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节:血道魔威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八节:血道魔威

?这事情有些麻烦。 让一个人效忠,其实有很多非常规的方法。蛊师世界,从来不缺乏这种手段。比如奴道,就专门擅长处理这种难题。 但要将方正炼成血神子,这些方法却不行。血神子相当于另一种生命,在转化的成功的那一刻,施加在方正原本身上的手段,都会失效。方正的本心本意,将决定血神子。 血神子的强大,是完全可以预见的。 因为从血神子借鉴而得的雷神子,威能就极为不俗。凶雷恶人不过六转修为,如今依仗三头雷神子四处挑战,声望节节攀升,许多七转蛊仙都败在他的手中。 血神子也类似,是蛊仙级的战力。多一个,就是二打一。多两个,就是三打一。数量再多一点,就是群殴了。 方源如今只是仙僵,自身修为提升不上去,就用数量弥补,也是一个暂时的出路。 一切的梦想、企图、野心,都以生存为前提。 一朝毁灭,全数成空。 血神子可以极大地提升方源的战力,方源又是血道宗师。若是哪天事有不谐,方源被到处追杀,实在不行也就只能重修血道这个老本行了。 宙道、智道、血道……方源生性谨慎,凡事都会做几手准备。他永远也不会嫌弃准备过于充分。 当然目前情势,还不算太糟糕。 “调教方正,不是速成的事情,可以慢慢来。就算仙鹤门再给他洗脑,以我的手段,只要花费精力下去,必定有达成目标的那一天。” “如今胆识蛊、长恨蛛的贸易都建立起来,只待以西漠萧家为翘板,获得交易令,便可将龙鱼、幽火龙蟒两份生意,正大光明地挤进西漠了。到那时,将堪称日进斗金!” “现在还是以炼成变形仙蛊为首要目标。主要的对手已经被我淘汰的差不多,挤进前六基本稳妥。唯一的变数,则在凤金煌身上。” 方源思考目前的局势和发展计划。 凤金煌因为败给方源,反而提前知晓了梦翼仙蛊的真正用法。她通过仙蛊,探索梦境,炼道境界已经达到准宗师的地步。 探索梦境的确是蛊师境界提升的最佳捷径。 凤金煌有仙蛊傍身,又有其母白晴仙子全心全力的呵护,炼道境界提升速度,简直快得令人发指! 方源积累了五百多年,才有炼道准宗师境界。凤金煌短短时间,就赶上了他。 方源前世五域乱战,烽火连天,形成一个超绝大时代,波澜壮阔,无数英雄豪杰从草莽低层中崛起,叫人瞠目结舌。 除了五域开战,秩序动荡之外,梦境是最主要的原因。 梦境虽然艰难凶险,但若能探索成功,就能直接提升底蕴。这是一种极其巨大的机遇,造就了无数的草根。 很多时候,豪杰枭雄只是欠缺一个发展的机遇而已。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方源也暗中搜集了不少凤金煌参加大会炼蛊的情报。 起初她的手法还比较生涩,但经历这么多场历练之后,她迅速成长,堪称方源的一位劲敌。 方源熟知大比的考题内容,所以他的实力被外界普遍高估。但和凤金煌的赌斗,却是未知的,前世根本没有发生过,就不在方源的重生优势的范围内了。 “凤金煌的问题还须注意,如果处理不当,兴许还会错过不败传承。但跨过之后,却可借助这次宝贵的机会,一次性地将变形仙蛊炼成!” 方源也知道不败传承的不少秘辛。 前六名,将会被奖励六道成功道痕。会在当场,直接印刻在蛊师的身上,外人根本没法抢夺。 但说是不败,并非“肯定成功”。 身上的成功道痕,只能排除掉蛊虫炼制过程中的失败概率。 炼制蛊虫,总会有失败的可能。哪怕整个过程中,一丝人为的错误都没有,也会莫名其妙的失败。 这就是失败概率。 比如方源在炼蛊大会第二场时,在飞霜阁中炼制十只鬼火蛊。他没有任何失误,但其中一只鬼火蛊就无故毁灭了。 还有在和方槐的争斗时,蓝孔雀头颅融入雏形蛊虫上时,也莫名失败。整个过程中,方源操纵火焰是没有丝毫错失的。等到后来,他炼成了蛊虫,前后手法一模一样,没有变化。 为什么会有这种失败的概率,众说纷纭。 最主流的一种说法是法则道理。 蛊是天地真精,为什么能有种种玄妙威能呢?就是因为它的体内蕴藏着天地自然的道理。凡蛊中藏着道理的碎屑,仙蛊中存着道理的碎块。 炼蛊就是将这些道理碎屑合而为一,形成更多的道理碎屑。或者逆炼,将较大的道理碎片分解开来。 因为牵扯到道理碎屑,所以总会有些情况,这些道理总会有细微的不同之处,导致炼蛊时,并不如蛊师所愿的那样相互融合,而是碰撞抵触,最终导致炼蛊失败。 