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九节:榜眼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九节:榜眼

?“现在我可以确定,鹤风扬这是在向我示好。”方源产生了一股明悟。 鹤风扬主动邀请方源,前往飞鹤山看看。 飞鹤山是什么地方? 是仙鹤门的山门所在。虽然象征意义,大过实际意义,但这话的内涵已经表达得十分清楚了。 回到狐仙福地,方源琢磨鹤风扬的微妙态度,忽然无声地笑了。 和凤金煌赌斗,方源和灵缘斋建立了贸易往来。这笔胆识蛊的买卖,优先度甚至高于仙鹤门。 但因为借着中洲炼蛊大会的虎皮,又是众人见证,就算是仙鹤门也挑不出什么借口,去阻止这场意义不同寻常的交易。 狐仙福地和灵缘斋勾搭上了,这让仙鹤门产生了一股危机意识。 历史上,灵缘斋拉拢魔道蛊仙的例子是十派中最多的。诸如薄青、凤九歌等,都是深入人心的例子。 在前不久,收复狐仙福地失败的前提下,方源又展现出极强的炼道造诣,仙鹤门终于决定对方源以怀柔拉拢为主。 所以,鹤风扬对方源的态度,发生了转变。 方正的事情,应当是真的。鹤风扬此举,毫无疑问,是对方源的一种示好。更以夺舍法门,对方源展开利诱。 对于他而言,方源扣押方正,天庭必定会攻破狐仙福地。其中的荡魂山,如果没有被方源提前毁掉,天庭肯定会收到自己手中。狐仙福地不能搬走,天庭可能也看不上,会将它留给十大古派中的一个。 至于哪个古派,就该看天庭内部的派系竞争的结果了。 很显然,仙鹤门上头的天庭蛊仙,势力较低,在竞争中夺回狐仙福地的可能不大。 就算夺回来,没有了荡魂山,狐仙福地的价值也大大降低。 不管怎么算,这有违鹤风扬、仙鹤门的利益。 所以鹤风扬告知方源此事,也是对自己一方利益的维护。 “现在我名义上是仙鹤门的附庸,但却在灵缘斋、仙鹤门之间左右逢源。这一下子,顿时让我的外部压力骤然减少了一半还不止啊。” 方源感叹道。 事实上,方源早就在谋算这样的情势了。 他先前置之不理凤金煌的挑战,后来又主动沟通,答应挑战,为的是什么? 就是想借助灵缘斋的势,去对抗仙鹤门的强势。 方源达成了之前的谋划目标,但起关键作用的,却不是他。而是胆识蛊本身的诱惑力! 方源抢夺了狐仙福地,导致凤金煌受到刺激,提前发现了梦翼仙蛊的真正作用。而正是因为凤金煌使用了梦翼,尝到了好处,才更加看重胆识蛊。若非如此,灵缘斋方面怎么可能让方源轻松借势? 对方又不是傻子! 没错,方源是故意打成平局的。为的就是展现一个温和的态度,给灵缘斋的人看。 对于方源而言,因为这场赌斗,自己在中洲的处境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观,让他压力大减,能有更多的精力去筹谋其他大计。 当然,一旦方源破坏八十八角真阳楼的秘密曝光,中洲局势必定骤然崩坏,方源将人人喊打,亡命天涯。 对于凤金煌而言,她虽然在赌斗中受伤溃败,但却是最大的赢家。 今后有了胆识蛊的辅助,她在梦翼仙蛊的帮助下,必将突飞猛进,以超越几乎所有蛊仙的速度,急速积累成长。 “前世我杀了凤金煌,但是今生,在目前看来,反而是我成就了她啊。”对此,方源感慨很多很深,不足为外人道。 “方源,事情已经办妥,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,我这就离开了。”太白云生过来告辞。 他这些天,在北原四处行走,寻找合适的地点落下福地。 本来已经找好了地方,就要落下福地了,却在关键时刻,被方源唤回来。 “这次多谢你了。你选的地点很好,放心去调节天地二气吧。等到灾劫来临时,我必会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方源对太白云生道。 太白云生点点头,告辞了方源,利用星门去往北原。 方源得了星象福地之后,星萤蛊已经储量极巨,星门的建立和开启再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。 方源来到密室,再次见到了古月方正。 古月方正不是已经被鹤风扬杀死了吗?怎么还好端端的活着呢? 