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一节:长毛老祖的隐秘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三十一节:长毛老祖的隐秘

?天庭。 宫殿重重,光明万丈。 监天塔耸立其间,四大八转蛊仙:监天塔主、白沧水、炼九生、碧晨天,分列东南西北四个方位。 巨大的蛊阵,在半空中描绘出恢弘的光影。 无数的珍稀仙材,宛若市场里最廉价的大白菜,不断地扔到空中。 在炼道蛊阵形成的光影中,这些仙材以极快的速度,被顷刻处理。 至此刻,从不败传承中缴获的成功道痕,已经消耗了一半。 女蛊仙白沧水目光炯炯发亮,盯着空中的炼道蛊阵打量。她是首次参与修复宿命蛊,也是首次接触到这座效果惊人的炼道蛊阵。 监天塔主拄着拐杖,早已经将白沧水的神情看在眼中,此刻开口道:“沧水仙子,你若想要这份炼道蛊阵,只需上缴三万分的贡献,即可获得了。” 白沧水脸色微变,心知监天塔主此言话中有话,是要提醒她白沧水:现在是修复宿命仙蛊的关键时刻,不可盯着炼道蛊阵打量,而分散了注意力。 “惭愧。”白沧水向监天塔主微微一礼,感慨道,“这炼道蛊阵玄妙无方,威能卓绝。即便我不是炼道蛊仙,也知此阵似乎已经达到了炼道的根本奥义。不过就像是一首诗词只唱了一半,这蛊阵也带给我一种意犹未尽之感。似乎完全能更进一步,成就仙蛊屋!” “呵呵呵。沧水仙子目光如炬。不过这蛊阵要提升成仙蛊屋,是不成的。”白发少年模样的炼九生笑着回应道。 “哦?这是为何?”白沧水目光一闪,脸上涌现出好奇之色。 “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缺少最关键的核心仙蛊。沧水仙子有所不知,这炼道蛊阵只是天庭先贤,通过典籍参照那长毛老祖的八转仙蛊屋炼炉,而模仿出来的炼炉蛊阵。”炼九生徐徐吐露,道出一段秘辛,“而这炼炉,如今仍旧保留在琅琊福地当中,核心仙蛊一应俱全。” “是这样。”白沧水脸色一黯。 仙蛊唯一,炼炉仍在。天庭的这个蛊阵,的确不好提升。 “当然。的确也可以另起炉灶,重新设计,篡改这个蛊阵,利用其他的仙蛊充当核心,达成相似的威能。但是这其中难度颇大,当初长毛老祖能完成八十八角真阳楼,又完成仙蛊屋炼炉,除了他是一位炼道大宗师的原因之外,更因为他还有一位智道大宗师的好友——一言仙啊。”炼九生叹息起来。 一言仙,就是三尊说的开创者。 货真价实的智道大宗师,预言极准。 “一言仙,长毛老祖……”白沧水口中喃喃,忽然想起什么,疑问道,“对了。当初,为什么不把长毛老祖吸收进天庭当中呢?他可是炼道大宗师,但只有八转修为,并不是举世无敌的九转蛊仙啊。就算他是北原蛊仙,咱们天庭也有手段,将他的北原气息改变成中洲气息。” “的确,长毛老祖这样的人物,历史上也只有三个。当初天庭为什么不吸纳他呢?”炼九生也觉得疑惑。 碧晨天沉默不语。 监天塔主呵呵一笑,言语中蕴含傲气:“那是因为长毛老祖根本不是纯种的人族啊,他是一位彻头彻尾的毛民!就算他再强大,炼道成就再高,也是无法进入天庭的。天庭,是我们纯正人族的圣地,怎么可能让这等低级的异人混进来?” “哦?居然有这种事……长毛老祖,竟然是一位毛民?”其余三位蛊仙面面相觑,这等秘辛他们也是头次听说。 北原,琅琊福地。 原本五座云阁,已被攻破三座,只剩下两座。 秦百胜一方,雪松子阵亡。 琅琊地灵一方,也阵亡了一位墨人蛊仙。 秦百胜爆发出恐怖的战力,强不可挡,直冲琅琊地灵、方源、墨坦桑所在的云阁而来,急得琅琊地灵团团直转。 “怎么办?怎么办!” “对方太强了,根本坚持不下去了。” “虽然还有两座云阁,但失去的结果已经注定……” “真是可恶、可恨!” “难道要我把他放出来?” “不行,我要把他放出来,我就会被关进去。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出来了。” “我辛辛苦苦建设的琅琊福地,说不定又被那个疯子,提升成洞天……” “那个疯子野心太大,肯定会将毁灭带给琅琊福地的!” 琅琊地灵吹胡子瞪眼,口中自言自语到近乎胡言乱语的程度,更给方源、墨坦桑带来恐慌焦躁之感。 方源还好些,毕竟有定仙游在手中。 墨坦桑可就真的十分不安了。 那一位墨人蛊仙已经阵亡,若是他再牺牲,墨人城中数十万墨人的下场,将极为堪忧。 