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节:浩瀚雪威败强敌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四节:浩瀚雪威败强敌

?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蛊真人》更多支持! 万寿娘子仰头望去,视线穿破大雪山福地,看清北原外界。 原本大雪山福地上方,天空晴朗,一片湛蓝,万里无云。此时药皇来临,声势浩大,风云卷席,将苍穹都染成一片橙黄。 药皇不见身影,但却有声音传下来:“雪胡老友,本皇冒昧造访,还望见谅。” 他的声音响彻天地,传入大雪山福地,震得无数雪峰摇颤,无数积雪簌簌地掉落。有的山峰甚至酿成了小型雪崩。 “哈哈哈。”雪胡老祖大笑着,冲天飞起,离开大雪山福地,夹裹滚滚冰霜之气,上了天空。 当即天空大变,一半是橙黄光辉,一半是冰霜之气,分庭抗礼。 但就在这时,从西边忽然来了一股乌黑的墨云。 墨云翻腾不休,迅速弥漫开来,竟不输于雪胡老祖和药皇二人,硬生生地在天空中挤出一片地盘。 万寿娘子看到这里,面色变色,心中一沉,失声道:“怎么,百足天君居然也来了!” 墨云、霜气、橙光滚滚浩荡,相互僵持,将方圆千万里的苍穹高空分成三份。 雪胡老祖冷笑一声:“天君你不好好经营势力,也来凑这份热闹?” 百足天君干笑两声,道:“雪胡老友,不过区区方寸山,怎会入你的法眼呢?不若归还给正道,省去这一场麻烦。” 万寿娘子顿时脸色铁青,留守在大雪山福地中的魔道蛊仙们,也关注着高空,呼吸都为之一窒。 百足天君本是散修阵营,但自从拍卖大会之后,他就筹谋建立正道势力。此刻和药皇联手,以二对一,雪胡老祖身单事孤,情况不妙了! 但下一刻,雪胡老祖仰头大笑,笑声豪气干云:“那你们两个就一起来吧,做过一场再说!” 说着,一飞冲天,轰隆一声巨响,雪胡老祖直接撞破天罡气墙,进入了白天当中。 八转蛊仙,动起手来,威能浩瀚恐怖,大地难以承载。一般动手,都会有默契地深入太古九天之中,避免地面生灵遭受无边浩劫。 “好友既有雅兴,那本皇自当奉陪。”药皇目光一闪,迅速跟上。 百足天君楞了一下,苦笑道:“既然雪胡老友执意如此,那就恕本天君冒犯了。” 三位八转蛊仙都进了白天,很快天空中就传出轰轰轰的爆响。 “三个人在白天里打起来了!”中洲蛊仙中有人惊呼。 他们还未赶到大雪山福地,距离还有万里之遥,此时抬头遥看天空,就见万里高空动荡不休,有墨云翻腾,有洁白霜气喷涌,还有橙光弥漫。 隆隆之音不绝于耳,仿佛晴天霹雳,叫人听着心里打颤。 “快,趁着他们纠缠在一起,我们进入大雪山福地!”凤九歌凝望一眼,便迅速收回目光,眼中精芒一闪即逝。 中洲蛊仙们深吸一口气,这些都是艺高人胆大的,听到凤九歌的命令均感到久违了的紧张和兴奋,纷纷速度激增。 嗷呜! 飞到半途之中,一只上古荒兽哀嚎着,陡然从天空中掉落下来。 中洲蛊仙们连忙闪避。 “这是天残犬!”众仙认出这只上古荒兽的来历,顿时目光发直。 轰的一声闷响,天残犬宛若陨石撞击地面,狠狠地摔在地上,砸出大坑,挣扎了几下,便一动不动了。 “居然把天残犬都从白天里打下来了。” “八转之威,怎么会如此凶残?!” “仅仅是战斗余波,就让天残犬如此惨死……” “小心!” 