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七节:被追杀得很高兴 - 蛊真人

第二百四十七节:被追杀得很高兴

?“误会,这都是误会!!”方源“迫不得已”地显出身形。 见到星象子这个老男人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宋亦诗立即惊叫一声。她此刻泡在温泉中,赤身裸.体,自是心中最软弱的时刻。 出现的要是女性也就罢了,偏偏是男性蛊仙。 男女有别! 宋亦诗陷入惊慌当中。 “我可以解释的。这一切就是一个大大的误会。请您听我解释。”方源摆手,口中说个不停。 此时,宋亦诗心中的慌乱,已经被一股强烈的愤怒给覆盖。 “淫贼,你给我死!” 宋亦诗藏身温泉当中,手指对着方源一指。 仙道杀招——溪纱! 空气中顿时水汽大盛,两道溪流凭空而生,宛若歌女挥舞起来的长袖,又仿佛是美人蒙面的细纱,一左一右,向方源缠绕过去。 方源心中凛然。 宋亦诗是水道蛊仙,这溪纱则是宋家招牌的仙道杀招,是十分优秀的擒拿手段。 方源若是中招,恐怕就很难脱身了。 不敢让这溪纱近身,方源连忙爆退,周身星光灿烂,星蛇飞舞,对上溪纱。 仙道杀招——星蛇索。 星蛇缠住溪纱,但溪纱如水,将星蛇浸泡其中。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,星蛇就化为乌有。 溪纱再次向方源杀来。 “星蛇索和溪纱,都是专注擒拿的杀招,不想差距居然这样大。”方源心中一沉,好在经过这段拖延,他仙窍中的星光仙蛊已经完全催动起来,绽射光辉,仿佛朝阳冉冉升起。 在星光仙蛊周围,无数的炎道凡蛊,仿佛万只萤虫,缭绕飞舞。 星道仙级杀招——星火遁! 呼。 一声轻响,方源浑身燃烧起深蓝色的火焰。方源身形如电,一飞冲天。 “哪里走?!”宋亦诗娇叱,连忙催动杀招阻拦。 轰!! 一场巨大的爆炸,在海底火山顶部发生。 海底震荡,激流乱涌。海底火山顶部直接崩塌大半,天然的保护结构被破坏,亿万斤的海水倒灌进来。 宋亦诗为了应付飞溅的巨石和倒灌进的海水,一阵手忙脚乱。 她撑起防护,迅速穿好衣服,心中稍定。 随后,她丝毫不顾火山被海水破坏,直接追着方源离开的方向,飞了出去。 “你逃不了的!”宋亦诗咬牙切齿。 方源在星火遁的帮助下,速度极快,但因为海水太过深厚,好一阵子,他才飞出海面。 前世《李逍遥传》中记载,李逍遥跌入悬崖底部,进入潜流当中,被送到海底火山之中。火山底部太热,李逍遥趋利避害,便往火山上端行走,意外看到沐浴中的宋亦诗。宋亦诗就出手,禁锢了李逍遥,盘问之下,却是大喜。 原来她尚不知海底火山之中,有一道隐藏极秘的海底潜流。此时海上有强敌包围,李逍遥的出现,反而带给了宋亦诗解围的希望。 宋亦诗靠着这个海底潜流,暂时解决了困境。而李逍遥从此命运发生了大转折,被宋亦诗带着身边,教导他蛊师的修行。 李逍遥和方源的遭遇,简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待遇。 “李逍遥是童子少年,眉清目秀。我虽然仙风道骨,也是一副好皮囊,却是七老八十。宋亦诗年轻性情,宋家又是势力宏大,不发怒追杀我才怪呢。” 方源一边心中感慨,一边暗暗观察身后。 待他发现宋亦诗追杀上来时,他淡淡一笑,轰的一声,冲出海面。 蛊仙姚葛辟,正是宋亦诗的追求者之一,此时的他正在诗情海域外围逡巡。 他少年模样,英俊多姿,六转修为,是东海的一位散修。 “亦诗仙子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去往诗情海的海底火山温泉中沐浴。这个秘密他们都不知道,现在只有我清楚。我要趁着这个先机,多和亦诗仙子接触。若是能娶到她,将来我的修行资粮还怕缺乏吗?嗯?发生了什么事情?!” 姚葛辟循声望去,便见方源,从海里急速射出,一副狼狈逃窜的模样,原本平静的海面因他而掀起一股巨浪。 “看着样子,好像是个贼子啊。我要不要追上去?”姚葛辟一阵犹豫。 就在这时,宋亦诗也追出了海面,望着方源飞窜在空中的背影,怒喝道:“淫贼休跑,给我受死!!” “什么,淫贼?!”姚葛辟宛若被晴天霹雳劈中,震惊得双眼凸出,差点将眼珠子瞪掉下来! “淫,淫贼?” “亦诗仙子究竟遭遇了什么?那个老东西,居然是个胆大包天的色胚!!