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六节:羽圣城惊变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一十六节:羽圣城惊变

?天空微微发绿,一年四季都不会停息的风,温柔地吹拂着。 在这片小天地中,一座巨大的城池,悬浮在高空。 这里是羽民的聚集地,旁人称之为空中城,羽民们则尊称为羽圣城。 此刻,羽圣城中彩旗飘扬,欢呼声、呐喊声震天作响。 大部分的城中羽民,都聚集在了城中的演武场中,关注着一场最为关键的比试。 羽民之王已经逝去,按照羽民的习俗,新的羽民王将要在战斗中选举出来。 当然,参加羽王之争的人选,都需要经过大部分的羽民的公认。 羽民们需要的不是残暴的凶徒,而是仁爱的英雄。 因此,进行羽王争夺的羽民,往往都有威望,都有过义举,对羽圣城做过许多贡献。 有时候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在羽圣城的历史中,很少有为非作歹,凶暴残忍的羽民被推选成王。 就算有性情残忍的,在羽圣城中还有三位太上羽民,即蛊仙镇压着大局呢。 偌大的演武场中,容纳了数万的观众。 助威声响彻云霄,而在演武场中央,是两个少年在苦战。 “羽飞,你觉悟吧。我是羽圣城的王子,我必将继承王位,守护我丹姓的荣耀!”一位高大壮硕,头发亮如黄金的羽民少年,一次次地将他的对手击飞。 这已经是最后一场。 胜利者将成为羽民的新王。 从现在的局势可以发现,英俊的羽民王子,牢牢地占据上风。他飞翔在半空中,有五转修为,不断地催动蛊虫,施展远程攻击。 而他的对手,是一头黑色短发的羽民少年,体型瘦弱,在地上疾奔,不时地灵活翻滚,躲避羽民王子的狂轰滥炸。 “丹羽!丹羽!”观众群里呼唤着羽民王子的名字,且呼声越加统一,越来越高昂。 局势已经很明显了。 王子丹羽占据十足的优势,而他的对手穷小子羽飞,却是只能挨打,毫无还手之力。 羽飞满身灰土,狼狈不堪,如同老鼠一样在演武场中打滚逃窜。 而丹羽却是高高在上,出手间举轻若重,辉煌大气,更合乎观众们对羽民新王的向往和期待。 “想要我认输,这绝不可能!我羽飞是注定要成为羽民王的男人!!”忽然间,羽飞开口大喝,陡然爆发力量。双腿狠狠地瞪在地上,整个人如离弦的利箭,向丹羽暴射而去。 “什么?你居然还有余力!”丹羽慌忙后退。 羽飞跳到空中,眼看要接近丹羽,但丹羽谨慎地拉开距离后,他只能无奈地往下落去。 “羽飞,你被我打坏了翅膀,还想伺机反扑?”丹羽看着脚下方的羽飞不断下落,心有余悸之余,开口冷笑嘲讽。 哪知羽飞忽然仰起头来,双目炯炯发亮:“还没完呢。看我的杀招——鼓气球!” 下一刻,羽飞张开大口,猛地吸气。 几乎瞬间功夫,大量的空气被他吸入腹中,他的整个身躯都膨胀起来,形成一个人肉大气球。 羽飞气球开始缓缓升空。 观众们静了几个呼吸,旋即爆发出阵阵大笑。 羽飞陡然变成气球,实在太有喜感了。 就连丹羽也是一愣,旋即放松下来:“还真是你的风格呢,羽飞。但是一味的搞怪可不能成为羽民的新王!给我败吧,杀招——刀风强斩!” 丹羽眼绽锐芒,双臂抬高后,猛地劈空,两道半透明的大刀形状的风刃,迅猛无比地斩向羽飞。 羽飞还在慢慢上升。 许多观众发出惊呼,刀风强斩的厉害他们观战良久,已经十分清楚。这两道风刃要斩实在了,羽飞必定开膛破肚,重伤濒死。 但就在这时,身处险境的羽飞反而眼冒奇光,他捕捉到了一闪即逝的战机! 他忽然张开嘴巴,一股强烈的气流从身体里激喷而出,带给他强劲的动力。 羽飞速度激增,向丹羽飚射。 “这是?”丹羽大惊失色。 羽飞身体迅速消减下去,从两道刀风强斩之间灵巧地穿射上来。 丹羽想退,但速度不及羽飞。 “你还想跑到哪里去?是男人的就和我拳拳到肉,大战三百回合!”羽飞大叫着,身体在空中不断旋转,最终双腿先触到丹羽的身上。 杀招——老树盘根! 羽飞心中大喝,双腿忽然软化,如老树藤,死死的缠绕在丹羽的腰间。 丹羽挣脱不得,下意识地拼命催动防御蛊虫。 杀招——鹤交颈! 