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二节:太古荒兽一指流鲨 - 蛊真人

第二百七十二节:太古荒兽一指流鲨

?气息澎湃浩大! 众人的目光,都被吸引。 潮水随着气息的汹涌激荡而起。 无数的海流生成,像是无数条巨大龙蟒,结群成对在海底迅速穿行。 一团团暗流漩涡同时形成,并且越来越多,数量暴涨! 很快,险恶的暗流漩涡就成百上千,将附近的这片海域都布满。 “这是?”太白云生惊愕出声。 “太古荒兽!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闪,从口中吐出真相。 普通野兽、百兽王、千兽王、万兽王、兽皇、荒兽、上古荒兽、太古荒兽…… 其中太古荒兽,便是可以媲美八转蛊仙的强大存在! 鲨魔、苏白曼夫妻目光灼灼,紧紧盯着气息的中央——在那里,太古荒兽的身形,正在渐渐显现。 敌情不明,焚天魔女也不由暂缓攻势。念头一动,便将火焰小鸟又召回身边。 潮起潮落,波涛汹涌。 海面上险风恶浪,海面下暗流湍行。 几个呼吸之后,神秘的太古荒兽终于彻底显露真容。 这头强大的太古荒兽,体型居然出乎预料的小巧。 小巧的程度,居然只有常人的一根手指大小。 这是一头鲨鱼。 十分小巧可爱。 和成年人的一根食指差不多大。 它浑身上下闪耀着银色的光辉。这种光辉并不刺眼,而是温润如水,仿佛丝绸一般,轻柔地包裹着小鲨的全身。 “如此强大的气息,本体却是如此的……”太白云生感慨,面色古怪。 但对面的焚天魔女,却是露出一丝凝重的表情。 小鲨没有管身后的方源、鲨魔等人,甫一出场,就将双眼瞪着焚天魔女,显露出浓郁的敌意。 鲨魔这时才吐出一口浊气,对方源、太白云生传音道:“我的计策侥幸成功了……二位切不可小看这头小鲨。它就是一指流鲨!” “这就是一指流鲨?”太白云生讶然,面色变化,目光中流露出明显的惊愕。 寻常蛊仙不了解一指流鲨,但身为宙道蛊仙的太白云生,却是早已闻其大名。 事实上,宙道蛊仙基本上都知道一个口诀——一指流鲨,刹那芳华。逝水清音,天意无情。 一指流鲨,就占据口诀的榜首地位,说其大名鼎鼎,毫不为过。 它是八转宙道荒兽,身负极其丰厚的宙道道痕,因而可以肉身畅游光阴长河! “这头一指流鲨平时都隐藏在光阴长河中,并不显露真身。我们夫妇二人,也是因为一场意外,侥幸发现了它的踪迹。后来,就像僵盟总部特意地将这片海域讨要过来,最终营造出鲨海。”鲨魔继续向方源、太白云生解释道。 焚天魔女忽的轻笑一声:“原来如此,难怪你们夫妇二人,曾经不惜代价,从僵盟总部换取了奴道宗师百八十奴的仙道杀招——下克上。为的就是,利用下克上这种奴道手段,来收服这头一指流鲨吧。” 奴道,向来是以上奴下。 譬如方源在北原时,以狼王常山阴的身份,参加王庭之争。期间,他就是利用万兽王、千兽王等,间接操纵狼群大军。 毕竟魂魄底蕴有限,奴道蛊师不可能将所有的野兽,都纳入自己的直接管辖之中。 兽群的规模越大,奴道蛊师的掌控力量,就越薄弱,魂魄负担越大,越无法做到精妙操控。 但这并不是绝对的。 蛊是天地真精,人是万物之灵。 人的灵智,乃是毫无疑问、当之无愧的万物魁首。 在蛊修的漫漫历史长河中,就曾经出现过这么一位奴道宗师。他早年经历坎坷,乃是奴隶出生,身份低微,利用一次次的机会,一次次冒着风险,不断成长,最终攀上人生的巅峰。 他就是百八十奴。 一代鬼才。 寻常奴道,都是以上奴下。但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以下御上。 这并非毫无道理。 举个例子,皇帝是天下共主,生杀予夺,高高在上。但有时候,人民万众一心,皇帝也会被民意夹裹,不得不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。 面对焚天魔女的猜测,鲨魔点头,坦言承认:“你猜得不错,正是如此。我在这片海域,不断经营鲨群,就是想利用群鲨,来收服一指流鲨。可惜的是,我奴道境界不足,也没有组成下克上杀招的仙蛊,因此至今都没有成功。” 听到这里,方源和太白云生不由对视一眼。 鲨魔所图极大,野心当真不小。 他只是一个七转仙僵,却想收服一头太古荒兽。 能成就蛊仙的,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。 