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二节:只手拿龙鱼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二节:只手拿龙鱼

?“该死的古魂门,居然为了阻止我们,不惜将荒兽龙鱼惊动起来!” 此时,湖心小岛上,天妒楼的一群人被困住,阻碍了去路。 在他们的眼前,湖水波涛翻滚,掀起滔滔巨浪,水势浩大险恶。 天妒楼五位蛊师,各个眉头拧成疙瘩,望着湖面,心中气愤又无奈。 通过湖水,他们甚至能隐隐看到,在湖水深处,有一个庞大的怪物身躯,疯魔似的游荡。 鱼尾的每一次甩动,都会绞出汹涌的暗流,掀起滔天的巨浪。 甚至有时候,硕大坚固的鱼头,撞击到小岛根部。 轰、轰、轰! 龙鱼每一次撞击,都会爆发出剧烈的轰鸣,众人脚下的小岛随之一次次颤抖。 天妒楼的一行人,被困在小岛上,看着眼前的巨浪,面色发白,束手无策,无可奈何。 荒兽龙鱼本来性情温顺,很少发狂。 但是之前的古魂门的蛊师队伍,动用了手段,让这头荒兽龙鱼发疯发狂,陷入疯魔愤怒的状态,完全失去了理智和本性。 天妒楼的这些蛊师,虽有踩水等等跋山涉水的能力,但到底是凡人,真元有限。在如今这种情况下,简直是天堑横堵,根本过不去。 “古魂门居然能影响荒兽龙鱼,他们一定是动用了门派给予的仙道手段!我们天妒楼,同样也是十大古派之一,绝不可能输给古魂门。朱宁长老,我们也动用仙道手段吧!” 正一筹莫展之际,天妒楼的一位蛊师,忍不住开口建议道。 听到仙人手段,其余蛊师纷纷神色一振,双眼放光。 掌握手段的朱宁长老,却是皱着眉头,苦叹一声:“若能动用仙人手段,我早就动手了,哪里会等到现在?” 他接着向诸位述说苦衷。 原来,朱宁此行之前,被师门的太上长老交托了一只仙蛊,还有若干仙元。 可惜这仙蛊,用来防御尚可,若用在此处,要解决掉龙鱼的问题,却不应景。 “师门交给了一只仙蛊?” “仙蛊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我还从未见过呢!” “快拿出来给我们开开眼界吧。” 朱宁的坦白,引得众人强烈的好奇。一时间他们都忘了眼前的难题,都想要一睹仙蛊的风采。 朱宁再次苦笑:“不瞒诸位,这仙蛊我也只是匆匆一瞥,就被太上长老种在体内。如今就算我,也不知道仙蛊究竟在身体的哪一处,更谈不上取出了。” 众人大为失望,唉声叹气。 唯有魏无伤双眼绽射亮光,向往地道:“若是哪一天我能有属于自己的仙蛊,那就妙了!” 其余四位老蛊师,看着魏无伤的样子,不是摇头,就是苦笑。 魏无伤还太年轻。 年轻人喜欢做梦,是正常的。 但只有经历多了,譬如这四位老蛊师,就会明白现实和梦想的差距。 谁不想拥有自己的仙蛊,谁不想成为高高在上的仙人? 但仙凡之别,犹如天堑。残酷的现实,消损了无数人的青春,打折了无数人的梦。 真正能成仙的,能有几人? 头领朱宁叹息一声:“当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有等了。等到龙鱼重新平静下来,我们才能启程。” “可是这样一来,好东西都要被其他九大派提前抢走了。留给我们的,只会是残羹冷炙!”有蛊师担忧地道。 “那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朱宁摇头,但也不忘提振士气,“不过此事也并非完全是坏事。就让他们先去争夺激战去吧,我们可以趁机养精蓄锐。仙蛊虽然威力滔天,但需要相应的仙元来催动。仙元有限,就让他们彼此内耗,等到后期,我们保留下来的实力反而更强呢。” 此言一出,众人脸色都稍缓,丧失的心气劲头也恢复了一些。 “不过,有一点我得郑重其事地提醒你们。”朱宁脸色严肃起来,“就算我们保留的实力再强,有两方人我们尽量都不要招惹。一方是灵缘斋的凤金煌,另一方则是仙鹤门的方源。” “为什么?凤金煌、方源虽然是我这一辈的佼佼者,但他们也只是一个人而已。如今我们十大派都各有五人,各自的仙人手段又神秘莫测,为什么要怕他们两个?”魏无伤不太清楚事情的真相,有些不服气地反问道。 “那是因为你不太了解内幕。”朱宁目光凝重,扫视周围四位蛊师,沉声地道,“我也是出发前,才从门派那里得知的惊人消息。凤金煌出生高贵无比,她的父母双亲都是蛊仙,而且是仙人中极为强悍的存在。你们说,这样的人身上,仙人手段会有多惊人?” “竟是这样!”魏无伤吃惊不已。 其余人等,亦是流露出震撼的神色。 朱宁再接着道:“然而比起凤金煌而言,那个方源更加可怕!” “难道他的身世,比凤金煌还要高贵么?”