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节:谋算雪胡老祖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八十一节:谋算雪胡老祖

?庞大的阴流巨城,横卧在苍凉的土地上。 黑暗笼罩着它,巨城宛若休憩沉眠的猛兽,悄无声息。 自从雪胡老祖大闹仙僵墓地之后,夜叉龙帅等三位首脑便将整个阴流巨城封闭,摆出一副死守待援的样子。 阴流巨城中严加防范,任凭其余势力如何努力探测,也只能收获一些外围的情报。 夜晚来临,焚天魔女率领着东海仙僵们,秘密回到了阴流巨城。 “属下阴六公、夜叉龙帅、黄泉翁,拜见大头领,拜见二位大人,见过诸位同僚。”北原僵盟的三位首脑,连连施礼,难掩激动和不安的神色。 “都起身吧。对方可是雪胡老祖,罪不在你们。”焚天魔女首先道。 阴六公等三人,顿时齐齐松了一口气,心中的大石落下。 这些天来,他们的日子可是非常煎熬的。 一方面,对僵盟总部的援军翘首以盼,另一方面,也担心总部追究自身看管不利的罪责。 “雪胡老祖未免太嚣张了,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,我们僵盟绝不是好欺负的。”又一位八转仙僵道。 周围仙僵等人,敬畏地看着他,纷纷附和。 这位八转仙僵,号称尸爆雷王,最擅长的就是用最小的代价,引爆仙僵躯壳,引发恐怖的爆炸攻击。 他脾气暴躁,心狠手辣,之前穿透界壁时,就肆意出手,铲除异己。那陨落的四位七转仙僵中,足有三位就是被他害死。尸体都被炸成渣滓,粉碎不堪,形成巨大的爆炸,轰炸界壁,为尸爆雷王开路。 “大头领,我们什么时候进行反攻?” “反攻的时候,请让老朽来做先锋!” 阴六公、黄泉翁见到东海规模庞大的援军,心气劲也跟着猛窜上来,主动请命。 焚天魔女却不着急,反而语气悠缓:“此事重大,咱们先去探查现场,眼见为实,收拾证据。” “不错,通过这些痕迹,兴许也能揣摩出雪胡老祖的一些手段。”另一位八转仙僵朴万刀,表示点头认同。 己方虽然人多势众,但到底都是仙僵,比起活人蛊仙,有着不少弊端。 更重要的是,对方可不是普通人物,可以随便揉捏。 这一次的对头,可是以一敌二,战退药皇、百足天君的可怖人物,乃是当今北原蛊仙界,公认的魔道蛊仙第一人! 接下来,众仙僵马不停蹄,秘密前往地沟,勘测战场。 战场被阴六公等人,保管得非常好。 仙僵墓地一片狼藉,大量的冰霜覆盖在表面,一些坑洞的底部则还燃烧着丝丝火焰。 众人各展其能,进行侦察。 方源也夹杂其中,却是心不在焉。 他的目光扫视周围,心意却飘向远处。他苦苦追寻的宝藏,当然没有藏在仙僵墓地,而是在地沟的更深处。 “该如何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开启这份宝藏呢?我有一种感觉,这份遗藏应当能带给我相当大的帮助,成功摆脱仙僵之躯,重获新生,恐怕就要靠它了。” 方源心中越发期待。 可惜他此刻身不由己,最终只能跟随众人,离开地沟,再次回去阴流巨城。 勘察了战场,众仙僵们的脸色,都不好看。 即便是尸爆雷王、朴万刀,也都是神情凝重。 即便没有亲身经历战斗,单靠探查痕迹,也能揣摩出雪胡老祖的滔天威势。 不过更叫众人暗暗奇怪的,却是和雪胡老祖对战的人。 “这个人究竟是谁?七转修为,但战力出众得很,甚至在墓地中早布置了蛊阵。他(她)似乎也是仙僵,但为什么我的名册中,从未有任何关于他(她)的记录?”焚天魔女皱起眉头,询问阴六公等人。 阴六公、夜叉龙帅、黄泉翁三人纷纷苦笑,齐声告罪道:“属下办事不利,全被蒙在鼓里,从未知晓地沟处隐藏着这么一位能人。” 焚天魔女冷哼一声,脸色冰寒:“查,给我彻查。我感觉一切都大不简单!雪胡老祖出现在这里,可以理解。毕竟他要炼制鸿运仙蛊,但却缺少仙材。但这位神秘仙僵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北原僵盟的墓穴重地?看这情形,他竟然隐居在这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!” “不必查了。”这时,八转蛊仙尸爆雷王却忽然插言,“此人就是我僵盟中人。我们这一次前来,大动干戈,就是为了将他救回。” 一旁,朴万刀紧接着道:“焚天魔女大人,北原僵盟的诸位,还望见谅。