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节:十绝阵仙僵无生 - 蛊真人

第三百二十节:十绝阵仙僵无生

?砚石老人叹息一口气:“天意不是一个具体的敌人,它无处不在,浩荡不绝。只要五域九天还在,天意就永存不灭。你就算毁灭一分天意,在你毁灭的同时,就有十分的天意重新产生。” 青年蛊仙愣住:“那,那该怎么办?” “我们此番逆天而行,天意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。酝酿了十万年,就在今朝一举爆发。常言道:谋事在人成事在天。但这一次,我们要突然爆发,打得天意一个措手不及,以人谋胜天!” 砚石老人说着,示意无邪:“我们布置的十绝仙僵无生大阵,已经成功地困住附近所有的南疆蛊仙。但这座大阵,只是布置了一小部分,威力也未发挥出十分之一。灾劫不断波及蛊阵,它支撑不了多久。” “接下来,我和其他的数位蛊仙,会用魂魄献祭,继续布置这座大阵。如此一来,这座大阵就能达到九成威能,只差一步,就彻底完整。南疆蛊仙们将再无逃生的机会。” “这么厉害啊!”青年蛊仙听得两眼发直,显得呆愣无比。 砚石老人继续沉声道:“我死之后,你就是第一战力。你要记住,你从梦境中诞生,只有九个时辰的寿命。每过一个时辰,你的修为就会上升一转。如今,你刚刚成为七转蛊仙,寿命也就只剩下两个时辰。你将越变越强,直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刻,你将升为九转蛊仙,一击之下,无人可挡!” “九转很厉害吗?”青年蛊师一脸懵懂。 砚石老人呵呵一笑:“当然。九转是整个天地的极限,是最强的巅峰,这个世界不可能有十转,所以九转就是最强!” “我只能活两个时辰,时间会不会太短了啊?两个时辰一过,我就会死吗?死,又是什么呢?”青年蛊仙接连问道。 砚石老人耐心地解释道:“一切都已经计划妥当,两个时辰已经绰绰有余。若是计划失败,再活多久,胜败都难以挽回了。” “至于,死是什么……” 砚石老人说到这里,顿了一顿,以低沉的语调,缓缓地道:“死,是生命的终极,也是生命的开始。” 青年蛊师挠挠头,似懂非懂。 砚石老人深吸一口气,他枯瘦如柴的老迈身躯,在风中颤颤巍巍,好像下一刻就要被风吹倒。 他眺望远方。 他的眼睛没有眼白,一片漆黑,此刻却显现出无数的倒影。 倒影中有方源,有白凝冰,有十绝仙僵无生大阵,有天庭蛊仙,有南疆蛊仙,有义天山,有惊鸿乱斗台…… “时机已到。”砚石老人开口,“不过在我死之前,我将用剩余的寿命,为你推算一下。记住我的金玉良言,它会对你有巨大的帮助。” 这话刚刚说完,砚石老人的生命气息就迅速微弱下去。 下一刻,他陡然睁大双眼,脸上第一次露出迷茫之色,似乎对推算的结果抱有怀疑和惊恐。 他艰难地转过头来,望着一脸天真懵懂的青年蛊仙,目光极其复杂。 他嘴唇蠕动了几次之后,终于吐出几个字:“自己……人……小心……功亏一篑……” 他艰难吐露天机,在他说话的时候,身躯开始化为飞沙,在风中消散。 等到他说到“功亏一篑”的时候,他再没有多余的时间,彻底消散,灰飞烟灭。 他的魂魄被大阵吸摄过去,一下子就彻底融入蛊阵。 不仅是砚石老人,影宗的蛊仙当中,还有数位,同样牺牲自己,将魂魄融入大阵。 九成——十绝仙僵无生大阵! 恢弘的光辉,陡然爆发,直冲天际。 这一刻,就连浩荡无边的天劫地灾都黯然失色。 光辉是如此刺眼,南疆的蛊仙们都不由地紧闭双眼。 光芒一闪即逝,南疆蛊仙们连忙睁眼。 只见方圆万里,都被一层巨大的蛊阵笼罩住。 十位蛊仙,分别悬空站立,相互间隔开来,站在最外围,以一种包围之势,面对一众南疆蛊仙。 其中九位蛊仙,都穿着一身黑袍,面目都笼罩在帽兜之下,神秘莫测。 剩下的最后一位,则是青年蛊仙影无邪。他左右张望,十分好奇。毕竟他才刚刚出生七个时辰,对整个世界的种种,抱着探究新奇之心,是可以理解的。 “怎么回事?” 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这个蛊阵怎么会一下子增强这么多!” 