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一节:冰雨冻土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一节:冰雨冻土

?战场杀招冰雨冻土中,方源轮番运用智道手段,不断进行推算。 冰雨冻土是借助玉露福地中的道痕,并非是临时道痕,所以更加麻烦。 鲨魔等人,不能暴力摧毁这个战场杀招。摧毁了它,就等于破坏了玉露福地本身的道痕,这会对玉露福地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。 这就相当于:秦百胜抢夺炼炉仙蛊屋,使得琅琊福地道痕锐减,损失惨重。 鲨魔等人攻略玉露福地,就是为了里面的传承和资源。而且暴力摧毁战场杀招,需要十分强大的仙道攻伐杀招,相应的,这对仙元的损耗也极其巨大。 考虑到成本收益,鲨魔等人面对冰雨冻土战场杀招,只有正面破解一途。 好在这片玉露福地是无主福地,地灵存在与否还是未知数。方源身边又有众多蛊仙护卫,给了他十分宽松的研究和破解的环境。 方源双眼微微眯起,瞳孔中星光绽射。 此刻他的脑海中,无数的星念此起彼伏,不断旋转碰撞,极速演算。 这次推算冰雨冻土杀招,方源可谓竭尽心力! 一来,研究这种优秀的战场杀招,可以给方源带来许多知识和灵感。 方源就算得不到适合自己的战场杀招,那么这些知识和灵感,就是方源自创战场杀招的坚实基础。 二来,方源进入东海,此行的计划,是要加入东海僵盟总部的。 他和鲨魔等人是第一次见面。正要展现出自己的价值,让鲨魔等人刮目相待,帮助他顺利加入东海僵盟总部。 在急速的思考推算中,时间过得很快。 “时间快到了,不久后就要再下冰雨,还有雪怪形成,攻杀过来。星象子阁下还需要多久?”鲨魔一行人中,一位蛊仙不耐烦地问道。 他是卜单,东海僵盟中的蛊仙成员。 他不是仙僵,是个大活人。但混得凄惨,加入东海僵盟之后,地位也不高。 因为他具有一些智道造诣,被鲨魔屡次带入玉露福地,参加攻略计划。 方源未出现时,卜单就是队伍中唯一的半个智道蛊仙。 星象子的出现,危及了他的地位和利益。 若方源推算出了成果,岂不是显出了他的无能? 见方源久久没有进展,卜单终于忍不住开口,隐隐向方源施压。 其他蛊仙,其实也一直关注着方源的表现。 卜单问出了他们的心声。 方源轻声一笑,却是没有强撑颜面,而是直接道:“惭愧!这战场杀招十分玄妙,我参详了半天,也只摸清一些皮毛。” 事实上,这战场杀招冰雨冻土,不愧是出自八转大能玉露仙子之手。 方源轮番用了许多智道手段,根本没有任何进展!就像是面对一个巨大的乌龟壳,给人一种无从下手的强烈感觉。 “这样啊。”苏白曼叹息一声,语气失望。 方源也不愿意就此放弃:“再给我一段时间,我再继续推算一番。” 鲨魔点点头,口中说道:“星象子尽管全力推算,这次攻势我们来替你挡着。” 同时,鲨魔心中却是另一番思考:“星象子被太白云生大力推崇,但现在看来,似乎并不如信中所言。唉,上一次遇到战场杀招无尽空元,不得不耗费巨大代价,请出僵盟中的七转智道仙僵出手。我在玉露福地上面已经投去太多钱财,必须省吃俭用。若是这星象子真能破解了这片战场,那是最好不过的了。” 这么一来,其余蛊仙看向方源的目光,也不再那么期待了。 卜单冷眼旁观,心中暗笑:“以前的战场杀招,我至少寻出背后隐藏的蛊虫。但这次的战场杀招,却根本毫无线索。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找得出突破口来?” 果然片刻之后,这片战场的天空中,下起了细细绵绵的冰雨。 这些雨滴,都是一根根的冰针。 与其说是下雨,倒不如说是漫天的冰针,刺透长空,向方源等人暴射而来。 蛊仙们纷纷撑起防御手段。 卜单没有仙蛊,被鲨魔的仙道防御照顾。 被鲨魔照顾的,还有方源。 千万的冰针射下,被光罩挡住,因为冰针速度极快,竟然在光罩上击打出了一点又一点的火星。 方源心念一动,施出星云磨盘,自己钻了进去。 他可不会将自身的安危,建立在他人的手上。 见到方源使出仙级防御杀招,其余蛊仙的目光纷纷一亮,态度隐隐有些微妙的变化。 