没有蛊仙的保护,墨人城中那么多的墨人,将成为一块巨大的肥肉,会引来无数的豺狼虎豹残酷争夺。 墨人子民们必将下场悲惨,成为奴隶,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 “地灵大人,你可要镇定!我们都靠你了!!长毛老祖可是和魔尊论道的伟大人物,你再好好想想,一定有什么手段可以对付来敌的!”墨坦桑走近琅琊地灵,催促道。 “你别逼我,别逼我!”琅琊地灵双手死死地揪住头发,连连摇头。 墨坦桑心中更是焦躁,抓住地灵的胳膊,摇晃地灵的身体:“琅琊地灵,你快清醒过来啊!” 啊——! 琅琊地灵似乎到达了极限,忽然仰头咆哮。 轰! 一声狂猛的力量,陡然在琅琊地灵的身上爆发出来。 墨坦桑猝不及防,大吐鲜血,宛若破麻袋一般,被狠狠地推出去。继而砸在墙上后,再慢慢地瘫倒下去。 “你,你不是琅琊地灵?”墨坦桑鼓瞪双眼,难以置信地对琅琊地灵喊道。 琅琊地灵原本花白的头发,仙风道骨,此刻却是大变模样!他身材变得雄壮威武,和方源的仙僵原形都差不多高大了。虎背熊腰,身上肌肉贲发,极具威慑力。 更叫人瞩目的是,他浑身上下都冒出浓密的长毛,棕色的毛发将他整个人都几乎包裹起来。 一对眼眸,充斥血丝,嘴角獠牙外龇,嘴角渐渐翘起,流露出邪魅的笑。 转眼间,琅琊地灵就从人类老头,变成了一个毛民壮汉! 对于琅琊地灵的这番异变,方源也是意外至极。 当即,他不动声色地后退几步,目光戒备地盯着琅琊地灵。 琅琊地灵缓缓地抬起头来,昂首俯视墙边,坐在地上的墨坦桑,语气感慨万千:“我怎么不是琅琊地灵了?呵呵呵,多少年了,自从那次万劫之后……哼,我因为力量虚弱,便被那个软弱的家伙取而代之。” 琅琊地灵说到这里,忽然声调高昂,仰头长啸:“多少年了!” 他张口深呼吸,脸上尽是兴奋和狰狞,握紧拳头,肌肉鼓起的手臂比墨坦桑的大腿还粗:“我终于又回来了!” 方源眉头紧锁,心中尽是疑惑,又退后几步。 “呵呵呵,你们两个不必怀疑。我就是琅琊地灵,如假包换!”琅琊地灵陡然抬起头,双眼目光如刀似剑,直射方源和墨坦桑。 “我的本体乃是毛民,死后却有两份执念。但地灵的位置只有一个,而这两份执念势均力敌,谁也不能压过谁。到最后,只好结合一体,形成琅琊地灵。你们两个所看到的,不过是那股要勘破遁空仙蛊的执念罢了。”琅琊地灵冷哼一声,解释道。 “两份执念……”墨坦桑神情一滞。 方源比他快得多了,立即问道:“那么这位琅琊地灵,你的认主条件是什么?” 之前的琅琊地灵,要其认主,条件是勘破遁空仙蛊,为什么不能进入空穴的奥秘。 方源肯定是达不到的。 现在琅琊地灵大变模样,按照他所言,是不同的执念。那么认主条件肯定也就不一样了!! “哼!想要我认主,你根本就没资格!”毛民壮汉琅琊地灵瞪了方源一眼,口中的语气,比人类老头时,还要狂傲强横得多。 “我怎么就没有资格了?”方源却也不动怒。 琅琊地灵怀抱双臂,傲然一笑:“我的壮志,就是要让整个天下让毛民当家做主!任何的异人,包括像你这种纯种人族,也要匍匐在我毛民一族的脚下。充当我大毛民一族的奴隶,在我等脚下乞求讨好,卑微如蚁。哪个毛民能达到这个目标,那么他(她)就是我琅琊地灵的主人。哈哈哈……” 墨坦桑目光呆愣。 方源无语。 难怪他没有资格,因为方源他不是毛民!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。 “两份执念,从理论上来讲,并非不可能的事情。” “难怪长毛老祖号称为长毛,本来身份就是毛民啊!” “原来如此,长毛老祖惊才艳艳,但历史中,却没有被天庭吸纳招揽的历史记载。” “难怪了……我曾向琅琊地灵收购毛民奴隶,都被他直接拒绝,态度十分坚决。” 方源开始相信琅琊地灵的话。 毕竟,从始至终,他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,通过十数种侦察杀招的鉴定。 “如此说来,长毛老祖死后有两个执念。一个执念,是炼道执念,关于遁空仙蛊和大梦仙尊。另一个执念,是种族执念。长毛老祖是毛民,有感毛民一族深受人族压迫,所以形成如此强烈的执着!” 方源面色不禁越加凝重。 眼前的琅琊地灵不仅是模样大变,性情也彻底改变了。 之前的交情,都不管用。那么现在,对于纯正人族的方源,崭新的琅琊地灵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