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八节:当年的恩怨情仇 - 蛊真人

第二百九十八节:当年的恩怨情仇

?当年。 焚天魔女身负宙道伤势,打听到黑凡的宙道传承,寄希望于此。 于是焚天魔女开始布局,控制苏家,让三妹化名苏仙儿,故意接近黑城,然后顺势进入黑家。 黑城、苏仙儿相爱,双双成为蛊仙,苏仙夜奔也成为一时美谈。 苏仙儿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,探听虚实和黑凡传承的情报,在过程中逐渐暴露。黑家展开调查,结果查到黎山仙子的身上,误以为是大雪山的阴谋。 苏仙儿却真的爱上了黑城,没有离开黑家。之后,黑城秘密杀死苏仙儿,为自己延寿。 得知三妹牺牲,焚天魔女、黎山仙子悲痛万分。 黎山仙子责怪焚天魔女,认为是她的原因,导致三妹牺牲。之后,黎山仙子便和焚天魔女彻底闹翻脸。 焚天魔女心怀愧疚悔恨,然而身受重伤,不能报复。又担当北原僵盟首领,身不由己,只能远走东海。 她穿透界壁,几乎九死一生。 在东海,她顺着在北原搜集到的一些线索,逐渐找到一些机缘。比如空绝老仙遗留下的一部分传承,让焚天魔女有了夺取他人仙窍的手段。 这些机缘,也的确带给焚天魔女不小的帮助,缓解了她身上的伤势。 很长一段时间,黎山仙子都没有和焚天魔女联系。 但当黎山仙子接纳了黑楼兰,教导和支助她修行,看着黑楼兰成长,黎山仙子才将心中的痛恨渐渐放下。 她希望黑楼兰能有更多更好的照顾。 在最近,黎山仙子彻底冷静下来,开始利用信道手段联络焚天魔女,双方开始有通信往来。 焚天魔女因此才得知星象子的身份,并开始谋算。 方源正好要炼制星念仙蛊,焚天魔女便顺势和方源定下契约。 当她借助僵盟之力,回到北原之后,她心中积蓄了无数年的愧疚悔恨之情,终于在黑楼兰的身上得到了宣泄。 她想要尽全力地补偿黑楼兰,想要弥补当年犯下的过错! 她设身处地为黑楼兰着想,为黑楼兰撑腰。 对于黑楼兰而言,什么比较重要? 毫无疑问,是我力仙蛊。 首先,黑楼兰是大力真武体,走的是力道流派,我力仙蛊是力道仙蛊,最适合黑楼兰。 其次,我力仙蛊是苏仙儿留给黑楼兰的遗物,对于黑楼兰而言,不仅仅只是一只六转仙蛊那么简单,有着极其重要的纪念意义! 所以,焚天魔女想方设法,要为黑楼兰夺回我力仙蛊。 但她遇到了麻烦。 从和黎山仙子的通信中,焚天魔女了解到了方源。 她为方源的狡诈,感到心惊,同时又在方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 一方面,方源精于谋算,另一方面,方源能舍命冒险,不惧死亡。 说的好听点,是勇烈。说的难听点,就是光棍凶蛮。我讨不了好处,你也别想好过。该上就上,死有什么大不了的? 这点性格,似乎和烧毁太古九天碎片世界的焚天魔女,如出一辙。 所以,当初焚天魔女答应资助方源炼制仙蛊,并且和他定下约定—— 资助方源的仙材,都是方源亏欠焚天魔女的。不管方源最终炼成仙蛊还是失败,方源都必须偿还欠款。并且时间拖得越久,焚天魔女还要收利息。若方源炼成了仙蛊,却不在一百年间将欠款偿清,那么焚天魔女就要收取方源身上的任一仙蛊,进行补偿。 “任一仙蛊”是此中关键。 焚天魔女谋算的,就是方源手中的我力仙蛊。 此时,看到方源如此态度,焚天魔女眉头一扬,索性直接坦白道:“不错,我想要的就是你手中的我力仙蛊。你把仙蛊归还给小兰,这本来就是她的。” 如果能直接抢夺,焚天魔女早就做了,绝不会如此麻烦。 但她即便是炎道大宗师,也不能强抢仙蛊。 蛊虫已经被方源炼化,只需要他稍稍动一个念头,就能令其瞬间自毁。 就像雪胡老祖,冰道境界同样不弱,但也丝毫不能取走炎煌雷泽仙僵体内的神秘仙蛊一样。 除非是有智道蛊仙出手,强行压制方源,让方源一个念头都动不起来。或者是偷道大成。 偷道就是盗天魔尊创下的流派。 他的招牌仙道杀招无相手,让无数蛊仙头疼忌惮。 焚天魔女、黎山仙子、黑楼兰,都没有智道手段,偷道一直是非主流,尽管是盗天魔尊所创,但除了他之外,其他的修行者一直都上不来台面。 焚天魔女等三仙,若是掌握偷道手段,能直接偷取方源窍中仙蛊,这种可能更小得很。 尤其是方源本身就有智道造诣,更让焚天魔女有些投鼠忌器之感。 焚天魔女直接开口索要我力仙蛊,方源沉默不语。 