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八节:义天山大战(下)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一十八节:义天山大战(下)

?中洲。 轰——! 忽然间,一场剧烈的爆炸,打破山谷的宁静。 爆炸的余波,形成一道磅礴的热浪,迅猛无比地向四面八方扩散。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,方圆千里的茂密山林,已经荡然无存,化为一片荒芜的飞沙之地。 来自天庭的八位八转蛊仙,渐渐显露身形。 他们围成一个圆圈,尽皆伤势沉重,一个个目光凝重地盯着中央地带伫立的孤高身影。 仙僵薄青身躯笔挺,傲然如枪。 他缓缓转动眼瞳,眼中忽然一道剑光闪烁。 八位蛊仙悚然动容,其中三位更是下意识地后退一步。之前激烈的交战中,他们没少在这剑瞳下吃亏。 但薄青眼里的剑光,只是一闪即逝。 随后,他眼中的精光,彻底消散。整个人一动不动,宛若石像雕塑。 “成功了!” “终于斩杀了薄青身中的残魂……” 天庭蛊仙们齐齐松了一口气,此战他们获得了胜利。 薄青号称是亚仙尊,但只留下肉身尸躯,身上的残魂都还是墨瑶的。 天庭蛊仙们正是针对这个弱点,实施战术,将薄青仙僵中的墨瑶残魂彻底毁灭。没有了残魂的曹总,仙僵薄青再无任何动静。 “好久没有这样一场,让我惊心动魄的大战了!”天庭蛊仙中,有人感慨道。 “幸亏这仙僵薄青有此巨大弱点,否则今天这一战,我们必会有人灭亡。” “可惜没有留下活口……” “将这仙僵之躯收上天庭,妥善保管,我要继续沉眠去了。” 之前,监天塔主、碧晨天、炼九生,借助仙蛊屋幻景园,困住仙僵薄青和余木蠢。 薄青大战三仙,剑道威能无可披靡。天庭三仙不敌,只能求援。五位天庭蛊仙,不得不打断沉睡,下凡支援。 八位蛊仙结成上古战阵,历经月余,终于杀死余木蠢,消灭墨瑶残魂。 战斗结束,五位天庭蛊仙,立即回转大本营,继续沉眠。 他们的寿命,都所剩无几,必须分秒必争的珍惜使用。 碧晨天、炼九生也欲离去,他们的情况,比支援五仙要好得多。他们还有时间,去照顾后人和门派。 不过监天塔主却将打扫战场的任务,交给碧晨天,又劝说炼九生,前往落天河源头河底,再行探索。 而他自己,则飞往天庭。 “此战虽胜,我却感觉越发不妥,十分焦躁,仿佛末日来临。”站在监天塔前,这位八转蛊仙老者眉头紧缩。 他踏入塔内,继续之前的推算。 “怎么回事?”很快,监天塔主的额头就满布汗滴。 他的目光,惊疑不定。 巨大的压力,让他举步维艰。 以往的每一步,他只需要耗费一颗八转仙元。但这一次推算,不知道为何,每一层阶梯所消耗的仙元,居然成倍增长! “自从我执掌监天塔以来,从未有过如此情况!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一股强烈的直觉,告诉监天塔主:剑仙薄青之事,只是一个开端。在其幕后,还有更加强大的黑手! “我明白了,看来是有人在暗中阻碍我推算了……呵呵,这样的话,那我就得更要推算成功,走上塔顶。我倒要看看,究竟是谁,逃脱了宿命的制裁!” 监天塔主继续攀登,神色坚定无比,再无之前的惊疑。 但是当他跨越了一百层阶梯之后,壁面上就开始一团漆黑。 就好像是最深沉的墨,泼满了整个墙壁。 没有任何的影像。 监天塔主心头沉重:“究竟是谁?干扰我的推算!而且居然能将九转仙蛊屋监天塔,干扰到这种程度!!” 时间不急不缓,以恒定的速度,向前流逝。 一个月后,监天塔主终于踏足监天塔顶层。 他疲惫不堪,劳累无比,一生积蓄的仙元,都消耗得七七八八。 他向最后的壁面,投去满怀期待的目光。 从第一幅漆黑壁画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见到任何其他的画面。 但监天塔主知道,宿命仙蛊的威能无处不在,无可阻挡,最后这一幅画肯定能暴露出幕后的真凶。 当他登上最顶层,他就瞪大双眼,迫不及待地望去! 下一刻,他瞳孔猛缩成针尖大小。 老迈的身躯,剧烈地颤抖了一下。 最后一面,仍旧是一片漆黑。 黑暗,无比深邃的黑暗。 但和之前不同的是,在黑暗当中,亮着一双眼睛。 这是一双人的眼睛! 但充斥着彻骨的冰寒,以及恐怖的杀意。 他盯着监天塔主,就好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一只猛兽,他在静静的等待机会,当他从黑暗中冲出来时,天地间为之震恐。 “你、你是……”监天塔主浑身都被冷汗打湿,他颤颤巍巍,牙齿都在打颤。 