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三节:颠倒黑白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三节:颠倒黑白

?“什么?”诸位仙僵听到方源的话,不禁失色。 “你、你、你放屁!”卜单更是急火攻心,恼羞成怒。 鲨魔眯起双眼,望着卜单,又望方源,脸色沉下来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 卜单气得牙根发痒,立即道:“鲨魔大人,我敢用自己多年的名声担保,这次动手根本没有任何不妥之处。” “这星象子看着一副好皮囊!”卜单手指着方源,“实则是个心胸狭窄,嫉贤妒能的小人啊。他定是见我有所表现,自己被比了下去,才出言诬告。请鲨魔大人,诸位同僚明鉴。” “星象兄的本领,我最清楚不过!依我看,你才是小人!”太白云生气极,当即冷喝驳斥。 “都住口!”眼看局面要乱,鲨魔及时低喝一声,转头面向方源,“星象子,你怎么说?” 方源苦笑一声:“我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 见他竟然这副态度,苏白曼不由微挑眉头。 但方源旋即又道:“不过我又一问,想请教卜单阁下。” 方源丝毫没有动怒,风姿十足,和卜单面红耳赤的骂街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 卜单见方源这种姿态,更加嫉恨厌恶,冷哼道:“你有什么好问的?” 方源淡淡一笑,盯着卜单,激将他道:“我若问你,你敢据实回答吗?” 卜单咬牙,心知这是方源的激将之计,但此时此刻他早已经下不来台,梗着脖子呛声道:“你问!” 方源叹了一口气,一副“我想与世无争,但奈何有人与我为难”的样子:“我只问你,这冰雨冻土战场杀招,如今有几处蛊虫隐藏之处。” 鲨魔等人的目光,旋即紧盯卜单身上。 卜单心中咯噔一下,张了张嘴,想要说话,却最终只是伸出舌头,舔了舔嘴唇。 方源这个问题,简直像是一柄利剑,直接插在卜单的心脏! 卜单之前只是发现了一处隐藏蛊虫的地方,推算之下,觉得没有不妥之处,就动手除掉了这个点。 现在这蛊虫刚刚除去,战场杀招的运转一定会多出一些之前没有的些微破绽。 但卜单要想从中推算出,其余蛊虫隐藏地点,却是需要时间的。 卜单当然也想过虚报,但下一刻他就自己否决了这个蠢透了的想法。 因为这个东西,很好验证。 你指出的某个蛊虫隐藏地点,你就出手干掉它,让大家看看。 事实胜于一切雄辩。 卜单哑口无言,下意识捏紧了双拳。 但很快,他就想通了,这种事情虚报不得,只得大声地回应道:“你要求教我,那我就满足你。给我一段时间,我推算出来,再来指教你。” 众蛊仙自有城府,听了这话,神色不变,但暗中却是在摇头。 卜单的狼狈模样,印在众仙的心中。 这些蛊仙当然不是笨蛋,自然明白,卜单的话明显底气不足。星象子将卜单问得有些原形毕露。 太白云生则怜悯地看着卜单,心中感叹:“就你这样,也想和方源斗?” 方源早知卜单如此回答,此刻哈哈一笑:“卜单阁下想必是只推算到一个点了。但这个点隐藏的蛊虫,其实只是一个陷阱。你若能再继续推算,耐心一点,兴许就会发现更多的破绽,算出更多的隐藏点。这样一来,你也许就能明白,自己这举动是多么的鲁莽了。” “哦?”卜单嘴角一扯,他早已想好说辞,此时立即刁难方源道,“那你倒是向大家说说,我这举动,是怎么不妥了?怎么引发后患了?这个点又是怎么样的陷阱了?哈哈,你可要好好答,苏白曼大人手中可有测谎的手段。” 这个点,当然不是什么陷阱。 方源自然回答不出。 不过方源早已准备了应对,他轻轻一笑:“我这智道传承,独门手段,怎么可以泄露?卜单你好打算,好生精明,是想偷师我的智道手段吗?” “放你娘的屁!”卜单旋即大怒。 卜单屡次出言不逊,方源也不着恼,看了一眼仙僵鲨魔。 只见鲨魔紧紧皱着眉头,只是旁观,静候方源、卜单二人争辩出结果。 方源看了这一眼,便知道鲨魔心中还是偏向卜单的。 这丝毫也不奇怪。 鲨魔、卜单毕竟都是僵盟的成员。而且鲨魔、卜单合作了这么多次,相处的时间这么久。 有句话,叫做疏不间亲。方源只是和鲨魔第一次见面,属于陌生人。而卜单和鲨魔的关系,就亲近得多。 方源便哈哈一笑,脸色陡然一摆,轻蔑地看向卜单,不屑地道:“跳梁小丑,今天本人就好好给你上一课。你且看好了!” 说着,方源并指如剑,连连指划。 一点点星芒,从他手指尖飞出,飞到空中,或远或近,悬停下来。 “这里,这里,还有这里等等,都有隐藏的凡蛊。诸位若是不信,大可依我之言,一一尝试。譬如这处,要用炎道攻势才会毁掉蛊虫。再如那处,需要用冰道手段使其显形,再用闪电霹雳直接碎灭蛊虫。还有这里,要想毁掉隐藏的凡蛊,必须得等到下一波攻势发起,才能摧毁。” 方源言之凿凿,星点停在半空中,多达八九个。 