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节:赌斗凤金煌(下)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六节:赌斗凤金煌(下)

?这场赌斗,规定只能运用大会提供的炼蛊材料。虽然可以动用攻伐手段,以及炼道杀招,但是魂魄心神方面,诸如提神养魂的手段统统禁止。 这个规则,还是凤金煌提出来的,目的就是禁止方源在比试时使用胆识蛊壮魂。 魂魄和精神有着密切的关联。凤金煌此举是限制方源在这方面的优势,没想到比试过程中,反倒是她首先尝到了这个规定的苦头。 嗖! 忽然间,凤金煌小拇指一弹,射出一点金光。 金光速度极快,眨眼间,就到了方源的面前,直指方源手中的炼蛊火团。 这要被金光射中火焰,哪怕依方源之能,也只能宣告失败,承受反噬,重头再来。 但是。 如此重要的位置,方源如此谨慎的人,怎么可能不注重防守呢? 铛! 一声脆响,金光在火团的三寸位置,碰到无形的壁障,被挡了下来。 方源目光平静,手中的火团丝毫未受影响。 凤金煌发出攻势,被方源不动声色的挡住。 直到这次攻防结束,场下的蛊师们这才反应过来。 “灵缘斋的凤金煌首先发动了攻势!” “但被仙鹤门的方源挡下来了。” “刚刚那是什么攻击,速度好快!!” “凤金煌这次的选择有点失误啊,如此重要的地方,方源怎么可能不去重点防御?反而不如攻击方源身躯,使其受伤。” “嗯?快看,凤金煌再次用出了炼道杀招!!” 场下嘈杂一遍,不过场上却十分安静,将场外的一切杂音都隔绝。 “攻敌必救,然后趁着这个比较安全的时机,再用其他的炼道杀招吗?”方源瞟了一眼对面的凤金煌,心里冷笑,“看来你要拼全力了。不愧是凤金煌你啊,即便是年轻时候的你,也深知自己的长处和不足。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” 心中赞叹一句,方源却是按捺不动,仍旧按部就班地进行炼蛊。 凤金煌攻敌必救,耗费一次宝贵的出手机会,而自己趁机真正的催动第二个炼道杀招。 在两大杀招的辅助下,她炼蛊速度暴涨,渐渐将方源甩了下来。 没有方源在身后逼迫,凤金煌压力顿减,身心一轻,心中卸下一层枷锁,炼蛊速度又似乎快了一成。 这场赌斗,方源、凤金煌两人各有五次出手机会。 因为只是比斗,不是生死斗,每一次出手的威力都局限在一定程度。 第一次出手,只能动用一转蛊。第二次出手,动用二转蛊。以此类推,第五次出手,可以动用五转蛊。 同样的防守时候,也只能动用相应转数的蛊虫。 这又是限制方源的一点。 毕竟方源是仙僵,有仙道杀招万我,大手印盖下,凤金煌势必难挡。当然凤金煌身后有蛊仙双亲,身上定藏有仙元、仙蛊和蛊仙的情或意。方源若真要杀她,不大可能。 “这次是真的用出了炼道杀招齐头并进,大师姐遥遥领先了!”场下,孙瑶兴奋地叫喊道。 “是啊,可惜五次出手机会中,用掉了一次。不过这也是最经典的战术,终究决定胜负的,还是看炼蛊的成果啊。”秦娟望着场上,沉思着。 时间在流逝,方源越来越落后于凤金煌,但奇怪的是,他一点都不着急,似乎也没有赶超凤金煌的想法。 方源仍旧在用他的炼蛊手法,一只接着一只炼制单窍火炭蛊。 而凤金煌那边,已经开始炼制二转双窍火炉蛊了。 很快,场下又掀起一番赞叹的交流声音。 原来凤金煌又用了第三个炼道杀招,再次增速。 半个时辰之后,凤金煌主动进攻方源,趁着方源防御的时候,她催动第四个炼道杀招。 四大杀招同时催动,凤金煌的眼前已经漂浮着六个火团,每个火团周围都配备了一只小如意手,不断抓拿材料,丢尽火中。 经过小如意手的拿捏,每一份投入火中的炼蛊材料的份量,都十分精确。 在四大杀招的辅助下,凤金煌的炼蛊速度早已经超越了方源,不久后就开始炼制三窍火屋蛊了。 而方源这时,才刚刚开始炼制双窍火炉蛊。 看着凤金煌高歌猛进,将方源越甩越远,不少人都心生疑惑:方源到底搞什么鬼? 孙瑶笑嘻嘻地开口:“大师姐赢定了!” 秦娟也是炼道的天才,早就被灵缘斋重点关注,只是还未成长起来,也比较赞同孙瑶的话:“照这样的情势发展下去,大师姐的得胜可能很大。” “以我的能力,最大极限是同时维持五个炼道杀招。