警告声刚刚落下,就从天空中砸落下来一座座冰雹。 这些冰雹一个个大如山峰,冰雹雨覆盖千里范围,寒气逼人刺骨,万物冻结丧命,中洲众仙不得不绕道而行。 咔嚓! 忽然一道雷霆余波,从天而降,擦中中洲蛊仙老算子的衣角。 老算子发出一声惨叫,从耀眼的电芒中迅速抽身,几乎半天身体都没有了,立即重伤濒死。 行了片刻,越加接近大雪山福地,又有一小阵阴风倾斜吹来,吹得中洲蛊仙一个个魂魄摇曳,几乎要从肉身中跌出去。 蛊仙修为越高,相差一转,差距便越大。八转七转之间,简直就是天壤之别,能够以七转抗衡八转,古往今来都是少见。多少年来,偌大的中洲也就出了凤九歌这么一号人物。 中洲蛊仙们被吹得东倒西歪,勉强没有暴露身形,但脸色都很不好看。 种种迹象表明,北原的八转蛊仙战力,还要超出中洲八转一筹! 中洲八转蛊仙数量,要超过北原。五域当中,北原八转蛊仙最少。这是因为北原战事相当频繁,在五域中,北原蛊仙的陨落概率最高。 在北原,能够从重重包围中,杀出一条血路,站在八转的高峰中,又能立足脚跟的,自然不是寻常之辈。必须都是豪杰中的豪杰,一丝侥幸勉强都不可能有。 仅仅只是从白天中逸散出来的战斗余波,就让中洲蛊仙们狼狈不堪。 老算子险死还生,又恢复形体,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的惊悸,一个劲的喃喃:“怎么可能?这霹雳下来,我居然没有提前预算得到?” 步飞烟目光动摇,她设身处地思考,若自己和老算子换位,凭借她的移动之能,也逃脱不了那道雷霆。不禁开口道:“我们是否还继续前行?” 陈振翅抬头一看,只见头顶上的苍穹,仿佛成了无数补丁编织起来的抹布。一块块的力量,覆盖一份或大或小的范围,相互纠缠。有的乌云滚滚,有的阴风吹拂,有的雷霆劈下,有的冰雹乱砸。 简直是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。 这群中洲蛊仙们,都不是寻常之辈,眼光高明。都看出在这些小区域中,天地道痕完全改变,有的是冰道道痕,有的充斥雷电道痕,有的是风道、魂道道痕相互纠结。 虽然他们距离大雪山福地,已经不足千里。但这区域里,却是杀机重重,布满了险恶致命的陷阱。 “这就是七转、八转间的差距吗?” “每一片区域里的道痕,都比我们辛苦修行得来的都要多得多!” “生死不由己,这是多少年都没有的感受了!” “太凶险,太凶险,为了抓一个俘虏,搭上自身性命大不值得啊。” 中洲蛊仙们都打起来退堂鼓。 唯有凤九歌不为所动,从一开始就一马当先,目光镇定,仿佛看不到周遭的凶险。 中洲蛊仙们看到凤九歌如此,心中又起波澜。 “这个家伙,还真是了得,能以七转修为战八转……” “平素里还不觉得,现在想想,凤九歌真是恐怖。” “不,就算能力战八转,也只是暂时的。一旦我们身份暴露,三位北原八转蛊仙抽手压来,我们都要十死无生。凤九歌这家伙,置生死于度外,一往无前。差点忘了他是魔道出身,中途才转了正道!” 中洲蛊仙们跟在凤九歌身后疾飞,相互之间目光急速交流,都想撤退,又碍于面皮和背后门派的名声,都开不了口,也都想着让他人先开口。 一分一秒,都变得难捱。就在蛊仙们为难之际,领头的凤九歌骤然停下,立在低空,向后摆手:“都停下!” 