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二节:薄青苏醒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一十二节:薄青苏醒

?此时此刻,落天河源头河底的蛊仙,不下三十位。 众仙目光炙热,时而凝注在包裹着仙僵薄青的光团上,时而又隐晦扫视四周,对周围的竞争者警惕万分。 这当中,实力最强的竞争者,必然是来自中洲十大古派的蛊仙。 金烈阳、洪赤明、齐云天等等。 而在这十大古派仙人之中,最让人感到威胁的,还是白晴仙子。 眼见局面坚持,齐云天徐徐道:“白晴仙子,现在这个状况已经很明了了。薄青空有仙僵遗体,体内神魂应该已经遭劫而毁。不过,似乎他的脑海内还残留着些许意志、情感,有自卫的本能。” “因此,每当我们一靠近,他就会催动仙蛊,爆发出凌厉无比的剑光,四处攻击。要减弱他的敌意,就需要蕴含薄青气息的物件,或者他生前炼化的蛊虫,亦或者薄青留下的意志、情感。只要拿出这些,我们就能接近仙僵薄青,牢牢占据主动。” 白晴仙子苦笑:“我哪里有这些东西,若是有,我早就出手了,不是吗?” 她的确没有。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料到,居然会出现薄青的仙僵遗体。 齐云天淡笑一声:“白晴仙子何必哄骗我等?你是第一个到的,为什么独身一人,秘密前来这里呢?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不成?” 白晴仙子的笑容更加苦涩:“阁下说我秘密前来,这是错的。我向万龙坞、战仙宗两派借道,堂而皇之,光明正大。何来秘密一说?” 她是因为凤九歌的遗言,而来落天河源头一探。 但这个真相,她是不能说出口的。 灵缘斋方面,要尽量拖延凤九歌的死讯,为他们从容部署赢得时间。 金烈阳皱起眉头,声音渐渐转厉:“白晴仙子何必再隐瞒?眼下这个局势,拖延下去就会引来更多的蛊仙。迟则生变啊!我们十大古派,应该联合在一起,共同控制中洲局势。若是让那些散仙魔修,夺得薄青的剑道仙蛊,必将引起中洲的动荡。难道贵派为了一己之私,要舍弃中洲大局于不顾吗?” 齐云天则态度保持温和,继续劝说道:“我们十大古派,毕竟是同一个源头。我们联手起来,先将仙僵薄青夺到手中。我可以代表风云府,与贵派签订盟约,必定确保贵派于此事上的利益。” 白晴仙子沉默不语。 她心中冷笑,这金烈阳和齐云天一个扮白脸,一个扮红脸,她岂会看不出来。 她心中暗暗焦急。 事发突然,灵缘斋竟没有派遣蛊仙来支援她。 纵然她升上了七转,面对众仙,也是独木难支。 不管仙僵薄青究竟如何,回收他的遗体,还有他一身的剑道仙蛊,都对灵缘斋而言,至关重大。 其他九大古派也看出这点。 如今凤九歌下落不明,凶多吉少,灵缘斋势弱,再不可让灵缘斋顺利获得这具薄青仙僵。 万一再培养出一个小薄青,和凤九歌一样的强势,那九大古派找谁哭去? 落天河底,局面复杂。 仙僵薄青的剑光,犀利恐怖,飞射整个中洲。 大量的魔修散仙,为此而来。他们渴望混乱,想捞一笔发横财。 而中洲十大古派众仙,则想稳住局面,不给这些外人一丁点的机会。 但同时,中洲十大古派仙人也不齐心,形成九大派默契抵制灵缘斋的格局。 而白晴仙子被误以为拥有关键手段,此刻骑虎难下。 正当众仙僵持之时,一股澎湃的八转气息,洋溢而来。 “众仙且退,此处由我天庭接管。” 众人哗然,循声望去,只见一位女仙悠然飞落而下。 却是八转水道蛊仙白沧水到了。 局势立即颠覆! 中洲,天庭。 明光照耀着监天塔,它又重新完整,屹立在三仙面前。 监天塔主、碧晨天、炼九生心中大石放下,都暗暗松了一口气。 自从这座监天塔,被突如其来的剑光劈断之后,这些天来,他们可是没有丝毫的休息。 为了防止剑道道痕的侵蚀,毁掉更多的蛊虫,他们夜以继日,一刻都不停歇地展开修复,此刻终于大功告成。 幸亏三仙救护即时,天庭库存中又有充足的仙材,和替补的蛊虫,导致被剑光摧毁的蛊虫,都迅速得到了替代。 还有重要的一点,监天塔到底是九转仙蛊屋,本身防御就已卓绝。