方源也接受这种说法,认为很有道理。 道理碎屑越小,特性就越少,便越容易相互结合。这就是为什么凡蛊转数越低,越容易炼成。 道理碎屑越大,区别于其他碎屑的特征就越多,就越难结合。到了仙蛊级别,道理碎块特性十足,形成唯一。所以仙蛊唯一,炼制仙蛊也变得极难成功。 不败传承奖励的成功道痕,就是消除失败概率。一道成功道痕,最多也只用用于六转仙蛊。到了七转、八转、想要成功,需要的成功道痕就绝不止一道了。 但是如果炼制过程中,方源出现手法上的重大失误,炼制仙蛊也会失败。 如果手法没有失误,失败概率也被成功道痕完全抵消,但要炼制的仙蛊已经存在于世上。那么在最后关头,整个炼蛊仍旧会无故失败。 仙蛊唯一,既然已有仙蛊存在,那么就表示特定的道理碎块已经被凝聚出来了。想要再凝聚相同的道理碎块,这是绝不可能的。 至于方源要炼制的变形仙蛊,还没有听说有蛊仙掌握。 当然方源也根据前世记忆,以及今生收集来的情报,利用智道手段推算过,变形仙蛊存在的可能很小。 若真是存在,方源也没有办法,最终失败也只能自认倒霉了。 这正是炼蛊的残酷之处,同时也是精彩之处。 中洲,真阳山脉。 凶雷恶人从高空缓缓地落下,他伫立峰巅,遥望对面的山峰,在那里早已站着一位魔道七转蛊仙。 “凶雷恶人,你既然要挑战我,没有像样的赌注,我是不会出手的。”魔道七转蛊仙开口道。 他中年模样,劲装武服,披着赤红的大氅,身材雄壮。姓丹名乔,号称烈魔仙,主修炎道,凶名广传。 “哈哈哈。”凶雷恶人大笑,“烈魔仙,你不愧是魔道蛊仙,凡事都认利讲益。你是一个强大的对手,所以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三千斤的扶桑树枝。” “什么?三千斤的扶桑树枝……”丹乔顿时意动,凶雷恶人开出的价码,直击他内心最深处。 烈魔仙丹乔不由冷笑三声:“看来你此行做了不少准备,打探出我急需扶桑树枝炼制仙蛊。好,我若输了,就给六百缕二九雷霄气。签订契约罢!” 两人都是干脆利落,雷厉风行之人。 定下挑战的契约后,便直接开战! 火鸦灭世! 烈魔仙丹乔大手一挥,万千火鸦飞舞飚射,漫天盖地,掀起无边火海。 电龙炼狱! 凶雷恶人磔磔大笑,双掌前推,爆发百千雷电。霹雳电闪,汇聚电龙数百条,向前狂冲。所到之处,山崩石碎,威力恐怖。 电龙和火鸦绞杀在一起,打得方圆数百里都是赤红的火光,以及湛蓝的电芒。 轰轰轰…… 爆炸声不绝于耳,烈魔仙丹乔和凶雷恶人身形如烟,速度极快,在火海电狱中对撞数次,猛烈交手。 双方没有任何的试探,接连打出强力手段。 凶雷恶人既然将烈魔仙丹乔当做挑战对手,想要在他身上刷声望,早就收集了对方的情报。 反之丹乔既然答应凶雷恶人挑战之事,也是准备充足,对凶雷恶人十分了解,有着取胜的信心。 片刻后,烈魔仙连出三个不同的仙道杀招,打得凶雷恶人抬不起头来。 丹乔可以说是凶雷恶人出关以来,挑战的最强对手。不管是修为,仙元,还是身上的道痕,都要多于凶雷恶人。 凶雷恶人落入下风,却不惊慌失措。 这种情况,早已在他预料当中。事实上,他在之前挑战那些七转蛊仙,也落入下风。 毕竟他的修为才是六转。这也是越阶挑战出现的正常情况。 “哈哈哈,这火真是带劲!”凶雷恶人忽然昂首大喊,眼放电芒。他雄躯一震,三道电影倏地从他仙窍中飞出,袭向烈魔仙。 雷神子! 身怀雷道道痕的雷神子! 三头蛊仙级的战力! 烈魔仙连忙后退,凶雷恶人趁势反击,将战局扳回。 交战半个时辰,激斗如火如荼,事关庞大赌注和声名,不管哪一方都不愿轻易放手。 剧烈的仙元消耗,让双方都心疼不已。丹乔不耐,忽施辣手! 他蓄谋已久,凶雷恶人躲闪不及,只得硬拼。 轰! 剧烈的爆炸中,凶雷恶人吐血飞退。 “败吧,大炎魔真身!”丹乔忽然化作一个火焰巨魔,速度极快,追杀过来。 转眼间,炎魔已欺近凶雷恶人。 “不,我不会败!雷神子,给我自爆!!”危难之际,凶雷恶人被激出凶性,竟悍然自爆了一头雷神子! 轰隆隆!! 雷神子自爆,掀起无边的声浪,范围内的三座山峰被顷刻依凭。 凶雷恶人、烈魔仙丹乔双双重伤,神色萎靡,战力暴降。 “有趣,都拿命来吧!”忽然间,一道血光飞出,形成战场杀招,将两败俱伤的双方罩住。 “宋紫星?!”丹乔认出这个杀招,不禁大惊失色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