方源能使出仙道杀招,必然是拥有仙蛊。 一位能拥有仙蛊的蛊仙,在东海蛊仙界中,就足以让人不容小觑了。 不是所有的蛊仙,都能拥有仙蛊的。事实上,大多数的六转蛊仙,只能用凡道杀招,苦求仙蛊而不得。 雨势渐大,冰针转变成了威力更强的冰镖。 冰镖划破长空,发出咻咻咻的尖锐长音。 蛊仙们联合防御,一丝不苟地维持着防御,神色严肃地暗中算计着自家仙元的耗费。 “咦?这战场发动攻势之后,就起了变化,出现了小小的破绽,可以供我钻营了。再不像之前,一点头绪都没有。”方源心头微微一震,涌出一股惊喜之情。 他手上动作,立即增快了两倍有余。 时而施展凡道杀招,时而抛出智道凡蛊。 这些杀招、凡蛊,击打在空中,或是火烟升腾,或是雷音爆炸,或是一团碧绿酸液,四下飞溅。 方源正用各种手段,试验这个破绽。 不过效果却很是不佳。 这时冰镖雨,已经变成了冰锥暴雨。 蛊仙们的仙元消耗的速度,因而急速增长。 吼! 一声巨响,一头高大的雪怪,从充斥视野的满满冰雨中,横冲直撞地奔杀过来。 雪怪是雪人的猎物。吞食雪怪的血肉,雪人们能加速繁衍,甚至延年益寿。 三丈高的雪怪,可战三转蛊师。四丈高,就有四转蛊师之能。五丈高,就有五转蛊师的恐怖战力。 但此时出现的这头雪怪,却是高达六丈。 这是荒兽级的雪怪,不可小觑。 “尽量不要打杀,这些雪怪就算战死沙场,也会旋即复活,十分讨厌。”苏白曼连忙开口提醒道。 方源心中一凛。 “杀不死的雪怪?这还怎么打?”太白云生亦是动容。 “放心,时间一过,这些雪怪就会自动消散。等到下一次冰雨,它们又会出现。”鲨魔解释道。 在鲨魔左手边的一位蛊仙,则半是忧愁半是感叹地道:“这个冰雨冻土战场杀招,已经有了轮回战场的味道了。玉露仙子师承乐土仙尊,恐怕已经得到了一些轮回重生的奥义。” 吼吼吼! 一只又一只的雪怪,接二连三地出现,让鲨魔等人防守顿时变得艰难起来。 雪怪的冲击,势大力沉,且不缺乏灵动。 蛊仙们显然不愿意硬抗,不停地出手,使出种种仙道杀招,打断雪怪的冲撞,拖延它们的速度。 方源脸上喜色更浓。 雪怪的出现,让他察觉到,这片战场杀招的破绽更大更多了。 “有戏!”方源暗暗为自己鼓劲。 他得到智道传承的时间有限,智道境界也是普通中的垫底,尽管勤学苦练得很,没有任何的懈怠和放松。但这种东西,终究还是需要时间去不断积累的。 说方源是个半吊子,这绝对是大大的过奖了。说方源是一位智道新手,也不为过。 但现在,这个智道新手却要去破解冰雨冻土杀招。打个比方,就像是地球上,小学生去做高中生的数学题一样。 方源紧紧抓住自己发现的破绽,有的放矢,手上速度越来越快。 终于,在他推算之下,他发现了一只蛊虫。 这是一只凡蛊,和其他不知具体数量的凡蛊以及仙蛊,组成了战场杀招冰雨冻土。 “去!”方源心念一动,一条星蛇索倏地飞射而出,迅速地将这只凡蛊缠绕。 不过就在方源要将这只凡蛊拖回来研究的时候,这只凡蛊却及时自爆掉了。 星蛇索捞了空,只能再回到方源的身边。 这番动静,自然引起了其余蛊仙的关注。 因为这只凡蛊的毁灭,冰雨瞬间减弱了许多。 “他居然真的找出了破绽?”卜单吃惊不已,他也曾经在攻势发起的时间,去寻常破绽,但毫无建树。 卜单的智道传承太过残缺、低级,手段有限。 反之方源得到的传承,却是极其优秀,来历非凡。打造出了许多强大的智道蛊仙,上一任更是北原当今智道第一的东方长凡。 依凭方源的实力,仍旧能够找出冰雨冻土的破绽,可见他的这份智道传承是多么的优秀。 “好!”鲨魔大赞。 但话音刚落,众仙头顶上的暴雨,陡然密集了两倍! 哗哗哗! 大雨倾盆,冰锥锐利,打压得蛊仙们都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压迫感觉。 “星象子,你究竟干了什么?”卜单立即抓住良机,喝斥起来。 方源心中也是一惊,他知道自己鲁莽了。就算发现了组成战场杀招的蛊虫,也不能随意破坏,否则会引发更强大的攻击力量。 但很快,方源又暗喜。 这只凡蛊毁掉之后,战场杀招冰雨冻土的破绽又多了两处。 这下子,破解战场杀招的希望,又增添了几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