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节:猪的队友 - 蛊真人

第九十五节:猪的队友

?女蛊师的身躯像是一个玩偶,从腰部这边折断,她的上身趴在地上,下身和上身折成一个角度,臀部贴着地面,双脚脚尖朝着天空。 而远处,方源也从半空中落了下来。 先是砸在树冠上,折断了许多枝叶后,落到雪地。 他敏捷地翻了一个身,从雪地上站起来,因为刚刚催动了玉皮蛊,除了背部隐隐作疼之外,他毫发无损。 那边的战场上,沉默了一下,然后就传来角三愤怒的咆哮声:“方源,你不是说还能支撑的嘛!” 方源暗中冷笑一声,忽然身体一歪,险些摔倒,用手扶住树干,保持了身体的平衡。 他装出一副崴脚,不能行走的样子,目光却在扫视周围,看看有无其他蛊师。 面对着兽潮中,蛊师们都在竭力作战,根本不能独善其身,更无闲情雅致来这里观察他方源。虽然刚刚一直在暗中观察,没有在周围发现其他蛊师,但即便如此,方源仍旧谨慎地选择了伪装。 从那边,又传来激烈的战斗声。 显然野猪王已经脱困了,又和红岩蟒厮杀在一起。 方源一步步挪过去,一脸焦急,好几次栽倒在地上,地上的泥土、草屑和残雪都沾在身上,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。 终于他又回到了战场边缘。 战场中,三人一猪正在纠缠。 红岩蟒身躯紧紧地缠绕在野猪王的身躯上,以及后者的两条后腿。 野猪王两条后腿只能胡乱扑腾,这使得它时而翻滚在地上,时而又挣扎起来,两条前腿带动下,胡乱冲撞。 它身上伤口更多了,滚烫的猪血已经染红了地面。 看到方源来了,最外围的古月空井顿时叫道:“方源,你个混蛋,是你害死了华欣啊!” “我,我不是有意的。但我实在是支撑不住了。”方源叫道。 “草,支撑不住,那你刚刚还保证得信誓旦旦!不行就是不行,你这样乱说,会害死人的。!”古月空井张口怒目,要不是正在战斗,他真想在就上去,直接抽方源两个巴掌。 “对,对不起。我再也不会了。”方源连忙叫道。 “方源回头再跟你算账!”那边病蛇角三咆哮起来,感到压力巨大。濒死的野猪王陷入了疯狂当中,红岩蟒身上到处都是裂纹。 “空井,不要搭理方源了。快取出刀鳞网!”角三看到红岩蟒快支撑不住的样子,额头满是冷汗,慌忙叫道。 “是!”空井连忙取出大肚蛙,催动真元,吐出一张铁丝网。 这铁丝网上,缀满了锐利的尖刺和明晃晃的刀片。 “方源,你抓住另一头,和我一起冲上去,将野猪王罩住。”空井叫道。 “可是我脚崴了,走不动了!”方源带着焦急的神色,一瘸一拐地赶了过来。 “没用的东西!”空井无奈之下,只得自己动手,双手拖着刀鳞网,甩向野猪王。 野猪王被刀鳞网罩住,顿时惨嚎一大声,鲜血狂涌。 它已经预感到死亡的来临,挣扎得更加猛烈了。然而随着越加剧烈的挣扎,刀鳞网也就越缠越紧,伤势更重。 而红岩蟒因为石头身躯,在这刀鳞网中受到的伤害倒是不大。 “可惜了这身皮毛!”角三眼中闪过一丝痛惜的光。 “终于搞定了。”空井长吐一口浊气。 就在这时,方源叫道:“我来帮你们!” 嗤嗤嗤嗤嗤。 数道月刃飞了出来,射在刀鳞网上,将铁丝割破。在野猪王的剧烈挣扎中,破口瞬间就被拉大,刀鳞网成了几张碎片,野猪王脱困而出。 一时间! 空井瞪圆了双眼,呆呆地望着。 “我,我靠……”另一位女蛊师再也不顾及淑女形象,大声地爆了一句粗口。 “我,似乎闯祸了。我是想帮你们的!”方源叫道,声音很真诚很无辜。 角三闪过野猪王的冲撞,他滚在地上,还为爬起来,就吼道:“方源——!你个蠢货,看看你干了些什么!你简直就是猪的队友!!!” “组长,你要相信我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方源辩解道。 “你给我闭嘴,接下来不准出手,给我待一边去!”角三大叫着,又翻滚了一下,躲过野猪王的蹄踏。 方源暗中冷笑,但却依言后退了几十步。 “你们都退后!”角三大声一哼,开始展露真正底牌,从鼻孔中哼出两丝黄色的毒气。 毒气不断地从鼻孔中涌现出来,越来越多,渐渐地汇聚成一片黄色的毒云。 野猪王和角三的身影,在毒云外隐约可见。 