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节:方正心底的呼唤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节:方正心底的呼唤

?方正和另外一名仙鹤门的长老,带领着十多位弟子,进入比试会场。 场外,是嗡嗡嗡的声音。一千多位蛊师坐在四周的高台上,一边等待着第八场比试的开始,一边进行着低声的交流。 但因人数太多,即便是最微小的交谈声,汇集在一起,也变得十分嘈杂。 “是仙鹤门的长老和弟子。”一看到方正这群人,周围的蛊师们不由地目光停顿在他们的身上,议论的声音也不自禁地压低下来。 相对于大小势力,中洲十大古派中人,便宛若皇子行于平民当中的感觉。 “那个年轻人竟然穿着仙鹤门长老的衣服,我没看错吧?” “小声点,他可是五转蛊师,气息货真价实!” “大惊小怪什么,维持青春容颜的蛊虫又不是没有……” “快看那,是万龙坞的弟子和长老。” 下一刻,众人的目光又旋即被另外一群人吸引过去。 这群蛊师的数量,比仙鹤门还要多出一倍。有四位长老率领,弟子中也颇多精英弟子。 “万龙坞……”仙鹤门的长老看到,不禁目光微凝。 十大古派中的万龙坞,在最近可谓出尽了风头。原因都出在凶雷恶人的身上。 凶雷恶人,虽然只是六转蛊仙,但战力却极为出色。 闭关两年多,参悟出仙道杀招雷神子。而后破关而出,行走中洲,一路挑战无数蛊仙,胜利居多,平手很少,失败鲜有。 凶雷恶人越是胜利,势气就越盛,因为切磋赌斗的关系,也获得不少资粮,导致手中的雷神子数量,居然不减反增,如今已有了三头之多! 在没有雷神子傍身之前,凶雷恶人便已经有了战平七转蛊仙的骄人战绩。 现在有了三头雷神子,更是战力暴涨,甚至超越了一般的七转蛊仙。在他挑战的战绩当中,不少的七转蛊仙都败在他的手中。 以六转修为,战胜七转蛊仙,这是相当难得的事情。尤其难能可贵的是,凶雷恶人一而再,再而三地战胜七转蛊仙,一时间风头无两,所属门派万龙坞也是名声大涨。 乃至于,整个中洲蛊仙界都开始隐隐认可——凶雷恶人为当代中洲六转战力第一人的位置。而万龙坞某些好战的长老更是振奋,直接喊出凶雷恶人就是下一个石磊,下一个凤九歌的口号出来。 凶雷恶人听闻之后,立即回信呵斥:“石磊也就罢了,凤九歌大人却不是我能比得上的。以后这种话少说!” 言下之意,石磊还是可以叫板的。 仙猴王石磊是战仙宗的七转蛊仙,战力十分突出,但始终被凤九歌牢牢压在下方,不得翻身。 凤九歌这个变态,数千年都难得一出,中洲十派已经被他打得不服不行,又敬又畏。 一连串的挑战胜利,助长了凶雷恶人的气焰,开始公开叫板石磊。 战仙宗中人自然极为不忿,但偏偏性情暴躁直接的石磊,却是古怪地保持了缄默。 如此一来,反而更增加万龙坞的气势,觉得石磊面对凶雷恶人,已无应对的把握,当起了缩头乌龟。 当然,只要稍微熟知各种内情的人,就知晓凶雷恶人的叫板,不过是万龙坞对战仙宗的试探。战仙宗发现了繁星洞天,又发现了其中蕴藏着的星宿仙尊的梦境,已经暗中攻略经营。因为要四下抽取蛊仙战力,这番大动作已经被其他九派隐隐察觉了。 但这些背后的秘密,往往只有蛊仙一级才会知晓。 所以万龙坞的这群长老弟子,见到方正一行人时,显得相当的趾高气扬。 “哦,是仙鹤门的人呐。” “呵呵呵,你们这次来干什么?坐看你们的长老是如何失败的吗?” “没有用的,我们万龙坞的龙头大人,一定是最后的获胜者,这点毫无疑问!” 万龙坞的蛊师们,一开口,就展开冷嘲热讽。 中洲十大古派之间的竞争,尤为激烈,双方并不对付。 尤其是仙鹤门已经孱弱很久,强势起来的万龙坞中人,更加轻视仙鹤门。 仙鹤门的弟子们不由大为憋气,但却反驳不得,保持沉默和万龙坞一群人擦肩而过,最终坐在安排好的位置上。 “嘁,一群孬种。”有人不屑。 更有人嘲笑:“哈哈哈,果然不愧是仙鹤门的风格啊。” 仙鹤门一行人,脸色更加难看几分。 旁观者见此,生出许多疑惑,有人便问:“仙鹤门、万龙坞同为十大古派,为何万龙坞这么嚣张?” 当即就有人回答:“十大古派中,也有强弱。仙鹤门弱于万龙坞,这基本上是公认的。除此之外,就是万龙坞在这一场的参赛蛊师,实在太强大了,就是那个号称火工龙头的炼道蛊师!” “什么?