原来,这只是方源安排的一场把戏。 他故意将古月方正的手臂切断一条,安装狗肢,做出拷打侮辱的假象。 实则将这个断臂留在这里,在鹤风扬杀死方正之后,被方源唤回此处的太白云生利用人如故仙蛊,耗费了一笔颇为可观的仙元,针对断臂,将方正复活。 鹤风扬不疑有他,他也有局限性,不知道这个世间会有人如故这种仙蛊存在。 在他看来,方正的肉身、魂魄都在自己眼前被彻底毁灭,方正确确实实已经死了。 换做其他蛊仙,恐怕也会如此认为。 这是常识。 但这个世界很大,总会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仙蛊、仙道杀招等等。就像人如故,他们不知道,人都是有局限性的,就算是仙人也不例外。 全知全能,就算是九转蛊仙,乃至人祖也做不到。做到这一步的,也许只有一个伟大的存在,那就是这个世界! 方源将一只信道蛊虫,抛给方正,脸上露出嘲讽之意:“你好好看看,这就是你感恩戴德的仙鹤门,还有你那好心的师傅。如果不是我,你已经死了。” “不可能!我不会相信你的谎言!!”方正发出怒吼,但终究还是将这只信道蛊虫取到手中。 这只蛊虫中,自然记录着鹤风扬杀死方正,以及和天鹤上人魂魄对话的景象。 方正看完之后,立即将信道蛊虫捏成碎片,整个人陷入到无比的愤怒状态。他仰头嘶喊,面容扭曲,手指着方源,对他咆哮:“不可能!这都是假的,是你伪造的。我绝对不相信,我永远都不会相信!你骗我,你骗我!!除非我自己亲眼看到,亲耳听到,亲自得到师傅的回应!” “你会亲眼证实这一切的。不过……不是现在。”方源转身,离开密室。 他关上牢门,密室中便重新陷入黑暗,方正却在黑暗中连连怒吼,疯狂地在有限的空间里踱步,对墙壁拳打脚踢,歇斯底里。 处理了方正的事情之后,方源在中洲炼蛊大会上,一路凯旋高歌。 他提前淘汰了真正的炼蛊强者,导致大会后期反而比中期容易。 最终,凤金煌取得第六名的成绩。而方源进入最终的决赛。 他迎来了此场大会最强的对手——余木蠢。 这一场,方源败得干净利落。 即便比试的题目,和前世没有什么两样,方源占据先知先觉的巨大优势。 但对方——余木蠢——却是货真价实的炼道准大宗师。 这个境界,就恐怖了。 就算是凤金煌有梦翼仙蛊,也不会轻易达到这等境界。流派的境界越是往后,晋升难度就以几何倍数提升。 整个历史上,超越他的只有三人,就是炼道三老。 整个北原,当今公认的只有四位能和他比较,就是北原炼道四能。 方源深知,就算自己有着知晓试题的优势,也赢不了余木蠢。这是实力的差距。 说起来,这个余木蠢和方源打扮还差不多,同样是一身黑袍,笼盖全身,脸上还带着宽大的面具。 方源五百年前世,就是他夺得了第一。没有任何意外,他的实力是真正的深不可测。 方源主动认输,被许多人指责。毕竟炼道境界很难具体表述出来,余木蠢的确很强,方源在世人眼中也是相当的强势啊。 如此不战认输的行径,让大为期待最终决赛的观众们十分不满,一度流言喧嚣尘上,认为方源不战认输,这是大会黑幕! 不管怎么说,获得第二的方源,达到了他原本的目的,身上印刻下了一道成功道痕。 事后,仙鹤门等十大古派都接连派人,接触方源,企图收购他身上的道痕。 这个成功道痕,是无法夺取和转移的。就连天庭都做了许多努力,可惜无一次成功。十大古派自然没有夺取的心思,只谈交易。 反正方源有这么厉害的炼蛊手段(仍旧大大高估了方源),让他炼蛊。若炼制六转仙蛊,便会消耗掉这道成功道痕,换来的是零失败率。 不管中洲十派开出何等高价,方源都一一婉拒。 回到狐仙福地,他便做炼制变形仙蛊的最后准备。 方源自从有了炼制变形仙蛊的计划,就一直在有意识地筹集炼蛊材料。 因为有成功道痕加身,方源只需要筹集一份炼蛊材料即可。这让他的支出大为减少。 饶是如此,等方源筹集妥当,从北原拍卖大会得来的众多仙材已经卖的卖,换得换。若非有炼道大会中得来的一些材料及时填补,否则还会有缺口。 炼制仙蛊的难度,可见一斑。 方源只是筹全一份材料,手中积累的资源储备,几乎为之一空。 若非是有胆识蛊等贸易,若不是有成功道痕加身,方源绝不会行险,做出如此孤注一掷之举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