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节:入东海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节:入东海

?两个月后。 东海的某处。 方源和太白云生默默地立在云头,等候着鲨魔等人。 正值夕阳落下,西方一大片的火烧云。脚下的大海,也被染成红色。 海浪阵阵,波涛在优雅的翻涌,映照在浪峰之上的霞光,又红又亮。和天边的火烧云交相辉映,美不胜收。 “每当我看到这样的美景,常常驻足而停,沉浸其中,叹为观止。”太白云生目光深幽,感慨着,“如今我也算是得道升仙之人,但更感觉到这片天地,广袤自然之宏伟,叫人心生渺小之意,谦卑之感。人和天地相比较,真的是卑微。或许只有九转蛊尊,才有资格和天地叫板罢,我是不成了。” 方源哈哈一笑:“太白兄,你不可妄自菲薄。你可记得《人祖传》中的小人故事,我们既然意识到自己的渺小,那就更应该变得强大。我们本来就是渺小的,只是从无知变得有知,你感到痛苦,是因为你在成长。” “星象子,你还是这么雄心万丈。哈哈哈……”太白云生愣了愣,旋即朗笑起来。 两人正交谈着,一位蛊仙从他们脚底下的海里,忽的升腾而出。 “什么人?”方源断喝一声。 “两位大人勿怪,在下沙南江,正是被鲨魔大人派遣过来,专门接引二位大人的。”来者口中含笑,打招呼道。 沙南江身形拔升,几个呼吸之后,来到方源、太白云生二人的面前。 他是一个六转仙僵。 身材矮壮结实,光头上带着一个铜箍,一对瞳仁冰蓝,浑身皮肤如老树,双手双脚都裸露在外,指缝之间都连着鱼蹼,双耳也呈现鱼翅形状,尖锐的耳尖一直延伸出脑后。 方源掐动手指,算了算,忽道:“景蓝游仙僵体?” 沙南江脸上的微笑,随之一滞,双目紧盯方源,拱手道:“阁下便是智道蛊仙星象子吗?果然厉害。我这景蓝游仙僵体乃属于自创,刚刚出关,世人不知。阁下轻轻一算,竟然就道破它的名号。”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笑道,“我可不智道蛊仙,我主修星道,智道只是兼修罢了。刚刚也只是瞎蒙胡猜,运气好碰上罢了。” 方源表现得很谦虚。 太白云生始终旁观,肚中暗笑。 这位沙南江,太白云生也是头一次见面。正因如此,才有了刚刚一幕。 沙南江动用仙道杀招,偷偷潜伏过来,到了方源、太白云生二人的下凡的海面,其踪迹才被方源道破。 这是沙南江手段委婉的试探。 而很快,方源也还以颜色,稍稍推算,就算出沙南江仙僵之体的名号。 蛊仙交际,终究还是以实力为根本。一番彼此之间的试探,赢得了双方的尊敬。 沙南江再不敢有丝毫大意,脸上呈现出郑重之色。 他对方源点点头,神态恭谨,接着目光转向太白云生:“两位,请紧跟着我,鲨魔大人一行,已经在攻打玉露福地了。” 片刻后,三人迅速穿梭海水,在海底中见到一处门户。 此门呈现圆形,颜色清淡,宛若浅玉雕琢而成。一片水晶珠子串起的门帘,挡在淡玉门户前面。 方源双目不免涌出一抹好奇之意。 他绝不会认为,这片突兀的门户真的是玉石打造。 这扇门是玉露福地的门户,只是显化出的外形,本质上是玉露福地和外界沟通的桥梁。 门户对福地、洞天这种小天地,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。 一旦关起门户,仙窍世界就成了一个密封的小天地,和外界隔绝往来。仙窍之外的其他蛊仙想要进来,难比登天。 可以说,门户是攻略福地洞天的第一道难关。 当初仙鹤门的鹤风扬和苍郁仙子联手,进攻方源的狐仙福地。为了克服门户之关,就利用方正,利用血道手段,为其定位。只有定位之后,他们才进入了狐仙福地。 秦百胜一行人,进攻琅琊福地,也是利用了毛民蛊仙内奸的魂魄,进行定位,才能进入琅琊福地当中。 所以,就算方源不为了血神子捉拿方正,也会为了今后狐仙福地的安危,斩除方正。这样一来,就没有定位方法。就算知道狐仙福地落地的准确位置,就算能打得空间破碎,也不能贯通福地内部。 三人来到淡玉门户面前,沙南江催动蛊虫,水晶门帘掀起,门户缓缓打开。 “二位,请进。”沙南江邀请道。 太白云生见此,不由笑道:“贵盟手段厉害,已经直接控制了门户。” 