众仙连忙停下,只见凤九歌面色凝重,仰头眺望。 他们循着目光望去,只见苍穹上仍旧是充斥着种种威能,相互排斥纠缠。有所领悟的蛊仙,又催动仙道杀招,目光穿透这些阻碍,望见更上空白天上的景象。 望见的蛊仙,顿时失声惊呼。 只见白天中,原本三家交锋,平分秋色之局已然不再,而是雪胡老祖占据上风,一家独大。洁白的冰霜之气,压得药皇的橙黄光辉龟缩一团,打得百足天君的墨云节节败退。 “好一位雪胡老祖,没想到战力雄厚至此,这才多久,以一敌二,就已经分出了胜负。”凤九歌长叹一声,脸上涌现出赞叹、遗憾混杂的神色。 “撤。”机会已经失去,他没有丝毫犹豫,立即飞撤,从原路飞速撤退。 众仙巴不得呢,这时都不开口,紧随其后,迅速撤离这片危险区域。 片刻之后,百足天君终于挨不住,开口道:“雪胡老友手段高妙,本君领教了,这场甘拜下风。” 药皇也旋即开口:“当今北原动荡,暗流汹涌,雪胡老友,此时却不是你我分出胜负之时。你既有心方寸山,本皇之前提议便作罢了。来日再会。” 药皇还在死撑脸面,雪胡老祖听得哈哈大笑,趁势不饶人地道:“二位要来就来,要走就走,把我这里当做什么了?” 话音刚落,天地陡然震荡,地动山摇。 无边的霜气,恢弘而下,扫荡诸般杂质,天空一片清明,再无任何阴风雷电。 数十万里的天地瞬间覆盖一层冰雪。 气温陡降,天寒地冻,好似北原一下子从温暖春季,回到了冷酷的寒冬。 轰!轰!轰! 从九霄之上,传来三声炸响。 一声声响彻天地,震耳欲聋,宛若雷公在耳畔怒吼。 中洲蛊仙们都被这声音炸出来,显露行迹,身体踉跄。除了凤九歌之外,一个个耳朵都流淌出鲜血,竟是被震破了耳膜! “走,快走!”蛊仙们脸色苍白,毫无血色,心中斗志也降落谷底,只顾一个劲地疾飞。 大雪山福地中也发生了大地震,元气剧烈波动,里面的蛊仙身躯摇摇晃晃,都是身心剧震。 半晌之后,地震这才缓缓平息,大雪山福地中有六座山峰半毁,大地裂开一道道的巨大沟壑,栽种储藏其中的无数资源损毁惨重。 但是雪山福地中的魔道蛊仙们,却个个兴奋地满脸通红,双眼放光。 他们遥遥仰望,从九霄云外缓缓降落一个男人的伟岸身影。 正是——雪胡老祖! 在他头顶上,一股股的洁白粉末,如水晶般晶莹剔透,随风挥洒。 凤九歌殿后回首,望着这一景象,瞳孔一缩,口中喃喃:“裂天粉,将白天都裂开来了么……” 大雪山福地中的魔道蛊仙们则是狂喜,纷纷飞出福地,迎接上去。 “属下恭迎老祖法驾!” “经此一役,北原八转谁是第一的争论,终于尘埃落定了!” “老祖法力无边,北原第一!打得药皇、百足天君都灰溜溜地逃走!” 离得近了,其余魔道蛊仙纷纷在高空驻足,唯有万寿娘子独自迎了上去。 “夫君。”她温柔款款,面上容光动人,既有骄傲,又有担忧。 “放心,我有顾忌,百足天君、药皇也有各自顾忌。这两人也眼红鸿运齐天仙蛊,不愿我炼成它。这次我力挫二者,看这北原天下谁再敢扰我大事。”雪胡老祖淡淡而笑,又道,“只是这次打破了上方白天,还劳烦夫人出手修补。不然总会有荒兽、上古荒兽顺着裂口下凡。虽然不惧,但总是麻烦。” 确认自家夫君无事,万寿娘子放下心来,手指一点雪胡老祖的宽厚胸膛,翻了个白眼,道:“你呀。”(我的《蛊真人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