该死,该杀!” 姚葛辟心中咆哮起来,杀意充盈胸膛。 “亦诗仙子勿忧,我姚葛辟来了!”下一刻,姚葛辟口中高呼,挺身而出。 宋亦诗微微一愣,原本汹汹气势为之一滞。 她刚刚含愤出击,口中怒喝时没有想太多,姚葛辟的出现,让她不禁又一阵慌乱。 天可怜见! 她还是个年轻姑娘,初次遇到这种事情,根本没有经验。 对于这种事情,她当然想捂得严严实实,最好就是自己秘密解决一切,方源被杀掉灭口,没有任何其他人再知道这件事情。 这事情要是传扬出去,还叫她以后怎么见人? 但现在又一个蛊仙出现了。 这个人她认识,是她厌恶的追求者之一,好像姓姚? 宋亦诗不太确定。 姚葛辟一看到宋亦诗慌乱的神色,却是更加痛心疾首。又观察到宋亦诗脸蛋潮红的模样,仿佛是一番云雨之后的春红,姚葛辟心中的杀意顷刻暴涨了数十倍啊! 其实根本没有发生什么,但人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,而且偏偏姚葛辟是男人,又是狂热的追求者,很容易就往阴暗的方面去联想了。 此时在姚葛辟想来:眼前这个拼命逃窜的老淫贼,一定是占了滔天的便宜!说不定就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,迷晕了亦诗仙子。一亲芳泽,啊,不,很可能又亲又啃啊。亦诗仙子不知道受到了多少的侵犯,多大的侮辱! 这样想着,姚葛辟心中的怒火简直要将他身躯都自燃起来,他一边狂追,一边大吼:“这个该死的老东西,老色鬼,不要跑!居然敢亵渎我们的亦诗仙子,我要将你抽经扒皮!我要让你后悔你对亦诗仙子,所做的一切事情!!” 宋亦诗听到这声怒吼,身形顿时一晃,差点一头从半空中栽倒下去。 你别这么大声啊,真的要让全天下都知道不成吗?咱们悄悄的,静静的,秘密的把这个该死的老头子,处决掉,不是最好吗? 可惜,暴怒中的姚葛辟,是听不到宋亦诗的心声的。 而宋亦诗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应对失措,想要传音去关照姚葛辟,但她脸皮究竟太嫩,死活都张不了这张口啊。 说出来,多羞人啊! 这三个中最为开心,真正高兴的,反而是方源。 方源对宋亦诗的反应,早已经算计清楚。姚葛辟的出现,却算得上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了。 “好,就是这样,大声点,对,再大声点。”方源心中暗暗为姚葛辟鼓劲。 追杀他的两位蛊仙,绝对不会想到方源此时的古怪心思。 方源就是想要把事情闹大。 宋亦诗是超级势力宋家的蛊仙,是宋启元的掌上明珠,追求者又这么多。闹大之后,方源才有加入僵盟的外在压力。 但这种矛盾,又不是断人钱财,杀人父母,不是你死我活的死斗。 充其量,方源只是无意中看了一眼罢了。 宋亦诗是小姑娘,经历还不多,思想还很保守,头一次被人看到了身子,自然委屈愤怒。 这是年轻人的自然心态。 但年岁一长,经历的多了,不管是谁就会多多少少明白一些皮肉色相的道理。 看一眼又怎么了?有的女人,恨不得让别人看得目不转睛呢?从某种角度上来看,这不就证明自己的魅力了吗? 到了两三百年之后,李逍遥也偷看了,却没有事情,反而被包庇暗藏下来。 其中有个主要原因,就是宋亦诗心态已经发生了转变。 后来,李逍遥又另有奇遇,成了剑道蛊仙,最终和宋亦诗成为神仙眷侣。 宋亦诗年长了李逍遥两三百岁呢,可谓老牛吃嫩草。 “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。就是两三百年之后,宋启元已经寿元耗尽,彻底死亡。八转蛊仙的身陨,造成了东海格局的巨大变动。宋家开始衰弱,宋亦诗手中掌握巨大的财富,惹人觊觎。不仅有外在压力,还有家族内部倾轧。李逍遥受到宋亦诗的教导,在凡人蛊师阶段,陪伴宋亦诗左右,和她共同患难,始终不离不弃,成为宋亦诗最放心的人。后来李逍遥得到剑仙醉酒青牛的传承,继往开来,推陈出新,另辟蹊径,成为一名实力强大的剑道蛊仙,这才让宋亦诗倾心。两人最终成为神仙美眷,行迹飘忽不定,神龙见首不见尾,逍遥自得。五域乱战,则时常出现,联手起来可抗八转,是抵挡中洲攻势的一大支柱。” 方源一边奔逃,一边还有闲暇在胡思乱想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