但这次是武斗,我必须留出余力,应付方源的攻击。五次出手机会,我已经用掉了两次,而方源只是防御,从未出手。难道……我开出的条件太诱人,让他主动认输了不成?” 方源的表现,让凤金煌也看不懂,一时间不禁心中生疑。 时间又过去一炷香,凤金煌炼制三窍火屋蛊颇有进展,已经过了一半。 此时凤金煌的优势,已经极其明显,甩了方源何止三条街! “嗯……是时候动手了。”方源目光洞若观火,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,他从仙窍中调出一只蛊虫出来。 “我要攻击了。”他忽然轻声开口。 “呃。”凤金煌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,一双亮丽的眸子盯住方源。同时她还保持着炼蛊继续进行着。 “终于开始进攻了吗?不过主动开口告诉我,这是什么意思?”凤金煌心中自然是十二分戒备。 方源呵呵一笑,继续道:“凤金煌啊,你可要小心了。我的这只蛊虫是一转鬼火蛊。” 凤金煌眯起双眼,眼中闪烁着警惕的光,她心中极速寻思:“一转蛊虫是肯定的,按照规矩这是方源第一次出手进攻,只能是一转手段。不过鬼蜮蛊就未必了,他主动让我看到蛊虫的样子,恐怕是想来误导我?毕竟蛊虫外形也可以做出伪装的。我得万分小心!” 正想着,方源催动手中展示出来的蛊虫。 此蛊一经催发,顿时化作一小团的幽幽鬼火,缓缓地飘向凤金煌。 “还真的是鬼火蛊?”凤金煌微微一愣。 就在这时,鬼火蛊陡然加速,向凤金煌激射过去! “来了!区区一转的鬼火蛊……”凤金煌眼中厉芒一闪,心中自信十足。她早已经准备妥当,防护住一转鬼火蛊轻而易举。 在鬼火蛊冲击过来的时候,她甚至有暇思考方源连续进攻的可能性! 然而就在鬼火蛊,很接近凤金煌的那一刻,忽然间停滞住了。 然后,鬼火慢悠悠地围绕着凤金煌,在她左右晃动。 “怎么?”凤金煌暗吃一惊,“方源这是什么意思?!” 下一刻,她脸色一沉,明白过来。 在这场赌斗中,蛊师防御是有范围的,只在身边三尺之地。鬼火蛊没有欺近凤金煌三尺之内,凤金煌是不能防御。鬼火漂浮的过程,只能算是方源发出进攻的过程。 “他这是想用一转鬼火来向我施压,牵制我的心神!”凤金煌冰雪聪明,很快就明白方源此举的用意。 “好阴险啊!”场外不少人也看出门道。 孙瑶义愤填膺:“方源魔头这是钻规则的漏洞。放着一个鬼火在眼前飘飘的,谁能安心炼蛊啊?这都没人管吗?太无耻了。” 秦娟摇摇头,沉声道:“这规矩是赌斗双方立下来的。这种悬而未决的攻势,也是武斗的经典战术,算不上无耻。” “可恶!”凤金煌的额头开始渗出冷汗,“鬼火针对魂魄进行伤害。我心神耗费不少,若真被击中,必定会形成失误。但现在一味防守,必定要牵扯精神去关注鬼火的动向,炼蛊速度就会下降了。” 摆在凤金煌眼前的,还有一个方法,那就是她主动进攻,击溃这团鬼火。 但这样一来,很不合算。 因为她第三次出手,是三转的手段。用三转的手段,兑掉方源的一转鬼火蛊,怎么想怎么吃亏! “也许这就是方源的意图,他想诱使我使用宝贵的进攻机会!”凤金煌看着对面的方源,暗暗咬牙。 鬼火的操纵,也是需要耗费精神的。但方源一直都为动用炼道杀招,只是单纯的炼蛊手法,可谓精神饱满,操纵一团鬼火绰绰有余。 “哦?不想打掉我的鬼火吗?还真是好耐心啊。呵呵呵。”方源忽然开口笑道,“那么,我再添一团鬼火怎么样?” 众目睽睽之下,方源又取出第二只鬼火蛊。 “凤金煌,你看好了。这是二转鬼火蛊。”方源淡淡地道,不同于凤金煌的偷袭,他直接将自己的手段坦诚布公。 他的进攻,和凤金煌的风格截然相反。 凤金煌两次进攻,都是快准狠,攻敌必救,让方源忙于应对,自己则趁机使用炼道杀招提速。 但方源则是一个字——慢。 第二团鬼火发出,缓缓地飘在凤金煌的跟前,距离她三尺。 这团鬼火是二转鬼火蛊发出来的,比刚刚的第一团体型要大了一倍。 两团鬼火围绕着凤金煌旋转漂浮,凤金煌承受的压力顿时暴涨一倍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