空井、方源三人都退到黄云外观战。 方源对剩下的女蛊师道:“给我治疗一下脚伤吧。我的脚崴了!” 女蛊师勃然大怒:“我的好姐妹死了,而你却仅仅是脚崴了!你怎么不去死?!” 方源委屈地道:“这我也不想的呀。” 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锐芒。 该不该动手,铲除了这几人呢? 现在动手,无疑是个机会。在他们的潜意识里,绝不会料到我会动杀机。 病蛇小组若是被铲除的话,对我的牵制也就减少了一些。 但是…… 若这个过程被其他蛊师看到,我就将万劫不复了。杀害族人的罪名,是这个世界最不可饶恕的重罪,不仅要被处死,而且还是当众用各种酷刑折磨七天七夜。 死当然不怕,但是为了这么一个小组,冒这个风险可不值得。要杀他们,必须借助兽潮,自己也要干干净净的。 可惜,野猪王要死了,经此一战,病蛇小组伤亡惨重,战力削弱到了极点,必定要脱离战场。可惜了,这么好的一个机会…… 方源心中一阵遗憾。 但他已经做了最大的极限,再超过这个程度,陷害的味道就浓重了。其他人也不是蠢货,必定会察觉,兴许也会被周围的其他蛊师看到,风险就大了。 五分钟之后,野猪王扑通一声,倒在了地上。 黄色的云雾消散,角三气喘吁吁地站着,脸色苍白。他使用了压箱底的手段,如今真元所剩无几。 “你们都来剖尸,速度点,带上战利品我们就撤退!”角三叫道。 方源几人围上野猪王,立即开始剖尸解体。 野猪王的血液滚烫,血腥气息浓郁得很。周围是黑黢黢的山林,传来连续不断的野兽吼叫,以及激烈战斗的声音。 但却没有其他野兽,在这片小战场上出没。 这是兽王的威仪。 野兽中也有规矩。 野猪王的浓厚气息,让普通的野兽都心惊胆战,兽潮行进到此,都会分开岔流。当然,若是更强的兽群或者兽王出现的话,自然不会顾忌野猪王的气息了。 然而就在这时,周围的黑暗中忽然浮现出一对对蓝色的眸子。 其他地方陡然传来蛊师们的惨叫声,惊嚎声。 “是狼,狼群!” “电狼群竟然出现了!” “该死的,怎么会有狼群出现,现在还不是狼潮爆发的时候啊?!” “撤,别管野猪王了,我们也速度撤退!”角三叫着,周围人的脸色,也倏地煞白。 单个的电狼,并不可怕。但是电狼一旦形成群体,就算是野猪王也得躲避。 更关键的是,电狼耐力持久,奔驰速度很快,最擅长追杀。 在这样危急的时候,角三也顾不得其他了,舍了其他三人,慌忙向后逃窜。 “组长大人,等等我。”空井惊惧地叫着,连忙跟上。 “我没有蛊虫增强速度,是逃不掉的。角三他们真元所剩无几,就算是有蛊虫增速,也逃不过电狼的追杀!”死亡的危机下,方源心头如雪般冷静。 他当机立断,一记手刀,砍在身边的那位呆立着的女蛊师的脖颈上,将其切昏。 然后拖着她,钻入野猪王剖开来的肚腹中。 野猪王的肚皮,已经被割开一条深长的口子。 方源挤进血淋淋的野猪体内,同时拽着女蛊师,用她的身躯堵住外面,遮住自己的身形。 狼群涌来,大部分向角三和空井等等撤退的蛊师追去,留下的一部分,则围着野猪王的尸体开始啃吃。 方源在野猪的体内,能清晰地听到电狼咀嚼吞咽的声音,以及撕咬的时候,带来的晃动。 “竟然第一次兽潮中就出现了电狼群,这属于一种意外,家族方面一定会派遣援兵。野猪王身躯巨大,电狼要吞吃到内部,还需要一段时间。我只要能坚持一段时间,就能幸免。” 方源沉思着。 角三、空井若无意外,已经必死了。他们真元所剩无多,又都不擅长速度,这样短的距离,肯定会被狼群猎杀。 人慌张之下,都会做出愚蠢的选择。在死亡的压力下,能向方源如此清醒,瞬间选择了最佳的应对措施的人,真是少之又少。 就算是野猪王的皮肉都被吃光,露出藏身里面的方源。 那方源面对的电狼数目,也绝对没有其他人多。按照他的经验估算,最多也就五头,还有一搏之力。生存的希望,比其他人大多了。 电狼撕咬的响动声,不断传来,且越来越接近。 野猪王大部分的皮肉都已经入了电狼的口腹。 若是普通人处于这样的处境,必会感觉度秒如年。但方源反而闭上了双眼,取出备用元石握在手心,开始争分夺秒地恢复真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