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节:方正之死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八节:方正之死

?方源和凤金煌的这场吸引无数人关注的赌斗,以超乎常人意料的结局结束了。 赌斗过程十分精彩,可谓一波三折。 最终,方源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但是却碰巧遇到了五转蛊的失败率,导致功亏一篑。 他的炼蛊材料已经不足第二次尝试,而凤金煌则昏死过去,材料同样严重缺乏。 因此,这场赌斗以双方平手告终。 而凤金煌在比试结束之后,就被施以治疗,迅速痊愈。 得知最终的结局,凤金煌饱含深意地看了方源一眼。 既然是平手,那么按照赌斗的规矩,双方就有两个选择。一个是各自拿回赌注,第二个选择则是双方交换各自的赌注。 正如方源所料,凤金煌选择了第二个方式。 方源思考片刻,答应下来。 凤金煌先将一只信道蛊虫,亲手交给方源。蛊虫中记载着仙僵重获新生的法门。 然后,双方当众签订合约,作为仙鹤门附庸势力的狐仙福地之主方源,和灵缘斋建立胆识蛊贸易。在今后的时间里,方源会将胆识蛊优先供应给灵缘斋,就算是仙鹤门也得排在后面。 “方源大人,我家鹤风扬大人请您一叙。”比试结束之后,一位仙鹤门长老主动来到方源面前,态度十分恭谦。 “哦?”方源讶异地道,“那就带路吧。” 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巅,他再次见到鹤风扬。 鹤风扬还是那少年模样,一身白袍,黑色腰带,山风吹得他大袖飘飘,垂至腰间的一对绿眉,也随着风在浮荡。 “这一场赌斗,平的不容易吧?”鹤风扬双目幽深,望着方源。 方源笑了笑:“没办法,碰到了失败概率,只能干瞪眼了。” 言语间,自然没有丝毫破绽。 鹤风扬上下打量方源一遍,忽然郑重其事地道:“你能有如此的炼道天赋,堕落成僵的确可惜了。其实你要想寻找重获新生的法门,大可不必舍近求远。我仙鹤门就有一道玄奇的法门,担保你能摆脱仙僵之体。” 方源听了,不禁暗暗奇怪,怎么感觉鹤风扬透露的是招揽他的意思? 不过想一想,哪怕方源和仙鹤门作对,似乎还有其他背景,但不管这些,单凭方源此时表现出来的炼蛊造诣,就已经足够仙鹤门动心了。 鹤风扬所说的玄奇法门是什么,方源当然也知道。 还能有什么? 很明显就是夺舍之法啊。 鹤风扬绝对料不到,在这方面方源已经开始准备了。 “若是失去自由,我倒宁愿保留仙僵的身份呢。”方源道。 鹤风扬摇摇头:“我邀请你来这里,不想和你辩论自由的话题。说正事吧,你那弟弟被你擒拿走了,你必须将他交出来,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。” “哦?这算是威胁吗?”方源语气一沉。 方正是他重获新生的候补选择,就算不用于摆脱仙僵,方正还是炼成血神子的不二人选。方源怎么可能放手? 鹤风扬却点点头:“你可以把他理解为威胁,但我更愿意将其解释为警告。实话跟你明说,要铲除方正,是天庭下的命令。你也许还不太清楚天庭这两个字的重量,你只需明白,在中洲没有哪个势力,没有哪个人能违背得了天庭。” 方源怎么不了解天庭的厉害? 他拥有前世记忆,甚至比鹤风扬还更要了解天庭的强大和可怕。 “我当然知道天庭。但天庭居然会打方正的主意?居然郑重其事地要铲除一个凡人?你的这个借口,未免太假了点吧?鹤风扬,你这该怎么让我信服呢?”方源摊开双手。 鹤风扬叹了一口气:“我不需要让你信服。只是你要留下方正的命,最终的结果就是狐仙福地被攻破,被天庭直接吸收。对于我,对于仙鹤门来讲,并不希望这一幕发生。你尽管考虑一下,不过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。若是能考虑好了,三天之后,你将方正交给我。” 方源眉头深深皱起,这个意外的消息让他猝不及防,他并不知道宿命仙蛊的存在,也很难将天庭和方正联系在一起。 他将目光投在鹤风扬的脸上,企图从他的神色中找出一丝破绽:“你当我傻么?方正交给你,等于将进攻狐仙福地的钥匙交到你的手上!” “呵呵呵。”鹤风扬却仰头大笑,“方源,真难为你这个仙僵,花花肠子挺多!你不必试探我了。事实上,你已经开始相信我的话。我其实比你更好奇!但关乎天庭,这是好奇心还是适可而止的好。三天之后,我会将方正当着你的面处决。不过作为交换,你把天鹤上人的魂魄完整无缺地带来。你应该知道,他是我的属下,比较得力。” 方源沉默下来。 鹤风扬却没停留,光芒一闪,消失在原地。 鹤风扬既然已走,方源也没有久留,利用定仙游回到了狐仙福地。 有关方正的事情,他先抛在脑后。 