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节:逃出生天 - 蛊真人

第二百节:逃出生天

?“宋紫星,你也有今天!” “你不是号称血龙吗?有种的就别跑。” 血虹闪速度极快,又灵活非凡,追杀的蛊仙们甩出杀招阻击,但效果不大,反而眼看着彼此间的距离越来越大。 不过仙蛊屋幻景圆,已经铺设下来,倒是不怕宋紫星逃脱了去。 场面变得有些古怪,一群人追着宋紫星,恨意绵绵,杀意如火,却够不着他。 “还真是像泥鳅一样滑溜啊。”中洲十大古派的蛊仙没有动身追击,反而抱臂旁观,时不时的丢出一些仙道杀招。 宋紫星还是极为危险的,叛逃万龙坞杀死追兵的战绩,恐怖得让人发麻。 所以中洲十派的蛊仙们提前邀请了不少散修加入,在他们的战斗计划中,这些散修蛊仙就是炮灰,检测宋紫星的手段,尽量耗费他的仙元储备。 没有仙元,哪怕宋紫星是血道蛊仙,战力也会下降的。 “这样下去不行啊,宋紫星一味地逃窜,根本逼不出他的底牌。”又看了一会儿,有中洲蛊仙开口道。 其余人也有不少皱起眉头的:“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宋紫星号称血龙,他那只戾血龙蝠可是七转战力呢,却从未放出来。到目前为止,他甚至都未真正出手过,只是逃窜。” “呵呵呵,怕什么?宋紫星已经陷入仙蛊屋幻景园里头。我们的这个埋伏战术,最大的弊端就是展开幻景园需要时间。现在宋紫星已经是瓮中之鳖,失败身亡是迟早的事情。” “不可大意啊。血道蛊仙不能以常理推断,或许他正在四处钻研周围是否有漏洞?” “难道他有什么强援?所以拖延等待?” 猜测间,众人的耳畔传来另外两位元莲派七转蛊仙的声音:“诸位还是出手吧,催动仙蛊屋耗费极大,事不宜迟啊。” 原来此行,连同凶雷恶人、烈魔仙丹乔在内,一共有二十位蛊仙围杀宋紫星。 凶雷恶人、烈魔仙丹乔是诱饵,两位元莲派的七转蛊仙,没有现身,暗中操纵着仙蛊屋。剩下的十六位蛊仙,则现身和宋紫星交战。 催动仙蛊屋,耗费仙元极其剧烈。尤其是像幻景园这种完整的仙蛊屋,比玄冰屋这种残缺仙蛊屋,耗费更多。就算是七转蛊仙也支持不了多久。 中洲十大派的蛊仙们受到催促,大部分蛊仙纷纷出手,参入战团。只留下三位七转在远处掠阵。 宋紫星仍旧逃窜,并不还手。 “早听闻这血虹闪如何迅速。今日一见,真的是叹为观止啊。” “居然比还我的云惊帆还快一线,几乎和紫霄雷翼差不多了。这是可排入中洲前十的移动杀招。” “不仅是速度,还有灵活性。如此腾挪转折,突直忽曲,各个方面都兼顾得很好。可惜了。” 三位七转蛊仙评价着。 他们都心生遗憾,像血虹闪这种优秀的移动仙级杀招,可遇而不可求,珍贵得很。若能得到,进退自如,逃跑时更可以救命! 但这时血道杀招,正道蛊仙们就算得手,也不好运用,除非是背叛正道,入魔道。 当初宋紫星叛门入魔,除了和门派有点矛盾之外,主要还是受不了血道力量的诱惑。 有中洲十派蛊仙的加入,宋紫星的情况变得越加不妙。 包围圈不断缩小,众人联手,就算血虹闪速度再快,也有极限。终究是被渐渐围困起来。 “魔头人人诛之,死吧!” “杀,杀了宋紫星!!” 终于将宋紫星困在狭小的中央,许多散修蛊仙接连出手,攻向宋紫星。 他们都不近身,远远打出攻击,宋紫星一直不出手,他们也很忌惮。 这些散修蛊仙当然都不是笨蛋,知道中洲十大派邀请他们埋伏宋紫星的想法。但就算是做炮灰,他们也认了。原因就是他们都和宋紫星有深仇大恨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 蛊仙也是人,也怕死。 若不是宋紫星逼迫太甚,让他们整天活在恐慌当中,也不会如此。 从这点上,也可看出凶雷恶人手中雷神子的优势。不怕死的蛊仙战力,还可以批量形成,这就很恐怖了。幸亏每一个雷神子的形成,都要耗费巨大代价。并且平时,还需要不少的财力去维护。 蛊仙们严阵以待,攻击打到宋紫星的身上。宋紫星尽力躲闪,奈何空间有限,被狠狠地击中。 一下子,居然被打爆,血液飞溅。 “不对!这不是宋紫星的真身!!”看到这一幕,众仙目瞪口呆,旋即认识到真相。 “小心宋紫星偷袭!” “他究竟是如何隐身的?我的侦察杀招居然发现不了?” “冷静,这是仙蛊屋幻景园内,他逃不出去的!他们小心搜索!!” 蛊仙们也都是经验丰富之辈,旋即冷静下来。