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节:失败是有价值的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六节:失败是有价值的

?中洲,天庭。 晴空万里,光明万丈。白玉雕琢的宫殿群,散着晶莹的光。 八转蛊仙监天塔主,缓缓地推开议事厅的大门。 他拄着拐杖,走进大厅。 一时间,大厅中坐着的二十多位蛊仙意志,纷纷转过头来,看向他。 “监天塔主,这一百年来麻烦你了……” “完成宿命仙蛊的这一段修复,就请您沉眠吧。天庭需要您这样的元老坐镇。” “这一次的炼蛊大会,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状况吧?” 蛊仙意志们打破沉默,纷纷开口。 监天塔主睁开浑浊的双眼,缓缓扫视一圈后,将目光定在坐在高位上的一股意志。 下一刻,监天塔主开口:“炼九生,你该苏醒了。这一届的中洲炼蛊大会已经快要进入尾声,要修复宿命,还得有一些准备。” 炼九生的意志点点头,缓缓站起身来。 然后,他开口:“要修复宿命,单凭我和监天塔主二人可不行,还需要两位八转之力。不知哪位同道可以出手?” “我的本体正在镇压落天河中的太古荒兽群,不能出手。” “我的肉体沉睡虽然够久了,不过魂魄还在研究九转仙蛊方,目前已经到了关键之处……” “我来吧,或许这次苏醒,能够再遇到几股地底深处的幽沉风。” 意志们一阵交流,最终有两股意志决定苏醒。 “那就这样罢。”炼九生意志向监天塔主点点头,旋即一飞冲天。 伴随着他的,还有其他两股意志。 这三股意志飞上高空,直入天门,旋即消失不见。 监天塔主转身离开,在他背后,议事大厅的门再度缓缓闭合。 三天后。 中洲,毛脚山。 四道身影,突兀地出现在毛脚山的上空。 他们尽数将八转蛊仙的气息都收敛起来,俯瞰着脚下的山。 正是来自中洲天庭的四位蛊仙! “毛脚山……”白发少年模样的炼九生唏嘘不已,感叹道,“不知不觉间,中洲又过了一百年啊。” “快开始吧。这一次醒来,时间较紧,我还有不少事情要做的。”赤眉绿瞳的碧晨天催促道。 “也好,那就由我先来出手罢。”白沧水是四位中仅有的女仙,她双手一伸,顿时方圆千里都渐渐飘起白雾。 紧接着,碧晨天陡然瞪眼,眼中暴射出两道璀璨光柱,直射毛脚山。 这毛脚山看似普普通通,山体矮小,资源匮乏,就连周边的中小型势力都懒得占据。但在此刻,被碧晨天的招牌仙道杀招照射,却显现出神异来。 空气剧烈波动,产生无数涟漪。 整个毛脚山产生微微的震颤。 碧晨天发出来的仙道攻伐杀招,本是威力恐怖,此时却毫无效果。 监天塔主第三位出手,旋即是炼九生最后出手。 四位八转蛊仙各出一次手,但还远远不够。蛊仙们却早有预料,于是第二轮、第三轮不断出手。 最终达到第六轮时,炼九生轻喝一声,打出关键一击,终于量变引起质变,产生了效果。 毛脚山在原地消失不见,一片福地展现在四位蛊仙的眼前。 “这就是承载不败传承的不败福地了!”炼九生感慨道。 碧晨天看了几眼,笑道:“失败凡蛊比上次更多,看来中洲炼蛊大会的规模,是越来越大了。” 白沧水则取出手帕,擦擦满头的汗渍:“每次打开这里,都要费这样大的力气。炼九生,你就不能把这处福地彻底攻略了么?” “难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片福地的主人,可是刁难过人祖的炼道大能呢。”炼九生叹息。 监天塔主点点头:“天庭已经攻略这片福地数千年,也只能从中提取三十道不败道痕。不败传承每一次积累到顶,一共会有三十六道不败道痕。我们提前取走三十道,还剩下六道道痕,只能留给那些参加大会的比试之人,就算是想要去夺,也夺不去。” 炼九生附和道:“这片福地分外特殊,浑圆一体,根本就没有门户。并非我等蛊仙破不了这个福地,但强行毁去,却难以重现这片福地的绝妙。投鼠忌器之下,只能如此施为。要攻略这片福地,不仅是需要炼道蛊仙,还需要律道的大能相互配合。可惜不管是炼道,还是律道,能修炼到八转,都是少之又少。” 四人沉默一阵,监天塔主开口:“好在这次修复了宿命仙蛊,就可现出五成威能。比较之前,就有了质变!今后就可以搜索出更多的宿命逃犯,加速修复仙蛊。” “说起来,这次的逃犯发现几人?已经着手处决了吗?”碧晨天问道。 