众蛊仙都是明白人,方源指出这些隐藏蛊虫的具体位置,还将如何毁灭蛊虫的方法,详细说出。直接摆明了,不怕你们去验证。 这种强烈的自信,让人不得不去相信。 卜单瞪圆了双眼,却不知道反驳什么。他急躁起来,撸起袖子,不信邪地要动手:“我倒要看看,你所言真假。” “慢!”方源却摆手,阻拦他。 卜单早已下不来台,闻言惊喜交加,面上却冷笑起来:“怎么,星象子,你怕了?” 方源叹了一口气,看了卜单一眼,给人感觉就像一位长者看待淘气捣蛋的孩子,差点没把卜单再激得跳脚。 方源旋即开口:“这隐藏蛊虫的地方,当然各个属实,不怕任何人去验证。但这些点,却不能擅动啊。就像你刚刚毁掉的那只蛊虫一样,很多都是陷阱,有一些相互联系,哪怕触动一下,都会影响整个战场杀招,让我等智道推算的结果面目全非,还得重头开始推算。我给诸位指出的这些点,背后牵扯很深,我一时也无法推测出究竟哪只该动,哪个不该动。” 说完这番话,方源又面向仙僵鲨魔,行了一礼道:“鲨魔大人,真是抱歉,这是我能力不足啊。” 见方源如此谦虚,简直是无声的讽刺。卜单眼皮子直跳,恨不得当场跳起来,将方源的白胡子扯掉,将方源的一身的蔚蓝宽袖长袍撕成破烂,恨不得将方源踩在脚底下,将方源这张婴儿般红润干净的脸,踏在污泥当中。 但他当然不可能这么做,因为鲨魔在对方源还礼。 方源刚刚说话,对鲨魔施礼。 站在鲨魔这个角度,他是首领,自然要有风度。 再说星象子是太白云生的好友,是后者带领过来的。星象子向鲨魔行礼,鲨魔怎么可以不还礼呢? 僵盟可是正道,虽然成员来源广泛,甚至有很大一部分乃是魔道出身。但既然已经加入僵盟,就要有正道的规矩和风范。 而且鲨魔听到两人的辩论,心里也有数了。 在他看来,星象子的智道造诣,比卜单要高出一筹。对于这样的人才,尤其是自己今后攻略玉露福地,要借助的人才,鲨魔当然要还礼。 还礼之后,鲨魔开口,语气很是客气:“星象兄的一番话,叫我获益良多。不知接下来,该如何是好呢?” 鲨魔是七转修为,虽是仙僵,但却也是东海知名强者。他主动和六转的星象子称兄道弟,在场的人听了,都觉得鲨魔态度真的很温和。 方源苦笑:“还是我实力低微啊,刚刚推算才有一丝曙光,不想那蛊虫就被毁掉,使得我推算都打了水漂。心急之下,才出言无状。唉,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,更何况我只是一条小蛇,而诸位都是强龙呢?” 卜单气得直喘粗气,双眼一片通红。 方源语气谦虚,但每一番话都“照顾”到了卜单的脸面,好似把卜单的脸打得啪啪作响。 但这次,卜单却没有发作。 他心里的确是气愤极了,但同时也有点发虚啊。 他的智道传承十分残缺,远远不如方源。方源既然能堂而皇之地指出这么多的隐藏点,卜单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不如对方,只是他死活不愿意承认而已。 “难道,难道我真的犯错了吗?这只凡蛊,难道真如这该死的星象子所言,是个陷阱吗?” 可怜的卜单,被方源陷害,此刻也陷入到自我怀疑当中。 方源用眼角的余光,将卜单的反应、神态都尽收眼底。 他表面苦笑谦虚,心中则在冷笑。 他早已心生退意。 因为接下来的攻势,十分猛烈。一个搞不好,这群蛊仙当中会有人减员。若是能坚持下来,诸仙的仙元的损耗必定是更加巨大的。 这样巨大的损失,众蛊仙自然会心疼不已,而方源却没有勘破这战场的能力。 到那时,蛊仙们付出那么多,被寄予厚望的方源根本没有什么进展,众蛊仙对于方源的感官如何糟糕,便可想而知了。 所以方源之前的谦虚,不是故意谦虚去嘲讽卜单的,他是在众仙的心中打下伏笔。 “退是要退的,但如何退,却有讲究。”方源念及于此,又不着痕迹地看来卜单一眼,对鲨魔继续说道,“距离下一次战场攻势,时间已经很是短缺。经过这一番变动,前面的努力都化为泡影。在下只能重新开始,勉强一试。不瞒诸位,成功的希望不高,需要的时间更多。关键是这场攻势,将十分猛烈,依照我的建议,还是就此退去吧。” 诸仙当然不肯就此罢休,毕竟已经到了这一步了。 鲨魔道:“还请星象兄再试一试吧。” 于是方源装模作样,悬空盘坐,紧闭双眼。 很快,第五次攻势发起,冰针暴雨漫天盖地,数十只雪怪咆哮着,向蛊仙们杀来。 “这攻势果然加重了好多!” “走吧!这才刚刚开始,就已经如此难捱。” “卜单,该说你什么好呢?” 卜单脸色铁青,紧紧咬牙,目光冰冷。他感觉周围蛊仙看着他的目光,比冰雨还要刺痛他的心。蛊仙们说的那些话,更是像鞭子一样,抽在他的灵魂上。 “星象子!星象子!!”他在心中咆哮,始终念叨着一个名字,可惜还是个假名。 又坚持了一会儿,鲨魔见方源丝毫没有动静,心中此次投资收益的天平已经严重倾倒,只得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来:“撤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