宋紫星若是想要偷袭,根本找不到机会。 众仙各展手段,搜索得很快,却一无所获。 他们渐渐将目光集中在血屠苏上时,有人突然大悟:“糟糕!宋紫星根本没有出来,他的真身一直仍旧在他的战场杀招里面。凶雷恶人和烈魔仙丹乔危险了!!” 至始至终,宋紫星的战场杀招血屠苏就宛若一颗鲜红巨蛋,悬浮在空中。 众仙有意没有打掉这个战场杀招,一来注意力都被“宋紫星”吸引过去。二来也不想帮助凶雷恶人。他最近四处挑战,风光无两,为人也比较蛮横,中洲十派各有竞争,万龙坞内部也有,都想压压他的风头。三来从外部打掉血屠苏,也需要耗费仙元啊。 因此,血屠苏就被众仙“不小心遗忘”在脑后了。 究其根本,还是自恃强大,轻敌惹的祸啊。 众仙意识到自己都被宋紫星耍了一通,羞怒交加,齐齐攻向血屠苏。 血屠苏并非仙蛊屋,只是战场杀招,在猛烈的攻击中狠狠摇晃,剧烈震动。三个呼吸之后,宋紫星自动收回。 血屠苏坍塌,宋紫星哈哈大笑,化作血虹飞腾而出。 烈魔仙丹乔已经死亡,尸体被宋紫星一手提着。而凶雷恶人则重伤濒死,陷入昏迷。仅剩下一头雷神子,也是十分虚弱,环绕拱卫着凶雷恶人。 这要再迟一步,凶雷恶人恐怕也要遭了宋紫星的毒手了! 不过宋紫星也受了重伤,他的左臂齐肩而断。 战场杀招血屠苏隔绝天地,自成一界。并且宋紫星还有特殊手段,让凶雷恶人、丹乔难以向外传话求援。 宋紫星居然在众人围堵之下,还能把其中的烈魔仙丹乔杀了,还把凶雷恶人打得重伤昏迷。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! 蛊仙们睚眦欲裂,怒气升腾。 这事情要传扬出去,他们以后还怎么混? “杀,杀掉宋紫星!” “血龙该死,不能再留在世上。” “为民除害,伸张正义!” 一时间,蛊仙们纷纷出手,各种仙道杀招、战场杀招朝着宋紫星轰杀过去。 宋紫星无惧狂笑,血虹闪过,躲了大部分的仙道杀招。然后他高举手中烈魔仙的尸体:“谢谢你们送的大礼,现在还给你们!给我爆!” 血光冲天,惊天一爆。 众仙飞退,宋紫星身处在爆炸中心,身上血道道痕闪耀光泽,令他丝毫不受伤害。 幻景园剧烈震动,竟然真的被他炸得开一条缝隙。 血虹闪! 眨眼间,宋紫星就消失在原地,逃出仙蛊屋牢笼,脱离了蛊仙们的视野! “追,他中了我的仙道杀招,我有感应。” “堂堂的仙蛊屋,怎么会被炸出缝隙?!” 众仙咆哮,纷纷追出去。 元莲派的两位七转蛊仙收起仙蛊屋,加入其中。他们的脸色很不是难看:“是那头戾血龙蝠!宋紫星居然将它安排在外面,它撞上幻景园,主动自爆,和宋紫星里应外合,打出缝隙!” 戾血龙蝠是上古荒兽,战力相当于七转蛊仙。此等存在自爆,的确威力不凡。幻景园又只是两位蛊仙把持,爆炸时淬不及防,便叫宋紫星从绝境中硬生生地挣出一份生机来! 众仙自然就这样收手,咬牙奋起直追。 一场追逐战,在真阳山脉上演。 追兵阵容庞大,总共有十七位蛊仙(有一位万龙坞的蛊仙,留下来照看凶雷恶人)。 不过战斗进行到了这一刻,已经彻底脱离了正道蛊仙的掌控而,陷入宋紫星最擅长的节奏。 宋紫星身为魔修,最擅长的便是逃窜。 “不能直接出去,这片真阳山脉就是上佳的躲避地点!我丧失了戾血龙蝠,待我逃出去,这笔账一定好好跟你们清算!”宋紫星面容扭曲,损失惨重叫他心中滴血。 他在心中狠狠发誓,血虹闪忽的一折,陡然落入山峦之中。 真阳山脉中,自然生存着无数猛兽。 追逐战中,大量的荒兽,乃至上古荒兽被惊起,为宋紫星身后的追兵带来巨大的干扰。 宋紫星十分清楚:场面越混乱,才越有他混手摸鱼,逃出生天的机会! 三天之后的深夜。 月牙悬于夜空,一道黯淡的血光紧贴着地面,飞出真阳山脉。 铮! 忽然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,一道金钟虚影陡然落下,将血光罩住。 一位蛊仙现出身形,身怀伤势,怒喝:“宋紫星,你还往哪里跑?” 话音刚落,金钟内宋紫星消失,现出一只手掌,连着小半段的前臂。 “不好,这也是假的。真身在那一路!”蛊仙脸色骤变,连忙转身,飞向远方。 良久,一道身影从远处悄然接近。 来人正是方源,此刻他带着面具,浑身笼罩轻烟,小心翼翼地走到金钟虚影之前。 看着钟内的断臂,他露出喜色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