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节:热血和冷血!! - 蛊真人

第八十五节:热血和冷血!!

?“看来他们兄弟俩的确不太和睦啊。”药红呢喃。 “这个方源也太残忍了,居然这样对待亲弟弟啊。”很多人不悦地皱起眉头。 “方源太凶残了,勒索我们的元石整整一年!现在把他的亲弟弟都成这个样子。”学员们咬牙切齿,方源如今的冷酷,激发了他们的同仇敌忾。 “方正,站起来,站起来!打倒方源。”不知道是哪个学员叫了一声。 “打倒方源,打倒方源!”瞬间,无数的少年开始响应。 “这个方源,果然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。”漠颜冷哼一声,有些幸灾乐祸。 “方正,加油啊,站起来!打倒方源这个魔鬼!” “方正,站起来,我们挺你。” “方正,加油,加油!” 群情激奋,一句句的呐喊声,传到方正的耳朵中。 呼!呼!呼!呼! 方正狠狠地喘着粗气,这些声音传入了他的心中,带给了他一个无形的力量! 一幕幕的过去,又重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 大街上,族人们指指点点。 “那个就是方源,未来的天才,不容小觑啊!” “他身后是谁?” “哦,应该是方源的弟弟吧,不知道叫什么名字。” …… 舅父舅母笑着:“方源,现在整个山寨都在讨论你最新创作的诗词呢!很好,舅父舅母为你感到骄傲。” 方源摆手,脸色平淡:“只是即兴创作,有感而发罢了。” 舅父舅母连连点头,对方正道:“好好学学你的哥哥,你要是有你哥哥一半的优秀,我们也不担心了。” …… 月夜下,庭院深深。 族长古月博望着方正,柔和地道:“方正,要有自信啊。你要发现你自己,相信你自己。” “可是,族长大人……” 古月博拍拍他的肩膀,鼓励道:“心中的阴影,别人都难以为你排解。只有靠你自己,我期待着那一天。” …… 年末考核的前夜。 沈翠站在灯光下,含情脉脉地看着方正:“公子,我相信你一定能取得第一的。我一直坚信着这一点!加油哦!” …… 早晨离别时分。 舅父舅母站在门口相送:“方正啊,过了年末考核,你就走出学堂了。能看到你成长,我们都很非常欣慰!去吧,让所有人都看看甲等的优异!” 还有…… 夕阳下,昏暗的角落里,一位女同窗在嘤嘤地哭泣着:“补贴每次都只有三块元石,被方源抢走一块,我就只剩下两块。我的月光蛊快喂养不起了。” 方正心软:“这是我的元石,借给你吧。” 女同窗接过元石,双眼含泪:“方正你真是太好了,请你一定要击败你的哥哥,让他再也不能作恶学堂!” 方正沉默着。 一群同窗不知什么时候,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 “方正,你是甲等资质,一定能行的。” “方源太可恶了,一直欺压我们。你是我们的唯一希望啊。” “方正,从今天起,我们都跟着你混了。我们都支持你!” “大家……”方正环视左右,看着一双双殷切期盼的眸子,一时间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 …… 大家…… 大家一直在期待着我。 同窗们,舅父舅母,沈翠,还有族长大人! 大家都等待着我,都看着我,都支持着我…… 我怎么能输?怎么能在这里倒下?怎么可以! 咚,咚,咚,咚。 心跳声如巨鼓在胸膛中敲击,方正的眼中神芒绽射。 我不能在这里倒下! 我要打破阴影,我要站起来!! 方正的双拳紧紧地握起来,疼痛在这一刻离他远去,他感到胸膛中似乎有一只雄狮,从沉睡中觉醒,张开巨口开始咆哮! 滚烫的热血在他的体内沸腾。 站起来,站起来! 打破阴影,打破黑暗! “啊啊啊啊!”方正张口呐喊,他的身上开始浮现出翠绿的晶莹玉光。 “那是什么?”人群一静。 “竟然是玉皮蛊!”不知谁叫了一声。 