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五节:加入东海僵盟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五十五节:加入东海僵盟

?方源也不着急,只要古月方正吃得下牢饭,就代表他有生存下去的意志。如何将他的思想转变过来,改变他的三观,从而亲近方源,则是个漫长的过程,不需要着急。 随后方源又去另一个密室,查看东方长凡的魂魄。 他手中的仙魂不少了,有东方长凡、羽民蛊仙郑灵、大雪山雪松子,以及东海散修姚葛辟。 这些天来,他除了建设星象福地之外,就是搜刮这些仙魂。目前,已经将他们的魂魄记忆彻底搜刮,得到了不少好处。 真正让方源“回味无穷”的,还是东方长凡的魂魄。 每隔一段时间,方源都要对他进行搜魂。 这一次也不例外。 搜魂之后,东方长凡魂魄忽开口道:“我的记忆早已经被你搜刮干净,但你最近每隔一段时间,都要对我再次搜魂,而且每一次查看的都是我魂魄里,关于破解战场杀招的记忆。看来你是碰到了传承或者强敌,急需破解战场杀招。” 对东方长凡忽然开口,方源稍微意外了一下,旋即坦言答道:“不错。这些天来,我都在钻研你的那份智道传承中,关于破解战场杀招的内容。结合我的经验,再参看你的记忆,每次都有更多的心得体会。” 搜魂可以理解成看书,看的是魂魄中的记忆。但看一本书,并不可能每个细节都能全部记得清清楚楚。彻底搜魂一遍,就是将书从头到尾翻看一般,顶多知道这本书有什么内容。所以要温故知新,涉及到具体的内容,重新针对翻看,便能获知更多。 东方长凡魂魄笑了笑:“你有没有想过,我可以帮助你啊。你只是智道新手,就算再练习,看过再多,临时效果也极为有限。而我智道境界比你高多了,只要你给我一个身体,我就可以借助脑海来帮助你推算,帮助你想办法。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吗?你可以用信道手段来制约我,我将你是最得力的助手。” “的确是很好的建议。”方源点点头,继而淡笑道,“不过我是不会这么做的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成了魂魄了,还不安分,看来是我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多。” 方源脸上的淡笑,慢慢转变成了狞笑。 数十只蛊虫随着他的心意而陆续催动起来。 “啊——!”东方长凡的魂魄剧烈抽搐起来,牢房中充斥着他凄惨的嚎叫。 这场惩罚将持续整整一个时辰,灵魂上的剧痛将比肉体更加深刻,相信会给东方长凡一个很好的教训。 方源自然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,他提前离开,转去另外的两间密室。 一间密室里,是七转羽民蛊仙郑灵的魂魄。另外一间,这是雪松子的魂魄。 这两位蛊仙虽然生前都不是智道蛊仙,但也有面对战场杀招的人生记忆。 他们纵然没有智道手段,但一个风道,一个雪道,也有相应的破解战场杀招的独到手段和成果。这些记忆,对于方源而言,有不小的参考借鉴价值。 值得一提的是,这两人的魂魄都已经被方源搜刮过几遍。 从雪松子魂魄处,方源得知他在大雪山福地中,还留着一笔财富。属于他的雪峰中,还有不少雪人,以及许多雪松之类的植株。 但方源却不敢收取。 雪胡老祖深不可测,方源对见面似相识没有太多信心。雪松子的死讯,也不能告知黎山仙子。 为什么? 因为黎山仙子和雪松子,同为大雪山的一份子,本来就是盟友。知道方源害死雪松子,黎山仙子就算不对付方源,也会碍于盟约,去告知雪山老祖的。 而在郑灵魂魄中,方源也收获颇丰。得到了郑灵的一份完整的风道传承,还有仙道杀招天随人愿,以及仙蛊屋羽圣城的许多珍秘情报。还有羽民们赖以生存的那块绿天碎片世界。 这块世界颇大,里面的资源珍稀而丰富,方源获悉之后,差点淌口水。 虽然已经知道了绿天碎片世界中的景色,方源可以凭借定仙游前往。但那里既然已经被白海沙陀等蛊仙攻打占据,就是一个虎窝狼穴。方源不会随意冒险的。 从密室中走出来,方源便得到了太白云生的传信,信中告知方源:他已经和鲨魔等人汇合了。 