众人惊疑。 朱宁皱起眉头:“具体的情况,我也不太清楚。但这话是门派特意关照我的,方源比凤金煌还要可怕得多,遇到他就避退三舍,千万不要与他争锋。” “方源虽然是我辈第一天才,但也不至于如此恐怖吧?”魏无伤语气怀疑。 “难道他的身上,有仙鹤门交给他的仙人手段,是我们十派中最强的?”其余蛊师则尝试分析。 朱宁摇头:“我只知道,仙鹤门这一次只派遣了方源一人过来。你们想想看,这意味着什么?” “看来仙鹤门对方源很有信心,觉得单凭他一人之力,就能对付我们所有人!” “狂妄!居然如此看不起我们……” “仙鹤门不是傻瓜,门派也关照我们避让方源,看来是有一定原因的。我觉得还是照门派叮嘱的去做吧。” “也不一定吧。俗话说,双拳难敌四手。如果方源最强,势必就会引起其余门派联手对抗。结果还不好说呢。” 蛊师们议论纷纷。 你一言,我一语。 有人稳妥保守,有人心怀不忿,有人打起联合其他门派的主意。 就在这时,一道尖锐的音啸声,从上空忽然传来。 众人皱起眉头,魏无伤甚至捂住双耳。 五位蛊师循声抬头望去,便见苍穹之上,有一道身影划破长空而来。 这人影速度极快,直接刺破空气,拉出长长的音啸之声。 一个呼吸之后,就从远处,疾飞过来。 到了小岛上空,身影倏地停下。由极动转为极静,给天妒楼的五位蛊师极为突兀的感觉。 “什么人?居然在如此高空飞行!” “速度好快,这是人是鬼?” “观其隐约体貌,好像是……方源?” 众人惊愕震撼,下意识地张开嘴巴。 呼呼的大风,旋即刮来,灌进他们的嘴里,甚至逼得他们双眼闭起。 这风便是方源疾飞而来,冲击空气,形成的大风。 方源凭空而立,目光扫了一扫。 巨浪、小岛、龙鱼、蛊师,周围的情况,都在一瞬间被他掌控。 他旋即将注意力,集中在了龙鱼身上。 小岛上被困的五位蛊师,根本没有令他关注的价值。 大风只是一阵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 五位蛊师连忙睁开双眼,仰望着空中的方源,十分紧张。 “看样子,这龙鱼狂暴,是中了某种魂道或者智道的手段。”方源一边心中猜测,一边照准方向,伸出手掌,缓缓向下虚抓。 轰! 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,一道力道巨手,破空而出,势大力沉地砸进湖水当中。 但奇异的是,力道巨手轰入湖水当中,却为造成惊天的浪涛。 反而巨手过处,水流自动分开,仿佛是湖水主动配合方源一样。 这就是力道仙蛊挽澜,融入力道巨手之中的成效了。 湖水没有成为方源捕捉龙鱼的阻力,反而成为了一股助力。 再加上龙鱼狂暴,失去理智,没有逃生的举动,反而让方源更加容易捕捉。 吼! 龙鱼张开嘴巴,发出如龙般的嘶吼。 鱼嘴两旁,长大两丈的修长龙须,如长鞭疯狂抽动。 整个鱼身剧烈挣扎,但力道巨手却稳如泰山,仿佛钢铁浇筑,岿然不动。 在方源的意志下,力道巨手一击即中,将狂暴的龙鱼捕捉上来,提出湖面。 天妒楼的五位蛊师,此时尽皆呆滞,惊骇欲绝地目睹着方源将龙鱼捕捉之后,又装入自家仙窍的整个过程。 收了这荒兽龙鱼,方源还不满足,又将主意打到其他普通龙鱼身上。 龙鱼是群居动物,这湖中到处都是龙鱼的身影。 这一次,方源直接催动挽澜仙蛊,将一团团的湖水凭空抽起,夹裹着无数龙鱼,进入自家仙窍。 天妒楼一行人呆若木鸡。 这样的一幕,相信他们必定终身难忘。 直至方源收刮殆尽,飞离这里好一会儿,这些蛊师才纷纷惊醒。 一个个冷汗淋漓,魏无伤甚至瘫软,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 他们终于明白,门派叮嘱他们的用意,以及背后的无奈。 “这样的人物,已经绝非我们能够对付的。” “天呐,我刚刚还在企图联合他人,对付方源?!” “这样的滔天威势,他是不是已经成仙了?” 众人心惊胆战。 龙鱼已去,他们已经可以启程。 但方才的一幕,实在过于震骇人心,明明没有任何剧烈的运动,只是观看而已,但天妒楼的这群蛊师都在大口喘息着,感到身心上的极度疲累。 (ps:生活充满意外,如何面对命运的不仁慈,恐怕是人生的永恒课题了。有时候自我期望和现实,是不相符的。这就是人生的不如意吧。七月份的更新不敢保证什么了,但总归会被六月份好的,最近这一段时间,我的生活重心都不会在写作方面,我会尽力而为。也会一直坚持下去,绝不会太监,蛊真人也从未太监过任何作品。对于大家的支持,实在是铭感五内,感激不尽啊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