原本在灾劫的摧残之下,蛊阵已经晃动不定,但现在却变得仿佛海边的巨大礁石,狂风中的钢铁,岿然不动,稳固如山。 察觉到这个情况,南疆蛊仙们的心都凉了半截。 八转蛊仙任海洋,再也顾不得保护其他六转蛊仙,选择一个方向,朝着十绝仙僵无生大阵攻去。 “装神弄鬼之辈,给我死吧!”他大喊一声,双掌一拍,一道巨大的海浪凭空掀起,蔚蓝的海水有万吨之重,呼啸着,狠狠地冲到一位黑袍蛊仙的面前。 “保护他!”其余的三位八转蛊仙,一齐出手,奋力抵抗头顶上的灾劫,为任海洋保驾护航。 任海洋有了他人帮助,防御压力骤减,大笑一声,放开手脚,再催仙元。 海浪一重重发出,大有遮天蔽日之感,仿佛上古荒兽张开巨口,要席卷天地,吞没一切! 影无邪见此,就想动身支援,却被身边的一位黑袍蛊仙喝止:“占据阵眼,不要妄动。他能够应付得了。” 果然下一刻,面临海浪冲击的神秘蛊仙,陡然爆发出冲天的火光。 转瞬之间,以黑袍蛊仙为圆心,方圆千里的地域,都化为炽热的熔岩世界。 十多丈高的蔚蓝海浪,冲入阵中,被蒸发成大量的白色雾气。 呼——! 紧接着,火焰咆哮,迅速扩散,剧烈的高温,将雾气一下子排空。 “这般威力……我居然差点控制不住!”黑袍蛊仙惊喜交加。 他傲然站立在岩浆的中心,此刻他身上的黑袍,已经被烧毁大半,露出真面目。 方源瞳孔一缩,认出此人。 南疆蛊仙们也纷纷惊呼:“你竟然是十绝仙僵——炎煌雷泽!” 此人正是参加过百日大战,成功突围的炎煌雷泽仙僵。他被雪胡老祖生擒活捉之后,又被僵盟派遣的焚天魔女等人,成功营救。 没想到,居然会出现在这里! “难道算计南疆蛊仙的,就是僵盟?不对!若是僵盟,焚天魔女不可能不知道。或许是……” 影宗! 这两个字,忽然从方源的脑海中蹦跶出来。 方源浑身一个激灵,处境越发不妙。他自己的处境,其实和南疆蛊仙们一样,也被困在这里面了。 任海洋攻击失败,只得含恨而退。 天上的灾劫,好像是狂风暴雨,不仅一刻都不停息,而且威力也越来越大。 空中不断地传来惨嚎声,惊吼声。 八转蛊仙们已经自顾不暇,许多底层六转已经命丧当场。 平日里,高高在上的蛊仙们,在灾劫之中,脆弱得仿佛小鸡崽子。 大量的七转蛊仙,只能随波逐流,仿佛是暴风雨中的小舢板,身不由己,稍有不慎,就会被海啸吞没。 灾劫难以抵挡,十绝仙僵无生大战又稳固如山,冲之不破,南疆蛊仙们陷入绝境。 生死存亡的关头,让他们摒弃前嫌,精诚合作。 他们很快就想到了,最后仅剩下来的唯一的求生途径。 那就是仙蛊屋惊鸿乱斗台! 唯有仙蛊屋,才有超绝的防御力,抵挡浩荡无边的恐怖灾劫,才能保护蛊仙。 同时仙蛊屋的攻击力量,也是突破十绝仙僵无生大阵的最佳武器。 深藏在地底的仙蛊屋惊鸿乱斗台,就是南疆蛊仙们的希望! 虽然有着禁仙绝境,让南疆蛊仙们难以亲身靠近。但这个禁仙绝境,却对仙蛊没有损害,仙蛊的威能在里面会被狠狠削弱,但仍旧强过绝大多数的凡俗手段。 “结合我等之力,轰塌义天山,取出惊鸿乱斗台!”蛊仙贾谊呐喊道。 然而真正还有余力出手的,就只剩下四位八转蛊仙。 七转蛊仙们在灾劫的轰击下,只能疲于奔命。 四位八转的狂轰滥炸,却没有波及到义天山。 义天山上空的厚实云层,得到十绝仙僵无生蛊阵的力量,变得刚柔并济。 它将一切攻势都吞没进去,云雾剧烈地翻滚了一阵子后,又恢复了平静。 四位八转蛊仙,无功而返。 他们眼现厉芒,咬牙切齿,攻击不停,脸上神色都渐渐疯狂起来。 义天山上,一片安静祥和。 凡人们都被蒙在鼓里,对高空中惊心动魄的情况,一无所知。 只要一点点的灾劫泄露下来,就能让义天山荡然无存,让所有的凡人蛊师灰飞烟灭。 方源仰望高空,面色凝重。 “前世的时候,是否也有这个情况?我们都不知情,完全不知道死亡就在头顶。冷静、冷静!” 方源深呼吸几口气,强自驱除心中的紧张和不安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思考。 影宗的惊天大手笔,算计了南疆蛊仙,方源也陷入其中,不能自拔。 “黑楼兰、黎山仙子虽然参加了此次赌约,但现在她们俩个都在销魂福地中,利用落魄谷修行魂魄。这个蛊阵隔绝内外,居然禁止了我所有的通信手段!” ps:月票过1100,双更。(未完待续。)