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四节:萧山、萧芒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一十四节:萧山、萧芒

?落天河底,仙僵薄青转动双眸,无情的目光淡淡地注视着宋紫星、余木蠢二人。 这一刻,宋紫星、余木蠢心脏都要停跳,巨大的压力,让他们瞬间冷汗淋漓。 薄青号称亚仙尊,乃是当时五域公认的,九转尊者之下的第一人! 如今他虽然遭劫,转为仙僵,仙窍彻底毁灭,但身上却还留有充足的八转仙元,尤其是一身剑道道痕,都未消损。 因此这个战力,就恐怖了。 最关键的,就是道痕! 蛊仙修为越高,身上的道痕就越多。使用同一只仙蛊,道痕增幅仙蛊威力,成效也因此截然不同。 想那秦百胜,是魂道蛊仙,兼修金道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剑道道痕,但是利用五指拳心剑,却能和凤九歌对撼,不落下风。 如今薄青身上的仙蛊,都没有残损,搭配一身海量的剑道道痕,发挥出无以伦比的攻击力,几乎重现了他生前的绝世无双的风采。 所以,白沧水、七星子等等根本毫无反抗之力。 更别提宋紫星、余木蠢二人了。 蛊仙转数越高,相互差距就越大,七转、八转之间,道痕差距好似天地云泥。七转打六转,个别情况还会打平。八转打七转,绝大多数都是碾压。九转打八转,根本就像是成人踩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。 面对仙僵薄青,宋紫星、余木蠢根本毫无还手之力! “难道我今天,就要命丧于此吗?” “怎么办?怎么办!” 余木蠢、宋紫星手足冰凉,脑海中无数思绪纷杂翻腾,眼下的局面,他们俩似乎一点希望都没有。 薄青抬起一只手指,指向宋紫星。 一道细微的剑光,一闪即逝。 宋紫星连逃的动作都没有,他带着苦笑迎接死亡。 因为他知道,在仙僵薄青面前,逃这个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。 薄青又指向余木蠢。 “不——!我不甘心,我绝不能死!”余木蠢大叫,生死存亡之际,他取出一只仙蛊,拿在手上。 仙僵薄青动作顿止。 他的脸上,很快就呈现出挣扎之色。 余木蠢心如擂鼓,砰砰直跳,紧张无比地看着薄青的神情变化。 仙僵薄青的脸色,时而淡漠无情,时而迷茫,时而凄苦,时而悲恨,像是走马观灯一般,迅速变化。 最终,他的脸色生动起来,眼睛也有了神韵,就好像一个痴呆之人,忽然恢复了神智。 他望了望自己的手,又扫视周围凄惨血腥的河底,最后他望向余木蠢,迟疑地道:“你是……” 余木蠢满身都是冷汗,他像是虚脱了一般,有气无力地答道:“你终于是苏醒了,墨瑶。看来我赌对了。好险,好险。” 原来,仙僵薄青身上的残魂,居然是墨瑶的残魂。 余木蠢的仙蛊,唤醒了墨瑶残魂,导致充斥仙僵脑海的天意,被驱逐了出去。 没有了天意的操纵,仙僵薄青自然就停手了。 余木蠢大口喘息几下,继续道:“还记得当年的谈话吗,要想要让薄青复活的话……” “薄青!” 听到自己深爱之人的名字,墨瑶残魂为之一颤。 她操纵仙僵之躯,点了点头,打断余木蠢还未说尽的话:“那我现在,该如何怎么做?” 余木蠢看了看七星子和宋紫星的尸体,又叹了一口气。 若是他们生还的话,结合余木蠢三仙之力,就能催动一记仙道杀招,让众仙都直接传送到中洲东北部。 在那里,就是天莲派的掌控范围。 但现在,七星子、宋紫星身死,余木蠢只能退而求其次,放弃进攻天莲派,转而对付战仙宗。 “但愿能将他们都拖住!”余木蠢用隐晦的目光,望了望天庭的方向,心中十分担忧。 天庭,监天塔。 监天塔主脸色铁青,胸中充斥怒火。 他看着壁画上的余木蠢联合仙僵薄青,杀向中洲十大古派之一的战仙宗,他再无法作壁上观。 他虽然是天莲派出来的蛊仙,但战仙宗同为天庭的下宗。 此刻,仙僵薄青苏醒,战仙宗危在旦夕。唯有天庭蛊仙,才能施救! 监天塔主飞出监天塔,重新召回炼九生,碧晨天:“落天河底惊变,白沧水已经阵亡,仙僵薄青复苏,如今杀向战仙宗。我们速速前往救援!” 二仙分外震惊,监天塔主的一句话,包含的信息量实在太过巨大。 “走!” 二仙的震动,只是一瞬。 旋即,他们就反应过来,三仙联袂走入天庭的传送蛊阵,下一刻,就来到战仙宗的大本营。 远看西北方位,只见一片晴空,一道恢弘剑光,遥遥飞射而来。 一场八转级数的超级大战,近在眼前。 南疆,光明山。 