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节:战魂沙场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五十节:战魂沙场

?冰雨冻土消散,天地骤变。 原先的冰天雪地,换成了昏暗一片的空旷环境,仿佛是傍晚时分,乌云密布,雷雨欲来的糟糕天气。 很显然,这又是一个战场杀招。 “欢迎进入战魂沙场。”一道女声,飘渺悠扬,忽然在战场中回荡。 每进入一片战场,都会有声音提示。 鲨魔面色一变:“不好,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战魂沙场!这下难办了。” 他话音还未落下,周围便掀起阵阵风沙,漫天黄尘飞扬,一只只魂兽凭空生成,从四面八方,向众蛊仙包围过来。 苏白曼连忙提醒道:“星象子、卜单,你们二人要尽快!这里的魂兽杀不胜杀,时间拖得越久,魂兽就越多越强。这战魂沙场乃是乐土仙尊,参考了幽魂魔尊的某个传承之后,创下的战场杀招。乐土仙尊的其他作品,都包含一颗慈悲之心,总会留有一线生机。但这个战场杀招却大大不同,有着幽魂魔尊的杀性,是乐土仙尊创作的战场杀招当中,杀伐最重的一道!” 方源、卜单不敢有丝毫怠慢,纷纷使出手段,全力破解。 方源很快发现:这战魂沙场,却和冰雨冻土不同。后者攻势发生时,毫无破绽可言,浑然一体,让人下不了手。而战魂沙场从一开始,方源就轻而易举地发现了好几只凡蛊的隐藏点。 随着时间推移,方源发现的隐藏要点越来越多,简直是密密麻麻,成千上万! 组成这道战场杀招的蛊虫之繁多,大大超出了方源料想。 方源很快又发现,类似于冰雨冻土战场杀招中的陷阱是不存在的。不管铲除什么隐藏要点,都不会造成反噬,也不需要让方源重新推算。 所以很快,方源和卜单就大刀阔斧地开始四下拆除这些隐藏要点。 然而,这处战魂沙场的攻势威力,却比冰雨冻土强上好几个档次。 冰雨冻土的攻势是间歇性的,攻势之间都有一段平静的时间,能够让入阵的蛊仙们休息恢复。 而这战魂沙场一经发动,却是毫不停息,魂兽急剧增多,很快就有了荒级魂兽形成。 片刻之后,荒级魂兽超过十头,上古荒级魂兽也开始出现了。 连半柱香的时间都没有坚持下来,鲨魔等人就只好催动玄冰残屋,狼狈逃窜出来。 “组成战场杀招的蛊虫太多了,惭愧,小的手段匮乏,只能一一拆除。”出了海面,卜单面对鲨魔,没有丝毫隐瞒或者伪报,直接说出真相。 方源也皱起眉头:“我的手段,也顶多是一次拆除五六个隐藏要点。我怀疑破解战魂沙场的难度,就在于此。破解的速度越快,在魂兽围攻下坚持的时间越久,就越有可能破解了这个杀招。至于破解本身的难度却是不大的。” “那依星象子你的推算,按照你们两人的速度,需要多久可彻底破解这个战场杀招?”鲨魔忙问。 方源苦笑着摇摇头:“不清楚,我没有探查到战场杀招的全貌。隐藏要点太多了,仿若是天上繁星。但就我侦察出来的数万隐藏点,要清除掉它们,至少得需要两柱香的时间。” 沙南江不免失声:“两柱香?我们抵抗了半柱香的时间,就已经出现了上古荒级魂兽。两柱香……肯定已经有太古级的魂兽形成了,而且还不止一头!” 众人沉默下来。 苏白曼凝声道:“照这样说的话,看来下一次,我们就只有再请更多的人手。这些蛊仙,至少要拥有足够铲掉隐藏点的智道造诣了。” 说着,苏白曼和鲨魔对视一眼,均看到彼此眼中的苦意。 拥有智道造诣的蛊仙,本来就不多。要请他们过来帮忙,付出的代价可是不菲的。 鲨魔沉吟一番后,道:“那么这次就先散了,下一次攻略大概是在三十天后,具体时间视具体情况而定,会另行通知诸位的。星象子,这是我的令牌。你可以凭此暂住在僵盟总部,避避风头。” 方源淡淡一笑:“谢鲨魔大人的美意,但在下却不愿浪费时间。区区宋亦诗,还奈何不了我。宋家虽然势力庞大,但在东海也达不到一手遮天的程度。若是因此就让我退缩一地,那我星象子也就枉修了这么多年了。诸位,咱们下一次见了。” 望着方源和太白云生二人飞离远去,卜单走上前一步,来到鲨魔的身侧,进谗言道:“这星象子太不识好歹,大人您一番好意,他居然不领情!” 鲨魔瞥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,不悦地道:“你要争气一点,何须我如此待他?” 卜单满脸苦色:“大人呐,非是小的不尽全力,而是传承太过残破,能力有限啊。” 鲨魔不耐地挥挥手。 卜单连忙闭嘴,垂头退下。 苏白曼靠近来,嘴角含笑:“夫君若是担心星象子出事,而干扰了下次攻略的话,大可不必。北原蛊仙战力往往高过其余四域一筹,星象子又有仙蛊傍身,战力出众得能将那姚葛辟当场斩杀,不会有多大事情的。” “他虽然得罪了宋亦诗,宋启元的掌上明珠,但正因为宋家乃是正道超级势力,家大业大,绝不会为了区区这件小事,而大兴兵锋的。