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七节:惨胜 - 蛊真人

第二百五十七节:惨胜

?“坚持,坚持下去!” “成败在此一举,只要坚持就能得到胜利!” 玄冰残屋中,众仙嘶吼大叫,已经失了风度。 在玄冰残屋外,魂兽密密麻麻,宛若铺天盖地的蚁群,将玄冰屋死死地包裹在最中央。 “还有多少隐藏点?”鲨魔大喝。 “一百七十八个!”卜单立即汇报道。他虽然破解的能力不行,但到了此刻,战魂沙场已经接近崩溃,魂兽已经不能再产,卜单的侦察能力也足以窥视出整个局面。 “一百七十八个……”苏白曼口中喃喃,脸色虽然难看,但目光中却希望大涨。 这个数目的隐藏点,似乎轻而易举就能摧毁。 但事实上,还有很多困难。 第一,残留到最后的这些蛊虫中包含核心仙蛊,是相当难以破解的。 第二,众仙如今处于玄冰残屋之内,手段被限制极多,再不能像之前那边随意挥洒了。 仙蛊屋攻防全面,进退有度,是一个战争堡垒,各有擅长,没有任一短板弱点。仙蛊屋中的蛊仙,只要数目越多,修为越高,提供给仙蛊屋的仙元越充沛,那么仙蛊屋就能爆发出越强的战力!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弊端。 那就是蛊仙,只是提供给仙蛊屋动力而已。仙蛊屋的攻防、进退、治愈侦察等等手段,都取决于构造仙蛊屋的仙蛊和凡蛊。 所以,方源、谢书芳等人原有的破解手段,反而因为仙蛊屋的阻碍,都无法施展了。 从这点来看,上古战阵要比仙蛊屋优秀得多。尽管上古战阵,已经在蛊修的历史上,被层出不穷的仙蛊屋所淘汰,但事实证明,上古战阵还是有很多地方十分优秀的。 就比如上古战阵的对战手段,比仙蛊屋要灵活丰富得多。 仙蛊屋的攻防、进退、治疗、侦察能力,取决于构造的仙蛊,能力已经定型了,威力是随着仙元多少而增长延长。所以比较死板。 但上古战阵不一样,因为上古战阵虽然也是由蛊阵组成,但核心关键却是里面的蛊仙。 蛊仙在上古战阵当中,可以运用自己独有的仙道杀招。 就如同琅琊攻防战中,方源和毛民蛊仙们组合成的上古第二战阵天婆梭罗。这个银色巨人,会根据蛊仙们施展的杀招不同,外形发生相应的变化,杀招的威力也得到巨大的增幅。 总之,若是上古战阵,众仙恐怕已经将所有的隐藏点都破坏掉,收获胜利了。但现在是仙蛊屋,反而束手束脚。 就好像登山,眼看着就只差这么一小段石梯,就可以登临山顶了。但就差这么一小段距离,成了难以跨越的阻碍。 在众仙的感观中,时间似乎变得缓慢至极,一分一秒都是煎熬。 “难道这一次仍旧要失败吗?”苏白曼失望喃喃,鲨魔咬牙不言,神色上也显现灰败之色。 就在这时,谢书芳站出来,神情严肃地对鲨魔道:“我能解决最后的这些隐藏蛊虫,但我施展的这个手段,代价极大。如果你能将这当中的仙蛊,作为报酬,我可以出手。” 鲨魔神情不悦,冷哼一声。苏白曼也是目现凶芒,脸色不善。 谢书芳此举,难脱趁机要挟的嫌疑,但此时此刻,他人都已经技穷,要攻取这道难关,似乎也只有依靠谢书芳了。 但谢书芳一开口,就要仙蛊作为报酬,仙蛊的价值多高,这真是狮子大开口。 不过鲨魔迅速思考了一番,没有沉默多久,就答应道:“你只可以收取其中一只仙蛊。这是我的底线!” 他从东海僵盟中,经历一番激烈的竞争角逐,这才抢到这份攻略玉露福地的任务。 除了上缴给东海僵盟的一部分利益之外,其余的部分都归鲨魔、苏白曼所有。 这对仙僵夫妻前期投入越来越多,已经是伤筋动骨。玉露福地中的仙蛊,都是他们的部分财产。可以说谢书芳现在开口,就是在他们的心头挖肉! 但不得不说,鲨魔是个办大事的料子,能屈能伸,审时度势。 他居然忍下这口气,答应了谢书芳。 这点,叫方源也暗中赞赏。 谢书芳听到鲨魔的让步,没有犹豫,直接点头,笑道:“鲨魔阁下,我不是那么贪婪的人。只是组成战场杀招的其中一只仙蛊,十分适合我。再多的仙蛊,我也不敢要的。这一次我算是承你的情了。” “那就请谢书芳大师出手吧。”苏白曼抱臂在胸,口气生硬。 这一只仙蛊,可不是那么好拿的。 众人拭目以待之下,谢书芳满脸肃穆凝重,气势节节攀升。