火工龙头竟然是万龙坞的蛊师,他不是散修吗?” “嘿嘿,你没看电语宗挖出来的情报吗?这位火工龙头,早年触犯了门规,结果被万龙坞扫地出门。这一次参加炼蛊大会,就是要夺得名次,回归万龙坞的!” “原来如此。据说这位火工龙头,已经有了炼道宗师的境界!这样的人物,居然也要眼巴巴地请求回归万龙坞,中洲十大古派的号召力真是巨大啊……” 而在仙鹤门这边,方正和同行的长老也在悄悄议论。 方正问道:“不知道这场比试,我派的炎堂长老获胜的可能有多少?” 方正炼蛊实力不行,好不容易经过集训,险险地通过四道试题,成功报名。结果却在第一轮,就惨遭淘汰了。 好在这样的大比试,是最为公开的比试,不禁任何外人观看。 方正又是仙鹤门长老,身份可谓高贵。这次炎堂长老参赛,他吃了对方这么的酒菜,于公于私都要过来观看,为炎堂长老打气的。 方正这么一问,坐在他身旁的仙鹤门长老眉头又深皱一分,唉声叹气地道:“方正长老,你也知道咱们的炎堂长老,主修的是炎道,炼道不过兼修而已。而对方火工龙头,却是主修炼道,兼修炎道。这个差别就大了。” 方正仍旧不太明白,又问:“即便如此,依照炎堂长老的炼蛊造诣,取得前三名,应该也是可以的。” “唉!”仙鹤门长老摇头苦笑,“方正长老你不了解,炼蛊大会过了第七场,之后的赛制都是单人获胜的残酷淘汰制。你眼前的这个偌大的驱邪派比试场,只有一位蛊师能够胜出,晋级下一场。” “什么?竟然是这样!”方正震惊了一下,几个呼吸之后,他反应过来,到底是挫折经历多了,心思灵变起来,“既然对手这么强大,那么炎堂长老为什么不去另外的比试场地呢?这炼蛊大会可没有禁止参赛者乱窜啊。” “方正长老,你这么想也是对的。毕竟能进一步,做些撤退也是战术上的胜利。但可惜的是,其他的比试地点也有炼蛊强者占据啊。而且……将炎堂长老安排在这里,也是仙鹤门高层的决定。”说到最后,仙鹤门长老故意压低了声音,悄悄地说。 方正悚然一惊,他此时若还不明白,就是傻子了! “原来仙鹤门高层已经将炎堂长老,作为弃子,目的就是试探火工龙头的能力吗?” 恍惚间,他又想到师傅天鹤上人,曾经跟他分析的话——炎堂长老在仙鹤门被孤立,所以才请你喝酒,想和你结成政治同盟啊。 “正是因为被孤立,所以才被选为弃子的吗……炎堂长老心中恐怕充满了不甘吧。若是我哪天被当做弃子呢?” 一念及此,方正的脑海中忽然又浮现出他身处血池,浑身长满鲜血藤蔓的惨痛画面。 呼! 噩梦般的记忆再次浮现,方正不禁浑身一震,倒吸一口冷气。 “你怎么了?”身旁的那位长老,关切地问道。 “没什么。”方正伸手抹了把额头,一时间内,手掌上竟沾上一层薄薄的冷汗。 他不敢多想,心中慌乱又彷徨。 而这时,同门长老的声音又在他的耳畔响起来:“参赛者都一一入场,这场比试要开始了。” 方正连忙抬头望去,只见一百多位蛊师,缓缓踏入场中。 方正很快发现了仙鹤门的炎堂长老,后者面无表情,但目光中却是流露出愤慨和无奈。 而一身赤袍的火工龙头,却是一脸倨傲模样,四下扫视,毫不掩饰对周围竞争者的不屑和鄙夷。 “一群弱鸡,这场我赢定了。快点开始罢。”火工龙头不以为意,哈哈大笑,公然催促驱邪派的主持长老。 周围炼道蛊师,却不敢反斥,摄于火工龙头的强大实力。就连仙鹤门的炎堂长老都捏紧双拳,一脸怒意,竟也是默不作声。 “万龙坞必胜!必胜!!” “火工龙头大人必胜!” 万龙坞的一群人,像是打了鸡血,兴奋地高呼起来。态势嚣张,周围的观者却只能静坐,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发生。 “可恶,真是太可恶!”方正到底是少年心性,口中咬牙,心中郁愤,“可恨我实力不足。真希望这个时候,能有个人出现,将这个火工龙头击败下去,把万龙坞这群人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啊。” 仿佛是应和他心底的希望,一个身影悄然出现。起先并不引人注意,但当他踏上场地时,无数道目光旋即投注过来。 黑袍。 面具。 五转魔修…… 是方源! 他怎么来了? 全场一静,旋即大片的哗然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