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四节:兽人族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六十四节:兽人族

?方源飞到远处后,便落到地上。 他从仙窍中,又放出大批的石人。 不管是狐仙福地,还是星象福地,都豢养了一批石人。 方源抽取了大半,携带在身上,此时都放出来,充当下手。 “我等拜见上仙。”石人们见到方源,齐声拜倒在地。 方源嗯了一声,神情冷漠,高高在上。 对这些石人下达了收集资源的命令后,方源便离开这里,隐去身形秘密回往梦境去。 这些石人都是精锐,身上寄托着许多蛊虫。 这些都是方源之前特意准备的。 这些石人被方源武装起来,战力提升得很高,又以十人一队行动,因此就算碰到其他门派的队伍,方源也不担心石人们会吃亏。 退一万步讲,就算石人损失了,方源也不心疼。 这只是一层伪装而已。 外显的梦境,体积犹如一座小山丘。 方源隐去身形,还谨慎地绕到背面后,投身梦境当中。 上一次,方源在繁星洞天的第八星殿中,踏足到星宿仙尊的梦境边缘,差点灭亡。自爆了蝠翼之后,才挣扎出来。 这一次,他却主动投身进去,皆因他掌握着解梦杀招,实力暴涨,今非昔比。 眼前视野骤变。 方源进入了星宿仙尊的梦境! 黑夜。 冲天的篝火,燃烧着。 无数魁梧的兽人,围绕着巨大的火堆,正跳跃舞蹈。 嗷嗷嗷…… 吼吼吼…… 这些兽人,有的虎面人身,张开血盆大口,仰天怒吼。有的长着铁般的鹰嘴,尖声长啸。有的背后生长着豹尾,随着狂野的舞蹈,甩成一片虚影。 “这是……在上古年间就彻底灭绝的兽人族吗?”方源缓过神来,分辨清眼前的这些兽人的来历。 兽人是异人族中的一支。 在远古年间,以及太古时代,堪称异人种族中最为强盛的一只。 兽人战力很强,崇拜凶猛的野兽,民风彪悍凶残。 尤其是他们能够吸引野生的变化道蛊虫寄生,使得他们能够变化成半人半兽的模样,拥有猛兽的一部分天赋和力量。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人族渐渐崛起。在远古时代,出现元始仙尊、星宿仙尊,带领人族抗衡异人族的统治,创建人族的政权。到了上古时代,三位人族魔尊相继涌现,扩大战果,彻底灭绝兽人族,确定了人族的统治地位。 “星宿仙尊乃是远古时代的九转蛊仙,那个时候,正是人族和无数异人种族激战,争夺天下霸权的时候。这果然是星宿仙尊的梦境!” 念及于此,方源不禁微微激动。 他打量四周,很快发现自己在这梦中,成了一个人族男童。 他被一道麻绳绑着,麻绳的一端,牢牢地扣在一株大树的树干上。 和方源一道被捆绑的,还有其余的十几个人族,都是年纪幼小的孩子。 “不好!兽人族生性嗜血,又称之为食人族。历史记载,兽人最喜欢的食物,就是人类孩童的血肉。兽人族的部落,将周围的人族当做食物,隔三差五就会出去捕猎。捕猎成功之后,就会举办盛大的火焰庆典。” 方源意识到不妙,极力挣扎,但麻绳却越收越紧。 他浑身都被一道道麻绳勒出血印,越加强烈的痛楚袭遍全身。 “没有用的,你越挣扎,就会越痛。” “完蛋了,我们死定了!” “呜呜呜……我不想被吃啊。” 周围的人族孩童,见到方源挣扎不休,有的冷漠地劝告,有的则在绝望的哭泣。 正当火焰庆典热烈进行的时候,兽人族的首领忽然大吼一声:“来人,将我们最可口的食物,都提上来!” 嗷嗷嗷! 其余兽人们仰头,齐声高叫。 一位身高达两丈的象人,原本坐在地上,此刻站起身来。 他伸出长而有力的象鼻,一下子将拴着麻绳的树干都拔根而起。 树干被高高地举在高空。 麻绳绑缚的孩童们,像是一串细小的珠子,在恐慌的惊呼声中,被吊起来。 兽人们再次高呼,成功地彰显自身勇武的象人,哈哈大笑,象鼻一松,将树干砸在地上。 孩童们身不由己,也都随之砸落在地。一些倒霉的孩童,当场被树干砸死。 血腥气味,旋即扩散出去。 一些兽人按捺不住心中嗜血的渴望,跃入场中,争相抢夺孩童的残尸,然后放入嘴中咀嚼。 “好吃啊!” “人族孩童的皮肉,就是香嫩幼滑,哈哈哈。” 言语间,尽露出兽人一族的野蛮和凶残。 篝火噼啪地剧烈燃烧着,周围的兽人们睁着血红的双眼,兴奋地看着幸存下来的孩童。 有的低吼,有的龇着参差不齐的獠牙,有的伸出猩红的舌头,舔着嘴唇,粘稠的唾液顺着嘴巴流下,在火光中,映射着琥珀般的光。 孩子们发出一阵阵的惊惶叫喊,有的已经被当场吓昏过去。 