方源便用定仙游,传送到太白云生的仙窍中去,随后再钻出来。 下一刻,星象子便出现在鲨魔等人的面前。 “来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‘大名鼎鼎’的星象子了。”鲨魔哈哈一笑,热情地介绍道。 方源脸上露出浓郁的苦笑:“鲨魔大人,您就别打趣我了……呃。” 说话间,方源身上忽然一阵噼啪乱响,就好像是一串串鞭炮在他身上点燃爆炸。 方源面色不变,身躯轻轻一震,便将寄生在他浑身上下的数百只凡蛊,都抖落出来。 这些凡蛊无一生还,有了甚至被震成了碎渣。 “呵呵呵,星象子,你得罪了宋家,这种智道凡级杀招远远不能遮盖你的行迹。”鲨魔身后,一位蛊仙老者开口说道。 另一位身材削瘦的中年女蛊仙,神情冷淡倨傲,略带一丝不屑地道:“没错。当今东海公认的智道最强三仙,其中一位就是宋家的宋甲丹。如果你只有这点手段,早晚会被他算到。” 最后一位陌生面孔,是一位身穿金袍的男子,身躯肥胖,宛若富家翁,笑眯眯地,似对方源散发善意:“双极盘甲丹,南宫藏华安,还有龙首龟,厄海中往还。说的就是东海公认的智道三大强者。其中宋甲丹排在首位,他为了家族甘愿牺牲自己,将自己融于东海这片天地当中。只要是东海中的人和事,都能算得八九不离十,十分可怕。就算阁下藏身于他人的仙窍里,也只是拖延时间,早晚也会被算出来。” 星象子点头,向三位蛊仙一一拱手:“在下受教了,多谢三位提点。” 他身上的这些死去的凡蛊,正是智道防护手段,为了防备他人推算的。 但是当方源真正踏入东海的那一刻起,这些防护手段竟然都自爆毁灭了,从这点上就可看出宋甲丹的可怕。 “好了,星象兄,我来给你一一介绍一下。”鲨魔以手掌示意先前开口的蛊仙老者,“这一位是魔道蛊仙九鬼指,主修魂道,兼修智道。” 鲨魔又示意神情冷傲的中年女蛊仙:“这位是智道蛊仙谢书芳谢大师。” 最后介绍的是笑眯眯的胖子蛊仙:“这位则是大袋子路潭心,主修宇道,颇有智道造诣。” “能见到三位,实是在下之幸。”方源再一次拱手,态度十分谦和。 中年女蛊仙谢书芳冷声道:“见到你,可就是我的不幸了。你得罪了宋家,别以为能逃得出去。你现在还逍遥法外,恐怕是因为宋家全面出动,争夺登天野霸权,暂时不顾上你罢了。我劝你尽快去宋家自首,拖累我是小事情,万一拖累了大家,使得玉露福地攻略受阻,那你就坏了大事了。” 这话说得毫不留情面,许多蛊仙听了,都微微色变。倒不是担忧谢书芳所说,而是担心星象子脸面过不去,发飙内讧,闹出不愉快。 太白云生神色低沉下来,卜单看着方源吃瘪,却是暗暗窃喜。 方源打量了谢书芳一眼,心想这蛊仙如此不待见自己,恐怕是正道身份。 方源心中不怒反喜,当即顺着谢书芳的话道:“谢大师教训的是啊,宋家是超级势力,家大业大,我怎么能抗衡这等存在呢?所以这一次来,也是想好了。鲨魔大人,还请您帮一个忙。不知道我若加入僵盟,是否能避了此祸呢?” 谢书芳一愣,在她印象中好战的北原蛊仙,应当心气劲很大才是,怎么这么软绵绵的? 鲨魔最快反应过来,哈哈一笑:“当然可以。星象兄有大才,加入僵盟是最正确的选择。我完全可以给你担保,让你顺利入盟。你放心,只要你不是真把宋亦诗办了,你的事情僵盟可以为你撑腰,为你出面,和宋家谈判。” “那就谢过鲨魔大人了。”方源满脸苦笑和无奈,“鲨魔大人请宽心,我根本是误入海底火山,无意中看到亦诗仙子在沐浴。结果惹来这场风波,唉……” 方源深深叹息,一副祸从天降,苦涩不堪的样子。 卜单脸色则变得十分阴沉。 鲨魔哈哈大笑:“我信得过星象子兄弟,走,咱们先去破了战魂沙场!” 进入玉露福地,众仙再陷战魂沙场。 一片昏暗空旷的空间里,乌云密布,雷雨欲来,狂风阵阵,卷起漫天风沙。一只只魂兽在风沙中成形,数量迅速增长,一丝停顿也没有,立即向方源等人袭杀过来。 方源、卜单等人,早在进入的那一刻,就开始着手破解,各施手段,各展其能。 因为之前的试探,他们早已经清楚,这一关拆解隐藏蛊虫,没有什么难度和陷阱,只是要拼时间。 半柱香之后,就会有上古魂兽形成。最好的情况,就是在半柱香之前,将这个战魂沙场给彻底破解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