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五节:义天山!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一十五节:义天山!

?剑光奇速无比,划破长空。 然而,天莲派的所在地天池,却仍旧在遥远的天边。 “嗯?”剑光消散,露出仙僵薄青、余木蠢。 依靠墨瑶残魂操纵的薄青仙僵,此刻大皱眉头,目绽剑芒,扫视周围。 剑光锋锐无比,所到之处,空气都荡起涟漪,幻象被打破,真实的景象显露出来。 但一个呼吸之后,真实景象又被重重幻象掩盖。 “这是天莲派的仙蛊屋幻景园,乃是幻道大成,由三百多年前的幻魔仙黄晓所创。”余木蠢立即解释道。 仙僵薄青点点头,口中感慨道:“江山代有才人出。我的本体陨灭之后,看来中洲涌现了不少奇才。” 余木蠢又道:“幻魔仙早已死去,这座仙蛊屋能悄无声息地困住我们,将我俩迷惑。直到现在我们才发觉,恐怕操纵之人,修为绝高!” 正说着,监天塔主、碧晨天、炼九生浮现出来。 “逃脱宿命,已经是罪孽深重。如今还想攻杀天庭下宗,真是罪无可恕!”一见面,监天塔主就严厉喝斥道。 “聒噪!”仙僵薄青大怒,手臂一扫,一道恐怖剑光迅速斩下。 监天塔主、碧晨天、炼九生,一齐怒喝,纷纷催起仙道杀招。 剑光无可阻挡,将天庭三仙的杀招尽数破解,威势衰竭大半,仍旧杀向三仙。 三仙身影消失无踪,躲过这一击。 “藏头露尾之辈!”仙僵薄青冷哼一声,十分不悦。 余木蠢眼泛精芒,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。 由天庭三仙,亲自操纵仙蛊屋幻景园,结合三位八转之力,终于是将仙僵薄青、余木蠢困在里面。 时间流逝,数天后。 南疆,无名山峰。 轰轰轰! 三记爆响,光明绽放。 萧芒被击飞出去,身体飞在空中之时,口中就狂喷鲜血,血液挥洒一路。 砰。 一声闷响。 他并没有摔到地上,而是被身后的家老们艰难接住。 败了! 萧芒脸如金纸,瞪着双眼,用充满仇恨和愤怒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山峰上的萧山。 在萧山的身后,站立着两位魔道蛊师,都是五转强者,一高胖一矮瘦。 数日前,萧山踏足光明山后山禁地,触犯了萧家的族规,要被严惩。萧芒趁机夺权,要置萧山于死地。 萧山一路奔逃,萧芒纠集家老,尾随追杀。 追到这座无名山峰之上,萧山走投无路,面临绝境,正要被萧芒绝杀之时,两位魔道蛊仙从天而降,解救了他。 萧芒功亏一篑,心中充满了恼怒,他奋力挣脱家老们的搀扶,站起来,大吼道:“萧山,你果然居心叵测!身为正道族长,却暗中勾连魔道蛊师!!” 萧山仰头大笑,笑声中充满了悲苦和郁愤:“我真是看错你了,为了权力,你居然对我下毒手!你竟然如此狠心,可笑我一直以来,都当你是世间唯一的至亲对待。你尽管颠倒黑白,但我相信天下人的眼光都是雪亮的。” “萧芒大人,对方势大,我们还是先撤为妙。” “不错,来日方长。” “萧山虽已经重伤濒死,但他身后的两位五转魔道蛊师,却是状态良好。” 身后的家老们,纷纷低声劝道。 “哼!”萧芒又吐出一小口鲜血,口中不屑地道,“这两人也是丧家之犬,修为虽高,但蛊虫却没有多少,怕什么?”