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节:围杀宋紫星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九节:围杀宋紫星

?血、血、血! 天上是血云,地上是血海,四面八法是血光。 这是宋紫星开创的招牌战场杀招——血屠苏,中洲之内独一无二! 宋紫星报复心理极强。当年,他在一次探险中,被屠苏城的蛊仙抢了好处,因而创下这个战场杀招后,就前往复仇。将整个城池化为乌有,城中的两位蛊仙都杀掉。 复仇成功,宋紫星感到快意舒畅,在屠苏城的废墟上空,印刻下血字:报仇一年都嫌晚,今日我来血屠苏。杀人留名者——宋紫星。 从此之后,他的这个战场杀招就取名为“血屠苏”了。 是以,看到这样的情景,烈魔仙立即认出是宋紫星出手。 果然下一刻,一道人影,从高空缓缓降临。 宋紫星一身宽大的血袍,却难掩挺拔如枪的身材。脸色苍白,鼻梁高耸,眉目阴沉狠利如鹰如鹫。 随着他的降临,血海掀起万千波涛,血云翻腾如龙似蟒。 周遭血光冲天,耀人眼目,衬托得宋紫星仿佛是天地主宰,日月魔神。 “宋、宋紫星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猎魔仙丹乔仰望着宋紫星,脸色苍白,一副惊怒交加,又害怕惶恐的样子。 “我如何不能在这里?”宋紫星微微转头,看向丹乔,他的脸上微微带笑,目光中充斥杀意,“丹乔,当年我败于凤九歌之手。你企图落尽下石,暗算我,将仙道杀招轰在我背上。你给我造成的伤疤,我一直故意留在后背。这笔账我放在心里,暗暗蕴藏。你躲进真阳山脉里,我找不着你也就算了。但你居然还敢接受凶雷恶人的挑战。呵呵呵,所以今天我来,就是要和你算算旧账。” 好汉不吃眼前亏,丹乔喘息着,决定认怂:“宋紫星大人,我愿意向你赔罪!” 他是堂堂的七转蛊仙,居然不战就低头。 宋紫星堪称魔威浩荡,和石磊齐名,战绩赫赫。早在万龙坞时,就已经名传中洲。后来他叛逃,万龙坞追杀他,陆续派出八位蛊仙,反叫他杀直接杀了四个,打残三个,打退一个。 此战震惊中洲,宋紫星扬长而去,逍遥法外。万龙坞一度萎靡不振,声威大降,连仙鹤门都比不上。在十大古派中,沦为垫底。直至如今,凶雷恶人出关,才有些重振雄风的迹象。 当然,宋紫星也不是没有战败过。 最出名的败绩,就是和凤九歌交手。 凤九歌只出了三招,宋紫星溃败不敌,落荒而逃。 不过这个败绩,丝毫没有堕了宋紫星的威名。因为对手是凤九歌,他却能逃得一命,更叫人不敢小看。 事实上,魔道蛊仙几乎都擅长跑路。宋紫星在这方面,更是尤为突出。 “哈哈哈,赔罪?”听到烈魔仙的话后,宋紫星的脸上浮现出嘲讽笑容,“你若早这样识时务的话,我也不会追杀得你躲进真阳山脉里了。” “大人请说吧,只要能获得大人的谅解,在下愿意付出。”丹乔闷声道。 “想要获得我的谅解,其实也很简单,就把你的命交给我吧。”宋紫星轻飘飘地道。 丹乔猛地抬起头,神情惨然,语气悲愤:“宋紫星,你就真的不放过我吗?” “放过你?呵呵,呵呵呵!”这位魔道巨擘仰头大笑,“我宋紫星睚眦必报,屠苏城蛊仙抢我的东西,我就灭他全族,杀光全城。你当初可是暗算我,我直接杀了你而没有折磨你,已经是给你的恩赐了。你还不满足吗?今天必死无疑!” 说到这里,他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凶雷恶人:“哦,对了,还有你。你不是扬言要挑战我吗?我现在就在这里呢。” 语气戏谑,像是猫抓耗子。 凶雷恶人正极力治疗,刚刚的爆炸让他伤的不轻,正在动用手段,闻言抬头:“宋紫星,你本是我万龙坞的蛊仙,按辈分还算是我的前辈!挑战你,是我必须走的路。不过今天,既然是你寻仇而来,我也不掺和此事了。你放我出去,否则我就自爆雷神子,自己打出去!” “哈哈哈,你那仙道杀招雷神子的确玄妙,自爆威力十足,倒是可以破除我的血屠苏。但那又如何你?你逃得了吗?你好好想想,你的撤退手段可比我的血虹闪更快?” 宋紫星傲然一笑。 他看似废话,实则是句句诛心,意图打击这两人的斗志。 