焚天魔女的理由,不是理由。 方源获得我力仙蛊的方式,十分恰当。若不是方源解救黑楼兰,她早就被困在梦境中丧命了。 可以说,方源是黑楼兰的救命恩人。 但这些理由,方源却不想去说。 多说无益,枭雄之间,还谈什么恩情仁义? 况且当初,方源救助黑楼兰,也并非抱着善意去的。 若谈这些,还叫焚天魔女、黑楼兰等看轻自己。 “拳头大,就是最好最强的理由。若我的实力高强起来,就不怕焚天魔女勒索。可惜我现在,连逃走都不可能。我的修为停滞不前,实力太低了!” 方源很有自知之明。 他知道自己不交出我力仙蛊,是不可能了。 现在这个局面,敌强我弱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。但自己手中并非没有牌。 “第一张牌,是之前的盟约。盟约规定,双方不能谋害对方。但黎山仙子是信道蛊仙,之前抢夺东方福地的时候,就公然违约过。这张牌的牌面,比较小。” “第二张牌,是仙蛊不容易被抢夺。正是因为这点,焚天魔女她们才设局算计我。但这张牌牌面,只能算是中等,不能高估它的作用。焚天魔女大有生擒我的能力,若是撕破脸皮,她直接将我生擒活捉,我岂不是就像落到雪胡老祖手中的,那个炎煌雷泽仙僵一般?” “第三张牌,则是紫山真君。黑楼兰等人,并不知道这不过是我的一个谎言。当初这个谎言,只是用来哄骗太白云生的。但没想到,此时此刻,反而成为我手中最大的底牌。” 方源料得一点都没有错。 焚天魔女知晓了紫山真君的存在之后,很是放在心上。 紫山真君的神秘,让焚天魔女颇为忌惮。 如果紫山真君是八转蛊仙,擒拿他的爱徒,麻烦可不会小。焚天魔女刚刚找过雪胡老祖的麻烦,自己当然不想成为第二个雪胡老祖。 就算紫山真君只是七转,他还有徒弟,还有门派。方源自称只是小徒弟,上面还有师兄。 尤其是这个紫山真君神通广大,能将爱徒安排到了仙鹤门中去。 其实哪有什么紫山真君? 黑楼兰、黎山仙子完全被蒙在鼓里,焚天魔女从她们那里获知情报,也顺带被拐进了一个大坑里头。 方源的沉默,让焚天魔女有些不耐,催促道:“方源,你有什么要求,都可以提出来,咱们慢慢谈。” 方源吐出一口浊气,他在心中已经计算清楚。 但接下来,他没有直接回答焚天魔女的问题,而是反问一句道:“你资助我炼制星念仙蛊,给我的那些炼蛊仙材,有没有动过手脚?” 焚天魔女笑了笑:“当然有。” 她居然直接承认了! 并且,脸上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都没有。 方源皱起眉头:“说实话,我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一点。但我每次炼蛊,都会细心检查仙材,为什么每一次都没有发现不妥之处?” 焚天魔女答道:“那是因为你的炎道境界,没有达到大宗师。我在每一个炎道仙材上,都添加了一丝炎道道痕。增加的这些道痕都很少。但每一件仙材积累下来,到炼蛊中途就会形成质变,破坏炼蛊。” 焚天魔女当然要这么做。 若方源炼蛊成功,她怎么去要挟方源? 方源没有纠缠这个话题,他点点头,继续道:“我可以归还我力仙蛊,不过我有几个条件。” 闻言,黎山仙子、黑楼兰俱都精神一振。 焚天魔女目光微讶地看了方源一眼,抚掌道:“现在我有些明白,为什么二妹总想要打压你了。说吧,有什么要求?” “首先,我要签订一份新的盟约。”方源道。 这份盟约,是他人身安全的保障。虽然黎山仙子是信道蛊仙,有着不为人知的违约手段,但要违约,总得要有准备。至少这段时间,方源可以安然脱身了。 “这点是必须的。”焚天魔女一口答应。 方源继续道:“其次,你之前资助我的仙材欠款,咱们一笔勾销。” “只要你归还我力仙蛊,这点也没有问题。”焚天魔女很干脆。 “我要离开僵盟,解除僵盟盟约。” “可以。” “最后,我要得到力道仙僵的尸躯。你要答应我,竭尽你的所能,为我搞到尽可能多的力道仙僵的躯壳。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闪。 Ps:今天中午过400票,昨天已经加更一章,今天保底一更,还要加更三章。好吧……今晚就跟大家一起疯狂一次。四更将陆续奉上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