沙南江轻声一笑:“太白阁下有所不知,自从两个月前的那场失败后,鲨魔大人回到僵盟总部,不惜耗费大量的门派贡献,邀请了一位智道七转仙僵出手。如今已经攻破了消仙散云雨的关卡,深入其中。这扇门户也在一个月前,被我盟彻底掌控。” 方源和太白云生点点头,一齐踏入玉露福地。 进入福地之中后,他们并未见到玉露福地的真正容貌,而是置身在一处天地浑白的冰寒世界中。 “这是消仙散云雨之后的第三关,名为冰雨冻土的战场杀招。每隔半个时辰,就有下一场声势浩荡的冰雨,同时亦有雪怪攻伐。鲨魔大人一行,正在前方不远处呢。”沙南江主动介绍道。 “冰雨冻土……”方源轻声喃喃,目光四下打量,对这个战场杀招流露出浓重的兴趣。 他现在因为增添了星道方面的战力,导致原先的短板已经补齐。 不管攻防、进退、侦察、治愈,都已经没有明显的弱点。 就侦察方面而言,方源也有仙道手段。不久前,沙南江能被方源识破踪迹,也是这个星道仙级侦察杀招立功。 他现在的战力,已经稳定在六转巅峰。如果使出万我来,就可形成七转战力。 方源现在独独缺乏的,就是战场杀招。 若是他有战场杀招,早就可以秘密斩杀一位北原僵盟的仙僵成员,再顶替身份,伪装混入进去了。 为此方源找黎山仙子帮忙,黎山仙子推脱不帮。 方源苦思冥想,他也是精明,想了一个以退为进,舍近求远的主意,从东海僵盟总部这边做突破口。 所以,他这次以普通星道蛊仙星象子的形象和身份,和太白云生来到东海,刻意接近鲨魔等人。 “太白兄,咱们又见面了。哈哈哈!”片刻后,众人相见,鲨魔表现得相当热情。 他拍了拍太白云生的肩膀后,又将目光转移到方源的身上:“阁下便是太白兄在信中提及的至交好友星象子?既然是太白兄的好友至交,那就是我鲨魔的好友。” “山野散修,愧不敢当。”方源含笑谦虚。 他一身宽大蓝袍,须发如雪,皮肤却如婴儿般红润细嫩,显得仙风道骨。说实话比太白云生有卖相多了,让人乍见之下,不禁心生好感。 鲨魔夫人苏白曼则道:“星象子切莫谦虚了,听闻阁下有不错的智道造诣,可否现在一显身手呢?” 方源抬起眼,望过去。 眼前的苏白曼,纵然是仙僵,但也可见曾经的明媚美丽。 美人乡,英雄冢。难怪使得鲨魔也不惜转身为僵,牺牲大好的修行前景,陪伴苏白曼了。 当即,方源也不犹豫,应承下来:“那在下就勉强稍试,不当之处,还望海涵。” “星象子阁下尽管出手便是,就算失败,也无人会怪责你的。”鲨魔立即道。 他性情凶恶,平时都是拿冷眼看人,首次见到方源,却态度温和,显然是看在太白云生的面子。 更准确的说,是看在太白云生拥有人如故仙蛊的份上。 方源便抬起头,细心打量周围。 眼前这片天地,堪称冰天雪地,洁白一片,不愧是号称准福地的战场杀招。 方源暗中催动仙窍内的诸多智道蛊虫,当着众人的面,使出好些智道侦察杀招。 但却不见丝毫破绽,整片战场浑然一体,方源找寻不到突破口。 不过方源也不着急,虽然这两个月来,他勤学苦练,将众多智道手段操练得相当纯熟,但眼前的战场杀招可不简单,乃是玉露仙子所设。 玉露仙子可了不得。 她来历非凡,师承乐土仙尊。这一脉可谓是人族历史中,战场杀招第一的传承! 玉露仙子设下的战场杀招,自然非同小可。 “好厉害!这战场杀招,和玉露福地完全一体,似乎借助了福地中的道痕布置出来。这种手段,可比琅琊福地先进多了。” 方源观察良久,渐渐发现一些奇特之处。 琅琊地灵不敢在福地中,铺设战场杀招,对战秦百胜一行强敌时,也只用了十二波云迷澜蛊阵。琅琊地灵就是害怕铺设战场杀招,形成的短暂道痕,对福地大有损伤。 事实上,当今修行界,绝大部分的蛊仙也不敢在福地、洞天里,施展战场杀招。 战场杀招的短暂道痕,一旦和仙窍小天地的道痕冲突,轻则战场杀招失败,蛊仙受到反噬,重则道痕排斥,激发出恐怖的伤害,能让福地毁灭,蛊仙当场身亡。 这就和炼蛊反噬,一样的原理。 但玉露仙子不愧是战场杀招的大能,直接克服了这个弊端,手段之玄妙先进,超出方源的想象。更把琅琊地灵这种老古董,甩到八里大街之外去了。 方源暗暗羡慕并且期待:“我若能得到玉露仙子的传承就好了。就算只得一份适合自己的战场杀招,也是很妙的事情啊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