但方源发现,惟独其中一位女童,面无表情。她虽然身躯在颤抖,脸色惨白如纸,但紧抿双唇,硬是一声不吭。 “她莫非就是……”方源心中,一道灵光一闪即逝。 还未等他捕捉住这道灵光,兽人首领带着强烈的腥臊之气,大踏步地走到方源等人的面前,居高临下地俯视脚边这些孱弱的孩子。 火光摇曳,在许多孩童仰望的惊恐目光中,兽人首领面目漆黑,狰狞的獠牙外龇,缓缓开口:“按照我族的传统,解开风结草的人,是得到天神赐福的人,就能免除一死。不能解开风结草的,嘎嘎嘎,就有荣幸成为我们伟大兽人的食物!” 话音刚落,兽人首领一甩尾巴。 火光中,划过一道亮光。 麻绳被切断,人族的孩童们都暂时获得了行动上的自由。 风结草? 看着兽人们取来的一堆干草,方源起了兴趣。 风结草形似灯笼,是个圆滚滚的球状草笼,在现代已经很少见到了。 五域中并无风结草,这是在太古九天的绿天中,才有的草。 人祖十子破坏太古九天,导致太古绿天碎片,洒落五域。 在星宿仙尊时代,五域中有许多的太古之天的碎片世界,洒落在各地。 兽人族崇拜天神,有着部落信仰,认为谁能解开风结草,谁就得到了天神的宠爱,绝不能冒犯天神的宠儿。 “所以,只要解开风结草,就能免除一死吗?”方源心中急速思索着。 他投身进入这片梦境,化身成为其中一位孩童,年龄还不足十三岁,空窍也未开得,手无寸铁,要想脱身险境,似乎只有顺着兽人族的规矩,独立解开一个风结草了。 虽然心知是梦,但在梦境中惨死,也是相当不妥的事情。 这代表着被梦境吞噬。 每一次吞噬,虽然不至于真正的死亡,但魂魄必会受到重创。 魂魄受伤次数多了,魂魄就会虚弱。到达能够承受的极限,便会魂飞魄散,哪怕肉体尚存,人也会死亡。 这就是探索梦境的凶险! 很快,每一个孩童都分到一个风结草。 心知这是唯一的自救机会,孩子们无不双眼瞪大,抓紧每一分秒,徒手拆解手中的风结草。 周围的兽人们,或是呵呵的冷笑,或是龇牙咧嘴,或是舔着嘴唇,磨着钢爪,包围着方源一行人,脸色狰狞地观看。 人族孩童们被包围在中央,外围是层层叠叠的残暴兽人。 就这篝火,孩子们屏气凝神,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手中的草笼上。 方源细心观察。 这种草笼,全部都是由各种各样的草茎、草根、草叶,相互纠缠在一起,形成的奇特草球。 “只有在太古绿天中,常年刮风,风向扭曲多变。无数植株或被连根拔起,或是被削飞枝条。这些根枝飞叶,在风的搅拌中,渐渐形成这样的球形草笼。” 因为时间有限,周围的孩子们都已经开始拆解风结草了。 惟独方源,尚是首次见到风结草,静静打量,没有立即动手。 他的独特,不仅引起了一些兽人的注视,而且还把凤金煌的注意力,也给吸引了过来。 凤金煌也投入梦境,和方源一样,也化身成为其中的一位孩童。 方源的样子,很平静,逸散出自信的气息,加上满身土灰,不辨雄雌,让凤金煌不禁私下误解:“这个小家伙是怎么回事?难道她就是星宿仙尊?” 吼! 就在这时,一位虎头兽人陡然爆发出兴奋的嘶吼。 他怪爪一伸,将其中一位人族男童迅速抓起,丢入口中。 咔嚓咔嚓。 他张开血盆大口,几下咀嚼,就将一名孩童吞吃大半。 “看什么看!他毁了一根风结草茎,已经失败了。我吃他是天经地义!”看到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,虎头兽人低吼起来。说话间狰狞的獠牙间,还残留着男童的血肉。 有了眼前的刺激,周围的兽人们一阵骚动,眼中凶芒暴涨,纷纷凝射向其余的孩童。 “爸爸,爸爸,你在哪里?快来救我啊!”一位女孩当即崩溃,捧着风结草,嚎啕大哭起来。 “可恶,为什么我分到的这个风结草这么难?” “不行,我一定要成功。我可以的!风结草这个玩具,我经常玩的。” 周围的兽人们,当然不愿意看到孩子们成功解开风结草,他们渐渐挪动,越拥越近。 他们心怀恶意,故意用嘶吼,言语恐吓,或者粗重的鼻息,来干扰孩子们。 “混蛋,离我远点,你臭死了!”凤金煌大怒,往后面的鳄尾兽人叫道。 鳄尾兽人愤怒地低吼一声,血红的双眼死死地瞪着凤金煌,难以置信眼前的食物居然态度如此嚣张。 凤金煌却毫不畏惧:“叫什么叫,烦死了,你这个杂种!” 砰。 鳄尾兽人顿时爆发,一只坚硬如铁的鳄尾,在下一刻横扫过来,将凤金煌的脑袋直接抽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