这人跟脚非凡,乃是十绝仙僵,所以战力出众。因为执行我僵盟总部的秘密任务,保险起见,才始终秘而不宣。僵盟总部下达了最高指令,要我等务必齐心合力,将这位炎煌雷泽仙僵救回。” “竟然是这样?”众仙僵纷纷流露出诧异之色。 阴六公等三位首脑,惊愕之后,脸色纷纷沉下去。 夜叉龙帅向东海来人们拱手,问道:“不知道这位炎煌雷泽仙僵,究竟执行的什么秘密任务,非要在我北原僵盟最重要的仙僵墓地里面。” 结果换来尸爆雷王冷冰冰的一句回答:“这就不是你能够知道的了。” “好了。”焚天魔女站出来,缓和场面,“我们现在的大敌,就是雪胡老祖。既然那位什么仙僵是自己人,那就连他一起救下来吧。” 阴六公等人连忙应是。 方源冷眼旁观。 这项机密,居然连焚天魔女都被蒙在鼓里。她到底是北原蛊仙,虽然进入东海不少年月,但是和僵盟总部真正的核心,还有隔阂。 同时,方源也恍然大悟。 僵盟出动这么庞大的阵势,原来不仅是要教训雪胡老祖,更关键的是拯救这个炎煌雷泽仙僵。 方源看了一出好戏,心中暗笑:“嘿嘿,若这位炎煌雷泽仙僵,是僵盟总部秘密派遣过来,监控北原分部的密探,那就好玩了!刚刚阴六公想问的,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吧。” “焚天魔女大人,不愧是我大僵盟的栋梁。要是其余人等,有你这样的觉悟,何愁僵盟不蒸蒸日上,甚至制霸五域呢?哈哈哈!”尸爆雷王大笑。 焚天魔女被瞒在鼓里,到现在才知道任务的真正内容。 但她城府甚深,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满,而是道:“接下来,就让我们商议一下,如何教训雪胡老祖,拯救炎煌雷泽仙僵吧。” 尸爆雷王立即道:“炎煌雷泽仙僵身上可是极为丰富、玄妙的炎雷二道道痕,最适宜用来炼蛊。事不宜迟,直接打上门去最好。” “打上门去,不过是莽夫行径。”焚天魔女直接地反驳道,丝毫不给尸爆雷王面子。 尸爆雷王一瞪眼,正要说什么,朴万刀也开口支持焚天魔女:“不错。对方既然俘虏了炎煌雷泽仙僵,那么手中就有了人质。若是我们打上门去,压制了雪胡老祖,对方拿人质要挟我们,我们必然投鼠忌器,再多大的优势,也会沦丧殆尽。” “那就偷偷潜入大雪山福地,将炎煌雷泽仙僵救出来!”尸爆雷王旋即又道。 焚天魔女冷哼一声:“阴流巨城外,密探无数,其中必定就有大雪山福地的眼线。单这一点,就足以证明雪胡老祖的警惕,大雪山福地中必定防御严密。偷偷潜入进去,根本不切实际,等若是自投罗网。当然了!尸爆雷王你非同凡响,技高一筹,既然有意,不妨就由你出马。相信凭你的实力,一定手到擒来。” “你!”尸爆雷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,露出羞恼之色。 “那依你之见,该当如何?”朴万刀一手搭在尸爆雷王的肩膀上,目光如电,询问焚天魔女。 焚天魔女傲然一笑:“雪胡老祖虽强,大雪山福地尽管防御严密,都掩盖不住他最大的弱点。” 自然有人询问:“哦?什么弱点?” 焚天魔女目光扫视一圈,吐出四个字:“鸿运仙蛊。” 方源对如何对付雪胡老祖,完全不感兴趣。在众仙僵兴奋商讨阴谋诡计的时候,他则在琢磨着该如何取走地沟深处的宝藏。 一番言语交锋,焚天魔女又重新夺得了第一指挥权。 仙僵们连夜定下行动计划,各司其职。焚天魔女并没有让方源出去行动,她交代给方源的唯一任务,就是继续炼制星念仙蛊。 她甚至还给了方源一块令牌,可以最大程度上代表她的意志。 有了这块令牌,方源能够随意出入阴流巨城,以及北原僵盟控制的各大资源要地。甚至重要的府库,也能出入,里面堆积的珍贵仙材,任凭方源取用。 只要是利于炼制仙蛊,登记一下,就可以了。 环境宽松,条件优越,让方源都不禁大感意外。 “难道焚天魔女,还想着攻略玉露福地?这不大可能了。且不说雪胡老祖这事情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。单就鲨魔、苏白曼重新攻略玉露福地,一定会抓紧一切时间,不惜代价延请智道蛊仙出手的。” “不过我一旦有星念仙蛊,再加上智道宗师的境界,推算的东西可就多了。也许焚天魔女为谋算雪胡老祖,所以看重了我这一方面的能力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