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节:态度就是心的面具 - 蛊真人

第八十七节:态度就是心的面具

?方源已经看出此举的背后深意,这是来自族长的一次小小的试探。 他扫视了演武场一圈,整个家族中最优秀的三支小组都在这里。分别是代表族长一系的青书组,代表赤脉的赤山组,代表漠脉的漠颜组。 若是寻常学员,加入这三组中的任何一个,都意味着榜上了大靠山,前途一片光明。 但是对于方源来讲,却恰恰相反。 在家族高层的心目中,他已经被打上了一个势力的标签。冒然加入这三个组,麻烦就大了。 比如他加入了赤山组,赤家自然明白自己没有招揽过方源。首先的想法就是——方源明显是别人家的棋子,加入自己的小组,有什么企图? 然后的想法则是——提前招揽方源的这个神秘势力,已经坏了规矩。现在方源投入自己这边,那么家老必会认为是自己提前招揽了方源。这样自己一方岂不是背了黑锅?不行,得把方源扣着,监视他,调查他!拿到确凿的证据,揪出那个神秘的后台。 但真实的情况是,方源是没有后台的! “我一旦加入这三个小组中的一个,就等于是得罪了家族最大的三个势力之一。绝对不行!唉,我原本是想低调地加入江鹤那一组。但是江鹤一组的背后,也有刑堂家老的影子。现在众目睽睽之下,我冒然加入,也极为不妥啊。”方源不免犹豫了一下。 族长古月博笑意更浓,继续道:“方源啊,你不选的话,那我就给你指派了。” 他身边的家老们都静静地看着,面色神情一动不动,如一个个雕像。 “哼,开始逼迫我了么。”方源目光一闪,立即猜出古月博下面的话——不是把方源塞到赤山组,就是塞到漠颜组。 古月博自然心知肚明,自己没有招揽方源。对他来讲,此举不仅能消除自己的嫌疑,还能削弱政敌,暴露神秘势力,可谓一举三得。一招祸水东引,看似简单实则深沉,显示出了他古月博炉火纯青的政治手腕。 “不行,绝不能让古月博指派。看来,我只能选择一个杂组了。”方源正要开口。 就在这时,人群中一个声音传来:“不如就加入我们组罢。我们小组正缺一个进攻点呢。” 是谁? 一时间,众人都侧目,循声望去。 说话的人,不高不矮,暗黄的肤色使得他看起来一脸的病容。一双三角眼睛,此时闪烁着精芒。 “是病蛇古月角三啊。”有人道出了他的身份。 “古月角三?不过是个杂组,没有任何的背景!”族长和家老们眼中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。 “角三……”方源的双眼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暗芒。 他和这个古月角三,根本素未平生,记忆中也记不清有无这个人物。 角三为什么开口,主动邀请自己加入?难道是单单是因为自己夺得了考核第一的缘故么? 怎么可能! 只有幼稚如方正,才会有这种天真的想法罢。 不过…… 既然是角三亲自开口,主动邀请,那么对于现在的情形来讲,不啻于是一个突破口。 “家族的高层,应该很失望吧。呵呵。”方源想到这里,嘴角不禁浮现出淡淡的笑意,眼帘垂下掩盖住眼中的精芒。 “那我就加入你们组吧。”方源一口答应下来,堵住了古月博接下来的话。 “这方源傻了吗?” “放着那些优秀的小组不加入,偏偏要加入病蛇的小组!” “脑子有毛病吧,角三这个家伙的性格,呵呵……” 场中的学员和蛊师们都议论起来,看向方源的目光就像看一个傻子。 族长和家老们的脸色都不禁一沉。 今天的试探,居然被一个古月角三搅了局!不……也许这角三也是局中的棋子也说不定。不管怎样,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古月角三! 三天后。 雪已经下了一天,此时渐渐转小,一片片洁白的雪花,随着风,在空中飞舞。 青茅山上下,都覆盖了一层白色的衣衫。许多树枝光秃秃的,唯有长青的松树和青矛竹,不改本色,欺霜傲雪地屹立着。 一组五人在雪地上奔驰。 为首的一位,身材不高不矮,一脸枯黄的病容,正是古月角三。 他一边奔跑,一边侧脸望向身边一直沉默着的方源,脸上浮现出一股温和的笑意:“方源,你不必紧张。虽然这是你的第一次执行家族任务,但是任务内容是比较简单的。你跟着我们边学边做就行了。” “好。”方源淡淡地应了声,双眼直视前方,面色沉静。 已经是冬天了。 在雪地上奔驰,冰冷的冬风就显得更加强烈。一口呼吸下来,就好像是吃了一口冰沙,胸腔中都是一片冰凉。 方源的脸色本就白皙,此时被白雪映照着,更显得苍白。在奔跑的过程中,小雪不断地落在他的黑色短发上,肩膀上,眉梢上。 和以往不同的是,方源已经换了一身衣裳。 这是一套深蓝色的武服。 上身长袖,下身长裤。小腿上有竹片绑腿,脚上是竹芒鞋。额头上系着一条宝蓝色的头带,头带末端随着方源的奔跑,在空中飘飞。 在他的腰间,则系着一条宽边腰带。 腰带是藏青色的,正面镶着一块铜片。铜片上刻着一个“一”,十分显眼。 这就是蛊师的服饰,显示着方源一转蛊师的身份。 少年们在学堂学满了一年,出来之后,才有资格如此穿戴。 这身服饰意义非凡,一旦穿上,就代表着超越凡人阶层,脱离了卑贱,步入了高贵,在整个人类社会中位居上流。尽管一转蛊师只是这上流的末端,但是从今往后,任何凡人见了方源都要主动避退,恭敬行礼。 古月角三的目光不由地闪了闪,这一套服装穿在穿在方源的身上,配合他漠然的表情,顿时就显现出一股冷酷干练的气质。 奔跑中,他继续对方源道:“我们在外执行任务,常常要快速行进。奔跑是常态,方源你还习惯么?” “还好。”方源惜字如金,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这个古月角三。 角三脸上温和的笑容,不禁让他想起关于人祖的神话。 话说,人祖利用规矩二蛊,收了力量,走了智慧,只剩下三只蛊虫,一只怀疑,一只相信,一只态度。 人祖抓住了态度蛊。 态度蛊依照赌约,降服在人祖的手上,告诉人祖:“人,你抓住我,我也只能自认倒霉了。从今以后,我就为你所用吧。你只要把我戴上,就能发挥我的作用了。” 态度蛊外形就像是一张面具,人祖把态度蛊戴在脸上,结果怎么也戴不上,哪怕用绳子牢牢缠绕着,也总会脱落。 “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人祖很纳闷。 态度蛊就笑:“我知道了,人啊,原来你没有心了。态度就是心的面具,你没有心,怎么能戴得上我呢?” 人祖这才恍然,他早已经把心交给了希望。 他已经无心了。 无心的人,是戴不上态度面具的。换句话讲,有心的人,态度就是一张面具。 “温和的态度只是这个古月角三的戴上的面具,他的真正居心是什么呢?”方源心里思考着。 这个人称“病蛇”的角三在观察方源的同时,方源也在暗暗地观察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