但下一刻,宋紫星脸色微变,望向凶雷恶人的目光陡然阴沉下来,轻喝道:“不对!依你的性格和立场,怎么会临阵退缩?” 凶雷恶人论演技,到底还是不如魔道蛊仙丹乔的。 在宋紫星的眼中,顿时发现了破绽。 一时间,宋紫星心脏砰砰乱跳,心血汹涌,宛若浪潮狠狠地冲击血管,拍击心脏内壁。 这是他的仙道杀招——心血来潮! 虽然是血道手段,却可以模拟智道,为宋紫星测算凶吉。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,袭上宋紫星的心头。 “这是个陷阱!!”宋紫星低吼一声,就要离开。 电光锁! 熔岩链! 就在这时,刚刚还打生打死的凶雷恶人、烈魔仙丹乔,居然联手起来,一齐杀向宋紫星。 宋紫星冷哼一声,脚下方的血海冲天而起,掀起赤色狂澜,惊涛骇浪。 巨大的血浪架住电光和熔岩。 而他宋紫星整个人化作一条血虹,刹那间消失在原地。 这是仙道移动杀招血虹闪,速度惊人的快,一下子就飞出战场杀招血屠苏。宋紫星十分果断,甚至连构造战场杀招的血道仙蛊都不要了,直接飞出,急欲撤离。 几个呼吸之间,血虹就飞越了数千里的距离。 血虹忽然消散,宋紫星在高空中显现出身形。他望着脚下不变的山峦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:“不对,这只是幻境!” 他心思电转,危险感觉越发强烈,这一定是对方的埋伏后手。 他连忙折身向后,企图重掌战场杀招血屠苏。 但这个时候,整整十六位蛊仙陡然出现,磅礴气息,喷涌而出。 他们一齐出手,十六道仙道杀招,轰然打向宋紫星。 轰轰轰…… 绚烂的光辉,照耀在每一位蛊仙无情冷酷的脸上。 光辉散去,现出狼狈万分的宋紫星。 他满脸灰黑,原本的血红大氅残破不堪。 他身上的缭绕着一层血甲,惊怒交加地望着周围:“这是天莲派的幻景园!好大的手笔,连仙蛊屋都带出来专门对付我。还有你们,中洲十大古派都联手了?” 宋紫星惊怒的同时,也有巨大的疑惑。 他成为魔道蛊仙,东藏西躲,并没有过于嚣张。最近这段时间,他也没犯什么大案。怎么惹来这么多人对付自己? 但很快,宋紫星明白过来:“能让中洲十大派,都一起出手,看来应当是天庭的命令了。” “不错,宋紫星你也是明白人。凶雷师弟行走天下,四处挑战,实则是智道蛊仙布局,专门引你上钩。凶雷师弟的雷神子脱胎于血神子,你一直觊觎这张仙蛊方。再加上烈魔仙是你的仇人,终于把你的引诱出来了。” “不过你也真的谨慎小心。早就跟在凶雷恶人身后,一连窥视了他十几场的挑战,都没有出手。直至凶雷恶人不惜自爆了一头雷神子,才终于引诱成功。” “呵呵呵,你是真不好抓。为了引你现身,我古魂门、天妒楼、灵蝶谷三位智道蛊仙联手,干扰你的仙道杀招心血来潮。才让你没有提前察觉出危险。” 领头的三位七转蛊仙一人一句,慢悠悠地说道。 其他的十三位蛊仙,却都是六转。 此刻早已有人按捺不住,冲了上去:“宋紫星,你杀我大哥,辱我嫂嫂,我今日要把你抽筋扒皮,哇呀呀!” “宋紫星,今日你必死无疑。我要为孙家七百三十口报仇雪恨!” 宋紫星作恶多端,苦主无数。但能有实力向他报仇的人,却是少之又少。很多蛊仙得罪了宋紫星,终日活在恐惧当中,害怕哪一天宋紫星忽然杀来,进行报复。 血龙宋紫星的复仇欲望,强烈的众仙皆知。 烈魔仙就是其中一个,被宋紫星追杀,不得不躲进真阳山脉当中。也是宋紫星逼得他太紧,使得这位魔道蛊仙,愿意和凶雷恶人等演了一场最逼真的戏。 八位六转蛊仙,围攻宋紫星。 来自中洲十大古派的蛊仙,则停留在高空,形成巨大松散的包围圈。 已经和宋紫星交火的那些蛊仙,却多是散修。这些人被十大古派联络起来,都和宋紫星有着深仇大恨。 宋紫星这些年作案,都是专挑小门小户下手,尽量不和中洲十大古派为难。但奈何他最近成了逃脱宿命之人,杀掉他对修复宿命仙蛊有不小帮助。天庭一下令,中洲十大古派尽管相互制约,也必须暂停明争暗斗,派遣蛊仙围杀宋紫星。 宋紫星左遮右挡,被牢牢压入下风。没有还手之力,只能选择逃跑。 他速度极快,血虹闪名传中洲,速度一起来,围攻他的散修蛊仙们竟然只能在他屁股后面吃灰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