监天塔主回答:“是发现了几个,南疆、北原那里鞭长莫及,中洲这边的两位已经正在处理。” 《人祖传》中记载,人祖攀爬巨树,走出了平凡深渊,却留下了他的女儿森海轮回。 人祖想要施救,但无法可想。 他已经成就不凡,无法再进入平凡深渊。 人祖见在这里转圈,终究不是办法。便决定再次启程,外出寻找拯救大儿子太日阳莽,四女儿森海轮回的方法。 他再次启程,开始了他的人生之路。 这一天,他在路上碰到一位毛民。 毛民拦住他,显得很高兴:“人祖啊,我找得你好苦啊。” 人祖很奇怪:“我不认识你,你找我干什么?” 毛民便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人祖啊,我是天下毛民的头领,炼蛊的造诣无毛民可比了。但是我最近炼蛊遭遇了困难。我想炼出成功蛊,但却无法确定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。” 人祖本来想继续赶路,但他暗想,若是这位毛民头领真的炼出了成功蛊,那我借助这只成功蛊,不就能救出大儿子或者四女儿了吗? 于是人祖便停下脚步,和毛民沟通:“那你找我,是要干什么呢?” 毛民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只蛊来。 这只蛊像是平凡的小石头,用厚厚的绒毛包裹着,毛民说:“我不敢碰它。若它是成功蛊,也就罢了。若是失败蛊的话,我一碰它,我就会彻底迷失自己。但是人祖啊,你不同。你能走上独属于自己的人生路,就证明你拥有了自己蛊。一旦有了自己蛊,你就算碰到失败蛊,也不会迷失自己。所以我想请你帮我鉴定一下。” 人祖心中喜悦:“原来如此。我可以帮助你,不过若是成功蛊,请你把它交给我。我正急着用。” 毛民说:“行啊!这没问题。” 人祖便伸出手来,接触眼前的蛊虫。他向这只蛊虫许愿:“请将我的四女儿森海轮回带到我的身边吧。” 下一刻,蛊虫碎裂开来。 “失败了。”毛民表情沮丧,“看来我炼出来的是一只失败蛊。” 人祖身上的勇气蛊飞了出来:“人祖啊,你太失败了。我要离开你。” 说完,勇气蛊就离开人祖,飞走了。 毛民这时却振奋起来:“不过没关系,我还可以改良蛊方。人祖啊,你等一会走,我再炼炼看。” 人祖想要追赶勇气蛊,让它回来,但人祖更想要成功蛊,去救自己的儿女。 他想了想,还是决定等候毛民头领,看着他炼蛊。 毛民炼出第二只蛊,交给人祖检验。 人祖摸上去,许愿,蛊虫又碎了。 “这只还是失败蛊啊。”毛民大喊,十分懊丧。 人祖身上的信念蛊飞了出来:“人祖啊,你太失败了,不值得我留恋。” 说完,信念蛊也离开了人祖,飞走了。 人祖跺脚,想要去追,但毛民拉住他:“不要着急,不要着急,我想通了,这一次一定能炼出成功蛊来的!” 人祖见信念蛊已经飞得很远,自己追不上了,便叹了一口气,说:“毛民啊,你快炼吧,我最后一次相信你。” 毛民第三次蛊虫,结果仍旧是失败蛊。 于是力量蛊也飞出来:“人祖啊,你太失败了,你不配拥有我。” 说完就走,人祖满嘴苦涩,知道追也没用,只能望着力量蛊飞走。 但就在这时,他心中的自己蛊忽然飞了出来,一口咬住力量蛊。 力量蛊惨叫一声,被咬下一块,不由跑的更快了。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。 人祖、毛民看得目瞪口呆。 自己蛊悠悠飞回,骄傲地对人祖道:“任何的失败都是有价值的,人祖啊,我经过屡屡失败,吸取失败,变得强大。刚刚咬了一口力量蛊,从今以后,你就有属于自己的力量了!我其实还可以更强大,吞吃任何的蛊虫,拥有它们全部的威能!” 人祖震惊。 毛民头领则拍着大腿喊叫起来:“我知道如何炼制成功蛊了,就是通过失败啊。失败的越多,我离成功就越近!我懂了,我明白了。” 他一边欢呼,一边飞奔,也离开了人祖。 …… 根据天庭蛊仙的考证,这座不败福地,便是毛民头领之物。毛脚山,便是毛民头领曾经的落脚之地。 这位毛民头领死后,留下一道传承。 收集他人的失败,炼成失败凡蛊。凡蛊积累够多,便能凝聚成功道痕。 天庭发现之后,将其大半攻略,以此为基础发扬光大,催动中洲炼蛊大会,帮助不败传承迅速积累失败凡蛊。再用提取出来的成功道痕,来修复宿命仙蛊。 这便是一切的因缘由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