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九节:困众仙灾劫如雨 - 蛊真人

第三百一十九节:困众仙灾劫如雨

?“咦,怎么回事?”这一刻,盘踞在义天山万里之外的南疆蛊仙们,纷纷抬头,望向天空。 甚至就连义天山上的凡人蛊师们,也都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惊悸。 隆隆隆隆…… 只听从极高的天际,传来隐约的轰鸣声。 几个呼吸之后,这股轰鸣声由小变大,仿佛有数百人在远处擂鼓。 方源自从登上义天山,就一直在争分夺秒,埋头苦练,积极转化战意,但此刻天上的动静越来越大,他也不得不暂时停下手头上的工作,昂首仰望。 便见万丈的高空,忽然亮起一连串的白色光点。 这些光点数量极多,密密麻麻,正朝着义天山,浩浩荡荡,飞速坠落。 “这是千珠光劫。”有蛊仙惊呼一声。 “不对,千珠光劫,只有千余光珠。但眼前这灾劫,包含的光珠至少有十万!” “怎么会有灾劫产生?”很多蛊仙都感到莫名其妙。 “难道说有人在渡劫?”大多数蛊仙都在第一时间,将目光投向义天山。 方源心头一跳,提起十二分戒备。 很快,他就冷汗涔涔,感到一波波凝如实质的侦测压力,扫过自己全身。 他虽然有见面似相识,但这个仙道杀招的核心仙蛊,只是六转级数。能骗过六转蛊仙,但是面对七转、八转的侦查,暴露的风险还是很大的。 方源提心吊胆,结果让他松了一口气。 他没有被蛊仙发现。 “居然没有找到?”蛊仙们诧异。 他们搜索义天山附近,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渡劫的五转蛊师。 正当他们要继续搜索,施展更强的侦查手段的时候,千珠光劫已落到众仙头上。 “以防万一,不要让天劫影响了义天山!” “不错,我们一齐出手,挡住天劫。” 一些蛊仙心中猜测,这灾劫是否因惊鸿乱斗台而起? 南疆蛊仙们很快,便达成了一致。 按照赌约,若有威胁者出现,参与赌斗的蛊仙们都要一起抵抗,维护自己的利益。 千珠光劫虽多,但占据这里的南疆蛊仙人多势众。其中包括四位八转,九位七转,十多位六转。 众仙纷纷出手,很快就将千珠光劫消灭,没有一颗光珠落到地上。 甚至蛊仙中的有心者,还施展手段,牵引了重重云层,遮住义天山的上空,防止凡人蛊师们察觉到异象。 “呵呵呵。”八转散仙彭世龙抚摸胡须,笑道,“不管是谁,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渡劫升仙,很有想法。” “找到此人!在场的诸位,都是南疆蛊仙精英,还怕找不到一个渡劫的凡人吗?”七转蛊仙叶倾堂冷笑着,被别人当做挡箭牌,成其渡劫的工具,让这位孤高的蛊仙十分不爽。 “渡劫的凡人,是哪位的后人?直接说出来吧,免得找到了场面不好看。”蛊仙王凯呵呵冷笑道。 众仙面面相觑一阵子,却没有人站出来。 八转蛊仙任海洋的脸色阴沉下来,冷喝出声:“不识好歹!现在还想隐瞒,把我们诸位当傻子耍吗?” “注意了,又有灾劫降下了。”忽然,一位蛊仙出声提醒道。 高空中一片黯淡无关,像是被巨人用笔,抹上一大块的浓郁青黛。 温度陡降,寒气四溢。 咻咻咻! 无数冰霜,宛若利刃,飞速盘旋,以倾盆之势向下倒灌。 叶倾堂声音有些凝重,低喝道:“是玄阴飞霜。” “究竟是谁在渡劫,居然能引出十大凶灾!” “不对劲,就算是十大凶灾,这灾劫的规模也未免太大了,远超常规。” “来了!” “挡住!” 轰隆隆,电芒激射,火焰翻飞,尽数抵消飞霜。 玄阴飞霜可不是盖的,列为十大凶灾之一。 此灾过后,许多蛊仙蛊仙都受了伤。其中一位蛊仙瓜老,更是重伤,他不禁萌生退意。 “奇怪!难道这是惊鸿乱斗台要出世的缘故吗?老天这才降下灾劫来?不行了,老子手中可没有仙蛊,不能在这里傻傻的硬挨灾劫,先脱离此处险境再说!” 念及于此,瓜老顿时化作一道华光,激射出去。 “这家伙跑的到快!”叶倾堂冷笑,背负双手,傲然悬浮在原处空中。玄阴飞霜虽强,但还不至于让他难堪。 但更多的六转蛊仙,开始效仿瓜老。 这些人大多都是底层蛊仙,没有仙蛊傍身,基本上身上都带着伤。 然而下一刻,瓜老的身影,忽然出现在蛊仙人群中的最中央。 他怔住了,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 旋即,更多的六转蛊仙,也都被传送回来,出现在瓜老的身边。 “有埋伏!