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六节:仙材的尸海 - 蛊真人

第二百八十六节:仙材的尸海

?这样的巨型蛊阵,要破解开来,至少数月的时间。 若是只要撕开一个口子,也需得一个月左右。 方源一面手指如花般绽放,无数蛊虫四下飞舞,破解着眼前的蛊阵,一面双耳频频颤抖,侦查手段催至巅峰,夜叉章鱼王已经快要回来。 时间不等人! 争分夺秒! “就是这一击。”方源眼中突然神光一闪,眼前的空气中忽然散射出氤氲的光雾。 透过光雾,他看到巨型蛊阵中的一角。 虽然视线模糊,但依稀可以望见,巨型蛊阵中的景物景象。 夜叉章鱼王已经归来。 时间耗尽,必须要撤了。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窥视到蛊阵中的景色,能做到这样的程度,已经达到了方源的能力极限。 如果方源没有达到宗师级的智道境界,还做不到这点。 这就足够了。 方源舒了一口气,立即返身撤退。 上古荒兽夜叉章鱼王在地洞中,穿梭得好似地铁。周围滑腻的地沟黑油,让它如鱼得水。 方源几乎和它擦肩而过。 这头夜叉章鱼王回到自己的住处,优先扫视了一番。 它感到有些不太对劲。 方源之前拆解蛊阵,留下了许多异类气息,野兽的敏感让夜叉章鱼王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 它深深地皱起眉头,十多根巨大,且柔韧的章鱼触角,灵活地带动他的身躯,在巢穴中不断逡巡。 片刻之后,没有发觉任何可疑,方源之前留下的气息也渐渐冲淡,夜叉章鱼王这才慢慢地平息下来,重新趴回窝里。 只是这一次,它不再沉眠,双眼微微闭上,但始终留着一条眼缝。 时不时的,它的双耳都会随着地洞中的微风,颤抖一下,倾听着任何的声音。 见此,方源的担忧才缓缓消散,小心翼翼地后退,直至撤回到章鱼地巢的上半部分。 这头夜叉章鱼王,能留守在兽穴里,似乎地位最高。若是让它察觉到强烈的危险,说不定它就会高声嘶鸣,将在外争战的其他族群成员,都召唤回来。 到那时,不提北原仙僵们会不会也生出疑心,被勾引过来,单说方源在巢穴中的行动,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。 “就这处吧。”片刻后,方源在数条地洞中,精心挑选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。 他犹豫了一下,仍旧催起定仙游仙蛊。 虽然那道巨型蛊阵,是前人布置,但刚刚方源破解之时,已经查明它已经成为无人蛊阵,年久失修。冒然闯入的危险性,应该不大。 为了寻求摆脱仙僵的法门,这点风险是要冒的。 毕竟时间拖得越久,方源处境越是危险。 说不定下一刻,他弄塌八十八角真阳楼的事情就会曝光,到那时全天下都来追杀他。狐仙福地肯定会保不住,只能把星象福地当做唯一的家园。 这种情形下,越早摆脱仙僵之躯,就越有利。毕竟一个生机饱满的仙窍世界,能够随身携带,比什么狐仙福地、星象福地都要安全,更方便。 而且正常的蛊仙仙窍,每隔一段时间都能自产仙元,对方源的经济还有战力,都是十分有益的影响! 仙蛊催动,翠芒绽放。 下一刻,方源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巨型蛊阵当中。 蛊阵之外,趴着夜叉章鱼王。但有蛊阵相隔,它一片懵懂无知。 “终于进入这里了。”方源十二分戒备,迅速环视左右,这里果然是他刚刚探查到的那个角落。 冒然闯进一个蛊阵,是很危险的事情,遭遇蛊阵的攻击也很正常。 但方源却没有遭受攻击,这更说明蛊阵无人主持。 他松了一口气,但仍旧警惕无比。 无人主持的蛊阵,仍旧在运转。也许蛊阵内核之中,有着蛊仙留下来的意志。 就像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中,巨阳仙尊留下来一股意志。 这是宇道为主的巨型蛊阵,专门营造出一片空间。 这处广大宽阔的空间中,有紫沙铺成的大地,有蛋黄色的天空。 紫色沙地似乎十分肥沃,密密麻麻的植物,充斥方源的视野,仿佛来到了热带雨林。 “太史草、丰源桃、仙豆、血潮花……”方源匆匆扫视一眼,就看到数十种仙材。 即便是稳重如他,也不禁心头震动。 这些仙材植株,虽然大多都是六转,少部分是七转仙材,但密集程度着实惊人。 “这些仙材,来源五域,并不局限于地沟乃至北原。创建这里的仙僵大能,究竟是什么来头?” 