与此同时,她的身上涌现出耀眼的黑白光辉。 黑白两道光辉,不断旋转,迅速凝固成一个大球。 大球中用黑、白、灰三色,描绘出一副生动形象的激战图。 图中,玄冰残屋是中央的一个白点,周围黑乎乎一片,都是密密麻麻的魂兽。而隐藏蛊虫的点,就在这些魂兽大军的包裹当中,像是星星一般,一闪一闪,位置标注得十分清晰。 智道仙级杀招——分明图! 谢书芳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伸出手指头,探入图中。 她用食指、拇指轻轻地捏住一个隐藏点,然后微微一用力,两根手指的指腹靠拢在一起。 众仙只听见一声咔嚓的轻微脆响,像是什么东西被捏碎了一般。 随后谢书芳两个手指还捻了捻,再抽出手时,标准着隐藏点的蛊虫,已经被她破坏。 一时间,众仙惊叹声迭起。 谢书芳的这个智道杀招,居然能隔着玄冰残屋,对外发动玄妙打击,并且如此精准。外面的魂兽们都丝毫干扰不到,果然是厉害无比! 就连方源,也有大开眼界之感。 这位谢书芳女仙,虽然态度对方源很不友善,但鲨魔称呼她为大师,的确有一手。 方源现在虽然凭借着智道传承的优秀,能够盖过卜单、路潭心、九鬼指一些风头,但是和谢书芳这等主修智道的蛊仙,还是有巨大的实力差距的。 最终,谢书芳凭借分明图这一杀招,摧毁了大部分的隐藏蛊虫,并且成功地捕获了一只仙蛊。 当她从分明图中,将外面的这只仙蛊取出来时,其余蛊仙都震惊了。 失去了一只仙蛊,战魂沙场迅速崩解,剩余的仙蛊和少部分凡蛊都迅速消失,主动撤离。 无数的魂兽嘶吼着,咆哮着,展开最后的疯狂进攻。 玄冰残屋到底是仙蛊屋,死死地挡住了魂兽们临终的凶恶反扑。 最终,魂兽大军伴随着战场杀招的崩溃而全数消解,鲨魔等人艰难地收获了最终的胜利。 但很快,他们又陷入了一道全新的战场杀招当中。 “我的老天,这个玉露福地之中,到底有多少的战场杀招啊?”卜单沮丧地捂住额头。 继战魂沙场之后,众仙陷落到了一道全新的战场杀招——八门迷宫当中。 这片战场杀招里,天上地下都是浑然一体的橙色,除了八面巨门,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。 但最强的智道蛊仙谢书芳,却面露难色,提醒众仙道:“要小心了。这八门迷宫专门用来困人,虽然没有战魂沙场的杀机,却更加难缠。” 没有人反对。 八门迷宫在历史也很有名气,蛊仙陷入其中,方向感都被极大的混淆。 并且这八道大门,只允许一位生命进入。 进入之后,开启过的门就会消失。 也就是说,鲨魔等人眼前的八扇大门,预示着只有八个探索的机会。 进入大门后,蛊仙们就要单打独斗,孤立无援,再没有其他蛊仙帮衬自己了。 “据说,进入这门中之后,蛊仙将进入第二个空间,面临再一次的八门选择。八门迷宫中,一共有八个空间,每个空间里有八门。能够正确通过的选择,只有一条。否则就只有在这里面打转。这是典型的迷宫战场,困人十分厉害,没有擅长推算的智道蛊仙,根本就无法破解。擅长打杀的蛊仙,在这里举步维艰,说不得就会被活生生地困死在里面。”谢书芳叹息道。 她虽然是智道蛊仙,但并不擅长推算。 刚刚的仙道杀招分明图,已经泄露了她的底细,她是一个擅长侦察,远程打击的智道蛊仙,更偏向于作战。 方源的智道传承,倒是擅长推算,但可惜他连传承中最基本的星念仙蛊,都没有。这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处境尴尬得很。 “现在才是第一空间,要退还来得及。”谢书芳又提醒道。 先前的战场杀招,还可以试探试探。但面对八门迷宫,蛊仙们的试探就是将小命搭送出去,连试探都不能试探。 “玉露福地中的战场杀招,真是越发艰难了。想来是要接近打通的程度了吧?”鲨魔感慨一声,明智地选择了撤退。 利用玄冰残屋,众仙强行冲出,撤离了玉露福地。 此行鲨魔等人虽然成功破解了战魂沙场,但付出极多,只能算是一个惨胜。 真正获利最多的,是谢书芳。 得到一只仙蛊战利品,让她十分开怀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