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,萧芒也知道今天这个情况,已经是无法斩杀亲哥哥萧山了。 他眼中阴芒闪烁不定,心中暗暗思量:“如今我已经占据上风,得到大义。还是不要血拼了,回去光明山,就能继承族长之位!到那时,我就以正道的身份,发布通缉令,悬赏通缉萧山的人头。萧山孤家寡人,遭受正道通缉,只能亡命天涯,战力肯定会下降。而我以逸待劳,将来再杀,更为明智。” 想到这里,萧芒不再逞强。 “萧山,你这个正道的叛徒,必定不得好死。今天就暂时放你一马,你等着,将来我一定会收拾你!我们走!” 抛下这句狠话,萧芒便带领一众家老,小心翼翼地撤退。 他虽然也受了伤,但战力仍旧突出。 两位魔道蛊师,手中蛊虫缺少,不敢盲目追击,任由他们离去。 “萧大哥,我们又见面了!”高胖的五转魔道蛊师,名为孙胖虎,见萧芒离开,望着萧山眼含热泪。 那矮瘦的五转蛊师,人称周星星,一只手搭在萧山的肩头,催动治疗蛊虫:“别忙着叙旧,快给萧大哥疗伤!” 萧山的沉重伤势,在两位蛊师的努力下,很快就稳定下来。 萧山一片灰败之色,深深叹息:“这一次多亏了两位相助,否则萧某就命丧于此了!不过我这弟弟心狠手辣,一定会卷土重来。他不杀掉我绝不会罢休,我的伤可以自己治,你们快走,我不想拖累你们俩!” “萧大哥说哪里的话,当年我就是萧大哥所救。我的这条命,本来就是萧大哥你的!” “不错!当初,我报仇雪恨,屠杀了仇敌一家,却被萧大哥捉住。萧大哥你听完我的故事,当天晚上就将我释放。这份恩德,我一直都记在心头。” 孙胖虎、周星星接连道,语气诚挚热切。 “我们俩是不会走的。” “萧芒想来就来,老子我奉陪到底!” 孙胖虎、周星星态度坚决无比。 萧山大为感动,眼角被热泪打湿:“唉,这些年来我算是看透了。谁说魔道蛊师都是薄情寡义?反而正道中虚情假意的伪君子比比皆是。” “萧大哥说的这话太对了!咱们魔道真性情的多,正道千方百计地打杀我们。大哥,既然正道容不下你,咱们今后就结伴而行,在魔道闯出一番天地!”孙胖虎豪气干云地道。 萧山却陷入沉默。 他骨子里还是正道的思想,并不想入魔道。 他知道自己身上暗藏仙蛊,他还想重振萧家。 周星星察言观色:“大哥,你可能还不了解。听到你被家族驱逐,被阴险小人追杀的消息,道上的很多好汉,都赶来帮你了。大哥你这些年,仗义疏财,救人于水火之中,不计较正魔身份差别。大家都愿意救你,都愿意跟你干!” 萧山摇头不语。 这时,他的心底再次传出声音:“痴儿!何必拘泥于正魔分别?你既然继承了我的仙蛊,就有能力自创萧家,带领家族走向辉煌!现在我给你一个考验,你仔细听好了……” 萧山心怀激动,暗暗倾听。 心底的声音告诉他,只有通过了这个考验,他才能真正的继承仙蛊,得到成为蛊仙的方法。 “就在这座山上,集结蛊师,创建山寨,和任何来犯的正道强敌对战。只要撑过百日,我就能通过考验,获得仙蛊,成就蛊仙!” 萧山心中的激动难以描述,双拳捏紧,两眼放光。 “好,那就让我们大干一场!好好让这些所谓的正道瞧瞧厉害!!”萧山忽然开口,声音振奋。 孙胖虎、周星星大喜。 又交谈一阵,双方情投意合,把酒言欢。 萧山见时机成熟,提议结成异姓兄弟。 孙胖虎、周星星拍着大腿,叫此事甚妙! 