虽然被剑光劈成了两半,但真正的损伤只是剑伤附近的蛊虫,事实上监天塔并未得到真正的重创。 凝望片刻后,监天塔主深吸一口气,手持着宿命蛊,拄着拐杖,蹒跚地走向塔中。 炼九生不由地劝道:“塔主不妨休息一两天,何必急着去运转监天塔?” “多谢关心,不妨事。”监天塔主笑了笑,回绝了这个建议。 不知道为什么,剑光攻击监天塔的那一刹那,他的心中就开始惴惴不安。 随着时间流逝,这种不安渐渐扩大。 就连看到监天塔重组完毕,也没有打消了监天塔主的这股不安之情。 “去吧。”他心念一动,手中宿命蛊便化作一道奇光,钻入塔顶,落入核心阵眼之中。 监天塔主拖着老迈的身躯,缓缓踏上塔内的阶梯。 踏足一层阶梯,就要耗费他一颗八转仙元。 塔壁上光彩烂漫,呈现出纷杂无序的乱象,根本没有任何有益的提示。 但监天塔主毫不意外。 宿命仙蛊只能发挥五成威能,所以这一半的画面都会一片模糊或是直接的黑暗。 约走了六十步,壁画陡然清晰起来。 南疆的无名山峰,展现在监天塔主的眼前,栩栩如生。 画面上,武斗天王和七转神秘蛊仙的战斗幻影,也随之映入监天塔主的眼帘。 这位老人忍不住扬起眉头。 “八转大力真武仙僵……仙蛊屋惊鸿乱斗台……还有这个!” 神秘七转蛊仙的额头上,莲花印记是如此的鲜红,是如此的刺眼。 “一位红莲真传的继承者!” 监天塔主眼中闪过一抹冷酷的厉色。 红莲魔尊带给天庭的苦痛,带给宿命蛊的创伤,折磨了天庭一代代的蛊仙,已经超过一百多万年! 监天塔主停在这层阶梯上,驻足思考。 “红莲真传,必须摧毁!一丝线索都不能留下!” “大力真武仙僵倒是其次……而那座惊鸿乱斗台,最好能归为天庭所有。尽管是在南疆,有着界壁的阻碍,这一次天庭也要尽力而为。” 单单那座奇妙的仙蛊屋惊鸿乱斗台,已经完全值得天庭的蛊仙出手。 纵然八转蛊仙穿梭五域界壁,非常麻烦,耗费代价极大。 “如此景象不加遮掩,必定引发南疆蛊仙界动荡,无数仙人争抢。天庭要跨域争夺,人选方面须得仔细斟酌,此行人数更要选择恰当。” 监天塔主越想越深,很快,他摇了摇头,将这些烦杂的思绪先放置一边。 他继续拾阶而上。 六十步、七十步、八十步…… 待他走到八十三步时,又有画面产生。 这次显示的却是中洲景象。 落天河水中,仙僵薄青闭目悬浮,而天庭蛊仙白沧水领袖群雄,单凭一己之力,掌控全局。 画面中,白沧水含着笑,对白晴仙子说了几句话。 但白晴仙子回答之后,白沧水的脸上却流露出失望之色。 很快,她收敛起脸上神色,重新回复平静。 她手指掐动,布置蛊阵,打算先将这片地方封存起来。 但就在此刻,一道星光飞射而来,洞穿还未布置妥当的蛊阵,直射仙僵薄青。 星光照耀之下,仙僵薄青陡然睁开双眼! 刹那间,无匹的剑光暴射而出,天地皆白。 就连监天塔主,也不由地闭了一下眼睛。 下一刻,他连忙睁开双眼。 入目的是一片血红。 到处都是蛊仙的残尸碎肢,天庭蛊仙白沧水的头颅,随波逐流。 她双眼睁大,死不瞑目! “怎会如此?”这一幕看得监天塔主睚眦欲裂。 三道身影飞落而下。 七星子在前,宋紫星、余木蠢随之在后。 “青,你终于苏醒了。”七星子哈哈大笑,浑身上下竟是散发出八转气息。 他走上前去,接近仙僵薄青。 薄青眼中厉色一闪,剑光飞出。 七星子惊骇欲绝,他从未料到薄青会向他出手! 剑光犀利无双,他整个人被劈成两半,纵使是仙僵之躯,也是枉然。 七星子的惨死,惊呆了宋紫星和余木蠢。 “怎么回事?青正使竟杀了蓝副使!” “不对。他不是青正使,他的脑海已经被天意充斥,而且他的身上似乎还有一缕其他人的残魂寄存!” 一时间,宋紫星、余木蠢惊怒交加。 仙僵薄青面无表情,转过头来,看向他们两个。 宋紫星、余木蠢心中瞬时冰凉彻骨,一片绝望。 他们俩从仙僵薄青的目光中,看不到丝毫的杀意。 只有天道的无情! 他们俩都是逃脱宿命之人,是天道铲除的对象。 强烈的死亡气息笼罩下来,面对名垂青史的亚仙尊,宋紫星、余木蠢逃不能逃,避不能避,似乎只能眼睁睁的等死。 Ps:月票过千,加更一章,今晚两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