外围有人铺设了一个巨型的宇道蛊阵!”很快,蛊仙中有人反应过来,惊呼出声。 八转气息爆发出来,彭世龙眼中射出丈许厉芒,四下扫射:“是谁,出来!” “呵呵呵……”在砚石老人的阴笑声中,十余位黑袍蛊仙,显现身形,将南疆蛊仙们团团包围。 砚石老人居于后方,手指苍穹:“给诸位一个忠告,第三波灾劫已经来了。” 众人抬头望去,只见空中飞来一片乌央央的狮群。 荒兽气宗狮! 这种狮子,身怀气道道痕,天生能够飞翔。 气宗狮的数量,竟多达六千余头,六转蛊仙们的脸色为之骤白。 八转蛊仙贾谊怒吼:“雕虫小技!都给我滚!!” 他一挥长袖,狂风呼啸天地。 一道道巨大的风镰,成千上万,朝着四面八法激射。 狮群哀嚎,遭受风镰重创,无数气宗狮当即惨死。被风镰碎尸万段,天空中下起了一场磅礴的血雨,其中夹杂着无数的骨头和碎肉。 “风狂贾谊,果然是好威风!”砚石老人淡淡笑道,不吝赞赏。 贾谊却皱起眉头。他发出的大部分的风镰,都刮向砚石老人。但风镰被蛊阵遮挡,全数消散,而蛊阵只是荡起涟漪,没有任何损毁,可见防御之强,超出想象。 “这些人究竟是谁,意欲何为?” “暗算我等,简直是胆大包天,不想活了。” “尔等竟然敢和整个南疆蛊仙界作对!” 蛊仙们冷喝怒骂,或是心中猜疑。 时间不容许他们等到影宗方面的回应,天劫又至! 嗷——! 恢弘的龙鸣声,响彻天地。 一道火烧云,覆盖方圆万里,至上而下,盖压过来。 “四炎云盖劫!”有人认出来,大喊一声。 “小心,这四炎云盖劫我渡过,一共四层。一层比一层猛。”一位炎道蛊仙提醒道。 “挡住它!” “还有龙吟之声,这是龙吟劫、四炎云盖劫,双劫齐至!” “护住周围蛊仙,保存有生力量!” 蛊仙们纷纷怒喝,一齐联手渡劫。 “正常的四炎云盖劫,最多只有方圆百里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火烧云?”义天山上,方源也颇为震惊地望着。 浮云能遮挡凡人蛊师的视野,但挡不住方源的目光。 他感到十分不妙。 “我好像步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。这些黑袍蛊仙,似乎和黑楼兰所说的影宗蛊仙,十分相似。他们居然敢算计这么多的南疆蛊仙,究竟想干什么?!看来这天劫地灾,不是有人渡劫,而是他们搞的鬼。” 以砚石老人为首的影宗众仙,搭建巨型蛊阵,将南疆蛊仙统统困住。 南疆蛊仙们想要脱离此地,攻打蛊阵,不见成效,只能硬挨灾劫轰击。 随着时间推移,灾劫的威力,越发恐怖,很快七转蛊仙都感到支撑不住。 又三波之后,八转蛊仙应付起来,也变得十分吃力,各个脸色难看。 他们不是没有尝试,但影宗蛊阵面前都铩羽而归。 “你们挡住这一波天劫,让我来!”彭世龙下定决心,催发压箱底的杀招。 气势恢宏,光波扩散,但影宗蛊阵只是震荡了三番,便再次固定下来。 “这是什么蛊阵?!”南疆众仙见此,心都沉入谷底,难以遮挡心中的忧虑情绪。 天劫一波波接连到来,彼此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。不同种类的灾劫,纷至沓来,就像是倾盆暴雨,浩荡不绝。 蛊仙们渐渐攻少防多,丧失了主动。 “顶住!”贾谊呐喊,“我们还有机会!灾劫浩荡绵绵,针对我们,也殃及周围的蛊阵。” 众仙闻言,皆心头一振。 尽管已经有六转蛊仙陨落,但剩下的仙人们都没有放弃。 他们在苦苦支撑,心中还保留希望。 一旦蛊阵被灾劫破坏,那么他们就能逃出生天。 场中的局势,都落在砚石老人的眼中,对种种变化,他都洞若观火。 “无邪。”他轻声呼唤。 在他身后,站着一位青年男子。 他有一头黑色的波浪长发,一直披到肩头。他的眼瞳闪烁着无数光彩,五颜六色混杂在一起,形成漩涡,不断缓缓旋转。 他的鼻梁高挺,嘴唇线条宛若刀刻,若是抿着,尽显冷酷邪魅的风姿。但此刻他正专心地仰望高空,嘴角大大的咧开,笑容满布脸面,露出白色的牙齿,竟显得有些……傻。 “无邪。”见身后没有回应,砚石老人又叫一声。 “啊,你叫我啊,我在看烟花呢。”青年蛊仙反应过来,笑着回答道。 砚石老人苦笑一声:“这可不是简单的烟花,这是灾劫,虽然美丽,但蕴藏着致命的威胁。这些,都是天意的手笔,它企图毁灭我等,是我们最大的敌人。” 青年蛊仙脸上顿时流露出认真的神色:“哦,是这样啊。那叫天意出来,让我把他干翻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