光明山高达八百丈,山上盛产光道蛊虫,在整个南疆范围,都是闻名遐迩。 这座大山,自千年来,就被一个势力掌管。 萧家。 据说南疆的萧家,和西漠的萧家同出一源。千年以前,西漠萧家内斗,失败的一支,落魄流浪到南疆落户。 南疆萧家,曾经是超级势力。但最后一位蛊仙,萧家的太上长老,已经上百年未现身,使得萧家从超级势力,沦落为一流势力。 萧家当代族长萧山,此刻站在一处山坡上,凝望着半山腰下的萧家主寨,眼中流露出失落、悲恨的光。 一道身影,从山道上飞速奔驰而来,落到萧山的身旁,旋即拜倒在地:“萧自封,拜见族长大人。” “那个武灰,还在闹吗?”萧山低声问询道。 家老萧自封低头道:“启禀族长,武灰仍旧在大堂中咆哮,直言要我方交出杀害他儿子的凶手。其他几位家老已在主持局面,族长还请放心。” 萧山冷哼一声,双拳握紧:“明明武灰之子怀有恶意,要对萧吹儿不轨,我女儿不过是正当防卫。这武灰居然仗着武家,跑来我萧家的议事大堂闹事!” “家主,忍一时风平浪静啊。武灰一人,不足为惧,但武家势大,远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。”萧自封连忙劝道。 萧山的拳头捏紧了又松下来,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满脸的疲惫和苦涩。 他向萧自封挥手:“也罢,我就在这片后山中再躲躲吧。” 萧自封告退,身影消失在山林之中。 萧山再次仰天长叹,心中的郁闷和悲怒,难以纾解。 就在这时,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,在他的心底呼唤。 “来这里,我的子孙后代!” “是谁?”萧山惊疑不定。 这个声音又再出传来——来这里,我的子孙后代! 这股声音,让萧山感到分外的亲切。他顺着声音的指引,慢慢深入后山,直达萧家的禁地。 “这里是萧家禁地,就算我是萧家的族长,也无权进入!”萧山停下脚步,为难至极。 那个声音又在他心底响起:“我的子孙,你身上传承着我的血脉。是什么让你如此胆小?我是萧家的老祖,是萧家的蛊仙,快来这里得到我的传承,振兴家族的重任,就交到你的身上了。” 萧山双眼骤亮,激动得雄躯剧颤。 蛊仙! 萧家老祖! “难道这传闻是真的?我萧家祖上真的出过蛊仙?这股声音,让我觉得是如此的亲切。我是五转巅峰的蛊师,这世间除了蛊仙,还有什么能够从我心底传音?” “可是这里是家族禁地啊。任何族人踏足此地,都要被逐出家族,就算我是族长,也不例外!”萧山想到这里,又捏紧双拳。 他心中一阵天人交战。 “不,我一定要取得先祖的传承!武灰这么闹下去,令我萧家颜面大失,一旦武家出声支持武灰,我还能保住我的女儿吗?武家之所以如此强盛,根据传闻,就是因为他们的身后,站着武家的蛊仙!我若能接受传承,成为蛊仙,必定能重振萧家声威,改变这一切!” 萧山的脸上,涌现出坚定的神色。 他再不犹豫,走近后山禁地。 在声音的指引下,他来到一个山洞,在洞中他看到了一只仙蛊。 仙蛊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,就化作一道奇光,融入到他的体内。 “这只蛊虫的气息,压迫得我几乎动弹不得。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仙蛊?”萧山又惊又喜。 但是当他详查自身,却丝毫不见仙蛊的踪影。 怎么找,也找不到。 并且在这个时候,他心中的声音,也不再传来。 萧山怀着忐忑和疑惑的心情,走出后山禁地。 “大哥,现在武家家老来闹事,你身为族长,竟然违反族规,偷偷潜入我族禁地!你不配担当族长的重任!”萧芒忽然出现,身后带着一大批的萧家家老。 萧山大叫不妙。 他早就知道,自己这个胞弟野心巨大,一直在图谋他的族长之位。 “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!”萧山想要解释,但又解释不清。 事关蛊仙传承,他不敢随意说出口,害怕被其他势力、强者抢夺。 “你的解释就是掩饰!按照族规,你再不是萧家族人!族长之位,由我担当!”萧芒大喊,脸色狰狞愤怒,眼底深处隐藏着兴奋和野望。 ps:这一段真的很难写,思绪万千。今天花了大量的时间,重读之前的章节,必须要前后呼应,前面的坑,都要填起来。我的脑袋快要炸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