羽飞的脑袋,忽然变成了一只飞鹤的头,修长的脖颈先是如铁索一般,绕住丹羽的脖子,紧紧勒起,然后尖锐的鸟喙,闪电般刺向丹羽。 铛! 鸟喙刺中丹羽的额头,却爆发出一阵火星,仿佛是刺在坚硬的钢铁上。 丹羽虽然没有受伤,但却被重重一击,剧痛难忍,头昏眼花。 杀招——六九大风车! 羽飞见机,脑袋变回原形,又借助这股反冲力,猛地后仰,幅度很大,头部都埋进丹羽的两腿之间,带动了丹羽的身躯在半空中旋转。 两人的身躯相互死死地缠绕在一块儿,宛若风车一般,飞速向地面逼近。 观战的羽民们爆发出惊呼和喊叫。 但当事人丹羽,却身中杀招,整个人天旋地转,被晃得脑海翻腾,念头杂乱,晕晕乎乎,根本无法反应。 快要接近地面上,羽飞猛地撤离。 仅剩丹羽,狠狠地砸向地面。 轰的一声,他不幸的以头触地,砸得演武场地砖飞溅,整个脑袋插进地面,当场昏死过去。 全场陷入寂静。 都被这兔起鹊落的惊变,震得说不出话来。 似乎只有羽飞狠狠的喘息之声。 良久,主持的羽民长老咽下一口吐沫,高喊道:“本场胜利者羽飞,他就是我族的新王!” “耶!我终于成为了羽民王,我成功了!!”羽飞高举双臂,振奋大吼。 观众们反应过来,先是响起哗哗的掌声,旋即有人高喊:“羽飞!羽飞!” 呼唤羽飞名字的声音,不断壮大,不断有人加入。 很快整个演武场,不,整个羽圣城中,都回荡着“羽飞、羽飞”的欢呼声。 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”少年羽飞双手叉腰,仰头大笑,十分开怀。 忽然他又龇牙咧嘴,摸着背部手上的羽翼,倒抽着冷气:“好疼,好疼。” 那边,昏死的丹羽被治疗蛊师们从地里拔了出来,得到了有效及时的救助。 在羽圣城的深处,三位羽民蛊仙半睡不醒,用朦胧的意识交流着。 “这一代的羽民王,看起来有些独特呢,和往届的不大一样。” “呵呵呵,是个有趣的小家伙。” “据说他野心勃勃,一心想要开拓咱们羽民的霸业。不过当他成为羽民王一段时间后,就应该稳定点了吧。” 三位蛊仙轻松地交流着。 换做以往的情形,新的羽民王已经推选出来,他将带给和平安乐的羽圣城一股崭新的气象。 若不出意外的话,羽飞将统治羽圣城中的羽民,长达数百载。 但下一刻,在所有羽民都没有预料的情况下,巨大的意外出现了。 轰!!! 惊天的爆响声中,羽圣城都在摇晃。 城中羽民们惊呼,纷纷飞起。 “痛痛痛!”羽飞猝不及防,立足不稳,摔倒在了地上,还滚了三滚。 “你们快看,这,这?!”眼见的羽民首先发现不妙的地方,手指着天空,却震恐得结结巴巴,说不出话来。 旋即,大部分的羽民们抬头,惊骇地发现,在他们的头顶上,微绿的天空居然破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! 从裂缝中,宛若魔神般降落了数位身影。 羽圣城中的三位羽民蛊仙已经反应过来,纷纷惊醒,飞向高空。 他们一边现身,迎向入侵的敌人,一边高喊嘱咐城中的羽民们。 “小心,有强敌来袭!!” “快,拉响警钟,保卫家园。” “蛊师们各就各位,占据阵眼,开启羽圣城的防护!” 城中惊惶一片,骤然大乱。 羽圣城和平已久,过着与世无争,世外桃源般的日子。武备松懈得很,再加上新王刚立,一时间不论军民都无法做出正确反应。 “诸位,不请自来,所为何事?” “还请退去。” “我们羽民不妄动干戈,爱好和平,但并非没有战力!” 三位羽民蛊仙满脸严肃,向入侵的强敌们发出警告。 入侵者们默默无语,大部分人都将目光投向他们的首领。 这位蛊仙首领,是一位干瘦的老者,光着脚,凭空站立。他的头上缠着白色头巾,前臂,小腿处也缠着白色绷带。 蛊仙老者目光深邃,望着眼前的三位羽民蛊仙,旋即又将目光投向他们身后的羽圣城。 “开始进攻。”蛊仙老者声音淡漠。 “是,白海沙陀大人!”其他的蛊仙们齐声领命。 激战陡然爆发。 羽民蛊仙只有三位,一位七转,两位六转,虽然强大,却比不上侵略者们。 激战持续了三天两夜,羽民蛊仙一死两伤,只能凭借羽圣城困守。 羽圣城就是一座巨大的仙蛊屋! 正是凭借仙蛊屋的威能,才勉强抵挡住白海沙陀一行人的进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