轰! 学员们爆发出冲天的呼喊。 “方正,加油啊!” “方正,我们挺你!” 最后只剩下一个口号——“站起来,站起来!” “大家……你们的呼喊声我听到了。”方正以拳抵地,一口钢牙几乎要被咬碎,方源的压力似乎不那么强了,他真的缓慢地,一步步地坚强地撑了起来。 呼喊声更盛。 “真是热血沸腾啊!” “要翻盘了。” 一个个的蛊师们,听着这样的呐喊声,呼啸声,也开始纷纷动容。 “对,方正,就是这样!站起来吧,站起来吧,抛开过去,抛开阴影,站起来的你,将是一个全新的你!”族长双眼精芒四射,在心中为方正默默打气。 “居然是玉皮蛊……”方源眼帘垂下,他收了脚,看着方正一步步站起来,玉皮蛊的光辉把他的脸映照成一片绿色。 方正一直隐藏着玉皮蛊这个底牌,并没有张扬,因此旁人一直都不知晓。 “方正站起来了!”欢呼声如山洪奔流一般,炸裂开来。 “站起来了!”族长目光灼灼,也情不自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在这一刻,他看到了一个甲等天才的毅然决然的崛起!他看到了古月一族的光明未来! “我站起来了,哥哥,我要击败你!”方正双目燃烧这斗志的火焰,他的全身都笼罩着晶莹的绿光,像是披了一层璀璨的翠玉战甲! “哇哦,这身防御,就算是月刃也洞穿不了。看来方正要胜利喽。”药红扬起眉头,吹了一个口哨。 “的确。哪怕方源有小光蛊增幅月刃,打在这层玉光防御上,顶多是造成方正体内真元的加倍消耗。比拼真元的消耗,方源根本就不是方正的对手。这场战斗之后,方正将崛起了!”青书淡淡地笑着。 “方正竟然有一只玉皮蛊,到现在才想起来使用它。看来先前方源的强势突击,将他打蒙了。不过现在,胜利已经在向他招手了。”漠颜抱臂旁观,微微的目光闪烁不定。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下来。 擂台上,兄弟俩面对面地站着。 两人的距离是这样的近,又是那样的远。 方正一脸的坚毅,而方源面色依旧冷漠。 “弟弟……”他平静地望着方正,嘴角挂起一丝冷笑,“想要击败我,你还差得远呢。” 他高高地举起右拳,右臂舒展,几乎拉成了一个弓。 “哥哥,你输定了!”方正看着方源举起的拳头,心中有些好笑。 只要自己真元充足,就算是小光蛊增幅过的月刃,也不能击破这层玉光防御,更何况你的拳头?除非你利用花豕蛊或者蛮力天牛蛊,使你的力量猛地大增。不过就算这样,你也得需要一只防御性的蛊虫…… 方源没有说话,他用拳头做出了最直接的应答。 下一刻,右拳在空中呼啸,狠狠地击中方正的脸颊。 砰! 一声巨响,鲜血飞溅,玉光碎成一片片,像是碎裂的小镜片一样飞散在空中,然后倏地消失。 “什么?!”方正陡然遭受这样巨大的打击,一阵发懵,脖子差点都被打折,踉跄而退。 方源紧跟而上,迈着弓步,这次举起左拳,向后下方拉伸,然后斜向上轰出去! 砰!! 方正的另一半脸颊也遭受重击,头猛烈地往后高高仰上去,鲜血和碎裂开来的玉光,一起飞散。 咚、咚、咚。 他倒退三大步,双耳嗡嗡炸响,比先前强烈十倍的眩晕感向他袭来。 “怎么……会这样!”他眼前一黑,仰头而倒—— 扑通。 方正倒在了地上,身上绿光消散,一下子昏死了过去。 呐喊声,欢呼声戛然而止。 学员们开心、兴奋的神情,还凝固在脸上,一时间甚至来不及转换。 整个演武场一片死寂。 方源的双拳都是血肉模糊,甚至能看到惨白的指骨。一滴又一滴鲜红的血液垂落下来,滴在擂台上。 呼…… 一阵冷冽的冬风吹来,冻结一切的热血。 方源的发梢在风中微微颤抖,他笔直地站立在擂台上,似乎双拳半废之重伤的人,根本就不是他! 他冷漠的目光,依旧平静,缓缓扫视周围。 众皆无声。 棚子里,族长还站着,目瞪口呆地瞪着他。 “抱歉,让你们失望了。”方源轻轻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