方源第一件事,就是好好的研究凤金煌交给他的法门。 “怜香仙子?”让方源没有想到的事,这个脱离僵身的方法,居然和灵缘斋的上代仙子有关。 怜香仙子就是灵缘斋的上代仙子,就如同墨瑶曾经是灵缘斋的某代仙子一样。 按照凤金煌提供的情报:怜香仙子在五转时候,被敌人暗算,炼成了僵尸。但是她是十绝体之一的古月阴荒体。在机缘巧合之下,她侥幸升仙成功。僵尸肉身受到天劫地灾的洗礼,脱胎换骨一般重新复生。 内容最后,由灵缘斋的许多蛊仙联合推断——摆脱僵身,重获新生的法门,就是十绝体升仙! “十绝体升仙?”方源不禁有些失望。 这个方法,对于他而言,也是不可行的。 虽然他有血颅蛊,可以提升蛊师资质。古月一代就是方源学习的榜样。 但血颅蛊只是凡蛊,就算方源生养了许多子孙后代,斩杀他们,也难以对仙僵的方源提升资质。 “不过,如果将血颅蛊也提升到仙蛊,就可以对我起作用了。我利用血颅仙蛊,将第一空窍提升成古月阴荒窍,再进行升仙,有很大可能重获新生。但是要将血颅蛊提升成仙蛊,我得推算出血颅蛊的仙蛊方,这做成这事,要耗费的时间、精力绝对庞大无比。还有就算将资质提升到十绝程度,将来渡劫恐怕会十分危险。” 按照凤金煌的情报中提及到的,怜香仙子当初升仙之劫,极为恐怖。几乎等同于七转蛊仙要渡的浩劫! 很可能是僵尸升仙,太过逆天,从而引来苍天的怒火。 当初若非是灵缘斋数位蛊仙出手相助,怜香仙子只可能被浩劫炸成灰烬。 十绝体升仙时的灾劫,本就十分恐怖。方源亲眼目睹过黑楼兰渡劫,后者为此还损失了仙蛊。 十绝体变成僵尸,而企图升仙,那灾劫就更加恐怖。威力暴涨了数十倍还不止! 方源总结下来,这个法门不仅要做大量准备,耗费无数时间和精力,而且风险也极大。没有他人的帮衬,方源单凭目前的实力,就算联合太白云生、黑楼兰、黎山仙子,也是万万不成的。 左右权衡之下,方源只好将这个法门放置一边。 他进入荡魂行宫的牢房,再次见到被关押在里面的方正。 “方源,你想干什么?”见到亲哥哥,方正怒吼一声,目光仇恨无比。 方源道:“怎么,你还没有想通吗?” 方正咆哮:“就算事出有因,仙鹤门、师傅的确有责任,但你仍旧是主犯,是屠杀舅父舅母的真凶!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,永远不会放过你!你杀了我吧,否则我永远都是你的仇人。” “哦?我的好弟弟,你还真是冥顽不灵呢。既然如此的话……”方源目光一闪,忽然伸手,遥遥对准方正。 搜魂! 方正浑身一颤,动弹不得,想要叫去叫喊不出来,喉咙仿佛被强硬的堵住,满脸都是痛苦的神色。 方源一连将方正的魂魄,搜了七八遍,都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 “方正这么一个普通蛊师,为什么会被天庭特意下令铲除?”方源陷入沉思。虽然没有证据,但他心里偏向于相信鹤风扬是说的真话。 方源并不知道天庭中有宿命仙蛊一事。他虽然有前世记忆,但也有局限性,不可能事事皆知。尤其是涉及到五域最强组织天庭的隐秘。 “难道有人在方正的魂魄中做了手脚?” 方源旋即微微摇头。 这不大可能,但又不能排除这个可能。 “那么究竟交不交出方正呢?”这是问题。 方源自然不是怕了鹤风扬,但他忌惮仙鹤门,更担忧天庭。天庭中的八转蛊仙,只有其中一位出手,碾死现在的他就如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。 当然,这是对战的结果。 方源自然不可能这么傻,他还可以逃窜,可以跑路。定仙游就是个绝妙的手段。 三天后,方源交出方正,还有寄魂蚤,里面存着天鹤上人的魂魄。 方正明显被严刑拷打过,受到很多恐怖的折磨,皮开肉绽不说,身上很多伤口更是深可见骨。 甚至他的一只手臂,都被切掉,安装了狗的前肢。偏偏方正还能感受到狗肢,可以操纵狗肢,进行一系列的动作。 这样的酷刑,能让人崩溃! 但鹤风扬只是目光一扫,并未发表任何意见,而是对方源道:“你做了一个明确的选择。” “现在履行你的承诺吧。”方源目光灼灼。 “那你看好了!”鹤风扬缓缓出手,在方源的全力侦察下,他将方正当场杀死,火焰灼烧之下连一丝渣滓都没有留下。 “鹤风扬大人,为什么?您明明答应过我的!”寄魂蚤中传来天鹤上人的叫喊声。 “这是天庭的命令。仙鹤门需要方正的牺牲!天鹤,这也是你的命运。你本来想夺舍方正,结果你心软了。甘愿陪伴他,指导他修行。现在他已经彻底灭亡,连一丝魂魄都没剩下。作为我食言的补偿,我会给你物色一个好人选,让你重获新生。”鹤风扬徐徐道。 “大人……”天鹤上人哭声传出。 鹤风扬一挥大袖,将寄魂蚤闪电般吸入袖口,临走前他看了一眼方源:“有空的话,你可以来飞鹤山看看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