若真是让他成功,那么有了这样的一个打手,鲨魔就相当于半个八转蛊仙了。身份地位将水涨船高,威名、利益将滚滚而来。 现阶段,他虽然没有成功,但也有成果。 至少这头一指流鲨出现后,看都不看鲨魔这边,而是直接将仇恨和愤怒,对准了焚天魔女。 鲨魔继续道:“而且,这头一指流鲨,还不仅仅只是太古荒兽,它的身上还寄生着数只宙道仙蛊!” 他说这话,是想让焚天魔女知难而退。 这也不算暴露情报。 一指流鲨身上,洋溢着仙蛊的气息,不加掩盖,哪怕是方源、太白云生都清晰地感知到,更遑论八转仙僵焚天魔女了。 “据说,光阴长河当中,生存着无数的宙道蛊虫。一指流鲨能在光阴长河中自由穿梭,如今身怀仙蛊,也不奇怪。”太白云生在方源耳边,轻声喃喃。 方源则想到了红莲魔尊的遗藏。 要取得红莲魔尊的遗藏,就得深入光阴长河。或许可以依靠一指流鲨的能力? 一指流鲨,十分稀少,相信就算是在光阴长河中,也并不多见。 一句话,这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偌大机缘。 难怪鲨魔、苏白曼,不惜代价,耗费无数时间精力,也要得到一指流鲨。 “哈哈哈!”鲨魔的一番话,让焚天魔女大笑,“听你这么一说,老娘我动手的**,更加强烈了。鲨魔!你想靠外力,就让我退走?不战而胜?呵呵,痴心妄想!” 话音刚落,焚天魔女便手指一指。 她肩头栖息着的火焰小鸟,陡然发动,照准鲨魔方位,扑杀而下。 “来了!”鲨魔、方源四人,无不心头凛然,浑身紧张,全神戒备。 火焰小鸟看似无害,实则威能浩荡非凡。 然而,说时迟,那时快。 一指流鲨忽然动身,化作一道银色流萤,反扑上去。 两者的速度都是极快,眨眼之间,就已经在海水中相撞! 没有声音,也没有爆炸。在撞击的那一刻,奇异的事情发生了。 极速飞射的两方,陡然静止下来。由极速变成极静,在那一刹那间,一指流鲨、火焰小鸟都像是变成了图案上的画。 如此转变,让观战者大感突兀。 随后,方源等人便看到,一指流鲨缓缓移动,小巧的鼻尖在火焰小鸟的身上,轻轻一点。 然后,一指流鲨做出一个十分优雅的飞跃动作,整个身体跨过火焰小鸟,继续朝着前方飞去。 一眨眼的功夫之后,静止的效果荡然无存。 一指流鲨、火焰小鸟的速度,纷纷恢复从前。 但是前者已经跨越了火焰小鸟,直朝焚天魔女杀去。 火焰小鸟背着一指流鲨,向鲨魔等人扑来。 鲨魔、苏白曼早已戒备多时,见到小鸟接近,屏息咬牙,就要抗衡。 方源几乎要拔腿就撤,就在这时,火焰小鸟猛然振翅,划过一道弧线,转变方向,掉过头来,又朝着一指流鲨追去。 “如此灵活!”鲨魔避免了这一次的对抗,却是震惊失色。 “这火焰小鸟,简直是如臂使指,随念头而动,看来并非简单的炎道杀招,必然掺杂了智道的手段。”方源脑海中闪电般分析。 “刚刚那一幕,应当是一指流鲨身上的某只宙道仙蛊发动了。仙蛊让一定范围内的时间流速,变得极为缓慢。看似两者从极快转为几乎静止,实则速度一直都没有改变。”太白云生迅速地道。 苏白曼旋即点头附和:“还不仅如此。之后一指流鲨用鼻尖点了点火焰小鸟的身躯,那一刻仙蛊的气息改变了,应当是第二只宙道仙蛊发动,只是效果不明。” 话刚说完,效果就出现了。 焚天魔女脸色忽变,因为在一指流鲨后面奋力追赶的火焰小鸟,陡然间发生了爆炸。 轰! 雷霆般的炸响,响彻天地。 火焰伴随澎湃的气浪,猛地向四周喷涌。 一瞬间,万顷海水被蒸发,无数生灵命丧当场。 整个海面,被炸出一道半球形的深坑。 火焰小鸟爆炸的时候,已经快要飞出海面。但形成的深坑底部,居然堪堪触及到深海海底的沙泥。 随后,四周的海水填补进来,深坑不再空白。 哗! 浪潮翻涌,海面上激起冲天的巨浪。海底则泥沙翻滚,视野变得极差,面目全非。 方源等人也是颇为狼狈,不得已,都从海底飞出,悬停在远处高空,继续观战。 就看到一指流鲨,像是一支银色飞箭,直朝焚天魔女的脸面射去。 焚天魔女脸色微凝,哪里敢硬接? 人是万物之灵,这句话不假,但论力量、恢复、速度等等,人在万物当中,并不出众。 哪怕成就了蛊仙,也往往比不得荒兽。 别看一指流鲨体型小巧,却是太古荒兽,小小的身躯中蕴藏着无比惊人的蛮力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