笑一声,飞出力道巨手。 巨手就要捏住东方余亮,这时从他身上猛地撑起一道光柱。 光柱顶住了力道巨手,东方长凡惊恐交加地怒斥:“堂堂蛊仙,居然对一介凡人出手,如此卑鄙……” 方源仰头一笑,怪爪一落。 噗的一声闷响,他直接将东方晴雨的螓首,按进了胸膛里去! “妹妹!!!”东方余亮声嘶力竭,陷入到人生最残酷的打击之中。 东方长凡失控,防御的光柱猛地消散。 砰! 方源大手用力一捏,将东方余亮的肉身直接捏成肉酱。 东方长凡的魂魄想逃,但刚刚经历连番激战,魂魄孱弱至极,哪里逃得掉? 方源轻松捉拿。 当代北原第一智仙的传承到手了! 强烈的波动,陡然爆开,蛊仙一亡,仙窍落在地上,就形成了无主福地。 方源早有预料,施展手段,尽数遮掩了这股波动。 他眯着双眼,静静地看着福地成形,始终不强行进入。 待福地彻底落下,方源这才吐出一口浊气,深深凝望一眼,转身而去。 (ps:感谢诸君一直的坚持,蛊真人从未太监过,这本《蛊真人》也不会让大家失望。下个月每天双更。上午8点第一更,晚上20点第二更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