不过宋家名誉受损,肯定对外会有一个交代。过不了多久,星象子就会感到压力急增,到那时,还不求到我们这边来?” “嗯,的确如此,夫人分析的有理啊。”鲨魔神色舒缓下来,轻轻握住苏白曼的手。 …… 北原,落魄谷。 围绕落魄谷的攻防战,不知不觉间已经持续了大半月。 秦百胜一方,占据强大的地利,令凤九歌一方久攻不下。但凤九歌等人似乎铁了心的围攻,他们一天不撤,秦百胜一方就只有继续龟缩在落魄谷中。 “姜钰,你的伤势如何?”秦百胜探望姜钰仙子。 “再有半天时间,就能彻底痊愈。”姜钰仙子盘坐在床上,一边闭着双眼疗伤,一边分心答道。 秦百胜脸上喜色一闪:“这就好。你伤好之后,我们会全力护卫你,你立刻突围,去北原僵盟处启动后手。” “什么?这就要动用北原僵盟这个后手?会不会对整个大计,有所影响?”姜钰仙子吃了一惊,不由问道。 秦百胜沉声道:“不会。我已经和南疆影宗总部的砚石老人,进行了沟通。唉……凤九歌的确是个人物,他自创的天地歌,居然能和我的五指拳心剑拼得不分上下。我个人的名誉微不足道,关键是落魄谷里面孕炼的仙蛊还未成形,此蛊关乎大计,不容有失。但现在落魄谷被中洲这帮人重重包围,我方到底吃了人少的亏,目前只能靠着上古魂兽帮衬防守着。守旧必失啊,必须要占据主动!” 这些天来,他和凤九歌相互交手数十次,互有往来,竭尽全力,却都不分胜负。 秦百胜心系大局,早已经在寻求突破眼下困境的方法。 就在这时,外面忽然传来凤九歌的声音。 秦百胜闻言,心底冷笑:“这次忍耐了三天,终于还是忍不住又来叫阵了吗?” 秦百胜飞上高空,面对凤九歌:“凤兄,你我大小战斗数十次,咱们早已经知根知底。你是个聪明的人,难道还看不出来如今的局面,这落魄谷只要有我镇守着,你们就绝对攻不进去!” 凤九歌朗声一笑,眼中闪现着强烈自信的光:“秦兄,这一次却有不同。我于你大战无数回合,得到许多灵感。这三天我闭关未出,终于利用这些灵感,将我早先所创的一道残招彻底完善。” “哦?”秦百胜脸色一肃。 凤九歌微微昂首,朗声道:“这一次,就是要请秦兄品评一二我的俯首歌!” 碧玉歌。 天地歌。 俯首歌。 凤九歌长气碧玉歌时,歌声清脆悦耳,宛若珍珠落玉盘。而在唱起天地歌时,歌声恢弘浩荡,使人感觉到自身的无比微渺。 而此时,凤九歌唱起俯首歌,他却闭上了嘴巴。 全场静默。 秦百胜的脸色却又严肃,转为凝重,因为他“听”到了凤九歌的歌声。 他的歌声,直接在秦百胜的心中响起。 原来这首俯首歌,不是用肉耳去听,而是用心去听。 秦百胜心中一沉:“这记音道杀招涵盖了智道、奴道、音道、魂道四大方面,影响人心。从张口到闭嘴,已经有五指拳心剑的一丝韵味。凤九歌这家伙是从我身上得到的这个灵感。只是这种程度,要影响我的斗志,却还不足够呢。嗯?不好!” 秦百胜反应的也算很快了,但俯首歌见效得更快。 落魄谷中,参与防守的许多上古魂兽,仰头丝毫,在歌声中被凤九歌感召,向凤九歌俯首,当场叛变,成为了中洲蛊仙一方的走狗。 俯首歌,能暂时性的让荒兽、上古荒兽改变阵营,成为歌唱者的麾下! “该死!”贺狼子出声咒骂。 他们人数少,必须要借助上古魂兽进行协防。 但此刻上古魂兽中的大部分叛变,反攻落魄谷,立即使得影宗一方岌岌可危。 但秦百胜也绝不是好对付的。 他很快就想到了对此,施展出一记战场杀招。 凤九歌等人,以及上古魂兽们都被纳入战场当中。 战场中,浓雾重重,无数幽魂飞舞。 一只只暗蓝魂兽迅速凝成,绝大多数都是普通魂兽,但很快便出现了荒级魂兽。看来不多久,也会形成上古魂兽。 这些战场中形成的魂兽,和凤九歌掌控的上古魂兽,立即绞杀在一起。 “好应对。”凤九歌停了歌声,不由击掌赞道,“利用这道战场,来加强对魂兽的掌控,抵消掉俯首歌的优势。不过你这魂狩战场已经过时了,虽然出自幽魂魔尊之手,但也只是他年轻时候所创。乐土仙尊曾得到这个杀招,创造出了更胜一筹的战魂沙场。魂狩战场只能将生灵的魂魄,转为魂兽。而战魂沙场,却是能形成源源不断的魂兽。” 凤九歌身陷战场杀招当中,却不忧愁,反而侃侃而谈,品评这个杀招。 但秦百胜却也笑道:“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乐土仙尊能创造出更胜一筹的战魂沙场,还是站在幽魂魔尊的基础上,有所成就也是应该的。不过他性情仁厚,削减了幽魂魔尊的杀意,看似优秀,却失去了再进一步的可能。” 话语刚落,战场上又起变化。 凤九歌面色陡变:“原来这不是魂狩战场,而是幽魂魔尊晚年时所创的亿万屠杀场!”(未完待续。) PS: 虽然很艰难,但还是咬牙坚持,完成了两更。可能是最近这么长时间的更新,的确有些疲累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