好半天,他才勉强平静下来。 但他的脸上,仍旧残留着一抹惊恐和慌张。 “危机!巨大的危机!如果不加以制止,天庭都要因此毁灭。仙僵薄青不过只是一层迷雾,企图遮挡我们的眼睛。必须唤醒所有的天庭蛊仙,这是生死存亡的一战!!” 念及于此,监天塔主再不迟疑,遁出监天塔,直冲悬枫崖。 在这悬枫崖上,有着一座巨大的蛊阵。 监天塔主毅然催动蛊阵,一股钟声,浩荡无比,瞬间响彻整个天堂。 下一刻,天庭震动! 与此同时,南疆。 “终于是推算成功了。”方源已经变幻另外模样,封印仙窍,踏足义天山。 自从得到焚天魔女手中的部分空绝传承,方源就再也没有遇到推算障碍。借助仙窍封印的法门,方源将自身仙窍封印,化身成一位三转蛊师,正式登上这个大舞台。 这个时候的义天山,局势已经大变。 大量的蛊师,加入到正魔双方。 正道接连发动第三波攻势、第四波攻势,不管正魔双方都是伤亡惨重。 魔道一方,二代僵王召集了许多徒弟,僵尸大军让正道头痛无比。 正道一方,魏央和红飞鱼联手,压制蓝眉鹤和飞鼬王,稍具空中优势。 但正道后方,有圣手医师坐镇。 此人乃是南疆四大医师之一,极为擅长治愈伤病,有他在,正道蛊师损失较少,很多伤员迅速恢复,不惧强拼。 萧山心知这样下去,会让正道优势越来越强,便施展声东击西之计,主动杀下山去,展开第五波正魔交锋。 他和孙胖虎、周星星打正面,暗中令陆钻风偷袭正道后方,企图杀掉圣手医师。 结果圣手医师未除,反倒是正道中的商负屃将计就计,设下埋伏,杀害了二代僵王。 二代僵王一死,魔道一方劣势迅速扩大。 这时,杀人鬼医仇九登上义天山,力压圣手医师,挽回局面。 仇九救下许多魔道蛊师的性命,很快就排上第三交椅。陆钻风居于第二交椅,萧山仍旧把持第一。 至于孙胖虎、周星星,已被排挤到第四、第五的位置。 因为仇九的存在,魔道一方休养生息,日渐壮大,又因为魔道新星魔无天强势加入,几次单独挑斗,正道好手损失不少。 商家派遣素手医师,结合圣手医师,终于拉平因为仇九而造成的差距。 虚道继承者,炎家的少族长炎军甫一登场,就偷偷潜入义天山,杀掉仇九,之后扬长而去。 正道士气大振,再度总攻,掀起第六次正魔大激战。 结果却中了魔道的陷阱。 原来仇九身负遗生蛊,只要身躯大体完好,就能重生。炎军杀死他后,他秘密重生,却装作死亡,勾引正道上钩。 第六次大战,魔无天大展魔威,混战中打杀三位四转蛊师,凶威滔滔,就连炎军都败在他的手上,受了重伤。 正道败退,魔道也损失不小,双方暂时罢战,休养生息。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方源登上义天山,加入了义天寨。 他伪装成三转修为,加入之后,在义天寨中的地位,排在一百开外。被上层安排了一个镇守箭塔的职位。 方源十分低调,埋头工作,默默无闻。 他先耐心地等候了三天,见没有蛊仙出现阻止,这才开始偷偷转化仙蛊屋中的战意。 加入义天寨的魔道蛊师,已经多达六百人。 这些人当中,有些是蛊仙们的棋子,有些则不是。方源隐藏其中,毫不起眼。 他闷声发大财,以智道宗师的境界,迅速转化仙蛊屋中的战意。 其他蛊仙只能借助棋子,让棋子们激战,从而间接地转化战意。但方源不需要战斗,就能持续不断地转化战意。毕竟是蛊仙本体出手,自然非同凡响。 一天天过去,正魔双方宛若两个巨兽,喘息几口气,体力又恢复了,便再度厮杀在一起。 双方掀起第七次大战,又是打平。 魔道一方施展诡计,断掉正道的补给线。正道方面,商家族长商燕飞亲自带队,使用锦绣食盒蛊,犒赏三军,挫败魔道一方的诡计。 之后,南疆超级势力翼家、罗家、姚家、夏家等,各位族长也都陆续现身,加入战场。 正魔交锋越加白热化,牵动无数蛊师,无数势力的心神。 但落到方源眼中,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。 正魔双方交锋,看似热闹无比,但实际上真正的操纵者,是南疆的蛊仙们。 这些天来,蛊仙们也在交锋。虽然没有正式冲突,但暗中阴谋诡计不断,合纵连横,尔虞我诈,令人目不暇接。 方源从中获取大量的情报,对南疆蛊仙界的了解一日千里。 他转化了大量的战意,但惊鸿乱斗台就像是一个无底洞。 时间又过去一个月。 这一天,砚石老人等十多位蛊仙,秘密来到义天山的周围。 他深呼吸一口气,语气微微颤抖地道:“天庭已经发觉,正做着远征南疆的准备。时不我待,可以提前开始了!” 嗖嗖嗖。 他身后的蛊仙们,都化作一道道黑影,四处飞射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