要采集眼前如此庞大规模的仙材,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? 并且仙材可不是街边摊子上的大白菜,仙材的采集往往和争斗、血腥分开不了。收集者实力不行,是根本做不成的。 别忘了五域界壁。 实力强大,修为越高的蛊仙,穿透界壁就越不容易。 “难道说……”方源心中一动,有所猜测。 他原本以为,这是一位仙僵大能的遗藏,但现在看来,如此巨大的手笔,恐怕不是一个人能达到的,至少得是一个组织。 这个组织还必须庞大。 因为小型组织,两三位蛊仙,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资金和精力! 再举目眺望,视线所及之处,无数的仙材层层叠叠,看得方源怦然心动。 “如此巨大的财富,简直难以想象!足够我今后炼制仙蛊数十次,上百次!或许五百年前世,北原僵盟分部就是收获了这笔巨大的修行资源,才一跃而起,将东海僵盟总部都压下一头去。” 这里的仙材几乎像是仓库,直接堆叠在一起。 总价值都一时难以估算,方源只知道这个数字很庞大,很庞大。 若是依靠自己目前月入两千仙元石的速度,去积累的话,花费上千年时间都未必有此成果。 毕竟还要算上修行的损耗。 蛊仙修行越高,灾劫就越是恐怖。 “不过相比较无数仙材而言,这座巨大的蛊阵,价值更高!”方源眼中精芒闪烁不停。 他的野心很大,见识很广,反应过来后,就意识到这座巨型蛊阵的珍贵! 在这个蛊阵中,来自五域的无数仙材,相互和谐共存,互不干扰。 “幸亏我没有着急硬拆了这座巨型蛊阵,否则后悔莫及。有了这个蛊阵,就能栽种无数种仙材,比仙窍还更加好用呢!” 方源对布置这里的仙僵大能,不禁暗生敬佩之情。 仙僵仙窍已死,这位前人居然能布置出如此蛊阵,一定程度上取代了仙窍的作用。 “不过,这座蛊阵防御薄弱,也不能移动,远没有仙窍方便安全。嗯……这里的紫色沙土,好像也别有蹊跷。” 方源俯下身来,伸手一抓,立即抓起大把的紫色沙土。 这些沙土,十分细碎。一些顺着方源的指缝,挥洒下来,宛若水晶做成的颗粒,在坠落的过程中,纷纷扬扬,散发莹光。 “但是我要找的东西,可以重获新生的法门,又在哪里?”方源将手中的紫沙完全抛掉,时刻惦念着主要目的。 他不急着采集仙材,开始在半空中徐徐飞行,展开搜索。 时间一分一秒渐渐流逝,方源脸上的喜色却慢慢消散,不妥当的感觉越发强烈。 “不对劲!”他蓦地停下身形,悬浮在半空中,俯瞰着脚下茫茫多的仙材。 再一次审视,他发现不自然的地方。 “这里太安静了。一丝风,一点声音都没有,比我的仙僵死窍还要沉寂。” “而且很多地方,大有蹊跷。比如仙豆,需要生长在至清泉水之中,但在这里居然生长在紫沙里。还有丰源桃生长的地方,必须有蛇尾猴群伴生。每一种仙材,都有苛刻的生存环境。而这里只有仙材植株,连一个虫子都没有发现。” 方源眼中闪烁一阵寒芒。 他降下高度,再次落到地上,试着采集一株太史草。 下一刻,方源身躯一震。 太史草长在紫沙中时,安然无恙。但一被方源拔出来,就立即枯萎,转眼间化为一蓬细碎的沙土。 而这些沙土,和方源脚下的紫沙,别无二致,一模一样! “怎么会这样?”方源眯了眯双眼,又试着采集其他仙材。 结果无一例外,一旦仙材脱离沙土,就会化为紫沙。 这些仙材都大有问题,已不可用! “古怪!古怪!!仙材之所以称之为仙材,是因为它们的身上,蕴藏着丰富的道痕。事关道痕陨灭,这些仙材枯萎,化为紫沙时,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,悄无声息……” 一股寒意,从方源心中升腾起来。 仙材如此,那么身怀道痕的仙僵之躯,也可以看做是仙材的一种,是不是也会被这片广袤的紫沙大地同化呢? 再看这些无垠的仙材,茫茫的花草树木,方源就仿佛看到了一个个的死尸残骸! 换个角度,这里就是仙材的尸海! 心中不妙之感,越发强烈。 方源立即升到半空,和紫沙保持距离。 他又望了望这里的天空。 “营造这里的巨型蛊阵一定大有古怪,我不接触紫沙,恐怕还不够。仙材如此变化,应当和整个蛊阵有关系。再没有弄懂这里之前,我还是尽快行动,争取找到摆脱仙僵的法门,然后迅速离开!” Ps:刚刚得知贼道三痴病逝的消息,重新看了一遍他最后的章节,不禁潸然泪下。好希望这是个假消息。唉……人生在世,命运无常,还是多多珍惜彼此,多多珍惜眼前的幸福吧。愿贼道三痴在天堂中快乐无忧。还有,读者朋友们,我爱你们,愿我们一起走下去,走到生命的尽头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