当即,斩鸡头,喝血酒,用信蛊发誓…… 结义完毕,萧山的脸上也恢复了一点血色,站起身来,迎着山风,举目眺望。 他感叹道:“昨日的正道萧山已经死了,今天站在这里的是魔道萧山。此处地方于我有缘,能让我在此碰到二位贤弟,可见这是老天的安排!我想就在这个山头,创建一起全新的山寨,欢迎任何魔道蛊师加入。咱们共商大计,团结一处,共抗正道家族!” 孙胖虎激动得满脸通红,竖起大拇指,赞道:“大哥,你果然不愧是义薄云天萧大侠,好大的手笔!” 周星星吐出一口吐沫,脸上闪现阴沉的狠色:“他娘的,老子这些年四处被正道追捕,亡命天涯,早就不爽了。大哥,我绝对支持你,就这样干!” “好兄弟!”萧山伸出双手,把住孙胖虎、周星星二人的手臂,沉吟一番后,道,“魔道多疑,要干成此番大事,就要我们放下成见和怀疑,相信他人,遵守义气。我已经想好了。我们创建的山寨,就叫做义天寨!这座山,就叫做义天山!” 远处,方源目睹着这一切的发生,幽幽的叹了一口气。 没有错,这座埋藏着仙蛊屋惊鸿乱斗台,还有八转大力真武仙僵的无名山峰,正是义天山。 当他第一次见到这座山峰的时候,就已经认出来了。 只是他没有想到,原来前世的义天山大战,真正的起因居然是这样子的。 “前世的层次太低,目光只能局限在凡尘。历史的内幕一重又一重,前世仙蛊屋又给谁得到了呢?” 方源对这一点,充满了探知的**。 他的目光,又扫射而下,穿透土壤,查看地底深处的仙蛊屋。 惊鸿乱斗台镇压大力真武仙僵,牢不可破,禁仙绝境就是它的力量外溢。显然,它具备食道的精髓,组成仙蛊屋的蛊虫,都喂得饱饱的,状态良好。 而那位八转仙僵,虽然是大力真武体,但却主修的智道。 他当然不甘心被镇压,运用某种杀招,企图用战意炼化仙蛊屋。 他没有成功。 他的魂魄彻底消亡,只残留一个空空的躯壳。 但他也没有彻底失败。 他在仙蛊屋中残留着大量战意,这些战意已经被仙蛊屋的力量纯化,成为无主的纯净战意。 当义天山上发生战斗,蛊师的战意和仙蛊屋的战意相互呼应,纯净战意就会逐渐转化成该蛊师的个人战意。 如果有一个人,将这些仙蛊屋中的战意,都转化成自家的战意。那么他就会完成当年八转仙僵未完成的最后一步,也就是炼化仙蛊屋,成为仙蛊屋的真正主人! 南疆蛊仙们相互约定的赌斗,就是围绕这一点进行的。 首先,禁仙绝境已经扩张到近万里之遥。此中蛊仙无法亲自出手,只能选定凡人作为代表。 然后,要形成一个战场,只有持续不断的激战,才能绵绵不绝地激发出凡人蛊师的战意。 再然后,在凡人蛊师的身上做一个简单的智道手脚。 最后,仙蛊屋中的纯净战意被侵染后,成为的却是蛊仙的个人战意。 总结下来,就是一句话:蛊仙选定某个凡人,将凡人作为一个工具,蛊仙间接地徐徐炼化惊鸿乱斗台。 萧山就是萧家太上长老选定的人物。 他的身上,不仅有萧家太上长老的仙蛊,还有仙元,萧家太上长老的大量战意。 只是萧山区区一介凡人,看到的也只是一个仙蛊的幻影,根本察觉不出来丝毫真相。 当然,除了萧山之外,萧芒同样是萧家太上长老的棋子。 要不是被萧家太上长老安排,萧芒怎么会恰巧撞破萧山踏足禁地的事情呢? 这两个五转蛊师,蛊师世界的巅峰,都被蒙在鼓里,被萧家太上长老玩弄于鼓掌之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